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玄幻灵异>

非人类下岗再就业(150)

作者:梅花六 时间:2019-09-28 09:35 标签:无限流  玄学  恐怖  异闻传说  

  莉琪也看见沈冬青,没有惊慌,而是露出了甜甜的笑容:“真是不听话的客人……”
  沈冬青斟酌片刻,问:“需要帮你吗?”
  毕竟看小女孩一个劳动,有些不太好。
  莉琪的话被噎住了。
  她可能是从来没遇到过这样淡定的客人,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应对。
  倒是沈冬青十分自然地接过了莉琪手中的爸爸,把尸体拖到了大厅中央。
  “好了。”沈冬青拍了拍手,“还有吗?”
  莉琪已经完全懵逼了,下意识地指了指厨房。
  沈冬青小心翼翼地迈过地上的血迹,帮忙把倒在厨房里面的妈妈给拖了出来。
  这下好了,莉琪的爸爸妈妈终于又团聚在了一起,整整齐齐地躺在了地板上。
  沈冬青忙活了一阵,感觉有点饿了,他身上没有任何道具,只能看向了莉琪:“你不是说你爸爸妈妈在准备食物吗?准备好了吗?”
  千万不要没准备好就被人砍死了。
  莉琪小脸木木的:“啊?”
  沈冬青“啧”了一声,指着两具尸体:“不会让客人吃这个吧?”他摇了摇头,“我对这个没兴趣,去给我拿点吃的。”
  莉琪:……
  她像是牵线木偶一般飘进了厨房,又很快地飘了出来,手中多了一盘食物。
  盘子里面装着一块黑面包和一截胡萝卜。
  沈冬青咬了一口黑面包,差点没咬动,“呸”得一口吐了出来:“这也太难吃了!还有别的东西吗?”
  莉琪已经完全被沈冬青牵着走了,拖着脚步再一次回到了厨房里面。
  她呆呆地看着一片狼藉的厨房,正要打开木柜找食物,突然瞥见了扔在角落的斧头,她愣了一下,眼睛亮了起来。
  让你挑三拣四。
  让你不按理出牌。
  我要用斧子砍死你——
  再一次走出厨房的时候,莉琪没有拿着食物,而是拿着一把和她差不多高的斧头。
  同时,倒在地上的两具尸体蠕动了一下,爬了起来,脚步蹒跚地走到了木桌前,拉开椅子坐了下来。
  沈冬青正在啃胡萝卜,眼前就怼上来两张血肉模糊的脸。还好他心理素质够硬,两三下啃完了胡萝卜,问:“怎么了?找到吃的了吗?”
  莉琪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拖着斧头站在那里,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要回答问题哦!”
  沈冬青:“你问吧。”
  莉琪:“爸爸粗鲁暴力,妈妈好吃懒做,你说——谁该死?”她俏皮地眨了眨眼睛,“只能猜一次哦。”
  “猜错的话,就请你吃斧子——”
  沈冬青认真地想了一下,说:“我觉得斧头不太好吃,你觉得呢?”


