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玄幻灵异>

非人类下岗再就业

作者:梅花六 时间:2019-09-28 09:35 标签:无限流  玄学  恐怖  异闻传说  
沈冬青身为千年厉鬼,一朝占据了个无主身体,还没过上两天清闲日子,就被拉入了一个百鬼横行的世界。
  被卷入无限噩梦游戏的第一天。
  别的玩家瑟瑟发抖,哭着喊着要回家。
  沈冬青吃饭、睡觉、斗地主。
  第二天。
  别的玩家被鬼追得抱头鼠窜、大喊救命。
  沈冬青吃饭、睡觉、斗地主。
  第三天。
  沈冬青……
  鬼终于盯上了这位摸鱼玩家,其他玩家幸灾乐祸,结果没想到看起来又瘦又白的沈冬青扔下手机,直接表演了一场手撕厉鬼。
  其他鬼:惹不起,溜了溜了。

  内容标签: 恐怖 无限流 异闻传说 玄学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冬青,周闻彦 ┃ 配角: ┃ 其它:

  作品简评:沈冬青身为千年厉鬼,一朝占据了个无主身体,还没过上两天清闲日子,就被拉入了一个百鬼横行的世界。于是在一群鬼哭狼嚎、抱头鼠窜的人中,多了一个摸鱼玩手机视鬼怪如无物的玩家。鬼晃来晃去,终于盯上了这位摸鱼玩家,结果又白又瘦的沈冬青直接表演了一番手撕厉鬼……本文是一篇无限流恐怖文,但却另辟蹊径,写了一个不怕鬼的厉鬼主角,使得险象环生、惊悚恐怖的画面变得搞笑了起来。文章人物性格鲜明,剧情发展流畅,灵异而不恐怖,在观看之余能让人会心一笑、欲罢不能。

