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玄幻灵异>

仙尊一失忆就变戏精

作者:哈哈儿 时间:2019-09-24 08:50 标签:甜文  强强  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忽有一日,一道金光自仙界直坠而下,仙气渺渺,霞光万丈,天地为之撼动。
  瞬间,整个修真界都沸腾了——这一定是仙器降世,先到者先得!
  霎时间,各路人马打成一团,纷纷争抢着赶往仙器坠落之处。
  与此同时,仙界则是乱成一锅粥,各位得道已久的仙君欲哭无泪,几乎把仙界的地板砖都翻过来找了一遍:“我们家仙尊大人呢,怎么闭个关的功夫就不见了?”
  掉哪儿去了?!!
  修真界,记忆清零的秋宸之一脸懵逼:我是谁,我在哪儿,面前这些人都是谁,穿越了不成?嘤嘤嘤在这个危险的世界该怎么生存下去……
  弱小、可怜、无助……但戏精!
  满心以为自己只是一个弱小穿越者,丝毫意识不到其实自身武力值爆表的仙尊大人,开始走上一条坑蒙拐骗、撩遍天下大佬的戏精之路。
  秋宸之:“呸!没失忆前只敢跪地喊我粑粑,失忆后本尊居然成了万人迷?!”
  嘴硬心软傲娇中二攻X绝世出尘撩人无数而不自知受

  内容标签:强强情有独钟仙侠修真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秋宸之┃配角:冥九渊┃其它:

