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玄幻灵异>

非人类下岗再就业(54)

作者:梅花六 时间:2019-09-28 09:35 标签:无限流  玄学  恐怖  异闻传说  

  “红囍是活人用的。”一个苍老的声音从角落里响起,“而这些,是给死人用的。”
  一股阴风刮过, 吹得桌上的白纸哗哗作响。
  玩家们忍不住打了个颤,互相张望了一眼,才发现这并非是队伍中的玩家所说的话。
  “谁?”
  “是谁在说话?”
  玩家们找了半天,看见一个人影从阴暗的角落里走了出来。
  那是个上了年纪的老人,后背佝偻了起来,面上满布着皱纹,但却没有老人特有的和蔼慈祥,反倒是有一种阴恻恻的感觉。
  当那双眼睛看过来的时候,就好像是被一条危险的毒蛇给盯上了。
  “二少爷。”老人冲着沈冬青喊了一声。
  【这是何伯】
  【他一直守在老宅里面,对沈家人忠心耿耿,你也十分尊敬他】
  沈冬青点点头:“何伯。”
  何伯转了转浑浊的眼珠,瞥了一眼站在旁边的周闻彦,奇怪的是,他对两兄弟的态度截然相反,直接无视了周闻彦。
  他颤巍巍地走到了玩家的面前,手中的拐杖在地上敲了一下:“冥婚是一生一死,对应一红一白,千万不要弄错了,弄错了的话……”
  何伯露出了一个笑容,脸上层层叠叠的皱纹挤在了一起:“会发生不好的事情。”
  说完后,何伯就撑着拐杖,慢悠悠地走了出去。
  在即将跨出大厅的时候,他扭过头说:“在天黑前,接新娘的人会回来,你们在这之前准备好,不然……新娘要生气的。”
  何伯费劲地咳嗽了一声,矮小的身影渐渐地消失在了视线中。
  *
  玩家们面面相觑,也没敢随便动这里的东西。
  西装大叔拉了拉领结:“动手吧,没多少时间了。”
  墙上的挂钟一格一格地走过,现在已经是下午三点了,现在不知道是什么季节,但看外面的天色,怕是五六点钟就要天黑了。
  只是有一个问题……
  这里都是大男人,怎么看都不会接触剪纸这一门手艺。
  他们的目光集中在了JK美少女身上。
  JK美少女:“我不会。”
  沈冬青拎起了一把剪刀,兴致勃勃:“做手工吗?可是我没做过哎。”
  他对于没有体验过的事情都十分有兴趣。
  周闻彦沉默了片刻:“……我也不会。”
  这是难得他不会的事情了。
  桌上放着的剪刀,不多不少,正好六把,对应着在场的人,每个人都要剪一沓囍字。
  还好人多力量大,一群人琢磨了一下,最后好歹能够剪出一个歪歪扭扭的喜字模样。
  沈冬青看着剪出来的剪纸:“剪好了!”
  周闻彦伸手擦了擦他鼻尖冒出来的汗水,说:“真厉害。”
  见到他们两个的模样,旁边的玩家嘀嘀咕咕。
  “他们不是兄弟吗?”
  “按照设定上来说是这样的。”
  “但是不太像啊,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骨科吗?”
  天色一点点阴沉了下来。
  玩家们专心致志地剪着纸,怕是当年上课考试都没有这么全神贯注,整个大厅里只有“咔嚓咔嚓”的剪纸声。
  “啊!”突然冒出了一声惊呼。
  其他人停下了动作,看了过去。
  非主流有些毛手毛脚的,一不小心把手指给剪刀了,豁了一大好大的口子,鲜血滴落了一地,还染红了正在剪的白纸。
  非主流疼得倒吸冷气。
  还好JK美少女带着创口贴,翻了出来给非主流包扎了伤口。
  非主流一只手受了伤,使不上力气了,只能坐在一旁看着。因为多了非主流的一份,其他人更加努力,最后赶在了天黑之间,终于把所有的白纸红纸都剪好了。
  好像是订好了时间,玩家们刚刚放下了剪刀,何伯就一瘸一拐地走了回来。
  何伯盯着桌子上摆放着的囍字,在那张剪到一半,被鲜血染红的纸上停留了片刻,才开口说:“接新娘的队伍马上就要到了,请各位回避一下。”
  *
  一群人跟着何伯走入了偏厅。
  大厅和偏厅用一扇红木屏风隔了起来,可以透过一个个的格子看见大厅里面的动静。
  大概等了十来分钟。
  门口突然传来了一阵敲锣打鼓的声音。
  非主流趴在了窗口,张望了一眼,看见迎亲的队伍走了进来。
  说是迎亲也不太正确,队伍里面的人穿着麻衣丧服,只有腰间绑着一条红绳,一边走还一边抛着纸钱,一个个全都是面无表情。
  咚——
  六个汉子扛着一个沉重的红木棺材走了进来,将棺材放在了大厅中央。
  以非主流所在的方向,可以看见这个棺材并没有盖上盖,可以看见里面躺着一个身穿嫁衣的身影。
  非主流咽了咽口水:“这、这是新娘?”
  JK美少女也想到了一个问题:“刚才何伯说,冥婚是一生一死,新娘在这里了,那新郎又是哪一个?”
  皮衣男想起了人物设定,看向了周闻彦,开玩笑道:“老周,新郎不是你吧?”
  看起来是开玩笑,但仔细观察,他整个人都在发抖。
  周闻彦没有理会皮衣男。
  自从棺材被抬进来以后,他的状态就有些不太好,眉头紧皱面色微微发白。
