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玄幻灵异>

非人类下岗再就业(19)

作者:梅花六 时间:2019-09-28 09:35 标签:无限流  玄学  恐怖  异闻传说  

  他觉得这个游戏挺好玩的,比手机游戏要好玩一点。
  要是三个月不能玩游戏,一直待在房间里多无聊啊。
  隐隐可以听到游戏系统跳脚的声音。
  周闻彦:“但是可以通过特殊方式提前进入游戏副本。”
  一般人不会这么作死。
  但周闻彦一直在找离开无限噩梦游戏的方式,通过刷不同的游戏副本来寻找线索。对他而言,根本不需要休息期。
  “正好最近淘到了一个特殊物品。”周闻彦掏出了一样东西,送到了沈冬青的面前。
  沈冬青低头一看。
  这是一张病历本,边缘泛黄,还沾着褐色的血迹,隐约可以看见上面印着“福山精神病疗养院”这一行字。
  *
  【你已进入福山精神病疗养院】
  【你是疗养院中的一名病患,不知道是不是药物的作用,你觉得最近疗养院中发生了一些奇怪的事,这让你恐慌、害怕,想要逃离这里,一刻都不想再待下去。因为你知道,死亡随时能够扼住你的咽喉】
  【请在死亡之前逃离福山精神病疗养院】
  滋滋滋——
  一阵烦人的噪音在耳边炸开。
  方祈还在梦中,迷迷糊糊地嘟囔了一声:“别吵了。”
  可是噪音还在持续响起。
  方祈想要转个身,捂住耳朵,突然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不是在他的房间!
  在意识到这一点后,方祈猛地惊醒了过来,正对上墙壁上一行血淋淋的大字。
  可能写字的人遇到了十分紧急的事,这行字写得十分潦草,方祈费劲地分辨了出来——小心电锯!
  那一个感叹号下笔尤其得重,鲜血弯弯扭扭地流下,一直滴在了地板上。
  方祈心头一惊,扭头看向了声音传来的地方。
  他待着的是一间狭窄的储物室,隔着灰扑扑的玻璃,可以看见外面的屋子里站在一位腰圆膀粗的大汉,他的手中提着的正是一把电锯。
  大汉是背对着储物室的,电锯滋滋作响,不知道在切着什么,溅起点点猩红的液体。
  方祈对比了一下两人之间的体型。
  怕是他的大腿都还没电锯哥的小臂粗,而且他的战斗力还约等于0。
  方祈站了起来,保持着平衡,小心翼翼地走到了储物室的门口。
  小门半阖,露出了一条缝隙。
  方祈发现正对面有一扇敞开的门,只要从电锯哥的背后溜过去就可以了。
  他咽了咽口水,在缩在储物室和溜出去之间,选择了溜出去。
  还好电锯哥锯得很开心,电锯声音也很响,没有注意到这边的动静。
  方祈打开了门,尽量不发出任何声音,快速且小心地朝着门跑了过去。
  快了……
  就差一点……
  就在这时,突然响起了一个尖锐的女声:“救我!”
  在角落里还捆着一个女生,她的身上满是鲜血,看样子是电锯哥下一个要锯的东西。
  电锯哥停下了动作。
  方祈也僵在了原地。
  电锯哥回过了头。
  女生还在喊:“求求你,救救我!”
  方祈都要哭了。
  姐姐,还救您呢?
  我自己都要白给了。
  电锯哥回过头,咧了咧嘴,露出了焦黄的牙齿,好像在说:又来一个。
  方祈抖得跟个筛子一样,掏出系统商城兑换的物品就不要钱一样扔过去。
  只是那些都是对付鬼怪用的,这位电锯哥是人,对他而言根本没有用,举起电锯就切了个稀巴烂。
  眼看着电锯哥越走越近,方祈没有办法,他正好被电锯哥堵在半路上,根本跑不出去,只能原地等死。
  “求求你给我个好看点的死法……”
  走到一半,电锯哥突然停了下来,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
  方祈瞥了他两眼,找准时机,拔腿就要往外跑。就在路过电锯哥的时候,他的身体晃了晃,轰然倒地。
  方祈下意识地看了一眼。
  电锯哥的身影倒下后,才发现他的身后还站着一个人,只是因为电锯哥的身型太庞大,被挡住了而已。
  沈冬青拍了拍手,冲着方祈打了个招呼:“嗨——”
  方祈腿一软,直接给他跪下了:“大腿、不,大佬、不不,爸爸——”
  莫名其妙多个儿子的沈冬青:“?”


