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玄幻灵异>

非人类下岗再就业(149)

作者:梅花六 时间:2019-09-28 09:35 标签:无限流  玄学  恐怖  异闻传说  

  在所有玩家都离开以后,沈冬青他们也脱离了副本,拿着副本信物,前往下一个目的地。
  *
  在一片无尽的黑暗中,一只庞大的眼睛悬挂在了半空中,眼睛的外围是一轮黑圈,中心处是冰冷的金色竖瞳。
  它在不断地旋转着,像是将所有的一切都收入眼中。
  【警告、警告】
  虚空中不断地传来机械的女声。
  【游戏出现故障,警告】
  眼珠子旋转了一下,黑暗中出现了一个光幕,在一眨眼的时间里,上面飞快地闪过了上万张照片,令人眼花缭乱。
  但还好眼珠子并非人眼,它是精密的系统,轻松得就将这庞大的数据一一导入。
  光幕停了下来,固定在了其中一张照片上。
  上面周闻彦的手搭在沈冬青的肩膀上,他低着头,两人似乎刚刚说了什么,沈冬青的脸颊上浮现了一个小酒窝,而在他们后面,一个小屁孩张牙舞爪,做着鬼脸。
  【警告,请清除危险人物】
  【警告、警告】
  平静的眼珠子波动了一下,它似乎在咬牙切齿:“要是能清除我早清除了,还要你说吗?”
  那设定的程序明显不明白眼珠子为什么激动,依旧不知疲倦地重复着警报声。
  眼珠子不耐烦了,直接把这个程序给静音了。
  虚空中又陷入了一片死寂。
  眼珠子焦急地转动着,竖瞳睁大又缩小。
  虽然游戏脱离了控制,但有一条准则是它无论如何都干涉不了的,那就是公平,绝对的公平。一旦玩家们进入副本,不管怎么样,游戏都不能干预,这样一来它根本没有办法通过正规程序搞死这两个玩家。
  不过非正规程序它也用了,依旧是没有办法。
  眼珠子觉得有点头痛。
  各种数据流从眼珠子上闪过,就像是璀璨的银河,它不知道阅读了多少曾经的记载,终于找到了一个办法。
  “大概可以试试这个——”
  *
  【你已进入了新游戏】
  沈冬青睁开眼睛,发现他正处于一个雪白的空间里面。
  这里几乎没有其他颜色,一切都是白的,墙壁、床、天花板……都是毫无瑕疵的雪白,看得久了甚至感觉到有点空洞。
  沈冬青低头一看,发现自己换了一身衣服,是蓝白相间的病号服,他又摸了摸口袋,除了这身衣服,什么随身物品都没有。
  他深吸了一口气,闻到了一股消毒水的味道。
  这是医院?
  沈冬青环视一圈,这个房间里面只有他一个人,周闻彦和小屁孩都不见了。
  在这时候,墙壁上挂着一个白色挂钟滴答滴答地响了起来。
  现在是晚上九点。
  游戏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这是一个温柔的女声,说起话来就像是在唱摇篮曲,十分有节奏感。
  【你有一个秘密】
  【千万不能告诉别人】
  【如果别人知道了】
  【你会被蚂蚁吞噬、会被毒蛇缠绕】
  【千万、千万不要告诉别人——】
  到了后面,这个女声猛得一转,变得高昂了起来,几乎破了音,字字戳在心口,足以让人喘不过气来。
  【不然,你的尸骨会被唾弃,你的血肉会被践踏,你会死——】
  沈冬青坐在病床边上,双手托着下巴,迷茫地眨了眨眼睛:“可是……我都不知道秘密是什么,怎么告诉别人?”
  “这是不是互相矛盾了?”
  游戏沉默了。
  它有点想问,为什么每次好不容易营造出来的气氛,你都能轻而易举地破坏了?
  得不到回答的沈冬青还在追问:“等下再滚,你还没告诉我秘密是什么!”


