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玄幻灵异>

非人类下岗再就业(107)

作者:梅花六 时间:2019-09-28 09:35 标签:无限流  玄学  恐怖  异闻传说  

  沈冬青怜悯:“真可怜。”
  格子裙泪眼婆娑:“我害怕。”
  然后她又是一脚下去,正中脑门, 还好乘务员已经死翘翘了, 不然还要再死一次。
  其他玩家沉默,并拉开了与格子裙的距离。
  乘务员绝望地松开了手。
  沈冬青:“其实我是在说她。”他指了指被再次毁容的乘务员,“或许她只是想和你打个招呼。”
  格子裙退后了两步。
  沈冬青上前,直接握住了乘务员的手, 摇了摇。
  咔嚓——
  乘务员的手臂直接断了。
  沈冬青瞬间扔下了那一截手臂,表示不管他的事, 回头还小声嘀咕道:“我明明很小心了, 是她太脆弱了。”
  周闻彦煞有其事地点点头。
  乘务员:……
  她觉得自己的鬼生充满了怀疑,再也不想吓人,只想回到安全温暖的椅子下面, 准备一个人静静。
  只可惜这么一个微小的要求都满足不了。
  沈冬青直接一脚踩住了乘务员的背部,让她动弹不得,只能绝望地在地上画下一道血痕。
  “你好。”他弯下腰,露出了一个和善的笑容,“请问总控室在哪里?”
  乘务员抽搐了一下,口中发出一连串意义不明的声音。
  像是在说,要杀要剐给个痛快,别折磨人了行不行!
  沈冬青仰起头:“她不配合。”
  所以如果接下来发生一些比较激烈的行为的话,不是他的问题哦!
  周闻彦说:“她身上有钥匙。”
  刚才被格子裙猛踹的时候,乘务员的身上响起了叮当声,应该是钥匙碰撞在一起发出的声音。
  沈冬青低头一看,伸手从乘务员腰间的口袋里面掏出了一串的钥匙,有十几把,上面贴着不同的标签,其中有一个写着“总控室”。
  拿到了想要的东西,沈冬青松开了脚,重获自由的乘务员飞快地爬回了椅子下面。
  沈冬青本来还想再问问她能不能带路,低头一看,人都缩成一团哆哆嗦嗦了。
  乘务员:我是椅子我是椅子……
  沈冬青转悠了一下钥匙圈,摇头:“看起来这个车厢里面的鬼心理状态都不太好啊,太脆弱了。”
  他异想天开:“要不我给她做个心理辅导吧。”
  乘务员眼睛一翻,身体抽搐,眼看着就要晕过去了。
  沈冬青歪了歪头,说:“是太高兴了吗?”
  乘务员: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
  还好周闻彦出来拉回了沈冬青过于活跃的想法,及时挽救了一个鲜活的鬼命。
  “先去找总控室。”
  沈冬青:“好吧。”他凑过去,冲着乘务员告别,“下次再见!”
  被吓得昏迷的乘务员表示,不是很想再和你们见面。
  鬼生艰难啊。
  *
  有了钥匙,一行人朝着另一节车厢走去。
  每一节车厢都隔着一扇薄薄的半透明磨砂玻璃门。
  沈冬青拨动着钥匙,轻轻敲了敲玻璃门:“这也用不到钥匙啊。”估计他还没用力,玻璃门就倒下了。
  说干就干,沈冬青伸出手拉了一下门,在停顿了一下后,没用钥匙,玻璃门硬生生地被他拉开了。
  刚才玩家们所在的车厢是1号车厢,乘务员在的车厢是2号,现在这一截是3号车厢。
  一眼望去,车厢里面空荡荡的,一排排的座位上一个人都没有。
  沈冬青失望了:“什么都没有。”
  周闻彦靠在一边,嘴角勾了起来:“来,我给你变个魔术。”
  沈冬青眨巴了一下眼睛,十分期待。
  周闻彦关上了门,顺手接过了他手中的钥匙,套在手指上转了一圈,停在了3这个数字。他将钥匙插了进去,旋转了一下。
  咔嚓——
  像是触碰了什么开关,隔着磨砂玻璃可以看见一个个的人影。
  周闻彦重新把门打了开来。
  车厢中的场景变了一个模样。
  座位上坐着几个乘客,年老者拿着报纸认真阅读,旁边坐着一个闭眼休息的老太太,母亲带着哇哇大哭的婴儿,七八岁的小孩在过道里疯狂地乱跑,年轻男士不耐烦地扭开了头,漂亮姑娘低头啜泣,眼睛红红的。
  一个充满了生活气息的车厢,与之前的死寂截然相反。
  沈冬青和周闻彦走了进去,身后的小尾巴倒是犹豫了一下。
  鸭舌帽说:“这些都是莫名其妙出现的人,说不定都是鬼!”
  这么一车厢的人,要是都变成鬼怪,谁能顶得住?
  旁边一个怯懦的男学生开口:“可是那两个人看起来挺厉害的……”
  鸭舌帽翻了个白眼:“你要去你去。”
  在B级副本里面打转的玩家不是新手就是菜鸡,玩过几场游戏的鸭舌帽就占据了主导地位,没想到空降了两个人,直接把他压了过去。
  鸭舌帽就不爽了,不过不爽归不爽,他还真的没什么办法。
  格子裙没理会这么多,直接跟了上去。
  倒是有一部分胆子小的玩家,选择留在了2号车厢里面观望一下,要是没有危险再进入到3号车厢。
  3号车厢里面的乘客都自顾自地做着自己的事,像是根本不知道里面多了几个人。
