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玄幻灵异>

非人类下岗再就业(151)

作者:梅花六 时间:2019-09-28 09:35 标签:无限流  玄学  恐怖  异闻传说  

  小女孩看见沈冬青来了,哭着说:“求您救救我哥哥,哥哥被女巫关在箱子里面了。”
  “如果女巫回来发现了我们,我们都要被吃了的!”
  沈冬青不着急救人,他左右一看,坐到了桌子面前。
  桌子上摆放着很多食物,看样子女巫是抱着把人养胖了再吃的想法,小女孩也明白最胖的人会被吃掉,就忍住没有吃,现在全便宜了沈冬青。
  沈冬青吃得正开心呢,小女孩小心翼翼地靠了过来:“您能打开箱子把我哥哥救出来吗?”
  沈冬青:“啊?”
  话音刚落,门外突然传来了一阵沉重的脚步声。
  小女孩面色煞白:“她来了,她来了!”
  沈冬青:“谁?”
  小女孩被吓得浑身发抖:“是女巫,女巫回来了,她一定会杀了我们的,我们快点跑吧!带上哥哥一起跑!”
  沈冬青不紧不慢地吃着盘子里面的食物。
  小女孩特别焦急,一双眼睛盯着门口,生怕下一秒女巫就进来了。
  还好女巫可能只是路过,并没有走到房间里面来,小女孩松了一口气。
  沈冬青也吃饱了,抽出空来问:“你哥哥在哪里?”
  小女孩:“哥哥在箱子里面!”
  沈冬青擦了擦手,走到了箱子前,小女孩跟在他的旁边,低垂着头,掩饰住了眼底一闪而过的欣喜,就如同诡计得逞一般。
  那个箱子很大,看样子足以装下一个成年人。
  沈冬青双手按上了箱子的两边,箱子有些重,打开还费了一些力气,等完全打开后,他低头一看,里面却是空空如也,根本没有小女孩的哥哥。
  就在这时候,沈冬青感觉到身后传来的一股推力,不痛不痒的,就跟挠痒痒一样。
  他回头一看,发现小女孩站在身后,双手用力推着,想要趁他不注意把他推到箱子里面。
  沈冬青不解:“你在做什么?”
  小女孩涨红了脸,满脸的不可置信,像是在说:为什么没有推动?!


