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玄幻灵异>

我用物理降妖除魔

作者:梅花六 时间:2019-03-01 12:17 标签:爽文  强强  灵异神怪  
  “听我妈说,我出生时天降异象,东边传来袅袅仙音,一落地便是满天红霞。”
  “我妈觉得我必定是天生不凡,于是让我两岁学英语,三岁学奥数……”
  “然后……我变成了一个会降妖除魔的高级社畜。”
  *本故事纯属虚构。
  *欢脱向灵异,物理驱鬼。

  内容标签: 强强 灵异神怪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可乐 ┃ 配角:顾闻宗 ┃ 其它:


第1章
  中秋假期前最后一天。
  下午五点,临近下班,公司里面每一个人都心浮气躁的,趁着上司不在,一个个都在摸鱼,就连打扫卫生的阿姨都杵着个拖把无所事事地站在一边。
  徐小天偷偷摸摸地看完了一部电影,抬头小声问:“黄总来了吗?”
  旁边工位的女人正在涂指甲油,眼神飘了一下:“在训人。”
  徐小天一听乐了,看了眼上司的办公室,透过磨砂玻璃可以看见站在里面的一个人影,他八卦道:“是谁这么倒霉?”
  “还有谁?”女人细致地涂好了指甲,吹了一口气,有些幸灾乐祸,“还不是那个‘高材生’。”
  “江可乐!”
  黄总坐在老板椅里面,恨铁不成钢:“昨天晚上你都干什么去了?部门里面每个人都在加班,就你一个不在,你知道团队合作精神吗?大家一起工作,是个team,团结友好、共同进步,就你……”
  中年秃顶的黄总说得是口水纷飞,说道兴起之处,还连连拍桌。
  站在那里听训的是一个穿着工作装的青年,白色衬衫加深蓝色西装,穿在他身上显得格外的清爽帅气。他低垂着头,好像不太在状态,无论黄总说什么都是“恩恩”点头,一副认真听话的样子,可实际上余光不停地扫向了墙壁上的挂钟。
  五点半了。
  一下班准赶上高峰期。
  江可乐听着耳边的嗡嗡声,感觉有些烦躁,一股闷气从胸口涌了上来。
  黄总正说到高潮处:“江可乐,下次再这样,别怪我扣你奖金!”
  这话掷地有声,字字戳到了江可乐的心窝里,脸色顿时一白。
  黄总喘了一口气,喝了杯茶水,这才瞥了青年一眼:“有什么想说的。”
  江可乐嘴唇翕动了一下,“哇”得一声吐出了一口鲜血。
  浓稠的血液落在了白瓷地砖上,喷溅出了一团猩红的花纹。
  黄总被吓得一口茶水噎在了喉咙里,半天才咽下去:“你……”
  江可乐倒是觉得吐出来以后神清气爽,但他想了想,还是装作一副虚弱无力的模样:“黄总,你看我这样还在坚持努力的上班,能申请加个工资吗?”
  一听到“工资”两个字,刚刚还呆滞的黄总瞬间清醒了过来。
  “不行。”黄总斩钉截铁。
  说完后,他瞄了瞄地上的鲜血,生怕这员工在公司出事担上责任,连忙挥手:“生了病赶紧去医院,别在这里碍眼了!”
  江可乐问了一句:“扣工资吗?”
  一向一毛不拔的黄总难得大方了一次:“不扣不扣,快点走吧。”
  江可乐擦了擦嘴角的血迹,看了眼黄总,这中年男人面相刻薄精明,不是大富大贵之人,但因夫妻宫旺,压住了他的衰相,才能坐上今天这个位置。
  “黄总。”江可乐多提了一句,“下班路上给你老婆打个电话吧。”
  黄总看着青年的背影,嘀咕了一声:“莫名其妙。”
  显然是没将这件事放在心上。
  *
  江可乐走出办公室的时候,外面的同事正在聊天。
  “你说,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邪门的事?我大姑家的小姨子,撞了邪,变得疯疯癫癫的,天天喊着什么——王爷、奴婢的。”
  “我看是小说看多了吧做梦吧。”
  “那能啊,医生都检查不出来,后面请了个神棍。哎,还别说,一做法就好了。”
  “神棍?什么样的?”
  “听说还挺年轻,两个小伙子,和小明星比起来也不差……”
  两个关系好的女同事正聊着天,见江可乐出来了,连忙嘘了声,装作一副努力工作的模样。
  江可乐走到了自己的工位上,把笔记本电脑装进了公文包,走出了办公室。
  那两个女的见人走远了,又凑了一起,只是换了一个话题。
  “你知道江总吗?”
  “那个白手起家的江总?当然知道了。”
  “我告诉你……江可乐就是江总的儿子。”
  “不会吧!江总的儿子不是才上初中吗?上次我还替黄总去送过礼。”
  “这个……前头那个老婆生的。”
  一下子,两人的话题从灵异鬼怪,变成了豪门秘闻。
  但他们不知道的是,这两件事的主角,都是同一个人。
  *
  现在不是下班时间,大厦门口只有小猫两三只,车也不多。
  江可乐在公司附近有个公寓,平时骑个自行车就回去了,可今天要去城西吃晚饭,只能走出去拦下了一辆出租车。
  “去哪儿?”司机整个人隐藏在阴影处,声音说不上来的怪。