第1章 我们家仙尊哪儿去了?
  耳边闹哄哄的一片,秋宸之疲累的想睁开眼睛,可是眼睑却像有千斤重,怎么也睁不开。
  他的手指微微颤动着,胸口像是插着一柄利刃般疼痛,全身上下的每一根骨头都在嘎吱作响,黑暗笼罩在他眼前始终不散。
  更别提外面的人声鼎沸,叫嚷呵斥哀嚎声不断,那些吵闹声赶也赶不走的钻进他耳中,烦躁的几乎想让他掀了自己的棺材板……
  等等!棺材板?
  黑暗中的秋宸之终于猛抽一口气,瞬间睁开了眼睛。
  眼前依旧是昏暗一片,不见一点光亮,压抑的让人窒息。他竭尽全力,终于颤巍巍的挪动了自己僵硬的手臂,修长的手指缓缓抚上那片盖在自己眼前的黑暗。
  自己临睡前明明躺在自家床上,怎么会一睁眼就躺在一口……
  “一口棺材!”
  血魔老祖手起刀落削掉一个人的脑袋后,终于冲到了最前面,可是他却猛然间瞪大眼睛,失声怪叫道:“不是说仙器出世吗?为何金光坠落之地,只有这口晦气的棺材!”
  三日前,一道金光忽然自天际坠落,整个修真界都为此震颤了一下。只见那金光落于南方十万群山之间,半边天空都被其染红,一股无比浓郁的灵气随之充斥了大半个修真界。
  顿时修真界中的所有人都疯了。
  宝物!绝对的宝物!这等异象此前闻所未闻、见所未见,说不定是什么万年难遇的仙器问世。
  那还等什么,抢呀——
  四大门派的掌门人、邪域排名前十的邪魔老祖,全都不约而同的扔掉自己高人的风范与颜面,无论正派邪魔、修为高低,所有修行之人都卯着一股劲儿拼命往南方群山赶去,皆想抢在别人之前夺得此宝物。
  不过短短三日,南方的群山之间就堆满了惨死的尸首,最后能够踏过尸山、淌过血海来到目的地的人,无一不是强者中的强者。
  可是等到他们互相争斗着来到这里之后,却没看到什么宝物仙器,只发现了一口……棺材?!
  死了这么多人,到最后若是发现没有什么神兵利器,如何不令人着恼。
  听到血魔老祖这么一呼喊,顿时在场的所有修士都是呼吸一窒,不约而同停下彼此的对峙,瞬间拥过来,目光齐刷刷看向那金光坠落之地。
  当真只有一口棺材,棺木没有平放在地上,而是高高束立着,半截棺木砸进泥土中。
  棺身非金非木非石,颜色暗沉乌亮,看起来甚是厚重,棺盖紧紧闭合着,像是要把棺材中的人死死地封在里面。
  可是却有一柄明如秋水的长剑斜劈在棺木上,半截剑刃直直的刺入棺中,只有几点暗沉的血痕,迸溅在雪亮的剑身上。
  众人的目光先是被那口棺材吸引,随后一见到那柄长剑,皆是眼前一亮。
  好剑!
  还未近前,便已经感到那柄剑身上的深深寒气,虽然这柄剑到底神奇在何处还未可知,但到底是众人拼死争抢了整整三日的宝物,只要拿在手中细细查看,想必……
  离此剑最近的血魔老祖,一想到这儿顿时兴奋不已,再也顾不得那个让他大叫晦气的棺材,上前一步就想将神剑从棺木上拽下来。
  “魔头休要轻举妄动!”
  一条白练似的浮尘突然袭来,卷着血魔老祖的手腕一收,猛地将他甩至一边。
  血魔老祖原本志满意得的脸上顿时满是羞恼之色,血色的衣袖一挥,震开自己手腕上的浮尘,踉跄两步站稳,方才免于落得个手骨尽折的下场。
  他转过头,阴冷的目光注视着刚刚出手之人:“天清真人,背后偷袭,当真是一派名门正道的好风范。”
  被他盯上的人是位仙风道骨的老者,身着一袭深蓝道袍,须发皆白,手持一柄玉浮尘,正是当今修真界第一大派太虚门的掌门人。
  天清真人将浮尘悠悠甩回自己臂弯上,面无表情的看向血魔老祖:“承让!方才老祖为抢先一步,一刀便削掉了贫道徒孙的头颅,此时老祖怎么反倒向贫道讨起公道来了。”
  看着正气凛然的天清子,血魔老祖干瘦的脸颊抽了抽,桀桀怪笑起来:“真人这是责怪本尊杀人太多?你们四大派杀的人又何曾少了,我们魔域的十位老祖,拜你们所赐,这一路上可是足足少了一半。”
  天清真人淡淡道:“这不是还剩下一半嘛。”
  血魔老祖一噎。
  修道之人与修魔之人向来互相看不顺眼,新仇加旧恨,都在这一回彻底爆发。
  经过这三日的殊死搏杀,正道四大门派中的惜花宫宫主阵亡,仅存太虚门、万书坊、大能寺三派掌门人。
  可是他们魔域中的十位长老却硬生生被斩杀了五位,现如今修魔之人中,拥有老祖修为的包括他在内也才五个。
  虽然从数量上看,五个人似乎可以群殴三个人,但是那太虚掌门天清子却是当代名副其实的正道第一人,这次死掉的五位邪魔老祖,其中三名都是由他出手斩杀。
