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玄幻灵异>

非人类下岗再就业(154)

作者:梅花六 时间:2019-09-28 09:35 标签:无限流  玄学  恐怖  异闻传说  

  沈父年轻时娶了第一任妻子,借着老丈人的势发了家,生了一个儿子。可没想到他在外面还养着一个小三,几乎是和原配前后脚生的儿子,就比前面这个小上几天。
  后来原配死了,沈父火速娶了小三,让她当了后妈。可能是做事不太地道,也可能是剧情需要,沈父前段时间刚刚车祸去世,留下来的遗产没分配,还有得扯皮。
  可没过多久,最有希望拿到大部分遗产的后妈也被人捅死了。
  这么看来,沈冬青的嫌疑是最大的。
  但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谁也不能妄下结论。
  *
  车子缓缓驶入了院子。
  沈冬青下了车,看见一个带着金丝眼镜的中年男人站在台阶上,手中还拿着一叠厚厚的资料。
  “我是律师,专门负责沈先生的遗产的。”中年男人自报了家门。
  沈冬青微微颔首,带着一溜人进入了别墅。
  就在前几天,别墅里刚发生了一场命案,就算是清理过了,空气中依旧弥漫着一股血腥味。
  沈冬青一走进去,就看见大厅的沙发上还坐了一个人,那个人上了年纪,神父打扮,见了沈冬青还和蔼得笑了笑。
  “沈夫人生前是个虔诚的教徒,沈夫人去得突然,我想她应该希望以教徒的仪式举办葬礼。”说完,神父还行了一个礼。
  沈冬青点头,走到了大厅中央的水晶吊灯下。
  在最后一个人进入别墅后,别墅大门“砰”得一声合拢,吓了小护士一跳。她回头一看,发现黑暗处站了一位面容严肃的管家。
  是人关得,不是其他什么东西。
  小护士默默地松了一口气。
  管家说:“既然人都到齐了,我去请二少爷下来。”
  他的脚步快而不急,稳稳地走上了通往二楼的楼梯,背影一下子消失在了拐角处,像是被什么怪物吞噬了一般。
  一行人在沙发上坐了下来,默不作声地打量着其他人。
  倒是沈冬青最惬意,懒散地靠在沙发靠垫上,抓了一把坚果慢慢地啃着。
  旁边坐个小屁孩,两人的表情和动作几乎如出一辙,两个人咔嚓咔嚓地啃着坚果,让这严肃的气氛一扫而空。
  这不严肃也好,有人开了个话头,大家简单的介绍了一下。
  当然,介绍的不是玩家的身份,而是游戏里分配的身份,这一介绍,玩家们突然发现,人虽少,但职业没有重复的。
  护士、保镖、律师、神父,富二代和富二代的儿子,楼上还一个管家。
  从职业上看,这几个人凑在这里肯定是不简单的。
  等了片刻,扑克脸的管家从楼上下来了,他的身后跟着一个青年。
  青年身姿挺拔,尤其是那双腿格外的长,看身材去当模特都没问题了,待走近了,更是五官俊美,就如同钻石般璀璨而又锐利。
  他并没有下楼,而是停在了台阶上,目光扫过坐在沙发上的一群不速之客。
  在被目光注视到的时候,小护士莫名红了脸颊。
  只可惜那人只是一扫而过,并没有多做停留。
  管家开口:“这是我们二少爷,请问各位是为何而来?”
  小护士急忙忙就回答:“我是为了看护病人,病人刚刚出院,我们主任不放心他的身体,让我来照顾他的。”
  病人正在那里剥香蕉,一点都不像是病号的样子,难得在吃东西的间隙中还抽出时间,冲站在楼梯上的周闻彦打了个无声的招呼。
  周闻彦的眼底浮现了一抹笑意。
  律师说:“我是为了沈先生身前的遗产分配而来的。”他还拍了拍自己的公文包,里面装着厚厚一沓资料,“沈先生的遗嘱有些复杂,怕是要叨唠两日。”
  保镖说:“我是来保护大少爷的。”
  神父抬手画了一个十字:“沈夫人身前信教,我想要为她举行教徒葬礼。”
  大伙都说完了,只有沈冬青不知道自己回来是干什么的,左看右看,最后憋出一句:“我……我回来看看你。”
  小屁孩举起了手,脆生生地说:“我也是!”
  其他玩家心想,这借口未免也太生硬了,不会被赶出去吧?
  还好那位二少爷没有赶人,只点点头:“既然如此,请各位先在这里住下吧,管家,给各位客人安排房间。”
  管家俯身:“是,二少爷,请各位客人跟我来。”
  玩家们都没有异议。
  他们知道剧情发生点就是在这个别墅里面,自然不会吵着闹着要离开,而是十分配合地跟着管家上了楼。
  一下子功夫,大厅里只剩下沈冬青和小屁孩了。
  周闻彦还站在第二阶楼梯上,没有要下楼的意思。
  沈冬青拍了拍手上的残渣,走了过去,好奇地问:“你不能下来?”
  两人本来就身高相差一点,现在周闻彦站在台阶上,比沈冬青高出一截,只能俯下身,轻轻揩去他嘴角的一点食物残渣。
  “这是……我的秘密。”他的手掌按在了沈冬青的肩膀上,低哑着声音轻语道。
  破坏气氛小能手沈冬青翻了一个白眼:“……哦,不就是秘密吗?我也有。”
  周闻彦牵起了沈冬青的手:“走吧,上去看看。”
  被丢下的小屁孩不服气了,迈着小短腿就上来了,口中嚷嚷道:“我也要我也要!”
  只是还没碰到沈冬青的衣角,先被周闻彦的目光扫到了。
  小屁孩害怕得缩了缩手,小声道:“不去就不去,小气——”他仰头看着两个大人的身影渐渐远去,若有所思,“怎么比之前还要吓人啊?”


