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同人耽美>

[综]奇妙都市日常

作者:卖花儿姑娘 时间:2019-10-09 08:18 标签:灵异神怪  无限流  都市情缘  
  城市,不单单是人类的城市。
  立志成为少年漫编辑的少女漫编辑唐且,在无意中发现了这个真相后,从此踏上了一条与妖共舞,与鬼同食,陪着小红帽卖火柴,帮玛丽苏处理与男友们的关系的都市日常……
  本文又名《这世界不能再爱了》《来自大宇宙的善♂意》《作者闷声作大死》因为作者在取名过程屡遭挫折,接连撞车后,痛定思痛,选择了这么一个名字,总之这是一本奇妙绚烂的【什么鬼词】的小说。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都市情缘 无限流
  搜索关键字:主角:唐且,沈钦 ┃ 配角:林暮,江君,丁一 ┃ 其它:都市传说 童话 怪谈,男神是用来毁的,作者是个逗比,大家都是萌萌哒~
  编辑评价:
  身为少女漫画杂志编辑的唐且,在机缘巧合下发现了自己居住的城市原来还隐藏着一些“非人类”:大隐于市疯狂喜爱少女漫的狸猫一族、自力更生开着理发店的长发公主等等。唐且与手下的中二漫画家、不知职业的邻居、楼上兴趣高雅的音乐系教授,一起展开了一段奇妙有趣的都市日常……本文题材新颖,作者把童话中的人物带到现实生活中,在保持人物原有形象的同时又增加了一些萌元素,人物塑造立体生动。文章语言流畅,诙谐幽默,以男主角视角入手,为读者带来了一个又一个构思新颖、剧情跌宕、妙趣横生的小故事。
  