  江可乐没有察觉,坐上了后座:“江山明月小区。”说完,就靠上了窗户,闭眼小憩。
  那司机一直保持着一个固定的微笑,也不见他发动油门,车子就悄无声息地滑了出去。
  他透过后视镜,看着坐在后面的少年,发出了一声阴冷的笑声,车内的温度突然一降,冒出了丝丝黑雾。
  刚才窗外还是车水马龙,现在却倒映出阴森恐怖的树影,车内一明一暗,渐渐显现出真正的模样——这是一辆纸糊的车。
  司机见后座的青年还未察觉,趋势着纸车一路前行,驶入浓浓黑暗中……
  滴滴滴——
  江可乐被一连串的喇叭声惊醒,睁眼一看:“现在到哪里了?”
  司机一动不动,片刻后才发出了屈辱的声音:“堵在二环上了。”
  江可乐拿出手机一看,已经下午六点多了,再堵车肯定要迟到了,于是他看向了司机:“给你十分钟,我要到江山明月。”
  司机缓缓扭过头,在路灯照耀下,面白如纸:“……你在说什么?”
  江可乐皱眉:“听不懂人话?”
  司机脸上的笑容渐渐扩大,嘴角一直咧到了耳根下面:“我是鬼,当然听不懂人话——”
  话音还未落下,司机的脑袋突地撞上了驾驶位旁边的保险网,成年人的头颅硬生生从狭小的网口处钻了出来,血淋淋地冲向了后座的人。
  但鬼司机也不想害人性命,只打算吓唬一下这人,鲜血淋漓的脸庞停在了江可乐的面前,口中拉下了长长的舌头。
  “把你的钱都给我交出来……”语气阴森恐怖,配上这样的画面,怕是是个人都要屁滚尿流地把钱给交出来。
  江可乐报以沉默。
  鬼司机还以为这人被吓傻了,得意地笑了起来:“要是你不把钱交出来,我就一口把你的脖子给咬断……”
  江可乐叹了口气:“为什么你要打劫一个存款余额为负数的社畜呢?”
  鬼司机还没反应过来,就见右边一道黑影袭面而来。
  啪——
  装着笔记本电脑的公文包用力地砸在了他的右脸上,顿时头晕眼花、眼冒金星,还没等他缓过来,脖子上就感觉到了一股凉意。
  “你倒是提醒我了。”江可乐沉声道,“把钱交出来。”
  鬼司机的眼睛转动了一下,看见一把锋利的匕首架在了他的脖子上。他都成了鬼了,按道理来说,一般利器伤不了他,可是这把匕首……好像能直接作用在他的鬼体上。
  鬼司机打了个颤,第一次出手就遇上一个硬茬子,不免欲哭无泪:“穷酸何必为难穷酸……”
  三分钟后,鬼司机坐在了位置上瑟瑟发抖,好似刚才狰狞的面容只是一场幻想。
  “我家中有父有母、有妻有子,一个人养家糊口,勤勤恳恳,只谋财不害命。第一次干这个活,一点钱都没有……”
  江可乐见这鬼司机比他还穷酸,只能收回了手中的匕首,只见白光一闪,锋利的匕首化作了一个小巧的八卦锁,挂在了脖子上。
  “我只是试探一下你有没有违法乱纪。”江可乐解释了他刚才的所作所为,“我赶时间。”
  鬼司机连连点头:“明白、明白。”
  说着驾驶着纸车直直地撞向了前方的现代车,可奇怪的是,两辆车并没有撞在一起,而是开入了另一条鬼气森森、浓雾弥漫的路。
  江可乐侧头看向了窗外,隐约见到一张张的鬼脸呼啸而过。
  车开得很快,不到片刻,前方浓雾散去,渐渐显现出橘色的路灯。灯光下,可见“江山明月”这四个烫金大字。
  鬼司机露出了一个谄媚的笑容:“到了,打表十二块,加上开鬼道,一共二十块钱。”
  江可乐开门的动作一顿。
  鬼司机急忙说:“我老婆还怀了二胎,我一个人养家糊口,天天开出租车到半夜两点……”
  江可乐从口袋里面掏出了一叠纸币,塞给了他,说了一声:“不用找了。”就走下了出租车。
  鬼司机喜滋滋地接过,可展开一看,才发现是一叠冥币。
  “喂——”他的脑袋一扭,从副驾驶旁的窗户探出头,对着少年的背影喊道,“你怎么给冥币,冥币不值钱,我要现金——”
  江可乐回头看向司机,微微眯起眼睛。
  鬼司机感受到了危险的气息,立马道:“明白、明白。”
  然后赶紧缩了回去,一溜烟地开车走了。
  *
  因是放假前夕,公司也没这么不进人情,事干得差不多了,也就提前半个小时下班了。
  黄总是等公司人走得差不多了,才离开了公司。
  他开了一辆奥迪,缓缓驶出了停车场。
  今天是工作日的最后一天,路面比平时拥挤不少。
  黄总开着开着,心口突地一跳,莫名想起了之前江可乐说的话,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手上方向盘一转,开到了一旁的临时停车位里面。
  来都来了……
  抱着这个想法,黄总拨通了老婆的电话。
  黄总的妻子算不上漂亮,但两人结婚以后,黄总的事业就顺风顺水,没再出过岔子。商人总是迷信一些,黄总觉得是妻子旺他,也就对妻子一心一意的,两人从来没红过脸。


上一篇:师兄他闭月羞花

下一篇:地狱变相

[返回首页]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