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玄幻灵异>

非人类下岗再就业(73)

作者:梅花六 时间:2019-09-28 09:35 标签:无限流  玄学  恐怖  异闻传说  

  沈冬青低头一看,原本沉重的木质大门变成一扇插着插销的铁门,他回头一看,房间里面的摆设不翼而飞,变成了一个冰库,冷雾不断地冒出。
  丽萨躺在地上,不再是女侍者的打扮,而是变成了一身羽绒服,一双眼睛无神,像是在说“你逃不了的”。
  再一眨眼,冰库中央多出了一行人,他们围着一个小锅,坐在了地上,同时齐刷刷地盯着沈冬青。
  他们的面容有些熟悉,正是之前一起坠机的那四个玩家。
  “过来喝汤。”
  “过来啊,你不冷吗?”
  他们不断地催促着。
  沈冬青打了个喷嚏。
  他只穿了一件薄外套,加上有点感冒了,还真的有点冷,听到他们的问题,认真地点了点头:“还真的挺冷的。”
  他们露出了一个和蔼的笑容,招呼道:“喝了汤就不冷了。”
  沈冬青走了过去。
  他越靠近,这群人脸上的笑容就越发的奇怪,看起来还是和善的,但眼中却是死气沉沉的一片。
  “来啊。”
  “来喝汤。”
  沈冬青停在了篝火前,在这群人期待的目光中,他一把把距离最近的一个人按倒在了地上,说:“还挺冷的,衣服借我穿一下。”说着就扒下了他身上的羽绒服套在了身上。
  这下果然暖和了一些,但是还是不够,沈冬青拉上了拉链,看向了剩下的人。
  剩余的人顿时感觉心头一惊,下意识地就四处逃窜。
  跑到一半,有个人反应了过来。
  不对啊,明明他们才是鬼怪,为什么要害怕?
  快点和他一起回头把这个人给拿下……
  他回头,正好看见沈冬青气势汹汹地逼近,顿时把反击什么的抛到脑后,赶紧溜了。
  只是冰库总共这么小的地方,逃也逃不到哪里去,最后还是一个个被沈冬青抓住,他脚下踩着两个,手中拎着两个,有些烦恼不知道该怎么安排这些人。
  他左右一看,眼睛一亮。
  这个冰库里面是存放食物的,墙壁上都是挂肉的挂钩,沈冬青直接把这四个人扒了羽绒服挂在了挂钩上,跟挂腊肉一样。
  他还十分好心地给他们留了一件衣服,自己揣着好几件羽绒服从头包到脚,舒舒服服地坐在了篝火边上烤火,一点也没有被冻到。
  倒是几个鬼怪被挂在墙壁上,冻得瑟瑟发抖。
  不一会儿就从腊肉变成了冻肉。
  *
  那边周闻彦取了感冒药回来,没有在餐厅里面看见沈冬青,就明白过来不对,连忙走出去找人。
  只是侍者态度冷淡,不管问什么,都回答“不知道”、“不清楚”。
  周闻彦问了两个还是这样,脸色顿时沉了下来,他直接掐住了一个侍者的脖子,按在了墙壁上。
  “我再问一遍。”他的声音像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知不知道?”
  虽然他知道沈冬青不会有危险,但还是下意识地担心。
  侍者可能是从来没遇到过敢直接动手的玩家,被吓傻了,傻了以后瞥见周闻彦手掌上缠绕着的黑雾,浑身一激灵,连忙换了一个姿态,极为谄媚地笑着:“在那边,我带你去——”
  周闻彦松开了手。
  侍者腿一软,差点摔在了地上,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一路小跑地往里走。
  太恐怖了。
  刚才好像要被活生生地吃了一样。
  侍者给周闻彦打上了一个不好惹的标签。
  “在、在这里。”侍者带着人来到了酒店深处,这里有着一个冰库。
  身为酒店的员工,侍者知道每个入住者的动向,知道那位客人被哄骗进了冰库,而且时间还不短,肯定就被冻成冰棍了。
  他这么想着,默默地后退了一步,免得被波及。
  周闻彦看着一扇直接抵在天花板的大门,尝试着推了一下。
  门是被锁住的。
  他一把抓住了挂在门上的大锁,手中黑雾缠绕,硬生生地把门锁给掰断了,这才推开了门。
  侍者后怕地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小心翼翼地探出了头。
  只见那位应该被冻成冰棍的客人正坐在火堆边上,身上披着好几件羽绒服,手中还拿着一串烤肉正在烤着。
  沈冬青听见了动静,回过头看见了周闻彦,欣喜地招了招手:“你怎么来了?过来一起吃烤肉。”
  这个冰库是存放食物的,有很多现成的半成品,沈冬青等得久了,就顺手拿了一些烤串过来烤,现在正好烤的差不多了,肥肉化成了油滋滋得往下滴。
  周闻彦走了过去,坐在了沈冬青的身边,还给他掖了掖衣服:“怎么会到这里来的?”
  沈冬青说:“有个人骗我过来的。”
  周闻彦的手指轻敲了一下:“人呢?”
  沈冬青回头一看,那些腊肉和丽萨都消失不见了,只余下篝火还在燃烧着。
  “没了。”沈冬青不在意地说,“其实他们人还挺好的,给我衣服穿给我烧火还问我要不要喝汤,就是汤有点奇怪我不想喝。”
