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玄幻灵异>

非人类下岗再就业(93)

作者:梅花六 时间:2019-09-28 09:35 标签:无限流  玄学  恐怖  异闻传说  

  周闻彦见他这副神神秘秘的模样,觉得可爱极了,笑道:“要吃冰淇淋吗?”
  沈冬青脆生生地说:“要!”
  吃完了冰淇淋,餐厅里面的已经走得差不多了。
  现在是午休时间,日头有些大,校园里面都没什么人。
  沈冬青还打包了一个冰淇淋走,现在站在门口拼命舔着快融化的冰淇淋,可吃的速度还是比不上个融化的速度,忙得他连说话的时间都没有。
  周闻彦捏住了沈冬青的手,帮着咬了一口冰淇淋。
  两个人齐心协力,终于在冰淇淋融化之前将其解决了。
  沈冬青舔了舔嘴角,问:“我们现在去哪里?”
  周闻彦的目光在那不安分的舌尖上徘徊了一下,沉声道:“去看看其他两个鬼故事。”
  说不定能看见那个“眼睛”的真面目。
  沈冬青“哦”了一声,跟着周闻彦一起去舍友故事中说的废弃教学楼走去。
  期间还遇上了吴嘉。
  吴嘉是和周闻彦一个班的,两个人认识,相遇的时候还停下来交谈了一下。
  吴嘉笑着说:“陈老师说有份资料要给你,有空去一下他的办公室。”
  周闻彦点头:“知道了。”
  简短的交谈过后,吴嘉就走了,好像只是一个普通的学生,两人之间也只是同学关系,再无其他。
  沈冬青说:“我应该认识他。”
  周闻彦颔首:“我也有这种感觉。”
  但所有的一切都被隐瞒了,他们现在的身份就是一个普通的学生,就算在过往的记忆里也是如此。
  所有都如此真实,没有一丝虚假。
  或许不去探究一切,平平淡淡地当一个普通人,也是一种好的结局。
  但……若是做出这样的选择,就不是周闻彦了。
  他讨厌这种失去掌控的感觉。
  沈冬青眨巴了一下眼睛,察觉到了周闻彦的情绪,问了一句:“怎么了?”
  周闻彦握了握他的手:“走吧。”
  *
  学校有一幢废弃的教学楼。
  对外的说辞是设施老化,不能再使用了,故而就此封闭。刚开始还有学生好奇,随着时间的流失,渐渐也没有人再跑到这里来了。
  周闻彦踩下一丛杂草,走入了废弃教学楼里面。
  外面还是艳阳高照,走得久了还会出汗,可一步入废弃教学楼,上头一暗,一股阴冷腐旧的气息立刻涌了上来。
  沈冬青好奇地东张西望。
  教学楼废弃了许久,里面也没有人打算,地上铺了一层灰尘,旁边的墙壁上更是遍布污渍,看起来像是按了一个个的血手印。
  除此之外,也没有古怪的地方。
  沈冬青说:“室友说在最里面的音乐室遇到过鬼。”
  两个人往深处走去。
  这座教学楼不知道多久没有迎来过新客人了,期间一片死寂,只能听见彼此的呼吸声。
  周闻彦停了一下,握住了沈冬青的手,这才继续往里走。
  待到他们的身影消失在拐角处后,阴影中似乎传来了悉悉索索的声响,一个小小的身影灵活地蹿过了过去,现身了片刻,又钻到了黑暗中。
  就这么一瞬间,可以看见它的真面目,那是一个未发育完全的婴孩,拖着长长的脐带,在走过的地方留下一道道血痕。
  按照寸板男所说,音乐室在教学楼的最里面,他还听见了一阵音乐声。
  两个人一路走了过去,别说是钢琴声了,就连一点声音都没有。
  沈冬青在一面特殊的墙壁面前站定:“是这个。”
  这面墙出现得非常突兀,看起来风格也与其他墙不同,只砌了砖并没有粉刷,就这么粗糙的立在那里,像是在阻拦人们探寻真相。
  沈冬青看着一直到天花板的墙壁,问:“那我们怎么进去?”
  周闻彦走上前去。
  这面墙砌得十分厚实,在没有工具的情况下不可能徒手拆墙。
  就在两人思索的时候,墙壁后面突然响起了“叮”得一声,接着又响起了一阵悦耳的钢琴乐声。
  在墙壁被封,没有人能进入的情况下,能弹琴的只有死在里面的学姐了。
  要是别人遭遇这种情况,早就吓得调头就跑,可轮到沈冬青这里,他还想上去试试能不能拔出石砖。
  正在他要动手的时候,周闻彦突然捏了一下他的手。
  虽然没有语言交流,但沈冬青立刻明白了周闻彦的意思,停下了手一动不动。
  周闻彦十分不走心地开始表演:“这个声音听起来怪渗人的,我们还是走吧。”
  沈冬青也配合的“害怕”了起来:“嗯,快点离开这里,我好害怕。”
  可能是相信了这两个人确实是害怕了,阴影处响起了得意的笑声。
  只是这笑被钢琴声所掩盖,若不是仔细听,根本听不见。
  周闻彦佯装转身要走,实则出手抓向了阴影处,一把拽住了趴在那里的鬼婴。
  鬼婴长得有些畸形,细胳膊细腿的,头却很大,身子完全支撑不住,故而只能四肢着地趴在那里,现在落入了周闻彦的手中,根本逃脱不得。
  沈冬青脸上的“害怕”消失得一干二净:“让我看看!”他凑上前去,嫌弃道,“好丑哦。”
  周闻彦中肯地评价道:“是挺丑的。”
  鬼婴傻了。
  说好得害怕呢?
  沈冬青口中嫌弃,实际上还是对这个长得古怪的鬼婴挺稀罕的,他接了过来捏着鬼婴的一只脚,提在了半空中,还晃了晃。
  鬼婴龇牙咧嘴,口中发出古怪的声响,想要吓唬这个不知好歹的人。
  只是想要吓到这两位,难度有点大。
  沈冬青奇道:“它还在和我笑,好好玩哦。”
  鬼婴的动作僵住了。
  谁和你笑?我这是在吓唬你,懂不懂啊?!
  沈冬青逗鬼婴玩:“会不会说话?说一个看看。”他回头对周闻彦说,“要不是太丑了,还真想养个宠物。”
  到时候别人遛狗撸猫的,他可以带个鬼婴,一下子就碾压了所有宠物。
  鬼婴:……我从没受过这委屈。
  它干脆闭上眼睛,委屈地缩成了一团。
  可能是孩子被人抓住了,里面的学姐也没心情谈钢琴了,音乐声随之停了下来。
  沈冬青掂量了一下手中的鬼婴,冲着墙壁说:“我有人质不、鬼质,快点把门打开投降!”
  里面响起了几声重重的钢琴音,像是有人愤怒拍打了一下钢琴。
  可墙壁还是纹丝不动。
  沈冬青的目光挪到了鬼婴身上。
  鬼婴察觉到了一丝不好的气息,没忍住睁开了眼睛。
  沈冬青的嘴角翘起,脸颊浮现了一个酒窝,看起来又乖又天真,可说出的话却是与他的气质截然相反。
  “带我们进去。”他笑眯眯地说,“不然就把你原地超度了。”
  鬼婴:嘤嘤嘤。
  生前就这么倒霉了,怎么死后还是这么倒霉。
  它不做人了哦不……它不做鬼啦!
  沈冬青晃了晃小鬼婴:“嗯?”
  鬼婴最终还是屈服了。


