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玄幻灵异>

非人类下岗再就业(7)

作者:梅花六 时间:2019-09-28 09:35 标签:无限流  玄学  恐怖  异闻传说  

  教室里一片安静。
  只有上方的电风扇哗哗作响。
  若不是同班同学很有可能不是人,还能体验一番校园生活。
  沈冬青闲来无事,又翻了翻校规。
  这庆海高中的规章制度十分严格,大条小例,密密麻麻地写了厚厚一本,从穿着打扮都饮食作息,事无巨细。
  沈冬青刚看完了第一页,就看见一个学生打扮的人跑了过来,气喘吁吁地站在了门口。他往教室里面探了探头,朝着空位就走了过来。
  只是这位看起来十分不像学生的玩家刚一踏入教室,讲台上的班主任抬起了头:“你迟到了。”
  迟到的玩家还没感觉到危险的靠近,转过了头,讨好地说:“老师,我刚刚上厕所去……”
  话音戛然而止。
  班主任刚刚低着头,看不清楚她长什么样子,现在站起来了,才看清她的脸被切割成了数块,被粗糙的麻绳缝在了一起,伤口处还不断地淌下血来。
  玩家毫无心理准备,直愣愣地对视上了这么一张脸,下意识地就掏出了一张符咒盖了上去。
  班主任的额头上被贴了一张黄色的符咒,就像是影视作品里的僵尸一般,僵硬在了原地。
  玩家刚松了一口气,就听见身边响起了一个声音。
  “你迟到了。”
  所有学生都像复读机一样,毫无感情地重复着这一句话。
  玩家骂了一句:“这他妈到底是什么鬼地方。”
  说着他转身就要冲出这个诡异的教室。
  只是还没来得及离开,班主任就脱离了符咒的控制,从背后掐住了他的脖子。
  咔嚓——
  清脆的一声。
  玩家的脖子软趴趴地倒向了一边,彻底失去了生息。接着门框上方落下了一串绳索,勾住了他的脖子,就像是警告一般,将迟到的学生挂在了门口。
  方祈只看了一眼,就害怕地收回了目光,他不敢说话,拿起笔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递了过去。
  “在游戏里死了,是真的死了吗?”
  沈冬青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毕竟他曾经死了这么久的事情,对于生与死的界限没有常人这么害怕。
  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就在沈冬青对着本子发呆的时候,从旁边伸出了一只手,抽出了那本作业本,在上面写了一段话。
  “你可以试试。”
  写完后,周闻彦就把作业本扔了回去,精准地落在了方祈面前。
  方祈摸了摸脑袋。
  生命只有一次,谁敢轻易尝试?还是先苟着吧。
  解决了这个问题,沈冬青又回过头看校规了。
  可能是学习的气氛太好了,还没看两页,他就困得趴在了桌子上,正好将厚厚的校规当做了枕头。
  周闻彦也在翻那本校规。
  只是他有些心不在焉的,修长的手指翻过一页又一页,到了最后干脆不看了,转而看向了他的同桌。
  沈冬青趴在了桌子上,露出了半张脸庞。他的鼻子挺拔秀气,睫毛又卷又密,在脸颊上落下了一小片阴影,嘴唇微微张开,露出了一点可爱的小虎牙。
  他似乎一点也不害怕,睡得正香。
  周闻彦看着他,微微失了神。
  直到下课的铃声响起。
  沈冬青被惊醒,迷茫地抬起了头:“下课了吗?”
  因为趴在桌上睡的缘故,他的一半脸颊被压得红红的,头发俏皮地翘了起来,黑白分明的眸子中含着水光,显得无辜又天真。
  “下课了。”周闻彦抬手压了压他翘起的头发,“回去了。”
  其他学生陆续离开了教室,挂在门口示众的犯规玩家早就消失不见了。
  沈冬青还有些迷糊,“哦”了一声,就跟着周闻彦一起走了出去。
  一回到寝室,其他三个学生一言不发,就直挺挺地躺在了床上,像是一具具尸体一般。
  方祈缩在床上,将被子裹在身上,还在翻着那本厚厚的校规,若有所思:“其实我们按照校规来,应该能安全活过这七天。”
  说完后,半天没得到回应,他探出了头,看见沈冬青坐在上铺,晃悠着双腿,怀中抱着一包薯片,正吃得开心。
  “大佬,都什么时候了,还在啃薯片呢?”方祈忍不住道。
  沈冬青一听,想了想,把薯片往下递了递:“你要吗?”
  方祈无语了:“我不要。”
  沈冬青拿回了薯片,又递向了隔壁床铺的人:“你要……”
  最后一个字还没出口,寝室里的灯突然熄灭了,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等到适应了黑暗之后,沈冬青看见了周闻彦的身影。
  他觉得周闻彦人挺好的,还送奶糖给他吃,应该礼尚往来。这么想着,他掏出了两片薯片,递了过去。
  只见黑暗中,周闻彦迟疑了一下后,俯过身来,咬住了那两片薯片。
  可能是没有灯不太方便,两人少不了碰触。
  周闻彦的唇角从他的指尖碰触而过,留下了一点湿润的痕迹。
  “咳……”周闻彦掩饰得咳嗽了一声,“睡吧。”
  沈冬青倒是没有感觉,擦了擦手,就躺了下来。
  可能是刚才晚自修的时候睡过了,沈冬青现在毫无睡意,闭着眼睛翻来覆去地睡不着。
  就在沈冬青快要睡着的时候,又感觉到身侧有些不对劲。他睁开了眼睛,对上了黑暗中的一双眼睛。
  其中一位室友正站在床边,正好与沈冬青平齐,静静地看着他。
  在对上沈冬青的目光后,他的嘴角生硬地勾了起来,露出了僵硬的笑容。在笑容成形的那一瞬间,他的皮肤不堪重负,如同陶瓷一般裂了开来,变成了一个血糊糊的血人。
  校规之一:寝室熄灯后不得喧闹
  可没想到,沈冬青只是看了他一眼,就转过了身,跟个没事人一样继续睡了。
  室友用着赤红的眼睛盯了沈冬青一会儿,在确定不能引得他触犯校规后,只能转移了目标。
  只是方祈早就呼呼大睡了,根本不搭理他,还有个周闻彦,看都不看他一眼。
  室友不甘心地躺回了床上。
  经历了这么一遭,沈冬青彻底没了睡意。
  不过他并不是害怕,而是无聊,甚至还想玩一下手机。
  可惜手机因为没电阵亡了。
  沈冬青又睁开眼睛瞅了一下,有点想和这位室友玩一玩,不过室友没看到,倒是看见一只手从隔壁床伸了过来掀开了被子,然后一道人影悄无声息地钻了进来。
  学校宿舍的单人床狭窄,勉强容纳下了两个成年男人。
  只是两人紧紧地贴在了一起,足够听见叠加的心跳声。
  周闻彦用几不可闻地声音道:“出去看看?”
  在这个游戏,绝对不是循规蹈矩的乖宝宝能活到最后。这种听话的玩家纵使能活过这个副本,也活不过下一个副本。
  这个庆海高中的副本并未完全通关,还有许多谜题没有解开,但也有人从中活着出来。根据那些人所描述的,这个副本是关于校园怪谈的。
  所以校规很可能只是一个幌子。
  周闻彦心想:要是不愿意就算了,他一个人也能带躺。
  只是他能带躺一次,却不能一直带躺,还是要成长起来……
  他低下了头,意外地对上了一双闪闪发亮的眼睛。
  “好呀好呀。”沈冬青一口答应了下来,还有些迫不及待。
  两人一前一后地下了床。
  室友们直挺挺地躺在那里,没有任何反应。
  吱嘎一声。
  房门轻轻打开,走廊上灰暗的灯光照射了进来。
  走廊一片死寂。
  仿佛整栋寝室楼都没有活人,只有他们两个人行走在走廊上。两侧是一扇又一扇紧闭的房门,随着涌动着凉意,就好像是太平间的停尸处。
  沈冬青一点也不受影响。
  他的小熊软糖还没吃完,从口袋里掏一掏,就掏出了一把。他塞了两颗到口中,又递给了周闻彦。
  若是认识周闻彦的人,就绝对不会将他与甜腻腻的糖联系在一起,不用说是尝了,怕是看都不会看一眼。
  可现在他凑了过去,咬下了那一颗小熊软糖。
  感受着口腔中的甜味,周闻彦突地想歪了:怎么他们好像两个不守校规,晚上偷偷跑出来谈恋爱的高中生?
  还好这个想法没存在太久,就被别人给打断了。
  在走廊的拐角处,可以看见一个身影投在地上。
  那应该是宿舍管理员,她正拿着一个拖把在拖地,那个拖把看起来很大,她拖起来十分地费劲。
  两人蹑手蹑脚地绕过了拐角。
  清楚地看见宿舍管理员弯着个身子,怀中拿着的并不是拖把,而是个倒着的女生,女生的头发很长,在地上拖出了一道弯弯扭扭的血痕。
  她拖得很认真,像是根本没看见地被越拖越脏。
  这应该就是其中一个怪谈了。
  周闻彦心想着,该怎么解开这个怪谈。
  就在这时,宿舍管理员直起了腰,发出了一阵沙哑的笑声:“我最喜欢不守规矩的学生了,又可以换新的拖把了。”
  听到这句话,她手中的“拖把”猛地睁开了双眼,满眼都是幸灾乐祸。
  周闻彦不动声色地上前一步,把沈冬青挡在了身后。
  沈冬青一点也不害怕,还有空摸了摸脑袋,疑惑道:“当拖把?可是我们两个的头发也不够长啊,这样有用吗?”
  宿舍管理员看了两人一眼,陷入了深深的疑问之中。


