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玄幻灵异>

非人类下岗再就业(86)

作者:梅花六 时间:2019-09-28 09:35 标签:无限流  玄学  恐怖  异闻传说  

  门口被堵住了,只有窗户……对、对,窗户!
  大叔飞奔向窗户,一把拉开了窗帘,一脚踩了上去。
  “这里是二楼,没有关系的。”他这么说着,低头看了过去。
  然后他对上了一张小脸。
  “你是坏人。”顺顺仰着头,眉宇间天真无邪,“你偷了我的东西。”
  大叔辩解:“不、不是我,是其他人拿的,不是我!”
  顺顺:“就是你,你是坏人。”
  大叔的脑子飞快地转了起来:“我、我不是坏人,我和你玩游戏,玩游戏好不好?”他扯出了一个讨好的笑容。
  顺顺也咯咯笑了起来。
  就在大叔觉得有希望的时候,顺顺的脸色突然拉了下来,阴恻恻地说:“不,幼儿园不需要坏人,我要保护幼儿园。”
  死寂的校园里,一道凄惨的叫声响起,然后是“啪”得一声,像是有什么东西摔在了地上。
  音乐盒咕噜咕噜地滚远,触发了上面的发条,悦耳的音乐声响了起来。
  叮铃铃叮铃铃——
  顺顺蹦蹦跳跳的从阴影里走了出来,跃过了一滩血迹,弯腰捡起了音乐盒。他把音乐盒揣在了怀里,哼着歌说:“我是幼儿园的小英雄——”
  但顺顺没有开心太久,一转身就看见了一个熟悉的人影站在二楼看着他,也不知道到底站了多久,还吓了他一跳。
  沈冬青对上了顺顺的目光,勾了勾嘴角,露出了一颗小虎牙,然后他一手撑在了二楼围栏上,翻身挑了下来。
  顺顺抱着音乐盒,吓得转身就要跑。
  别人都是被鬼怪追着跑,到这里,却是沈冬青追着鬼怪跑。
  他两三步追上了顺顺,以碾压的身高把小孩拎了起来。
  顺顺的小短腿在半空中摇晃,晃悠了半天才明白过来他跑不了了,张口就要喊外援:“妈妈——”
  可惜,沈冬青快速地捂住了他的嘴巴。
  “唔唔……”
  在别的玩家面前的小BOSS,现在在沈冬青面前却变得弱小、可怜且无助。
  沈冬青的声音变得温柔了起来:“别紧张。”
  顺顺的表情更加惊恐,看起来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了。
  沈冬青:“问你一个问题,行吗?”
  在这种情况下,由不得顺顺说不行,他含泪点了点头。
  刚才发现画中的院长不见的时候,沈冬青和周闻彦就兵分两路,一个拦住了院长,一个过来堵住顺顺。
  周闻彦还刻意叮嘱了沈冬青,让他找到顺顺后问两个问题。
  沈冬青回想了一下,问:“幼儿园的工作人员都是你害死的吗?”
  顺顺觉得“害死”这两个字形容的不恰当,当沈冬青的手掌挪开后,他说:“那些都是坏老师,不该在学校里面,我只是赶他们走。”
  要是普通老师当然是可以被赶走的,可这些人都是玩家,一旦在游戏结束前被迫离开游戏场,等待他们的只有死亡。
  沈冬青问:“为什么要赶走他们?”
  “我都说了是坏老师了!”顺顺撇了撇嘴,勉强解释道,“他们不喜欢我的朋友,想害他们,还做了坏事,所以我才要赶走他们,我要保护幼儿园!”
  这时,周闻彦甩开了院长,来到了教学楼的楼下。
  沈冬青拎着顺顺就递了过去,把刚刚问的问题答案说了。
  周闻彦听完了以后说:“这么说也没错。”
  这三个人都或多或少犯了忌讳。
  长裙女答应了小朋友一起玩游戏,又反悔了;黄毛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看样子恐怕是在晚上遭遇了果果,害怕之下要先下手为强,把果果给解决了;大叔纯属是自己作死,本来拿走音乐盒的是他们两个,顺顺是来找他们的,结果撞上了来偷东西的大叔,就顺手解决了。
  周闻彦看向了小脸煞白的顺顺,问:“玩游戏输了会怎么样?”
  顺顺奇怪地歪歪头:“输了就输了,就是一场游戏啊。”他嫌弃地说,“大人怎么都是这么小气?”
  周闻彦明白了。
  在这个游戏场的死亡条件不是玩游戏,院长已经说得清清楚楚了,玩家们需要完成自己的职责,做一个好老师。
  只是游戏来了一句“孩子们都死在哪儿了”,让玩家们知道了带的小孩都是鬼怪,在先入为主的状况下,所有的一些都被蒙上一了层诡异的面纱,玩家们人人自危,甚至开始防备起学生。
  而一旦对小朋友们产生恶意,就会触发死亡条件,使得幼儿园的大小BOSS都出现。
  沈冬青还是没懂:“所以孩子们都死在哪里了?”
  这句话不知道戳中了顺顺的哪一点,他整个人都挣扎了起来,莫名的尖叫道:“大家都好好的,你们都是坏人、坏人!”
  顺顺跟泥鳅似得,从沈冬青的手里扭了出来,一获得自由他就冲回了教学楼,还回头冲着沈冬青做了一个鬼脸。
  周闻彦看了过去。
  只见教室窗口都贴着一张张的小脸,面无表情地盯着站在外面的两个人。
  周闻彦说:“或许一个都没有死。”
  沈冬青没明白是什么意思,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不解地看着周闻彦。