第114章 糖果屋
  沈冬青最终得出了一个结论:“还是别吃了吧, 硬梆梆的,一点也不好吃。”
  莉琪差点拿不动斧头了, 她的羊角辫微微颤抖, 似乎想要咆哮着说出:谁真的要请你吃了啊啊啊!
  她深吸了一口气,稳定住了情绪,露出了一个扭曲的笑容, 声音变得尖锐:“爸爸粗鲁暴力,妈妈好吃懒做,你说谁该死!”她的分贝突地拉高,几乎破了嗓子,“快回答我!”
  咚——
  沉重的斧头落了下来, 在地板上砸出了一个浅坑。
  与此同时,坐在沈冬青对面的两具尸体开始表演了。
  先是爸爸, 原本瘫在椅子上的一团烂肉直起了身子, 沧桑的中年男人暧昧地笑了起来:“莉琪啊莉琪,她的身体软得像棉花糖,笑容甜得像巧克力,声音就像是翠鸟, 谁不想亲亲她?谁不想抱着她?”
  “我是她的爸爸,她什么都该听我的, 如果不听话?我的巴掌会让她乖乖听话。”
  “好莉琪好莉琪, 到爸爸这里来。”
  声音从中年男人的咽喉里冒了出来,如同唱歌剧一样,抑扬顿挫、充满节奏。
  在他结束表演后, 旁边的另一团烂肉也坐了起来。
  妈妈有着亚麻色的头发,鼻子旁边都是雀斑,和莉琪完全不像,她的声音嘶哑尖锐,就是一个毫无理智的泼妇。
  “莉琪是个小女表子,就像她的妈妈一样,勾引着所有人。”
  “我讨厌她,我厌恶她,我恨不得把她撕成四瓣——”
  莉琪咯咯笑了起来:“是我先砍了你四十一下,妈妈!”
  中年女人的眼中满是怨毒:“我好吃懒做不假。”
  中年男人接上了话:“我粗鲁暴力不假。”
  两人的声音融为了一体,他们死死盯着莉琪:“难道你没有过错吗?”
  “你天真无辜,但推倒了怀孕的后妈。”
  “你单纯善良,但戳瞎了小狗的眼睛。”
  “你甜美可爱,但溺死了隔壁的小孩——”
  莉琪一点也不惊慌,反倒是笑着说:“我只做了我该做的事情。”
  这一家三口的表演结束后,爸爸妈妈又恢复了烂肉的形态,软软地倒在了椅子上,身上散发着腐烂的臭味。
  但他们睁着眼睛,等待着审判。
  一阵唱跳后,莉琪的脸蛋红红的,看起来就是个小天使,但现在天使的脸上挂着恶意的笑容:“你说,谁该死?”
  沈冬青一手横在桌上,一手撑着下巴,像是在认真思考。
  一般来说,玩家听完了这一家三口的罪行,都会难以抉择。因为三个人都有错,只是犯罪的程度不一样罢了。
  爸爸是□□,猥琐自己的女儿;后妈是脑子有病,不怪自己的丈夫,反倒去怪不懂事的继女,纵容了爸爸的行为甚至还想杀死继女;莉琪则是推倒了怀孕的后妈让她流产,并伤害动物和隔壁的小孩。
  算起来,这三个人中罪最重的是爸爸,至于莉琪……根据未成年保护法,她做得这些事还不至于被判刑。
  沈冬青还在那里思索呢,一把斧头就直直戳了过来。
  莉琪把斧头放在了他的面前,嘻嘻笑道:“请问谁该死?选择只有一次哦,选错也没机会改。”
  看样子,是要沈冬青亲手砍死那个认为罪最重的人。
  沈冬青抓住了斧头,他垂眸看着刀刃上的豁口,嘀咕道:“我最讨厌做选择了……”
  莉琪听到了这句话,还以为是害怕了,捂着嘴小声地笑了起来。
  沈冬青叹了一口气:“还是全砍了吧。”
  莉琪的笑容僵住了:?
  “猜谜太麻烦了,还不如全砍了,总能砍对一次。”沈冬青站了起来,拿着斧头露出了一个极为单纯的微笑,“你觉得呢?”
  莉琪:???
  她当然觉得不行!哪有玩家抢了反派的活的?
  可是莉琪还没来得及反对,眼前银光一闪,斧头就猛地劈了下来。还好她个子矮,一个闪身在地上滚了一圈就躲了过去,在空隙间回头瞥了一眼,只见那斧头深深的嵌入了木地板中,显然是用了狠力气的。
  这不是在开玩笑,是这样要搞死她啊!
  莉琪连忙爬了起来,给了那两具尸体一个眼神。
  两具尸体歪歪扭扭地站了起来,挡在了沈冬青的面前,而莉琪趁机从小木屋里面跑了出去。
  莉琪一边跑一边回头看,正巧看见沈冬青一斧头把那两具尸体给从中砍断了,顿时木屋中鲜血四溅,配着他脸上的表情,简直比反派还反派。
  莉琪被吓得踉跄了一下,差点被一颗石子绊倒在地,就耽搁这么一会儿,沈冬青就从后面追了上来。
  她拎起裙子,顺着小路跑进了森林里面。
  沈冬青拎着斧头跟在莉琪的身后。
  不管莉琪的心思有多恶毒,她的身体到底是小孩子,腿短跑得不快,沈冬青轻而易举地就追了上去。
  只是眼看着快要抓到人了,莉琪一个闪身躲到了一棵树后,逃脱了过去。
  沈冬青绕到后面一看,莉琪凭空消失了,连个影子都找不到。
  他提着斧头站在原地想了一会儿,突然嗅到了森林深处传来的一股香味。
  “饿了。”沈冬青刚才就啃了一截胡萝卜,嘴里面一点味道都没有,现在闻到这香味,肚子立刻给了反应。他先把不见踪影的莉琪放在一边,顺着这个味道就找了过去。
  这森林里面的树长得有点奇怪,黑漆漆的一片,枝桠弯曲着伸向四周,就像是一只只张开的鬼手。
  沈冬青顺手劈开了挡路的树枝,隐约听见了一声惨叫,在一看,落在地上的树枝截面上还流淌着黑色的血液,树皮皱巴巴的,形成了一个扭曲的鬼脸。
  这样的场景也吓不到他,直接踩着树枝就走了过去。
  大概走了一段路,前方交错的鬼爪稀疏了一些,隐约可以看见后面有一座小屋。
  屋子颜色鲜艳,走近一看,这屋子的墙壁是用饼干砌成的、瓦片是棉花糖、窗户是巧克力、烟囱是棒棒糖……全是由饼干和糖果堆成的。
  这样的房子坚不坚固另说,看起来还挺好吃的。
  沈冬青上去就掰下了一块棉花糖瓦片,棉花糖松软香甜,瞬间就融化在了口中,只余下一股甜味。
  他眯了眯眼睛,正要再掰下一块,突然听见一个细细弱弱的声音响了起来。
  “救、救命……请您救救我……”
  沈冬青咬着棉花糖低下了头,发现狭小的窗户后面有一张小脸。
  那是一个小女孩,瘦瘦小小的,脸上挂着泪珠,满脸都是惊恐之色。
  小女孩十分虚弱:“这是女巫的房子,请您救救我,不然我和哥哥就要被女巫给吃了。”
  沈冬青:“女巫?”
  小女孩打了个颤:“是、是的,她很可怕,她还吃人。”
  沈冬青来了一点兴趣。
  虽然不知道这些东西和他的秘密有什么关系,但还是决定进到糖果屋里面看一看。
  糖果屋的门是用巧克力做的,沈冬青推了推,发现门是被锁住的,于是他毫不客气地把门掰了下来,取了一块巧克力啃着,其他的先放到一边等下再吃。
  屋子里面也是全部用糖果堆成的,五彩缤纷、香气四溢。
  沈冬青感叹了一声:“还有这种好地方,我可以带回去吗?”
  游戏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但如果听到了,怕也是强硬的拒绝——能不能别跟个土匪一样,看游戏里面有什么就抢什么?
  沈冬青一把抓过了桌上摆着的棒棒糖,舔了舔,找向了刚才在外面看见的房间。
  房间在屋子的深处。他推开门,看见屋子中央放着一口大锅,锅里冒着热气,在煮着什么东西。除此之外,角落里还有一个大箱子,小女孩就靠在箱子旁边。


上一篇:平头哥星际修真

下一篇:东海扬尘

[返回首页]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