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玄幻灵异>

非人类下岗再就业(30)

作者:梅花六 时间:2019-09-28 09:35 标签:无限流  玄学  恐怖  异闻传说  

  墨镜男心思灵活,还没走到跟前,就飞快地躲到了一边。
  周闻彦也没在意这么一个小人物,直接和沈冬青走了过去。
  墨镜男推了推墨镜,盯着两人头顶上多出来的耳朵,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沈冬青和周闻彦来到了昨天遇到黑猫的地方。
  在路上还撞见了好几波玩家。
  看样子他们也在寻找黑猫。
  可能黑猫知道有很多人在找它,不知道躲在了什么地方,连根猫毛都没找到。
  两个人也不着急,慢悠悠地在城里逛着。
  在路过教堂门口的时候,正好看见墨镜男从中走了出来,神父跟在他身边,两个人好像在交谈着什么。
  神父也递给了他一支希望花,并虔诚地说:“愿神庇佑你我,希望花可以免除疾病,获得新生。”
  墨镜男接过了希望花,回了一句:“愿神庇佑你我。”
  他低头看着手中握着的希望花,因为带着墨镜,看不清他脸上的神色。
  周闻彦远远地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
  两人最终还是没有找到黑猫。
  周闻彦思索了片刻,说:“我们去医院看看。”
  他在房间里找到的报纸上写着,在瘟疫刚爆发的时候,大多人都是住进医院的,那么医院很可能有一些遗留下来的线索。
  瘟疫之城不大,按照路标,走了不到一个小时就找到了医院所在的地方。
  与其他色彩鲜艳的小房子相比,素白的医院显得有些单调也有些破败。
  一踏入医院的范围,沈冬青突然“咦”了一声:“这里的香味淡了很多。”
  因为一直处于有花香的环境里,一般人也察觉不出浓淡。
  现在经过一提醒,周闻彦才反应了过来。
  他抬手捏了捏鼻子:“进去看看。”
  医院里面一片空旷,照样一个人都没有。
  一路走去,可以看见医疗器械散落一地,像是经过了一场大逃荒。病房里面也空无一物,不管是活人、尸体还是动物,一个都没有。
  空荡荡的像个死城。
  走了两层都是这样。
  沈冬青已经从一开始的兴致勃勃变成了百无聊赖。
  他跟在周闻彦的身后,碎碎念:“要不我们回去吧我想摸摸你的耳朵……”
  周闻彦停了下来:“嗯?”
  沈冬青仰头,把自己递了过去:“你也摸摸我的。”
  周闻彦当然不会拒绝这样的邀请,他伸出手,揉捏着又软又长的兔子耳朵。
  “为什么是兔子?”他突然道。
  小冬青怎么可能像兔子?除了外貌以外。
  沈冬青想了想说:“或许是因为兔兔很好吃。”
  周闻彦摸够了以后,说:“那回去吧,不找了。”
  周闻彦这么积极是因为瘟疫之城的谜底让他觉得好奇,但现在沈冬青不想找了,那就还是算了。
  反正大不了把神父抓起来,和善地问一问来龙去脉就是了。
  正要掉头回去的时候,沈冬青突然看见角落里的黑影一闪而过:“是黑猫!”
  黑猫探出了头,一双翡翠般的绿眸审视着这两个人。
  它认出了沈冬青,在犹豫了一下后,还是从角落里走了出来,它矜持的“喵”了一声,像是在允许沈冬青摸摸它。
  沈冬青摆了摆手:“不要了,我有猫了。”
  说着,指了指身边的周闻彦。
  周闻彦满意地扬了扬下巴。
  黑猫像是受了打击一般,掉头就走,看背影有些落寞。
  沈冬青后知后觉地想了起来:“我们不是要找黑猫吗?”
  周闻彦忍住笑:“嗯,跟上去看看。”
  黑猫像是有意带着他们去一个地方,走得不快,在拐弯的时候还会停下来等候一下。
  两人一猫向下走去,一直到底下二楼。
  到这里为止,所有花香都消失了。
  沈冬青看了一眼,大惊失色:“你耳朵没了!”
  周闻彦还以为真的耳朵没了,下意识摸了摸,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头顶上的动物耳朵。
  沈冬青大受打击:“我还没摸够……”
  看起来比遇上可怕的鬼怪还要难受。
  周闻彦安慰道:“出去以后还会有的,没事的。”
  黑猫冷冷地看着他们两个。
  这两个人怎么回事?
  为什么不忙着找线索解密,到这里来虐猫了啊?这是它见过的最不务正业的玩家了!