  第一卷 男主角是个伟大的少女漫编辑
  第1章 编辑和漫画家01
  
  到了规定的时间,唐且抱着一个纸箱站在乐园小区单元门的楼下,按下了902住户呼叫键。
  电子合成的门铃声响了起来,却没有人接通呼叫。等到铃声完毕之后,唐且再一次的按下了呼叫键,可是还是没有结果。
  看来某个人今天又没有完成任务。唐且遗憾的摇摇头,按下了802的呼叫键。
  802的住户很快就接通了电话,“喂,谁啊?”
  唐且凑上前,表情忽然丰富起来,绘声绘色的回答:“啊,不好意思啊,我是902的住户,叫江君,出去买东西的时候忘记带钥匙了,能不能帮个忙?”
  对方有些怀疑,“哦,你家没人啊?”
  唐且从善如流的回答:“我是一个人住的。”
  “哦。”接着,唐且就听见清脆的一声咔嚓声,他拉了一下门,门应声而开。等到了902的门口,唐且并没有按门铃,而是从墙上的牛奶箱与墙的夹缝中摸出一把钥匙,干脆利落的开了门。
  屋内不算干净也不算脏,客厅空无一人,唐且熟门熟路的直接右拐去了书房,如果是第一次来这里的人,一定会惊叹于摆满各种书籍,有整面墙大小的书柜,书柜对面的墙边有一张专门订做的书桌,十分的窄长,这所屋子的主人正伏在桌子上奋笔疾书。
  听到脚步声,对方头抬也不抬的,用一种年长智者,睿智沧桑的语气念着独白:“你终于来了,亚特兰蒂斯十二审判官之一,被誉为拥有雷神之怒守护的执行者。你……”
  还没等对方说完看起来不短的台词,唐且把手中的纸箱放在了桌子上,直奔主题:“江君,该交稿了。”
  虽然被唐且打断了,但是被称呼为江君的男人,却依然很入戏的继续说道:“原来你也是为了汉谟拉比法典来的吗,抱歉了,我的职责就是守护它,即使我们共同为了亚特兰蒂斯奋斗,我也不能交给你。”
  唐且面无表情的回答:“汉谟拉比法典是将近四千年以前的东西了,今天是十五号,已经是截稿日的最后期限了,你要是不想被《sweet dream》驱逐,被全国漫画杂志编辑送上黑名单的话,就快点给我。”
  “咳咳……”江君咳嗽了两声,声音从故意的沧桑音转换成了正常腔调,他转过头来,以十分热情、略带浮夸的演技给唐且打招呼:“哎哟,这不是我最敬爱的唐大编辑吗?你怎么来了?辛不辛苦,累不累?要不要我给你倒杯茶?”
  唐且瞥了他一眼,不做声。
  江君的目光转向桌子上大大的纸箱,迅速的转移话题:“哎哟,难道是特地帮我送快递来?太客气了您真是,在哪里签收吖?”
  唐且完全不甩他,直接走到他边上,拿起桌子上摆放的一叠漫画原稿,翻了一下,点了一下数,发觉页数不对,“还有三页呢?”
  江君眼见着糊弄不过去了,苦着一张脸,“这个月我心里苦啊……”
  唐且言简意赅的点题,“说重点。”
  “我这个月回亚特兰蒂斯刚参加了一场圣战,没来得及补。”
  “……江君。”唐且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一下心情,“我是你的第四个责任编辑。”
  “恩恩,唐编你是我遇见过最温柔善良,举止斯文不粗鄙的编辑。”江君殷勤的夸赞着,恨不得把唐且捧到天上去。
  “我也是你最后一个责编,如果我也拒绝接收你的话,你在这个杂志社也算是完了。其余几个编辑对你都抱着一种恨不得先千刀万剐,再从黄浦江上扔下去的强烈情感。”
  江君的神情沧桑深邃,无言的透过窗户望向远处的风景。“本来我们亚特兰蒂斯就一直被他们人类所误导我也习惯了。但是我知道,执行者你只是为了伪装才站到那一边去的。”
  唐且看了看时间,现在是上午十点十三分,“现在是上午十点十三分,杂志社的截止到下午六点,你现在不算吃饭休息还有七个小时四十七分钟来交给我剩下的三页画稿。”唐且拍了拍桌子上的纸箱,“这是这段时间你的粉丝寄到杂志社给你的信和礼物。”
  一听到粉丝江君的眼睛都要亮了,他平生最大的爱好之一就是读粉丝的来信。
  唐且无视江君那渴望的目光,轻描淡写的从口袋里掏出了瑞士军刀:“如果你的连载在杂志上开天窗(版面上留下成块空白)的话,你的这些信,我会好好地保存在杂志社的杂物室里。”
  “虽然漫画家只是我掩藏真实身份的道具,但是我的个性,就是做什么就要做到最好!这样才不会辜负了亚特兰蒂斯对我们十二审判官的期望,尽管在圣战中我的身体已经负荷战斗,但我一定会坚持在截止日期之间完成我应尽的责任!这才是我,拥有天使之翼守护的裁决者!”
