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同人耽美>

我在聊斋考科举

作者:胡半仙儿 时间:2019-10-08 13:42 标签:仙侠修真  灵异神怪  聊斋  科举  
  猪脚君:我觉得我周围好像只有我一个正常人
  《聊斋志异》: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人家可是正经书!(手动滑稽)
  猪脚君:……
  参加科举前:
  妖魔鬼怪:这个书生白白净净,不如我们把他烤了吃了吧!
  主角:……
  当官后:
  妖魔鬼怪鬼哭狼嚎:大人,我好冤啊,求大人给我做主啊!
  正在如厕的主角面无表情的看着茅坑里露出来的大头:……
  我裤子都脱了你就给我看这个(╯‵皿′)╯︵┻━┻
  戏精大佬攻×学习很好的受
  食用指南:
  ①非穿越,非重生,原创主角,朝代架空,地名架空,主受,1v1,双洁
  ②更新时间:21-22点之间,偶尔会晚,请见谅
  ③本文科举不是重点,聊斋才是。只以《聊斋》原著为原型,有改动,私设较多。
  ④文中的科举制度参考好几个朝代,有改动,有私设。
  ⑤文中关于修真界与修真者,纯靠瞎编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仙侠修真 科举 聊斋
  搜索关键字:主角:季子禾×孟章 ┃ 配角: ┃ 其它:不吓人,不是恐怖片

第1章 初宿荒野寺
  午后,一大一小两人从城里出来,一路向北,来到北郊的一处寺庙里。
  大的那个背着背篓,做着书生打扮。小的那个头上还扎着两个小揪揪,脸上还带有些许婴儿肥,一只手拉着书生的大手,看起来就像是兄弟俩。
  “大表哥,我们真的要住在这里吗?”季子禾看着院中长的比自己都要高的荒草,“这里看起来似乎很久都没有人住过了。”
  “那也没办法,院试在即,城里的房子都被租光了,只能暂时先住在这寺中了。”宁采臣拍了拍季子禾的脑袋,“你看南边那间房子,门锁是新换上的,肯定是有人住。待他回来,我们再向他提出借住,像这种寺庙一般都不会拒绝借住的,还能省下一笔租房子的钱。”
  季子禾一副了然的样子,宁采臣对着他的脑门就是一脑蹦,“人小鬼大的小东西。”
  季子禾捂着脑袋,“你又欺负我,你为老不尊,我要回去告诉姑姑!”
  “我才二十几岁,与你平辈,哪里老了。再说了,我年长于你,教训你是应该的。”宁采臣说的义正言辞。
  季子禾撇了撇嘴巴,决定不与这个小时候脑袋撞到村口大树上的傻瓜大人计较了。
  仔细打量这寺庙,发现这里的景色还算不错。殿宇高大宏伟,其中还坐着佛像。东西的两边僧舍,门都虚掩着的。在殿堂东面的角落,长着一丛粗壮的竹子,台阶下面还有一个很大的水池,池中荷叶交错,池水清澈幽深。虽然地方破败,但也算的上僻静,是个读书的好地方。季子禾得出了结论,对接下来要住在这里地方也没了抵触。
  宁采臣将东西暂时搁置在了西侧的空厢房里,就在这寺里到处转悠。季子禾在厢房里收拾出来一张桌子,从宁采臣背着的背篓里拿出文房四宝开始做题。
  没错,这两人里,小的这个才是来考试的。因为院试离家太远,小孩年纪太小,家里不放心,就找来大的那个来陪考。
  宁采臣把寺里寺外都走了一个遍,最后在大门外的荒草堆里找到了一个匾额,上面写着“兰若寺”三个大字。
  到了太阳快下山的时候,寺里南边那个房子的主人才回来。那人也是一副书生打扮,宁采臣猜测他说不定也是来参加院试的考生,便找上他行礼,说明了想要借住的意图。
  “这房子的主人不是我,我也是借住在这里的。这个地方荒凉,兄台要是愿意住在这里,若有疑惑,我也能请教你些问题。”书生爽朗的笑道。
  宁采臣笑道,“若是需要的地方尽管来问我,这院试我已经考过了,这次是陪家中小辈来,对此也算是有经验了。”
  知道可以住下后,宁采臣也没多聊,趁着天还未黑便回西厢房去收拾房间。若是只他一人,他用把稻草垫在木板上就能睡,可还带着孩子就不行了。
  三年前,季子禾就已经考过了县试和府试成了生员,本想将院试一并给考了,结果府试刚一结束就病倒了,终是与院试无缘。
  这次再来考院试,自家老娘和夫人可是千叮咛万嘱咐让自己注意,宁采臣自然也不敢怠慢。
  将僧舍里的床榻打扫干净,铺上自己带着的被褥,至少住的地方解决了。再看那桌边趴着写卷子的小孩,还在认认真真的拿着笔在纸上作文。宁采臣走到了他身后他也没发现,纸上的文章已成大半,字体虽然还缺些风骨,那也是年纪小的问题,过几年想必又是一番模样。
  天色渐暗,季子禾揉了揉眼睛,放下了笔。宁采臣添上一盏油灯,招呼他吃饭。
  季子禾收好纸笔,他也不是那种非要到考试前才用功的人,没必要争着一时三刻的。
  晚饭是蒸饼和肉汤,饼和肉都是在城里买的,这简单的饭食宁采臣还是会做的。
  吃了饭,季子禾就上床休息了,宁采臣兴致勃勃的与南屋那个书生约在殿廊下促膝交谈。月明高洁,清光似水,二人互通姓名。
  书生说道,“燕姓,字赤霞。”
  宁采臣有些疑惑,“我听你的口音不像是本地人啊?”
  “我是秦地人。”燕赤霞说道。
  宁采臣点了点头,心想不是本地人跑到这里跑考哪门子试。等等,大概说不定是自己想差了,这人从头到尾也没说自己是来考试的。如此说来……这tm就尴尬了。
  气氛突然凝固起来,宁采臣不说话了,燕赤霞也不开口,两人相视而坐,竟是无话可说,好生无趣,最后只好各回各屋睡觉去了。
  夜半,季子禾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屋外月光澄澈,他推了推身边睡着的宁采臣,“大表哥,我想上茅房。”
  “那快去吧。”宁采臣闭着眼睛闷声道。
  “我害怕,你陪我去呗。”季子禾试图撒娇。
  宁采臣坐了起来,睁开了眼睛往窗外看去。季子禾还以为他同意了,结果他开口却道, “外边月亮那么大,你个男子汉大丈夫怕什么,快去!”
  说罢,他躺下一滚,便将所有的被子都给裹到了自己身上。
  季子禾:……
  季子禾:好个凑不要脸的无耻大人!
  季子禾怒瞪宁采臣,宁采臣脑袋蒙在被子里,看不见,什么都看不见!
  季子禾只好穿上衣服下床,拖拉着鞋子往外走。当然,这家伙也是会报复的,出去的时候故意将门重重的关上,就怕吵不醒屋里的人。
  出了门,季子禾突然想到,他还不知道茅房在哪。看着院里芳草萋萋,季子禾很想直接就在门口方便。但南边那个房子里不知为何还亮着灯,站在草外边万一被人看到多不好意思。可他又不想进那草丛里,谁知道里面会不会有什么蛇虫蚁兽呢!
  无法,季子禾只能走远一些。寺中殿宇前面是片砖头铺的地,大殿右边有一片竹林,季子禾一路小跑绕到竹林后边开始放水。
  解决完人生大事,季子禾提了裤子就赶紧跑。他没有看见,在他的身后,那片竹林之中缓缓冒出了一股白烟,像是什么东西苏醒了一般。
  等到季子禾跑回去的时候,却见一十七八岁的貌美女子正从房里出来。那女子见了他,愣了一下,反手就扔到地上一块骨头。
  季子禾:……
  骨头?他又不是狗!
  季子禾像是没看见那女子,也没看见那骨头,目不斜视的从女子身侧走过进了屋里,咣当一声将房门给关上了。
  “奇怪,那汉子铁石心肠也就罢了,怎么这童子也对罗刹鬼骨变作的珠宝无动于衷?”聂小倩弯腰将扔出的金子拾起,金子到了她的手中就变成了一块骨头,“难不成是年纪太小的缘故?”