第115章 杜松树
  小女孩见事情败露, 也不再掩饰,用了吃奶的劲要把沈冬青推入空荡荡的箱子里面。可两人的体型相差实在太大了, 无论小女孩怎么用力, 都没办法推动一寸。
  沈冬青:“?”
  反倒是沈冬青抽空伸出一只手,直接把小女孩给拎了起来。
  “说吧。”沈冬青晃了晃小女孩,“你想做什么?”
  小女孩一扫刚才柔弱的样子, 怨毒地看着沈冬青一言不发。
  沈冬青瞥了一眼那个大箱子,手臂一转,就和拎小鸡崽一样把小女孩放在箱子上面。
  小女孩似乎畏惧这个大箱子,双腿下意识地蜷缩了起来,不想碰到下方的箱子。
  “不说的话就把你关进去。”沈冬青威胁。
  小女孩连忙求饶:“别把我关进去, 我说、我说!”
  “我叫科兰蒂,有个哥哥班吉尔, 和爸爸一起生活, 后来爸爸娶了新妈妈,我们就被丢到森林里面了。”
  “第一次我们在沿途扔了石头回到了家里,第二次用了面包屑,结果被鸟吃掉了, 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我们好饿,在森林中发现了糖果屋, 然后被女巫抓了, 女巫说,要吃掉最胖的那个,就把哥哥关在箱子里面了。”
  沈冬青扫了一眼空荡荡的箱子:“你哥哥呢?“
  小女孩的脸色一白, 吞吞吐吐地说:“哥哥、哥哥在锅里。”
  伴随着她的声音,房间中央的大锅咕噜咕噜得冒出了泡,里头汤汁奶白,手臂粗细的骨头翻滚而过,地上则是堆着一叠衣服和细碎的头发。
  小女孩的眼泪啪嗒啪嗒地掉了下来,她害怕地说:“女巫说要吃掉最胖的那个,哥哥不肯吃东西,快要比我瘦了。”
  “所以……不如我先把哥哥煮了,这样就不会轮到我了。”
  沈冬青听完后“唔“了一声:“逻辑上是没什么错。”
  小女孩哀求道:“那你放开我吧,我好害怕。“
  沈冬青转而看向了这个瘦小的小女孩:“那你为什么要把我推到箱子里面去?”
  小女孩打了个哆嗦,不是很想说,但又害怕不说要被关到箱子里面,只能小声地说:“我不想被吃,你比我高大又比我胖,女巫肯定能吃好久……”
  话还没说完,门外突然传来“砰”得一声,接着是女巫嘶哑难听的声音:“不听话的小兔崽子,好了没有?别就知道偷懒!”
  小女孩缩了一下脖子,像是在征求沈冬青的意见。
  沈冬青:“你想要我救你吗?”
  小女孩的眼睛刷的一下亮了一下:“求求你救我。”她顿了一下。“你还能帮我送回家吗?最好再杀了我的后妈,不然就算这次回去了,下次还是会被丢掉的。”
  沈冬青听完了她所有的要求,俏皮地歪了歪头:“我就问问,你别太当真。”
  小女孩:?
  这时候门口又传来门把手被转动的声音,看样子女巫要进来了。
  小女孩明白过来这个人就在逗她玩,在确定不会救她后,一把抓住了沈冬青的手防止他逃跑,一边大声地喊:“有人跑进来了!女巫大人,他要偷你的东西!”
  隔着门板,女巫愤怒地咆哮:“是谁,是谁这么大胆——”
  沈冬青扔下了小女孩,捡起了掉在地上的斧头。
  女巫打开门,正怒火中烧,想要撕碎这个闯入她糖果屋的人。
  门一打开,她一抬头就对上了拎着斧头的沈冬青。
  女巫的目光一滞,落在了沈冬青的手上,他握着的那把斧头锋利,刀口上挂着干涸的血迹,像是刚砍完了人过来的,怎么看都比她这个赤手空拳的女巫要可怕多了。
  毕竟女巫只能欺负小孩子,而这个拿着凶器的人不在她的欺负范围之内。
  女巫的动作停在了半途,干笑了两声:“哈哈……那没事了,你继续,继续。”
  然后她保持那个动作和表情,缓缓地退出了房间,还顺手带上了门。
  沈冬青眨巴了一下眼睛。
  这里的反派怎么都这么菜的?
  他收起了斧头,回头去找小女孩。
  没想到小女孩趁着这个机会跑走了,她的身形瘦小,如同老鼠一样直接从门缝中蹿了出去。
  沈冬青大步向前,一把把门打开。
  可门外只有女巫,没有小女孩的身影。
  女巫见沈冬青突然跑出来,还被吓了一跳,僵硬地挪动着脚步,想要离得远远的。
  沈冬青从她的身边走了过去,在错身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问:“这个黑森林有多大?”
  女巫愣了一下:“没、我没出去过……”
  这黑森林里面发生的故事应该和游戏说的秘密有关,可现在沈冬青还没明白这两件事和他到底有什么关系。
  他又问女巫:“黑森林里面还有别的住户吗?”
  女巫茫然:“不知道啊。”
  沈冬青见从女巫这里也问不出什么,就离开了糖果屋,不过在走之前,还顺手拿走了一根棒棒糖。
  他咬着五彩的棒棒糖,走在黑森林间的小路上。
  不管是之前的莉琪,还是刚才的科兰蒂,一进入到黑森林里面就消失不见了。
  沈冬青走到一半,突然想到了什么,转过头一看,糖果屋竟然消失不见了,只剩下茂密的树枝,挡住了来时的路。
  他咔嚓一下咬碎了棒棒糖,没有回头去找那个糖果屋,而是直径向前走去。
  走了没多久,一股莫名地困意涌了上来。
  沈冬青懒懒地打了个哈欠,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女巫应该在那些食物里面放了一些药剂,但因为不能伤害到“食物”,估计是安眠药之类的。
  他的眼皮越来越重,就在快要睡着的时候,他看见了在一片焦黑的树林中长着的一棵格格不入的杜松树,上面盘旋着一只漂亮的小鸟。见有人来了,小鸟振翅飞到了沈冬青的头顶,啾啾叫着,发出清脆的歌声。
  “我的母亲砍下了我的头,
  我的父亲吃掉了我的肉,
  我的妹妹埋好我的遗骨,
  在那高大的杜松树下。”
  沈冬青仰着头听了一会儿,突然困意就不见了,他对上了小鸟圆滚滚的眼睛:“……唱得不怎么样,还是别唱了。”他又冲游戏说,“上次不说了,要把员工培训一下再放出来吗?怎么一点改进都没有。”
  啧,这歌声,都把他给唱醒过来了。
  小鸟:……
  从来没有人说它唱歌难听!
  可能收到的打击太大了,小鸟差点从半空中掉了下来,它拼命地拍着翅膀保持平衡,落在了杜松树的枝桠上。
  它的爪子动了一下,低头一看,发现那位不速之客已经走到了院子门前。
  沈冬青表示,有睡觉的地方干嘛要站在外面。
  叩叩叩——
  他抬手敲响了门。
  没过多久,一个小男孩从屋子里面探出了头,他看起来文静可爱,冲着沈冬青笑了笑,小跑着出来给他开门。
  “你是从远方来的客人吧?”小男孩刚从厨房里面出来,身上带着一股烟火味,他特别热情地邀请沈冬青进来。
  沈冬青也不客气,就走了进去。
  在路过那棵杜松树的时候,他还刻意停留了一下,发现树下的泥土松动湿润,有翻动过的痕迹,隐隐还能闻到一股腥味。
  不过一进屋子,这股腥味就被厨房里面冒出来的味道给覆盖了过去。
  沈冬青闻了一下,感觉怪怪的,不像是正常食物的味道,反而更像是……他抽了抽鼻子,和女巫家里熬得那锅东西味道差不多。
  小男孩见沈冬青一直朝着厨房看,于是主动解释道:“因为妈妈去了亲戚家,我们在准备晚餐,等晚上爸爸回来。如果不介意的话,你可以休息一下。”
  刚才被小鸟唱走的睡意又卷土重来,沈冬青深深地打了个哈欠,眼角的眼泪都要冒出来。
  他低头看了眼刚到他腰的小男孩,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随手把斧头靠在一边,不一会儿头就一点一点的了。
  秘密……
  到底他有什么秘密?
  用斧子砍死父亲继母的莉琪;因为被后妈赶出家门而落入女巫手中,最终杀了同胞哥哥的科兰蒂;还有这个……
  沈冬青有些头疼,但还好没过多久,他的意识就被睡意笼罩了过去。
  迷迷糊糊间,他好像听见了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但因为眼皮很沉,根本没有办法睁开,只能听见两个小孩在旁边细声交谈。


上一篇:平头哥星际修真

下一篇:东海扬尘

[返回首页]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