第113章 斧头
  游戏开始装死。
  沈冬青等了半天, 没明白过来他到底知道了什么秘密。
  不过他转念一想,应该不是特别重要的事情, 就先跳下了铁架床, 趿拉着拖鞋查看四周的情况。
  病房简单素雅,可能为了防止病人伤害到自己,没有摆放任何的装饰。
  沈冬青嗒嗒嗒地走到了床前, 一把拉开了窗帘。
  哗啦——
  窗帘顺着滑杆拉到了一侧,可后面根本没有窗户,而是一副绘制在墙壁上的画像。
  画画的人画工了得,乍一看还有点像真的。
  上面画着一个半开的玻璃窗,窗后是花圃的一角, 阳光正好,小雏菊摇曳着。在花圃中, 还有一个小女孩, 她梳着淡金色的羊角辫,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跌跌撞撞地追着蝴蝶。
  沈冬青正要放下窗帘,突然瞥见花圃的一角有一处突兀。
  在窗户的右下角, 露出了一把斧头,斧头可能刚砍过什么东西, 连带着附近娇嫩的小雏菊都落上了点点血迹。这幅画的本来就只有窗户大小, 里面的东西都是缩小版,若不是凑巧,还真得发现不了这一点。
  沈冬青盯着那把斧头看了一会儿, 收回了手,走到了房门前。
  哐当——
  他试着开门,可是试了以后才发现,这门其实也是绘制在墙上的一幅画,看起来惟妙惟肖,实际上那里却是一面墙壁。
  沈冬青顺着画出来的门摸索了一阵,改推为敲,一时间房间里传来了一连串“咚咚咚”的声音。
  可每一面墙的声音都一模一样,代表都是实心的,没有暗门存在。
  没有门、没有窗。
  那他是怎么进来的?
  沈冬青想了一会儿没想明白,抓了抓头发,猜测道:“难道是密室逃脱?”
  经历了鬼城副本,他看那封曾经留下来的信回想起了一些事情,但到底记忆不全,很多事情都忘光了,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应对这种靠智商的游戏副本。
  不过问题也不大,在面对这扇画出来的门发了一会儿呆后,他转过身回去找线索。
  “按照规律来说,这里面肯定有出去的方法……”沈冬青看向了病房里面唯一的一个家具。
  希望在这里待过的人能有写日记的习惯。
  沈冬青这么想着,掀开了被子又扔下了枕头,就差把整张床翻过来了。
  但很可惜,这个游戏副本不按理出牌,根本没有留下日记、便条什么的。
  沈冬青都把被子都里里外外看了一遍,还是没有收获。他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抱着枕头坐在光秃秃的病床上想办法。
  想着想着……
  沈冬青困了,头一点一点的,最后搭在了枕头上。就在快要睡着的时候,他迷迷糊糊地听见了“咚”得一声。
  好像是什么东西被砍断了。
  沈冬青猛得被惊醒了过来,睁开眼睛左右一看,可根本没有东西出现。
  咚——
  又是一声。
  沈冬青抱着枕头绕着病房走了一圈,最终将目光停留在了窗户上。
  窗户是被画在墙壁上的,根本没有任何变化,小女孩依旧挂着笑容,伸出手去抓蝴蝶,只差一点点就可以碰到了。
  但看得久了,就会让人感觉小女孩的笑容很假,她笑着,但没有一丝笑意,眼中一片冰冷甚至还有些……冷漠。
  沈冬青凑了过去,发现角落里那把不起眼的斧头不见了。
  咚咚咚——
  画的后面传来切菜砍瓜般的声音。
  沈冬青思索了片刻,伸手碰了碰那副画。
  咚——
  在斧头再一次落下后,好像什么东西被砍断了,掉在地上,又发出了轻轻的一声响。
  封闭的病房里突地刮过了一阵风,吹起了窗帘。窗帘落下后,沈冬青的身影消失不见了,就好像是……进入到了画中。
  *
  在片刻的失重后,沈冬青发现自己正站在一条乡间的小路上。
  这里的天气不是很好,天空阴沉、寒风阵阵,两侧的树木光秃秃的,枝桠扭曲诡异,如同一只只鬼手,其中一只只乌鸦扑腾着飞了起来,发出“嘎嘎”叫声。
  这背景、这配乐,怎么看怎么像是恐怖片的配置。
  但沈冬青一点也不怕,甚至还觉得有些亲切熟悉。
  终于来到了他喜欢的环节了!比起那些伤脑筋的脑筋急转弯,他当然是更喜欢那些单纯可爱的鬼怪。
  沈冬青抱着抱枕,沿着小路走了过去,没过多久,就看见前方视线中出现了一个两层楼的小木屋。
  小木屋的颜色显眼,门口用篱笆围了一个花园,种满了黄白的小雏菊,就连光线都比这里温馨明媚。
  不过,能出现在这种地方,不管外表看起来多么的安全无害,实际上都暗藏杀机。
  还好沈冬青最喜欢作死,他趿拉着拖鞋,来到了门口,出于礼貌敲了敲门。
  没有动静。
  沈冬青等了一会儿,还是决定破门而入。
  就在这时,门缓缓打开了。
  沈冬青停下了动作,低头一看。
  给他开门的是一个小女孩,她梳着羊角辫,穿着格子裙,矮矮小小的,十分可爱。
  “请问你是……”小女孩眨巴了一下眼睛,好奇地问,“你是爸爸的朋友吗?”
  沈冬青不太会骗人,迟疑了一下后,生硬地说:“不是。”
  小女孩歪着头,甜甜地说:“不是也没有关系,我有件事想要你帮忙,你可以帮我吗?”
  沈冬青:“行。”
  他跟在小女孩的身后走了进去。
  小女孩没有一点防备心,丝毫不怀疑这位抱着枕头的陌生人是人贩子、抢劫犯什么的,还特别热情,把自己家的情况都交代了。
  小女孩名为莉琪,家庭成员有爸爸和妈妈,现在爸爸妈妈在准备招待客人。
  莉琪奔奔跳跳地走到木屋前,踮起脚尖推开了门。
  沈冬青在台阶上停留了片刻,扫过了莉琪的裙角,那里沾着呈放射状的血迹,就好像猎物被砍死时溅出来的一样。
  莉琪仰起小脸:“请进——”
  沈冬青走进了木屋。
  木屋的陈设比较简单,一进门就看见墙壁上镶嵌着的壁炉和挂在上面的猎枪,客厅里面摆放着一张长桌,可能是因为时代设定的缘故,这里并没有电视。
  莉琪把沈冬青带到了长桌前,拉开了椅子:“请你等一下,爸爸妈妈在厨房,我去找他们!”
  既然主人这么热情,沈冬青也没有推辞,在椅子上坐了下来,顺手把随身携带的枕头放在了一边。
  莉琪找爸爸妈妈的时间有点长,沈冬青等了大约十五分钟还不见有人出来。他有些等不住了,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向了通往厨房的门。
  然后沈冬青和莉琪正好撞了个照面。
  莉琪小脸涨红,费劲地拖着一个与她有五分像的男人,应该就是她的爸爸。
  可是她的爸爸状态有点不太好,面容扭曲,右手手臂和右腿都缺了一截,身上还有好多条被利刃划过的痕迹,腹部那里还有肠子掉了出来,鲜血滴滴答答地流了一地,几乎蓄成了一个小水洼。


上一篇:平头哥星际修真

下一篇:东海扬尘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