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玄幻灵异>

非人类下岗再就业(4)

作者:梅花六 时间:2019-09-28 09:35 标签:无限流  玄学  恐怖  异闻传说  

  黄毛的眼中闪过不易察觉地慌张,生怕沈冬青非要这间房间不可。
  但沈冬青只是轻飘飘地看了黄毛一眼,并没有强求:“我没有意见,不过里面还有……”
  黄毛还没听完,就一把关上了门,将后半句话隔绝在了门外。
  “……一位房客,不知道他会不会介意。”
  沈冬青说完后见屋内毫无反应,就耸了耸肩,走进了旁边的房间。
  黄毛一关上门就躲进了被窝里面,好像温暖柔软的被子能给他一种安全感。可屋内有一股凉意袭来,就算裹得再严实,也忍不住得颤抖。
  “咯咯咯——”
  房间内响起了牙齿打架的声音。
  黄毛害怕惹来什么不好的东西,连忙抬手捂住了嘴。
  可就算如此,声音还是没有停止下来。
  黄毛终于反应过来,声音是从身后传来的。他僵硬着身体,不敢动弹,紧紧闭着眼睛,听着加快的心跳声。
  一只冰凉的手从被子的缝隙中伸了进来,轻轻地拂过了黄毛的后颈。
  黄毛一个激灵,从被子里面跳了起来,正好对上放在床头柜的一张黑白遗像,只见遗像中的男人冲着他笑,一只骨瘦嶙峋的手从相框中伸了出来,像面条一般拉长,落在了黄毛的身上。
  “啊——”
  沈冬青听见了从隔壁传来的一声尖叫声。
  声音急促,很快就被黑暗所吞噬。
  沈冬青摇了摇头:“一定是那个房间的住客不欢迎他。”
  还好他进来的时候就和原来的房客打了招呼。
  不过这里的房客都挺热情好客的,也不知道黄毛为什么这么不受欢迎。
  沈冬青想着,看了一眼立在旁边的美人花瓶,只见花瓶中插着一个人头,一头黑发乱糟糟的,掩盖了半张青紫红肿的脸。
  沈冬青对美人花瓶和善的笑了笑。
  但美人花瓶丝毫感觉不到善意,只觉得刚刚被揍过的地方一阵阵的疼,连带着花瓶都微微颤抖。它缩了缩脑袋,整个都钻进了花瓶中。
  沈冬青关了灯,正准备睡觉,可刚闭上眼睛,就又听见外面传来一道女人的尖叫声,连带着还有不断地争吵声。
  “你个婊子!”
  “我没有……”
  “这两个孩子是不是我的?”
  “孩子是无辜的,你别,啊——”
  “小声点,你想吵到别人吗?”
  接着就是从楼上下来的脚步声与拍门声。
  女主人换了一身装束,她穿着一身睡衣,披头散发,怀中抱着一个小孩,匆匆忙忙地跑了下来,不断地拍着二楼的房门。
  这里住的都是客人。
  显然,这些客人都不想掺和进别人的家务事,一个愿意开门的都没有,全都在装睡。
  整个二楼都静悄悄的,唯有女人绝望的呼救声。
  女主人怀中的小孩无力地趴在那里,不知道生死,从她们身上流出来的血染红了整条走廊。
  啪——
  女主人再一次拍向了房门,在门上留下了一个清晰的血手印。
  没有人回应。
  他们选择了明哲保身。
  女高中生迟疑地说:“我们不救人吗?”
  金链子咧嘴:“要救你出去救啊。”
  女高中生顿时没话说了,她并不敢出去。
  “行了,熬过这一晚就可以了。”老陈眯了眯眼睛,“这应该是冲着那个沈冬青去的,和我们没关系。”
  “小姑娘,你要知道在这个世界,你没有救别人的资本。”
  “不过今天晚上应该是过去的重演,可以获得重要的线索,我们看看就可以了。”
  果然,门外的女主人在拍了两下门后,就转移了目标,来到了沈冬青住着的房间前。
  她整个人都在发抖,差点抱不住怀中的小女孩,还没爬到门前,她就摔倒在了地上,一个圆滚滚的脑袋就从她的怀里掉了出来,滴溜溜地滚远了,停在了一个男人的脚边。
  小女孩的脑袋怯生生地喊了一声:“爸爸,我会乖的,不会吵到爸爸的……”
  她的爸爸却一脚把她给踢开了,提着一把斧头,朝着女主人的方向慢慢地走了过来。
  男人走得很慢,每一步都发出响声,像是敲在心间,令人心头一颤。
  女主人哀求地看向了A先生:“求求你……”
  A先生露出了狰狞的笑容,高高举起了斧头。
  就在斧头快要落下的时候,身后的房门打开了。
  沈冬青揉了揉眼睛,嘟囔道:“大半夜的干什么呢?”
  明明应该死了的A先生站在门口。
  因为常年做农活的缘故,A先生长得十分壮实,如同一座小山般。他目光阴鸷,完全无视了沈冬青,直接落在了女主人身上。
  女主人害怕地缩成了一团,无力抵抗,与柔弱的外表不同的是,她黑发下的眼睛却是冷漠无光。
  她早就死了。
  这是那天晚上的重演。
  只有她死了,才有能力进行复仇。
  两人都无视了不该出现的沈冬青,尽责任地将过去重演。
  斧头重重地落下,发出一道尖锐的破空声。
  很快,磨得锋利的斧头就会将女主人连带着小女孩砍成两截,鲜血与内脏在地上乱流……
  可是想象中的画面并没有发生。
  斧头停在了半空中,无论A先生怎么用力,都纹丝不动。
  沈冬青一把抓住了斧头,皱眉:“这是干什么?家暴?”他义正言辞道,“家暴是不对的,你最好还是停止你的行为。”
  虽然沈冬青当了千年厉鬼,但基本的道德准则还是有的。
  A先生趁机抽回了他的斧头,直接无视了胡言乱语的沈冬青,再次砍向了女主人。
  又砍空了。
  沈冬青再一次抓住了斧头,认真地说:“你在这样我就要生气了。”
  可是A先生并不听人劝,依旧一意孤行。
  没有办法,沈冬青只能夺过了他的斧头,再一脚把人踹开。
  A先生锲而不舍,想要抢回他的斧头。
  一片混乱中,沈冬青不知道什么时候砍了A先生一斧头,他连忙停下了动作。
  A先生倒在了地上,腹部被劈出了一条狭长的伤口,可是却没有血流出来。他的生命力很顽强,就算如此,还是要爬起来继续抢斧头。
  沈冬青想了想。
  反正已经砍了一斧头了,不如干脆一不做二不休——
  缩在门后的三个人。
  金链子目瞪口呆:“他在做什么?”
  老陈恍惚道:“难道他是装得新人?”
  女高中生惊呼出声:“他在杀人!”
  沈冬青拎起斧头,干脆利落地又是一斧头,直接把A先生给砍成了两截。他抬头对上了门缝中的眼睛,脸颊上浮现了一个小酒窝,笑得十分无害:“不,我杀得是鬼。”
  他踢了一脚A先生的脑袋,嘀咕道:“我最讨厌欺负女人的人了,就算是鬼也不行。”
  沈冬青转过身:“你没事吧?”
  女主人神情恍惚:“不……我有事……”
  按照这个世界的剧情来说,这个晚上,应该整层楼都没有人给她开门。
  可现在不仅有人开门了,还把A先生给砍成两截了,这可让她怎么往下走剧情?
  作者有话要说:下章攻出场!