第81章 自觉点
  沈冬青放下了鬼婴。
  鬼婴性格狡诈, 一落地就要反悔逃跑,可刚跑出去两步, 就感觉腹部一紧, 它低头一看,脐带被人踩在了脚下。
  沈冬青:“去哪啊?”
  鬼婴打了个颤,露出了一个讨好的笑容, 表示不敢逃跑。
  沈冬青捡起了脐带拎在了手中,就跟牵狗绳一样,晃了晃,催促道:“带路。”
  在逃跑无望的情况下,鬼婴只能老老实实的带路。
  它带着两个人在教学楼里面左拐右拐, 不知过了多久,才在一扇门前停了下来。
  沈冬青打开了门。
  这是一个废弃的教室, 桌上还拉着几个塑料包装袋, 散发着臭味。
  沈冬青伸手挥开灰尘,看向了鬼婴。
  鬼婴伸出细细的手指指了指,示意让他推开窗户。
  周闻彦上前一步,推开了生锈的窗户, 外面新鲜空气进来,稍稍冲淡了里面的腐臭味道。他朝着左右看了一眼, 说:“下面就是音乐教室。”
  从这个角度可以看见下面的教室里面陈列着一架钢琴, 音乐声也从中传出。
  周闻彦:“我先过去。”
  他一脚踩上了窗台,下面的教室外有个小阳台,找到了落脚处后, 沿着外墙缝隙慢慢爬了下去,最后轻轻一跃就落在了阳台上。
  沈冬青牵着鬼婴探出了头。
  周闻彦朝着他伸出了手:“过来。”
  沈冬青松开了手,重获自由的鬼婴跟老鼠一样,直接沿着外墙蹿入了隔壁音乐室里面,瞬间就不见了身影。
  音乐室在三楼,沈冬青站的地方是四楼,他冲着周闻彦笑了笑,懒得爬墙,直接松开了手跳了下去。
  周闻彦抱了个满怀,还因为冲力退后了两步,背部抵上了墙壁:“太危险了。”
  沈冬青笑嘻嘻地说:“不是有你在吗?你肯定接得住我的。”
  周闻彦无奈道:“下次不准了。”
  沈冬青满口答应:“好、好。”
  周闻彦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看向了阳台和教室的连接处。
  大概是没想到会有人用爬墙的方式进来,学校方面只在门口砌了一面墙,阳台这里用了木条把门给封死了。
  木条横七竖八地钉在了门和窗户上,只露出一些缝隙,可以看见音乐室中黑沉沉的一片,像极了恐怖片。
  沈冬青动手掰了一下木条。
  经过这些年风吹雨打的,木条被一掰就断了,暗红色的钉子落在地上弹跳了数下,发出清脆的声响。
  音乐室中的学姐像是被惊动了,发出了一连串毫无疑义的声音,听起来极为刺耳。
  沈冬青扔下了木条,冲里面的人商量道:“能不能谈好听点的?”他绞尽脑汁地回想知道的乐曲名字,“小星星会吗?欢乐颂会吗?”
  学姐沉默了。
  沈冬青一边搞破坏一边说:“什么都不会你跑到钢琴室里面做什么?太不专业了!你说你都死了这么久了,就不能花点时间琢磨琢磨怎么把钢琴谈好吗?”
  最后一根木条落下,沈冬青推开了门。
  音乐室里面的大多东西都搬走了,空荡荡的,只留下了一架钢琴。
  钢琴前坐着一个人,看背影应该是个女生,她低垂着头,身穿一袭白裙,肩膀上还趴着一个小小的鬼婴。
  鬼婴有了靠山,就忘记了刚才的恐惧,冲着两个人呲牙咧嘴。
  沈冬青:“它又对我笑,是不是想当我的宠物啊。”
  鬼婴:……滚啊!


上一篇:平头哥星际修真

下一篇:东海扬尘

[返回首页]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