第2章 生平无二色
  进了屋的季子禾趴在门缝上往外看,见那女鬼捡了骨头就消失不见了,这才松了一口气。
  “你在看什么,还不回来睡觉。”宁采臣怒道。
  “你怎么还不睡?”季子禾看似不经意的问道。
  季子禾有一个秘密,他从小就能看到那些脏东西。不过他谁也没有告诉,小时候他是没机会告诉别人,等大点的时候,他也知事了,知道这种事不好,便不愿意再向别人说起了。
  其实妖魔鬼怪也没那么可怕,平日里人们看不见他们,他们也不去害人,季子禾只要装作看不到他们就好了。不过妖魔鬼怪偶尔也有想让普通人看到的时候,有些大妖怪只要施展一下法术就好,这是他小时候一个老鬼告诉他的。
  那老鬼是个孤魂野鬼,因为骨头没人安葬,所以投不了胎。季子禾小时候在院子里玩耍,不小心挖到一根骨头,骨头里飘出一个老鬼就死皮赖脸的缠上了季子禾。
  老鬼是个前朝人,他死的早,那时候季子禾住的这个村子还是荒野。因为他只记得骨头是在他家附近,却不知具体的地方。为了找他的骨头,季子禾把院里院外挖的坑坑洼洼,被他爷爷给打了好几顿,这才将老鬼的骨头凑齐安葬在了山上。也因着这老鬼,季子禾对妖魔鬼怪的世界有了一定的了解。
  刚刚那女子一看就是一个鬼,月亮那么大她居然没有影子,不是鬼是什么?
  “刚刚那个女人你看到没?”宁采臣问道。
  “女人,什么女人?”季子禾心里一咯噔,遭了,该不会刚刚那个女鬼是现身状态吧,那自己刚刚装作没看见人家岂不是掩耳盗铃。
  没办法,那些妖魔鬼怪无论现身不现身在季子禾的眼里都是一个样,也不能怪他分不清啊!不过,没有现身的妖魔鬼怪是摸不到的,施了法术现身的鬼怪就成了实体,不仅普通人能看到,还能摸的到。可是,见到个鬼就要去摸人家,那不是流氓嘛,季子禾可干不出这事儿。
  “嗯?你没看到啊!刚才有个不简点的女人非要跑到咱屋里自荐枕席,我宁采臣生平无二色,怎么能受她诱惑。她又想塞给我金子,这种不义之财谁稀罕,我就把她赶了出去。”宁采臣堂堂正正的说道。
  “大表哥,你可真是个正直的君子!”季子禾夸奖道,没想到那么抠门的人居然面对金子还能无动于衷。
  “那是当然。”宁采臣理所当然道,“荒寺里出现这种不三不四的女人一看就有问题,还要给我金子看起来就更有问题了。你年纪还小,以后可要记住多长几个心眼,天下没有白来的午餐。”
  “我记住了。”季子禾说道,爬上了床钻进了被窝,把脑袋伸出来,“放心吧,大表哥,我肯定不会告诉嫂子的!”
  “孺子可教也。”宁采臣笑着说道。


作者其他作品

我在聊斋考科举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