  他下了一个结论:“都是好人。”
  站在外面的侍者听得明明白白的,然后看着他口中的好人被冻得和冰棍一样,僵硬地从天花板上爬过,一副落荒而逃的样子。
  辛苦了……
  这是侍者第一个想法,然后他想,可千万不能得罪这两位大佬。
  沈冬青的羊肉串烤好了,他塞给了周闻彦一大半,羊肉的味道还不错,肥而不腻,微微带点膻味,还挺好吃的。
  两个人把羊肉串都吃完了才走出去。
  沈冬青拎着一大叠羽绒服,本来还在想着怎么把衣服还回去,一看见门口的侍者,就连忙把衣服递了过去。
  他还特别有礼貌地说:“应该是这里的客人的,他们见我太冷了,就把衣服借给我穿了,麻烦你帮我还一下回去,谢谢。”
  侍者僵着脸收下了衣服:“好、好的。”
  他回想起刚才那一群仓皇而逃的人,怎么看都不像是自愿“借出”衣服的。
  不过侍者瞥了一眼两位大佬,连忙把疑惑埋在了心里。
  管他是不是借的,只要大佬说什么就是什么。
  周闻彦问:“你知道这些衣服是谁的?”
  侍者老实回答:“是今天新入住的一批客人的。”
  周闻彦:“他们住在哪里?”
  侍者有些为难:“这……”这是客户隐私。
  他刚想这么说,突然感到背后一寒,连不能泄露客人的隐私的职业守则都抛到了脑后,连忙改口:“他们住在14楼。”
  周闻彦明白了。
  今天入住的客人应该都是死在“小游戏”里面的玩家,按照游戏所说,他们应该是不甘心有人死里逃生,追到了酒店里面,想要将活着离开的人一同拖入地狱。
  但是……能死在中途“猜谜小游戏”里面的玩家智商都不太高,游戏这么确定他们能够害人吗?
  难道这个酒店是垃圾回收处,这些蠢货都是可回收垃圾?
  周闻彦漫不经心地想。
  沈冬青拉了一下他的手臂:“我们去逛逛吧。”
  吃的有点饱了,去消化一下接着吃。
  周闻彦提醒道:“先去吃药。”
  沈冬青:“苦吗?”
  周闻彦仔细地研究了一下感冒药的说明书:“苦的。”
  沈冬青的脸皱了起来:“能不吃吗?”
  周闻彦觉得有些好笑。
  什么都不怕的小冬青竟然怕苦,真的是……太可爱了。
  但他笑完过后,还是无情地说:“不行。”
  *
  这个度假酒店建立的时间久远,每一处细节都富含着岁月的痕迹。
  两个人离开了偏僻的冰库,来到了酒店的大厅里面。
  周闻彦向前台小姐要了一杯温水,让沈冬青就着水把药吞下去。
  沈冬青磨磨蹭蹭,是一点也不想吃这个药。
  只是没有办法,周闻彦一直在盯着他,连糊弄过去的办法都没有。
  周闻彦哄道:“吃了就会好了。”
  沈冬青苦大仇深地看着手心里面的药丸,半天没有下口。
  就在沈冬青与感冒药僵持的时候,酒店门口又重新走进来了一群客人,吸引了他的注意。
  这群客人有些奇怪,在这种天气,他们还是穿着厚实的衣服,把身上所有的肌肤都包裹了起来,就连手上都带了手套,只露出了一双冷漠的眼睛。
  在门童的引领下,客人经过了沈冬青所坐着的沙发。
  就算沈冬青感冒了,也能闻到他们身上带着一种油脂被烧焦的气息。
  沈冬青:“没有烧稻草。”
  在他们进来的时候,门童有在门口台阶上烧稻草,而这群客人进来的时候没有烧。
  周闻彦:“别转移话题,先吃药。”
  沈冬青揉了揉鼻子,终于下定决心一口把药吞了下去,他还没感觉到苦味,就又被塞了一颗水果硬糖。
  是西瓜味的。
  甜甜的味道一下子充满了口腔,把药的苦味给掩盖了下去。
  沈冬青眼睛一亮:“不苦哎。”
  周闻彦摸了摸他的头:“那就乖乖吃药。”
  沈冬青又蔫了。
  *
  两个人在酒店里面晃了一圈。
  这个度假酒店建立时间悠久,每一个细节都留有岁月的痕迹,只是看久了也有点视觉疲劳,等逛得差不多了以后,两个人最终决定在酒店二楼的露台上用午餐。
  沈冬青翻开了了厚厚的菜单,点着上面的菜品:“这个、这个都要。”
  把所有想要吃的东西都点了一遍。
  点完了菜,沈冬青趴在露台的边缘上看着下方。
  有点奇怪的是,除了刚刚那一批客人,再也没有客人来了。
  没有等太久,侍者就送上来了餐前的例汤。
  “奶油蘑菇汤……”侍者面带笑容,把汤端了上来,只是看到坐在那里的两个,笑容顿时僵住了。
  怎么又是这两个人!
  沈冬青回过头:“是你啊。”
  是刚刚那个帮他还衣服的工作人员。
  侍者:“是、是我。”他放下了汤,脚底抹油就想跑,可是刚迈出一步,就听见身后传来一声“等等”,他只能停了下来,扭过头。
  “请问有事吗?”
  周闻彦和善地说:“有点事问你。”
  侍者可没有被这外表所蒙蔽,战战兢兢地问:“什么事?”
  周闻彦:“稻草。”
  侍者:“啊?”
  周闻彦:“为什么要烧稻草?”


上一篇:平头哥星际修真

下一篇:东海扬尘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