第4章 死循环
  咔哒——
  分针向前挪动,来到了12点的地方。
  第三天到了。
  按照无限噩梦游戏刚开始的提示,在第三天,玩家们要去参加A先生的葬礼。
  可现在,四位玩家排排坐在沙发上。
  老陈坐立难安,女高中生面色苍白,金链子闭着嘴一言不发,沈冬青还在状况外,至于黄毛……他早就到了相框中与遗像相亲相爱去了。
  他们对面也坐着四个人,不……准确的说是四个鬼。
  在撤下了伪装后,它们都显现出了死时的恐怖模样。
  女主人身上鲜血淋淋,四肢都是斧头砍过的痕迹;疯婆婆双眼赤红,不安地动来动去,口中不知在嘀咕着什么;穿着花裙子的小女孩抱着与她一样的脑袋,乖乖地坐在小椅子上。
  大厅中一片死寂。
  老陈终于忍不住开口,打破了僵局:“葬礼可以开始了吗?”
  女主人踌躇片刻:“葬礼没办法进行了。”
  人死了可能会变成鬼,可鬼死了呢?又死了一次的A先生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老陈:“可是我们要完成任务才能离开这里。”
  女主人想了想:“通关条件是要先参加葬礼并找到杀人凶手。”
  老陈用力拍了一下沙发,脱口而出:“那就举行葬礼。”
  那么又回到了开头,女主人为难地说:“没办法举行葬礼。”
  按照故事的发展,每天晚上女主人都会配合A先生给予玩家一些线索,直到第三天葬礼举行,要不玩家解开谜底通关,要不就玩家被团灭。
  可现在中间有一环卡住了,导致接下来的故事不能发展。
  这下就陷入了困境之中。
  嘟——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汽车喇叭声,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一辆公交车停在了小院门口,打出了一束淡橘色的灯光。
  接着车门打开,人影长腿一迈就直接跃过了两节台阶,落在了地面上。他的个子很高,身穿长款风衣,显得肩宽腿长,在黑暗中看不清他的容貌,但他远远地站在那里,就如同一柄出鞘的利刃,锋利且锐气。
  他抬眸看向了大厅,眼瞳中点着一抹橘色的灯光,正好与沈冬青对视了一眼。
  “晚上好。”
  他冲着沈冬青微微一笑,迈步走了进来。
  沙发上已经坐满了人了,没有空位。
  女主人连忙站了起来:“您、您请……”
  “不用了。”他伸手按下了女主人,直接坐到了沙发扶手上,一双无处安放的长腿交叠在了一起,“时间不充裕,直接说你遇到的问题。”
  女主人点了点头,将问题一一道来:“是这样的……我老公,也就是A先生又死了一次,导致葬礼不能进行,玩家不能够完成任务。”
  来人听得很认真,间或点头符合。
  老陈从牙缝中挤出了一句话,声音如蚊子叫一般,问着坐在旁边的沈冬青:“这人你认识吗?”
  又是冲他笑,又是直接坐在他身旁的沙发扶手上,怎么看都关系不一般。
  沈冬青疑惑地摇摇头:“不认识啊。”说完,他抬头看了一眼坐在身旁的人。


上一篇:平头哥星际修真

下一篇:东海扬尘

[返回首页]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