  除非把魔域中正在闭关修炼的魔君给硬拽出来,不然在场的众人,只怕没一个人是他的对手。
  此时此刻,与天清子对峙着的血魔老祖心中懊恼,只恨自家魔君为何不早不晚,偏偏要在这个时候闭死关,任何人不得打扰,生生错过了仙器出世这等万年难遇的大事。
  若是他们魔域此次有魔君坐镇,又何惧那区区的天清子。
  血魔老祖暗啐一口,面上虽然还硬撑着,但心里面终究还是有些发虚,不自觉的又往后缩了两步,只是嘴硬道:“我们这边虽然只剩下五位长老,但真人那边也剩下三位掌门。”
  “这神剑只有一把,只怕到时候三位掌门不好分啊…”
  他假惺惺道。
  这话原本只是为了挑拨正道那边的关系,可是没想到他师弟紫河老祖是个一根筋,一听他这话,马上跳起来急道:“师兄,我们魔域此次死伤惨重,现在仙器就在眼前,难不成我们就这么拱手让给那群伪君子……唔!”
  血魔老祖脸上面无表情,心里直骂智障,一巴掌就将紫河老祖那个铁塔般的莽汉给扇一边去,一双眼睛的余光依旧偷瞄着天清子。
  天清子心里明白这群魔头挑拨离间的小伎俩,也不屑于拆穿,只是冷冷的哼了一声。
  反倒是他身边的万书坊掌门清笑一声,将自己手中的折扇“唰”的一合,一张书生般儒雅的面上尽是嘲讽之色,朗声道:“仙器最后究竟怎么分,那便是我们的事,不劳外人挂怀。在下只是不明白,老祖此时怎么还在这儿?”
  言语之间已经开始明晃晃的赶人了。
  大能寺住持之前一直没有说话,此时也是双手合十,道了声“阿弥陀佛”。
  眼见正道三大掌门人不过须臾间便站在了一边,血魔老祖心里一沉,知道这次他们魔域只怕是真的敌不过,可是那万年难遇的仙器就在眼前,若是此时放弃……
  他心里还在犹豫不决、难下决断,一道黑影却趁着众人不注意,突然奔至棺材旁边,抬手一把握住长剑就要扯下来。
  竟是刚才被一巴掌拍到一边紫河老祖!
  刚刚才维持住的平静被打破,众人顿时大惊,几乎同时扑向棺木。
  天清子瞬间捏起雷诀,夹杂着怒意直劈紫河老祖,魔域其余四位长老急忙前去相护,但还是晚了一步。
  紫河老祖庞大魁梧的身躯被劈了个正着,顿时一口黑血喷出,铁塔一般的血肉已经皮开肉绽,他本人也是双膝一软,扑倒在地。
  而他手中的长剑,也是一声轻响,被他连带着揪出了棺木。
  只是那雪亮的剑身上,还带着半截淋漓的鲜血,就像是刚刚从谁的胸膛中拔出/来一样。
  与此同时,一股浓郁的灵气突然四散开来,原本毫无声响的棺材震颤一下,刚扑上来的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只见那沉重的棺盖被一脚踹开,散成碎片消失在空中。
  一股劲风袭来,这群强者中的强者、连同正道第一人的天清子,竟是没有一人可以抵挡得住这股力道,一时间全都被掀翻在地,毫无还手之力,个个狼狈至极。
  等到又惊又怒的众人重新爬起来,再次抬眼望去时,却全都愣在原地,目光怎么也挪不开。
  那阴沉笨重的棺木中,一道惊鸿般的身影,缓缓踏出。
  仿若一块无暇美玉在棺中凝结成冰,年轻男子清俊的眉目间都似带着严霜,一眼望去,便先被那清冷漠然的气势所夺,神/韵独超、亭亭如鹤,唯有一双明澈眼眸,犹如清冽的山泉淌过,尚未被霜雪凝结。
  任谁也不会想到,棺中竟会是这么个出尘绝艳的人物,方才还打得不可开交的众人,竟是谁也没有回过神来,那把貌似不凡的长剑,反倒被遗忘在脑后。
  棺中男子也不知为何,身上原本穿戴着一袭墨白相衬的道袍,此时却像是被人扯烂,松垮的披在身上,胸口露出一大片冷玉般的肤色,心口处袒露着一道鲜血淋漓的伤口。
  此时,在众人惊愕的注视下,那道伤口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只留下一抹浅浅的伤痕,和胸膛上未来得及拭去的血迹。
  随着男子缓慢的走动,他头顶原本束着的道冠也渐渐松散开来,最终破损的道冠不堪重负,滚落在地,那头墨染般的青丝也如瀑般滑下,垂落至男子的腰间。
  魔域那边不少好色的魔头,甚至为这惊艳的一幕发出了不小的惊叹声。
  那清俊男子眸子里却露出一丝迷茫,他缓缓侧头看向滚落至脚边的道冠,又将自己的目光慢慢挪移至道冠旁边的长剑上。


作者其他作品

仙尊一失忆就变戏精

上一篇:兽丛之刀

下一篇:灵车漂移[无限流]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