  沈冬青找了个离他最近的人,问:“你知道……”
  老者面无表情地翻过了报纸,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
  “喂?”沈冬青的手掌在老者的面前晃了一下。
  老者对此没有反应。
  其他乘客也是一样,他们跟设定好的程序一样,老者永远在看报纸,老妇永远在睡觉,小孩子永远在走道上不知疲倦地蹦跑。
  跟个人工智障一样。
  周闻彦轻轻说出两个字:“时间。”
  这个副本的名字是“时间列车”,这样一来,可能每一节车厢都处于不同的时间节点里面,玩家们需要找到正确的时间下车。
  不过对于他们来说没什么关系,毕竟他们不是来解密的,而是来消除系统故障的。
  周闻彦:“去下一节车厢。”
  两人穿过了走道,来到了下一扇门前。
  周闻彦还没用钥匙开启门,玻璃门就自动打开了,门后面站着一个乘务员,她推着餐车正要走进来。
  乘务员的动作停顿了一下,直直地看着站在走道上的人,上方的白炽灯落下,显得她的嘴唇格外的殷红,像是擦了血。
  “你们是哪个车厢的?”她的嘴唇一动一动的,“把车票拿出来看看。”
  沈冬青回头看了一眼格子裙。
  他们不是这个副本的玩家,身上没有车票。
  格子裙脸色一白:“我也没有车票。”
  一进来的时候玩家们就上上下下的检查过了,根本没有车票这种东西。
  乘务员一字一顿地重复着:“没、有、车、票?”
  那群人工智障也不智障了,齐刷刷地盯着多出来的人,窃窃私语。
  “他们竟然没有车票。”
  “我们都是花了钱的,凭什么?”
  “快点把他们赶下去!”
  格子裙有些慌了:“怎么办?我们拿不出车票。”
  沈冬青:“我也不知道。”
  乘务员步步紧逼,口中的声音拉高,十分刺耳:“你们没有车票,怎么上得这辆车?没有车票的人都得死——”
  眼看着形势不妙,格子裙都做好逃跑的准备了,周闻彦突然开口:“补票。”
  乘务员:?
  周闻彦的手搭在了沈冬青的肩膀上:“不是可以补票吗?”
  沈冬青煞有其事地点头:“对哦,先上车后补票。”
  乘务员的眼神有些茫然:“啊?”
  她这儿接待的乘客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还从来没听说过“补票”这两个字的。
  沈冬青:“不行吗?”
  乘务员是受过正儿八经的培训的,列车当然是可以补票的,但他们这个又不是什么正经列车,没个规章制度,以前没人问,现在有人提起来,可把她给难到了。
  最后乘务员只能妥协:“不可以补票,但是给你们三个小时,把车票找到,不然的话……”
  她的眼睛一翻,眼瞳往后,只留下一片血丝的眼白,口中发出尖利的声音:“死——”
  沈冬青:“好厉害。”
  乘务员:?
  沈冬青用手肘戳了一下周闻彦:“她竟然能把眼睛翻上去,好厉害,我就不会。”他还尝试着把眼珠子给翻上去,可怎么样都不行。
  周闻彦闷笑了一声,伸手遮住了沈冬青的眼睛,手掌下的眼睫颤抖了一下,轻轻地刮过了他的掌心,痒痒的,让人想要亲一亲那又卷又密的睫毛。
  周闻彦轻咳了一声,收回了手:“别瞎学。”
  沈冬青:“你会吗?”
  周闻彦被问到了:“……我不会。”
  乘务员神情恍惚。
  我在吓你们好不好?为什么还在这里正儿八经地讨论起来会不会翻白眼?
  太过分了吧!
  乘务员在那里找存在感,推着推车就进了3号车厢,阴恻恻地盯着2号车厢里面的玩家。
  “车票!”
  2号车厢的玩家见识过了乘务员的恐怖,也学习沈冬青他们的应对方法,忙不迭地说:“补票,我们也要补票!”
  乘务员的嘴角浮现了一道冷笑:“不行,我们列车不能补票。”
  鸭舌帽慌乱道:“我、我们可以去找车票,车票丢了。”
  乘务员的眼睛眯了一下:“丢了车票,你们该死——”
  她推着餐车,气势汹汹地走了过去。
  鸭舌帽连忙关上了两个车厢之间的车门,把乘务员挡在了外面。
  或许这扇门真的有用,乘务员的身影停住了,没有要过来的意思。
  鸭舌帽喘了一口气:“快去找车票,肯定是在1号车厢里面——”
  他的话戛然而止。
  2号车厢的灯闪烁了一下,椅子下面伸出了一只苍白的手,接着一个满脸鲜血的女人扭曲地爬了出来。
  鸭舌帽咽了咽口水。
  旁边的玩家更是尖叫了起来。
  “怕什么怕!”鸭舌帽强撑着说,“这个鬼很弱的,随便一个人都能打过,别叫了!”
  想起刚才格子裙两三下踹走了乘务员,鸭舌帽的胆子大了起来,上去就是一脚。
  等等——
  感觉怎么不太对?
  灯光再次亮起。
  椅子下面什么都没有,只留下了一滩血迹。


上一篇:平头哥星际修真

下一篇:东海扬尘

[返回首页]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