  周闻彦觉得他这幅样子可爱极了,捏了捏他的脸颊:“我差不多知道了,你想在这里多玩两天吗?”
  这就是大佬的自信了。
  别人都哭着喊着要离开副本,到了周闻彦这里就是要不要多玩两天的问题了。
  沈冬青摇头:“没什么好玩的。”
  周闻彦说:“唔,那明天就差不多能解开谜底了。”
  *
  第二天醒来。
  面对地上摔得跟西瓜一样的大叔,其他玩家已经见怪不怪了。
  方祈还奇怪:“这里就两楼,还能摔成这样?”
  金发女:“呕——”
  可能失去男朋友的打击太大,刘海女醒来后已经失去了意识,一个人游荡在了幼儿园里面,活像一个冤魂。
  现在还能行动的玩家也就只有五个人。
  周闻彦把人都召集了起来,说:“你们轮流和学生玩游戏。”
  金发女和男学生面面相觑,犹豫道:“这……没事吗?”
  已经确定这些学生不是人了,还和他们玩游戏,怕是在找死。
  周闻彦说:“没有危险。”
  金发女和男学生还是不太愿意去冒险,只有一个方祈紧紧跟在大佬的脚步。
  周闻彦有些不耐烦了,掀起眼皮瞥了一眼,似笑非笑:“玩游戏不一定有危险,可不去玩……那就不一定了。”
  金发女和男学生打了个颤,只能去找学生们玩游戏。
  一夜过去,学生们从瓷娃娃变成了人,一个个挤在了教室里面。
  他们像是根本不知道自己是个瓷娃娃,见老师进来了还不断地喊饿,想要吃饭。
  金发女和男学生走了进去,随便找了一个小孩:“我要和你们玩游戏。”
  原本吵闹的教室瞬间安静了下来。
  一提及“游戏”这个词,小朋友们脸上的表情都变得诡异了起来。
  “确定吗?”他们异口同声地说,“要和我们玩游戏吗?”
  金发女和男学生很想说不想玩。
  但没办法,前有狼后有虎,只能选一个,他们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了下来。
  方祈的压力没有像他们这么大,也点了点头。
  小朋友们很高兴,一下子有三个人陪他们来玩游戏,可没高兴太久,他们就看见了两个恶魔走了进来。
  沈冬青趴在门口,冲着小朋友们打了个招呼:“嗨——”
  小朋友们的笑容都僵住了。
  “不,我不要和他们玩游戏!”
  “我也不要!”
  “走开、走开!”
  显然是之前连续失败两次的游戏给小朋友们的打击太大了,都不想和这两个人玩游戏了,一个个头摇得和拨浪鼓一样。
  沈冬青见状,遗憾地说:“好吧……”
  只有三个玩家和小朋友们玩游戏。
  十二个小朋友分成了三个队伍,分别和玩家们玩不同的游戏。
  果果拉着金发女说:“老师,我们来玩丢沙包哦。”
  金发女颤巍巍地接住了一个沙包,咽了咽口水:“怎么玩?”
  果果解释:“站在圈圈里面,沙包扔到你,你就输了。”
  金发女:“输了会怎么样?”
  果果嘻嘻一笑:“你猜呀?”
  金发女心头一凉。
  肯定是什么不好的下场……
  但是没有办法,金发女只能保佑自己能赢下游戏。
  她捏紧了沙包:“来吧。”
  三个小孩站在了金发女的周围,手中都拿着一个沙包。
  果果开口:“三、二、一——开始!”
  一个一个沙包朝着金发女扔了过来。
  金发女一对三,有点独木难支,刚开始还能躲过去,到了后面沙包越来越密集,她一个不小心,被沙包砸中了。
  沙包很轻,可金发女却整个人都凉了。
  怎么办,要死了……
  金发女十分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可是闭了一段时间,想象中的画面并没有出现,她只听见果果说:“老师,你输了哦。”
  “老师真没用。”
  “我们走吧。”
  说着,这三个小朋友就走了,只留下金发女一个人呆呆地站在那里。
  什么惩罚都没有,就好像真的是一场小游戏。
  金发女愣了一下,看向了其他人。
  男学生和方祈有惊无险的赢了下来,金发女输掉了游戏,也没有什么可怕的后果。
  通过游戏的人,获得了一份讯息。
  方祈得到了一张旧报纸,男学生获得了一张职工清单。
  方祈说:“所以玩游戏就能获得线索?这也太简单了吧!”
  男学生也有这种感觉。
  所以他们这两天提心吊胆是为了什么?直接和小朋友们玩游戏就是了。
  只是他们想不要,若不是被周闻彦逼着来玩游戏,他们怎么可能相信和学生们玩游戏没有任何的危险?
  在明白游戏没有危险还能获得讯息以后,玩家们都不用催了,重新轮番上阵,把小朋友们当副本刷。
  小朋友都被刷得一个个闹了起来:“我不要玩游戏了!”
  方祈露出了狰狞的笑容:“没得选了。”
  之前哭着喊着要玩游戏,现在又要哭着喊着不玩,哪里有这么好的事情?
  小朋友们还想耍赖,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不和他们玩游戏了。


上一篇:平头哥星际修真

下一篇:东海扬尘

[返回首页]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