第8章 约会了
  被当做拖把的女生嘎嘎大笑两声:“白痴,可以拿来当扫帚啊!”
  宿舍管理员这才惊醒了过来。
  是啊,不能当拖把,还可以当扫帚!
  管理员不再犹豫,抬起头恶狠狠地盯着这两个不守规定的学生,拎起那个倒垂在地上的女生就抡了过去。
  女生像是十分乐意看见别人倒霉,口中发出古怪的笑声,嘴巴大张,露出了尖锐锋利的牙齿,怕是碰要一下就要被咬下一大口肉来。
  周闻彦正要推开身边的人,可是还未来得及动手,就见沈冬青身姿敏捷地蹿了出去,给了宿舍管理员一脚。
  管理员是个四五十岁的大妈,怀里还抱着个女生,本就重心不太稳,这么一脚踹过去,管理员顿时失去了平衡,向后仰去倒在了地上。
  女生咕噜噜地滚到了一边,在重新获得自由之后,她立刻掉头,开始对付起了一直把她当做拖把的管理员。
  女生可能习惯了当拖把,双脚都软趴趴地挂在地上,只靠着一双手臂爬行,在地上蜿蜒出了一条长长的血痕。
  “来帮我!”女生声音尖利,“只有杀了她,你们才会安全!”
  在这种情况下,周闻彦当机立断,决定先将管理员给制服。


上一篇:平头哥星际修真

下一篇:东海扬尘

[返回首页]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