第118章 证据
  一会儿子功夫, 原本坐在大厅里面的人都上了楼,只剩下小屁孩一个人趴在沙发上磕瓜子。
  磕着磕着, 他突然停住了动作。
  大厅地面上铺着乳白色的大理石地砖, 在水晶灯的照耀下,散发着璀璨的光芒。
  小屁孩盯着正中央的那块大理石,只见边缘的缝隙中冒出了一点血迹, 接着血迹越扩越大,形成了一滩趴着的人形,看体型应该是一个女人。
  咕噜咕噜——
  那滩血液上冒出了一个个的小泡泡,人影蠕动着,像是要爬起来。
  就在人影快要爬起来的时候, 小屁孩“呸”了一声,吐出了两枚瓜子皮, 正好落在了那滩血上。
  人影动作一顿, 好不容易凝聚起来的身体顿时就散开了,变成了一个个血点,渗入了大理石地砖的缝隙中。
  小屁孩哼哼了两声,又抓了一把瓜子。
  打不过沈冬青, 他还欺负不了这么一个小鬼吗?
  小屁孩把瓜子往兜里一塞,拽拽地上了楼。
  *
  别墅总共有三层, 那些客人们被安排在二楼的客房。三楼的主卧本来是沈先生和沈夫人住的, 但是这两位主人前后双双暴毙,就先封起来了,剩下还有两间侧卧, 应该是沈家两个少爷的住处。
  但沈冬青把小屁孩一个人打发去了空的房间,自己住在了周闻彦的房间里面。
  不过这别墅外面看起来光鲜亮丽的,里面的装饰却有些陈旧阴森。
  沈冬青抱着枕头,抬头打量着挂在床正对面的一幅画。
  那副画的颜色是全黑的,但仔细看去,可以看见上面布满着一双双扭曲的手,像是从地狱里面伸出来,舞动着,想要抓住活人拖入地下。
  除了这幅画,房间里的其他摆设都是冰冷黑白的,乍一看就像是一个宽敞些的棺材。
  咔嚓——
  周闻彦打开了门走了进来:“在看什么?”
  沈冬青指了指那副画。
  周闻彦一看,过去把画框翻了过来,盖在了下面。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在那副画被遮住后,整个房间的氛围都变了,阴森的气息一扫而空。
  沈冬青拍了拍他身旁的位置,让周闻彦过来。等人过来以后,他就靠了过去,刚一接触到周闻彦的皮肤,他就“咦”了一声:“你身上怎么这么冷?”
  周闻彦:“可能是空调开得太低了。”
  沈冬青也没多想,就直接把棉被压在了周闻彦的身上,把人裹得严严实实的。
  周闻彦好不容易才把自己的双手解放出来,分了一点被子给沈冬青。
  沈冬青躺了下来,看着上方的天花板,突然开口:“你知道谁是杀人凶手吗?”
  周闻彦:“不知道。”他顿了一下,“我进来以后也是一头雾水,什么也不清楚。”
  沈冬青在下面偷偷握住了周闻彦的手,可能是被子一下盖,稍微有些暖了起来,他小声地说:“可能和我的秘密有关……”
  他正要和周闻彦好好说说之前看见的故事,但还没开口,就被周闻彦堵住了。
  两人的气息很近。
  周闻彦咬了一下沈冬青的嘴唇,看着他颤抖着的眼睫,说:“不能说。”
  沈冬青推了他一下:“你也不能说啊?”
  周闻彦:“一旦说出来,秘密就不是秘密了。”
  规则早就定下了。
  这是一个秘密团,现在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一旦说出秘密就会死,那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会严防死守。
  这样一来,玩家们绝无配合的可能。
  沈冬青撇了撇嘴:“好吧——”他好像想到了什么,“你说,游戏会不会整我们,这些人之中根本没有杀人凶手啊?”
  毕竟进来的都是玩家,对于这个身份以前做过的事一无所知,如果说每个人都有嫌疑的话,那反过来每个人都可以没有嫌疑。
  游戏只给出一个引子,让这些玩家在别墅里面互相猜测、互相残杀。
  周闻彦笑了一声:“也不是没这个可能。”
  沈冬青鼓了鼓脸颊:“如果是这样也太坏了。”
  周闻彦摸了摸他的头顶。
  沈冬青翻身而起,用力拍了一下被子:“会不会有凶手不知道自己是凶手的情况啊?”
  就比如他。
  他的秘密是“杀母弑亲”,可是他根本没有这段记忆,也不确定是真是假,万一游戏坑他怎么办?
  周闻彦也坐了起来:“有可能。”
  沈冬青的脸都快皱成包子了,他已经陷入了这个题目里面,恨不得马上解开。
  他揉捏着枕头,念念有词地分析:“我觉得护士应该没什么关系,还有保镖和律师……”
  他分析了一通,感觉谁也没有杀人的嫌疑,除了他自己。
  周闻彦含笑看沈冬青念念有词,最后说:“等找到别人的秘密就知道了。”
  沈冬青歪了歪头:“可是他们肯定都不会说啊。”
  口中这么说着,但他已经在盘算着怎么威胁才能从其他玩家口中得到他们的秘密。


上一篇:平头哥星际修真

下一篇:东海扬尘

[返回首页]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