第32章 害怕点
  啪——
  黑猫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起身叼来了一件东西,重重地摔在了两个人的面前。
  沈冬青低头。
  脚边躺着一本笔记本。
  周闻彦弯腰捡了起来, 摊开以后, 可以看见笔记本里面夹着一沓照片。
  他拿在手中,一张一张地看了过去。
  这是瘟疫之城各个时期的照片。
  第一张是来来往往的人,他们脸上挂着幸福的笑容, 整个色调都是温暖祥和的;第二张是空荡荡的城市一角,偶尔走过的一个人都是带着口罩严阵以待,在阴暗的角落里还躺着来不及收走的尸体;第三张中的瘟疫之城竖起了一座教堂,教堂门口摇曳着一支支希望花,而城里再无尸体, 只有一只只小动物。
  周闻彦抽出最后一张照片。
  那张照片上是一片希望花花海,远处是教堂的侧影。翻过照片一看, 后面用凌乱的字体写着一段话。
  “希望花没有希望!”
  旁边还溅着点点鲜血, 看来写这句话的人已经遭遇不测了。
  周闻彦捏着照片。
  黑猫慵懒地舔了舔前足,似乎是在等待着愚蠢的人类发问。
  只是周闻彦好像并没有疑问,把照片放回了笔记本里面,说:“走了。”
  沈冬青跟了上去。
  这就走了?
  黑猫瞪圆了眼睛, 跳下了桌子,落在了两个人的面前, “喵”了一声。
  沈冬青兴趣缺缺:“我不想摸你了。”
  黑猫不会说人话, 只能着急地喵喵叫,爪子在地上不断地摩擦着,似乎在暗示着什么。
  沈冬青瞥了一眼:“它画了一朵希望花。”
  黑猫又费力地在希望花旁边画了一个“×”。
  画完了以后, 它仰头冀望地看着两个人,希望他们能够明白它的意思。
  周闻彦:“我们看起来有这么蠢吗?”
  这么简单的暗示,是个人都能看得懂。
  希望花就是导致一切灾祸的罪魁祸首。
  *
  沈冬青和周闻彦揣着线索走出了医院。
  熟悉的希望花香又涌了过来,充斥着鼻腔。
  沈冬青有些不适应地揉了揉鼻子。
  等稍微缓过来了一些后,沈冬青扭头看向了身边的人,果然在周闻彦的头顶又看见了熟悉的耳朵。
  周闻彦突然“唔”了一声。
  沈冬青:“怎么了?”
  周闻彦的脸色有些微妙:“没事。”
  沈冬青的两只兔耳朵抖擞了一下,刚刚向前迈出了一步,就停顿了下来。
  他也感觉到了有点不对劲。
  好像……
  沈冬青的手伸到后面摸了一下,果然摸到了一团毛茸茸的东西。
  “长尾巴了!”
  他下意识地看向了周闻彦。
  周闻彦穿的是一件浅咖色风衣,套在身上显得肩宽腰窄。此时从旁边看去,风衣的一角翘起,从中伸出了一条长长的……尾巴。
  雪白的猫尾巴,上面还点缀着点点黑斑。
  沈冬青的手比脑子转的快一些,直接一把拽住了猫尾巴,握在手里撸了两下。
  周闻彦的身体一僵。
  “松、松手。”他的声音有些奇怪。
  沈冬青悄悄看了一眼。
  周闻彦垂下了眼睑,遮住了那双浅咖色的眸子,也遮住了所有的情绪,只是他的呼吸稍微有些急促。
  但那条尾巴比较诚实,轻轻地摇晃了一下,勾住了沈冬青的手腕。
  沈冬青明白了,摸着尾巴说:“你喜欢我摸你。”
  周闻彦有些无可奈何:“好了,回去再摸。”
  沈冬青喜滋滋地答应了下来。
  只是两个人走了没多久,就遇上了一个拦路者。
  艾丽莎从阴影处走了出来,拎起裙角行了一个礼,脸上带着笑容,柔声道:“可以打扰一下两位吗?”
  沈冬青忙着回去,想也没想就说:“不可以。”
  被拒绝了的艾丽莎笑容微微一僵,又立即恢复了正常:“教堂里面需要人手,两位可以帮我一个忙吗?”
  周闻彦同样拒绝:“不可以。”
  艾丽莎再也保持不住她的笑容了,她沉下了脸:“其实我不想使用太过激烈的手段。”
  伴随着她的话,一只只的动物从艾丽莎的身后走了出来,将两个人团团围住。
  这些动物一改之前呆滞的模样,露出了凶相,腥臭的涎水一滴滴地落下。
  沈冬青的耳朵动了一下,嫌弃地说:“好丑,我都不想撸他们。”
  不知艾丽莎对那些动物说了什么,驱使着动物们冲了上来。
  周闻彦安抚地拍了拍沈冬青的手,扫过了一群凶行十足的动物,不见一丝惊慌,反而笑道:“好巧,我也是这么想的。”
  *
  吴嘉依旧保持着那个动作,缩在沙发里,一脸生无可恋。
  只是与之前不同的是,他的头顶也长出了一对耳朵,看起来像是小鹿。
  咔哒——
  房门被打开。
  吴嘉猛地站了起来,看向了门口。
  一个被捆得结结实实的人影被扔了进来,显然动手的人毫无怜香惜玉的意思,就任由她躺在那里,甚至迤迤然地从旁边走了过去,十分过分。
  吴嘉盯着地上躺着的人,冒出了一个终于来了的感叹:“老大,你能忍到现在才对NPC动手,不容易啊。”
  周闻彦坐在了沙发上,刚坐下来,他就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尾巴卡住了,不管什么姿势都不舒服。
  还好沈冬青把他的尾巴捞了出来,十分感兴趣地捏捏揉揉。
  两个人已经完全忘记了地上还躺着一个NPC。
  吴嘉默默围观了一会儿,自发地蹲到了艾丽莎的旁边,说:“别害怕,我们都是好人。”
  说完以后,吴嘉看着被捆起来动弹不得的艾丽莎,突然觉得这话说得不太准确。
  于是他立刻改口:“你害怕点,我们都不是好人。”
  艾丽莎像是看傻子一样看着他。
  吴嘉沉默了片刻,猛地站了起来:“凭什么NPC也能鄙视我?”
  周闻彦被摸得舒服了,就好像是真的猫一样,懒懒开口:“她不是NPC。”


上一篇:平头哥星际修真

下一篇:东海扬尘

[返回首页]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