  “恩。”唐且点点头,双手意思意思的拍了两下,“我看好你。”
  “嗯,既然如此,我们还是以人类的身份来互相称呼吧,唐编你是怎么进来的?”
  “你下次别把钥匙放在牛奶箱后面了。”
  “其实,我是担心万一哪天我身受重伤从那边回来,整个人已经奄奄一息了,可是外面的人的却没有办法进来救我怎么办?所以我为了以往万一才会这么做的,不过你放心,我在牛奶箱那里了设置了结界,一般人是看不到的。”
  “既然如此,那就开始吧。还有七个小时四十五分钟。”唐且报出了剩余时间,江君迅速转身坐下,拿笔开始赶稿。
  这样的场景对唐且来说,已经是见怪不怪,每个月必会出现了。
  唐且,男,二十二岁,目前职业为知名少女漫画杂志《sweet dream》的编辑。
  眼下正在赶稿的,重度中二病患者是他负责的漫画家之一,名叫江君,笔名江君,性别男,年龄自称只比二小姐(芙兰朵露495岁)少活一年,实际上今年二十岁。是个从重点大学热门专业辍学,改行立志做漫画之王的新人漫画家。
  他在《sweet dream》已经连载了一年,出了一本还算畅销的单行本,现在正在杂志上连载的作品《lucky~超流行少女》是杂志月排行第二的热门作品。
  正如我们所见,漫画家江君有着重度的中二病,再加上一向拖稿,不按常理出牌,但是他的作品又在杂志社算得上是顶梁柱之一,故此漫画社的编辑只能忍气吞声的跟在后面,可是我们小看了漫画家江的作死能力,他活生生的把三个编辑全部逼疯了,自动请离,不愿再做这位未来漫画之星的责编,于是这个看起来又痛又快乐的工作,落到了刚进漫画社的唐且身上。
  唐且一开始并不是打算去做一位少女漫画编辑,他应聘时,是向全国最大的少年漫画杂志社《TEEN》投的个人简历,凭借着超强的个人能力,他很快就被录取了,但是还没进社任职,就直接的被杂志社调到了同公司的另一个杂志社,也就是《sweet dream》,再调度之前,录用他的编辑长还特地语重心长和他推心置腹的聊了一次。
  大意为我很看好你的能力,真正的好编辑不会拘泥于漫画的题材,真正的重点是开发漫画家的潜能,做的好的话,会让你来《TEEN》上任,新人需要磨练才能够担以重任。
  唐且最后被编辑长的那句做得好,就调到《TEEN》工作的承诺给吸引了,于是毅然决然的踏上了与漫画家讨论如何创作出优秀的少女漫画之路。
  唐且理性的评价,江君是一个很有潜力的漫画家,再多创作几部作品,唐且相信他真的可以成为国内少女漫画的领军人物。
  当然,先把拖稿这个坏习惯给改了再说。
  在江君赶稿的这几个小时里,唐且会寸步不离的呆在这里以防万一,一旦拿不到稿子,结果可是他不能承担的严重。
  唐且搬了一把椅子放在书房里,摆在箱子前,然后用瑞士刀划开纸箱,帮江君整理,查阅信件。
  江君的粉丝绝大部分都是年纪轻轻的少女,发来的信,也总是各种色彩斑斓,贴满贴纸,画着爱心符号的信,唐且荣辱不惊的打开一封,用粉红信纸,火星文书写的有关表达对江君爱意的告白书,将它放到了一边。
  他给江君的粉丝来信主要分为几类:对漫画有建议的信、与江君交流的信、以及看不看除了浪费时间浪费资源什么用都没有的信。
  箱子里也有不少礼物,比如毛绒玩具、可爱的挂件、读者DIY的作品,以及……
  唐且从纸箱的底部掏出了一个报纸包裹的圆柱体物品,当他剥开几张报纸,忽然一阵恶臭传来,这臭味很像是肉类腐败的味道,唐且将东西离得离自己远一点,然后将所有的报纸全部剥开,露出来的是一只已经腐败了的飞禽,羽毛和凝固的血液混杂在一起。
  “卧槽,怎么这么臭!”在一旁赶稿的江君也迅速的闻到了,他捏着鼻子看向唐且:“天哪!难道这就是传说中来自魔界的暗黑物质吗!”
  
  第2章 编辑和漫画家02
  
  唐且仔细的观察了一下,这只鸟和普通家养的鸡体型相似,但是背部的羽毛上有金属蓝带紫色大型眼状的斑纹,虽然混杂了已经氧化的黑血,但是看起来还是十分的绚烂。
  “这是什么啊我去,这么臭!”江君带着又是嫌弃又是好奇的态度靠近,他捏住鼻子,生怕让味道有机可乘钻进鼻孔里。


上一篇:我在聊斋考科举

下一篇:塞壬的睡美男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