第1章 A先生的葬礼
  暴雨倾盆而下,在夜色中哗哗作响。
  这是一栋农村自建房,年代有些久远了,墙壁上沾着各种污垢,角落里扔了一堆生锈的农具,散发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天花板上的吊灯摇摇晃晃的,灯光一明一暗。下方破旧的沙发上坐着一圈人,面对着一台老式的电视。
  大概是因为没有信号的缘故,电视屏幕上闪烁着黑白粒子,并发出刺耳的滋滋声。
  沙发上坐着挂着金链子的彪悍壮汉,穿JK制服的女高中生,文质彬彬的上班族……明明是看起来毫无关联的人,却坐在了一起。
  没有人说话。
  窗外电闪雷鸣,电视机黑屏了一瞬间又重新亮起,还是黑白屏幕却多了一道高昂又歇斯底里的女声:
  【欢迎来到无限噩梦游戏】
  【你进入了新手关卡】
  【请参加A先生的葬礼,并找到杀人凶手】
  话音落下后,就只剩下神经质的笑声,笑得人浑身发寒。
  终于有人忍不住了,站了起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有人能告诉我吗?”
  说话的是一个西装革履的上班族,他时不时地低头看着腕上的手表,担心迟到扣了他的全勤奖。不过他的手表好像是坏了,到现在为止,时间都定格在了早上七点,没有再前进一步。
  他的质疑就像是个开关,引发了大厅中其他人的情绪。
  女高中生低头啜泣:“我想回家……”
  上班族一个箭步向前,走向了大门口,想要拉开,可大门关得紧紧得,纹丝不动。
  金链子也站了起来,看了一眼四周。
  窗户也被关得死死的,上面钉着一条条的木头。金链子从一堆农具中捡起了一把斧头,用力地砍了下去,想要破开窗户出去。
  砰——
  一斧头砸下去,木头断裂,玻璃窗上也出现了蜘蛛网般的裂缝。
  金链子心中一喜:“有戏。”
  说着,他再次举起了斧头,想要将玻璃窗直接砸碎。只是斧头还没落上去,就听见“啪”得一声,一只血手印拍在了窗户上。
  金链子被吓了一跳,手中斧头掉在了地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啪啪啪——
  无数血手印拍在了窗户上,似乎想要突破着一层薄薄的玻璃窗,进到里面来。而窗户震颤,似乎马上就要裂开。
  金链子退后了一步,咽了咽口水:“这是怎么回事?真的有鬼?”
  “什么鬼?这些都是骗人的!”上班族比较暴躁,捡起了地上的斧头,“给我让开。”
  他一把推开了金链子,举起斧头就要用力劈过去。
  只是还没落下,玻璃就“咔嚓”一声裂开了。
  上班族的动作停滞住,眼睁睁地看着一只苍白的手从窗后的黑暗中伸了出来,一把拽住了他的手臂。
  “这什么东西!”上班族慌乱地想要挣脱。
  可这诡异的手骨瘦如柴,但力气非常大,硬生生地抓着上班族往外面拉。
  上班族终于知道眼前的这一切并不是人能做得出来的,眼看着就要被拉出房间,他惊声尖叫:“救命——”
  金链子早就被吓傻了。
  女高中生缩成了一团,一动也不敢动。
  其他的人也没有要舍身救人的意思。
  上班族就这么被拉出了狭小的窗户,身体弯折成了扭曲的姿态,消失在了黑暗中。
  大厅里面又陷入了一片死寂。
  唯有窗外传来一阵啃噬食物的声响。
  “你们该庆幸少了一个白痴。”坐在沙发最中间的人翘起了二郎腿,“我教你们第一点,就是不要随便行动,这里的一根草、一朵花,都可能要了你们的性命。”
  经历了刚刚那一幕,所有人都老实了,听那人这么说,好像找到了主心骨,纷纷看了过去。
  那人很满意其他人的反应:“我姓陈,你们喊我老陈就是了。”
  金链子十分上道,立刻地走过去,递了一根烟:“陈哥,你玩过?”
  老陈欣赏地看了他一眼,接过了烟:“玩过两次。新手任务比较简单,只要乖乖跟着我,就不会有问题。”
  此话一出,其他人看他的目光变得炽热了起来。
  “不过……”老陈屈指弹了一下烟灰,话锋一转,“没有天上掉馅饼的事情。”
  一个瘦弱的非主流黄毛问:“你要多少钱?”
  老陈讽刺地勾了勾唇角:“在这里,钱等于废纸。我要你们通关过后的积分。”
  女高中生弱弱地开口:“积分有什么用?”
  “好问题。”老陈道,“积分可以兑换一些保命的东西,但只有经过新手任务才能开启商城,所以你们要是活不过新手任务,积分等于没用。”
  看过很多网络小说的黄毛若有所思:“和小说里写的恐怖游戏一样。”
  “唔……”老陈吐出了一口烟,“是差不多,不过你别想着你是主角了。这里的所有人,都是在游戏里面苟延残喘的倒霉蛋,只有经过了十场游戏,才能彻底离开这个倒霉游戏。”
  金链子想得比较多,开口问:“你能保证我们的安全吗?”
  老陈没有正面回答,而是道:“只要你们不作死。”
  黄毛和女高中生都是小年轻比较单纯,立即答应了老陈的要求,只想要保命。金链子见他们都答应了,也只能随大流。
  老陈计算着会有多少积分入账,脸上多了一些笑容:“你们还有什么问题吗?我知道的都会告诉你们。”
  “请问……”
  就在这时,沙发的角落里举起了一只手。
  所有人都看了过去。
  角落里坐着一个青年,大概是一直一言不发地缘故,显得没有存在感。他有着一双杏仁眼,黑白分明的眼中散发着求知的光芒,看起来很乖很可爱,笑得时候还露出了尖尖的小虎牙。
  老陈不在意地说:“你问吧。”
  青年举起了手机,十分苦恼地问:“为什么这里不能玩斗地主?”
  其他人:……
  女高中生小声地说:“这里没有信号。”
  她刚刚试过报警了,可好像所有的电子设施都失效了,根本联系不到外界。
  “哦。”
  青年有些失落地收回了手机。
  老陈:这不会是个傻子吧?这么危险的地方就想着斗地主?
  不过就算老陈怀疑这个青年有些不正常,也不妨碍他赚积分,于是装出一副和蔼的模样:“你叫什么名字?”
  青年毫无防备:“沈冬青。”
  老陈笑道:“只要你答应把积分给我,我带你过关。”
  沈冬青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不用了。”
  老陈的笑容一僵,变得冷淡了起来,意味深长地说:“这个世界可是很危险的,你没看到刚才那个上班族吗?一不小心连你的小命都保不住,对于命来说,积分有什么重要的?”
  话中夹杂着不易察觉的威胁。
  沈冬青:“哦。”
  老陈的笑容彻底消失不见了,阴沉着脸道:“年轻人总是喜欢逞强,可他们不知道,有时候逞强会付出一些惨烈的代价。”
  老陈想要吓一吓这人。
  这里的人都是新手,新手任务不会很难但所获得的积分很高,对于老陈来说,每一个羊毛都是必须要薅的。
  可没想到话说完了,这小子依旧不为所动。
  沈冬青正在摆弄着他的手机,一抬头对上了老陈死死盯着他的目光,后知后觉地反应了过来:“你在和我说话?”
  他想了想,礼貌地说:“谢谢提醒,但是我已经不是年轻人了。”
  沈冬青其实是一个千年厉鬼,一直不能投胎转世,浑浑噩噩地活在世上,突然有一日就占据了一个身体。
  只是他还没来得及享受手机、电脑等高科技,就被拉入了这个世界之中。他能感受到这个房子里面存在着好几只鬼,但他最在意得却是手机上的游戏一个都玩不了。
  老陈差点捏碎了手中的香烟:谁他妈要提醒你?我这是在威胁你!
  他正要给这小子一个教训,门口突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在场的每个人都紧张得看了过去,唯有沈冬青低着头,专心致志地看着手机,想要在其中找到一个不用信号也能玩的游戏。
  吱嘎——
  大门打开了一条缝隙,一个身穿黑色长袖连衣裙,手臂上挂着一块黑布的女人站在了缝隙中。她面无血色,脸上带着哀容。
  她站在门口,轻声道,“各位不远万里赶来,实在是辛苦了,还请各位先在这里住下。按照我们的习俗,要停灵三天后才能出殡,到时才能见我先生最后一面。”
  没有人敢接她的话。
  还是老陈道:“不辛苦。”
  A先生的遗孀看了老陈一眼,细声细语地说:“房间就在二楼。各位先休息一晚,等到明天可以随便逛逛,只是千万不要去三楼的最后一个房间。还有,我们村子里面的人年纪都比较大,不喜欢晚上吵闹。”
  说完后,遗孀就走了,还顺手关上了大门。
  就在这一瞬间,大厅里的人看见外面摆了两排花圈,还有各种纸人,看起来凉飕飕的。


上一篇:平头哥星际修真

下一篇:东海扬尘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