第23章 电锯斧头
  “我一醒来就在这里了……”
  方祈还没缓过来,干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佬你过来的时候有遇到什么东西吗?”
  沈冬青轻描淡写:“遇到了。就是不抗揍,两下就没了。”
  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差距。
  方祈发现大佬似乎对掉在地上的电锯十分感兴趣,弯下腰,单手就拎了起来,跟玩玩具一样,还掂量了两下。
  看到这个画面,方祈已经心如止水,毫无波动了。
  沈冬青拎着电锯,说:“走了。”
  方祈从地上爬了起来,刚走了两步,突然想起了一件事:“还有个人。”
  沈冬青:“嗯?”
  方祈回头一指:“就是这个……”
  指向的地方却是空无一人,只有屠夫哥锯剩下的断臂残肢。
  “去哪儿了?”他挠了挠头。
  虽然方祈刚才差点被女生给害了,但到底还是一条人命,不可能不救。
  只是这人怎么就消失不见了?
  沈冬青开口:“是伥鬼。”
  方祈没听明白:“什么?”
  为虎作伥。
  这个人死在电锯哥的手上,化身为鬼后不甘心,又帮助电锯哥继续害人。
  沈冬青上前两步,伸手往电锯哥的操作台一抓。
  只见周围空间微微扭曲,硬生生从中拉出了一个女生。
  女生十分惊恐,尤其是看见沈冬青抓着的电锯的时候,更加疯狂地挣扎了起来:“放开我,救命,救命啊——”
  方祈不为所动,在有大佬罩着的情况下,大着胆子说:“把你知道的事情都说出来。”
  女生害怕得呜咽:“什、什么?”
  方祈问:“福山精神病疗养院是什么地方?怎么样才能出去?这里还有多少和电锯哥一样的怪人?”
  女生不配合:“我什么都不知道!”
  方祈还想再逼问试试。
  沈冬青觉得这女生的尖叫声听得头疼,不耐烦地说:“不知道就直接锯了算了。”
  说完,就一点也不含糊,直接抬起了电锯。
  女生本来还想吊着人拿点好处,没想到这位一言不合就拿起电锯锯人,连忙改口:“我说、我说!”
  “我被电锯杀死以后就在这里了,知道的不多。疗养院里只有院长才知道怎么出去,我们都出不去。”
  得到了想要的消息后,沈冬青松开了手。
  女生跟逃命似的,头也不回地钻入了墙壁里,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是什么?”
  方祈发现了女生落下来的一样东西,他弯腰捡了起来。
  是一张医院的身份卡。
  身份卡有大半被血迹污染,但可以从上面贴着的两寸照看出,就是刚才的那个女生。
  方祈看着身份卡上的讯息:“原来她是这里的护士。”
  沈冬青有些懊恼:“早知道抓她出来带路了。”
  不过他懊恼了一会儿就释然了:“没事,等出去以后再抓一个。”
  听到这个话的方祈:……
  别人遇到鬼怪都是要死要活地逃命,怎么这位就拿鬼怪当工具人用?
  鬼怪听了都要哭了。
  *
  离开了电锯哥所在的房间,可以看见外面是一条长长的走廊。
  走廊两侧都被封死,连个窗户都没有,只有上方挂着的吊灯提供微弱的光源。可能是电压不稳定,吊灯忽明忽暗,只能看清面前的方寸之地。
  要是平时,方祈早就瑟瑟发抖了。
  但现在,他看着走在前面拎着个电锯的沈冬青,只觉得十分安全,感觉比回到家里缩在被窝里的那种程度还要安全。
  方祈捏着护士的身份卡,说:“大佬,我们是不是该先去护士的办公室,看看能不能找到有用的线索?”
  沈冬青:“不急,我先找个人。”
  方祈下意识地问:“谁?”
  话音刚落,他就反应了过来:“另一位大佬?”
  那个一起带他躺赢的酷哥?
  “不是。”沈冬青想了想,换了一个说辞,“我的……储备粮。”
  说起这个,沈冬青就感觉到有些饿了。他伸手摸到了背后的背包,摸出了一根棒棒糖,在撕开包装的时候发现一只手不方便。
  “帮我拿一下。”他把电锯递了过去。
  方祈伸手接过。
  只是没想到沈冬青拿着轻轻松松的,可到了他的手上,使了吃奶的劲才拿稳。
  沈冬青剥开了棒棒糖,十分环保的把糖纸塞到了口袋里,回过头看向脸都憋红了的方祈,嫌弃地说:“你真没用。”
  他咬住棒棒糖,又单手拎起了电锯。
  方祈喘了一口气:“因为我不是大佬……小心!”
  沈冬青歪了歪头,有些不解。
  方祈咽了咽口水,声音有些发颤:“你看你后面……”
  沈冬青转过身,看见在他面前不远的地方站着个人影。
  滋啦——
  吊灯熄灭后再一次亮起。
  站在那里的是一个疗养院的护士。
  她身上的护士服都被鲜血染成了褐色,头发散乱地披了下来,遮住了小半张脸。她的精神状况好像有点不好,双眼呆滞,脸上挂着癫狂的笑容,手中还拿着一个小斧头,一副见谁砍谁的模样。
  仔细看去,斧头上挂着几块不明生物的碎肉。
  沈冬青和斧头姐对视了一眼,微微一笑,从身后拿出了比斧头大好两倍的电锯。
  一按开关,电锯顿时飞快地转动了起来,发出令人牙疼的滋滋声。
  方祈刚才被斧头姐吓了一跳,现在回过神来,立即小人得志,为大佬摇旗呐喊:“大佬,锤她!”
  斧头姐咧嘴一笑,无视敌我差距,拎着斧头就要冲上来。
  方祈刚要为她的勇敢而鼓掌,可没想到斧头姐一个声东击西,作势要冲上来挨打,没想到虚晃一招,朝着沈冬青掷出了斧头,自己头也不回的就跑了。
  电锯轻易地就把小斧头给锯断了。
  沈冬青拎起电锯就追了上去,一时间走廊里响起的都是电锯启动的声音。
  方祈连忙追了上去。
  他看着沈冬青矫健的身影和手中拎着的电锯,陷入了深深的疑惑之中——到底谁才是反派?


上一篇:平头哥星际修真

下一篇:东海扬尘

[返回首页]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