  但其他玩家也是这个反应,看了以后只觉得他是被吓到了。
  沈冬青低声问:“怎么了?”
  难道是真的被吓到了?
  周闻彦摇头:“没事,我只是觉得……”
  这一幕有些眼熟,好像曾经经历过一样。
  *
  棺材被放下了以后,迎亲的队伍就走了。
  何伯走到了偏厅,说:“新娘刚到,人生地不熟,不免害怕,麻烦各位在偏厅守一夜,等明天举办婚礼。”
  其实玩家们很不想待在这里。
  可是NPC发话了,又有什么办法?
  何伯问:“我去给各位准备一些吃食,你们要吃什么?”
  玩家们都心里惶惶的,哪里还有胃口吃饭?全都一言不发。
  沈冬青东看西看,见其他人没有提议,就举手说:“火锅。”
  何伯一下子没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么?”
  沈冬青:“火锅啊,这里有吗?”
  何伯:“有是有,可是……”
  沈冬青笑眯眯地说:“那就麻烦何伯啦。”
  要是其他玩家这么要求,何伯早就给他们一个白眼了,可现在是沈冬青说的,按照人设来,何伯只能答应了下来。
  四水镇连电都没有通,只靠蜡烛照亮。
  蜡烛的光芒黯淡,随着夜风一明一暗的,加上躺在棺材里面的尸体,十足的恐怖片气氛。
  要是在平时,这些玩家早就被吓得瑟瑟发抖了。
  但现在……火锅真香!
  因为四水镇地处偏远,硬件条件不行,用的是老式的铜炉火锅,少了一点现代化的味道,但里面吊好的高汤沸腾,满满的鲜香。
  乡下新鲜采摘的蔬菜水灵灵的,现宰的羊肉片成一片一片,往里面一烫,吃得是令人食指大动。
  沈冬青夹起一片羊肉,沾了沾蘸料就塞到口中,肥美的肉汁瞬间就迸发了出来。
  “好吃!”
  他又夹了一片烫好的羊肉,放到了周闻彦的盘子里面。
  但周闻彦有些心不在焉的。
  还是沈冬青夹着送到了他的嘴边,这才反应了过来。
  沈冬青一边涮一边喂,吃得是不亦乐乎。
  西装男:“这个气氛吃火锅真的好吗?”他瞥过挂在门檐下的一个个白灯笼,灯笼上还用红纸贴着囍字,看着怪渗人的。
  非主流点头:“好像是不太好……”
  皮衣男:“可是好香。”
  JK美少女已经忍不住:“管他呢,吃了!”
  四个人如同饿虎扑食,围在了一桌边上,开心地涮起了羊肉。
  火锅太好吃了甚至都让人忘了隔壁还放着一个棺材呢。
  一群人吃得饱饱的,瘫在了座位上。
  沈冬青擦了擦嘴,突然听见耳边响起了系统的提示音。
  【你从小待在四水镇没有离开,曾经目睹过好几次冥婚,你知道冥婚的习俗,如果没有新郎入棺,鬼新娘就会发狂】
  【请为鬼新娘选择新郎,并在子夜前送入棺材】
  沈冬青听完了游戏的话,忍不住嘀咕了一声:“怎么感觉拿到了反派的剧本?”
  他可是正直的五好青年,绝对不会做坏事的。
  再说了,现在吃饱还有点困……
  沈冬青头一点一点的,靠上了周闻彦的肩膀,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
  沈冬青做了一个梦。
  他听见一个苍老的声音在那里说话:“周夫人在怀胎时曾无意间冲撞了鬼神,导致提前在鬼月生产下了孩子,导致这孩子八字过轻、阴气缠身,怕是活不过十八岁。”
  沈冬青的眼前本来是灰蒙蒙的一片,等到这个声音说完了以后,前方突然冒出了一点光芒,他好奇地飘了出去,看见了一处富丽堂皇的别墅。
  一对夫妻面色哀伤,看着躺在在床上的小孩。
  旁边则是站着一个老道,手中拿着浮尘,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
  “还请大师救我儿。”周夫人满脸是泪,柔弱地靠在了周先生的怀里,若不是周先生支撑着她,怕是要当场倒在地上了。
  老道捏着胡子,琢磨了半天:“老道倒是有一法,只是……”
  周先生:“大师但说无妨。”
  老道说:“贵公子的命格阴煞中带着富贵,是孤魂野鬼最喜欢夺舍的命格,一不留神就会丧了命,老道可以留下一道符,保贵公子十八岁之前无忧。”
  周夫人:“那十八岁之后呢?”
  老道摇头:“能平安活到十八岁已经是逆天,除非……和厉鬼结亲。”
  周夫人怔了一下:“什么?”
  老道解释:“厉鬼是占有欲最强不过的,若是能与厉鬼结亲,它就会保贵公子性命无忧,除了它以外,无人能伤害到贵公子。”
  周夫人有些迟疑:“可是厉鬼……”
  老道说:“这结阴亲,两人就是夫妻,厉鬼只会等待结亲者阳寿耗尽,不会主动害人,但有一点,贵公子不可与他人太过于亲近,男女都不行。”
  周夫人与周先生对视了一眼:“我们再考虑一下,毕竟闻彦他还小。”
  沈冬青本来还以为是一出道士招摇撞骗的戏码,可听到“闻彦”这两个字,又觉得好像不是这么一回事。


上一篇:平头哥星际修真

下一篇:东海扬尘

[返回首页]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