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同人耽美>

地球攻略进度报告[综英美]

作者:罗生龙介 时间:2019-09-16 10:59 标签:甜文  穿越时空  英美衍生  超级英雄  
  约书亚是个蛇精病,是个有逻辑有智商有战力简称时髦值刷满的蛇精病,然而在其他人的眼里——
  某博士:好网友
  某侦探:好病友
  某法医:好知己
  某富豪兼超英:好员工
  某些超英和FBI和捉鬼两兄弟:好人
  某个纽约好邻居:完……完美的伴侣
  作为一名穿越者,和世界土著人民建立了深厚良好的关系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约书亚【内心毫无波动.jpg】:我是来统治地球的,谢谢。
  阅读提示
  1.主受,cp小叽居,约书亚受,小叽居攻
  2.主角来自恐怖片世界,三观逻辑感人,请注意避雷
  3.主角真的不是正常人,英国某名侦探重度病友,请三思而后入,如有不适请迅速右上角逃生
  ps:恐怖片指儿童犯罪题材心理惊悚片,约书亚是主角兼BOSS(所以你们大概能知道是什么人设了),文中为成年状态,因此二设繁多
  内容标签: 英美衍生 穿越时空 甜文 超级英雄
  搜索关键字:主角:约书亚 ┃ 配角:小叽居 ┃ 其它:超英、英美、甜宠(?)

第1章
  他的皮肤在铺满灰尘与昏暗光线的破旧老房子里显得格外苍白。
  也十分显眼。
  深棕色的短发在黑暗的角落里近乎于纯粹的黑色,然而透过窗户照射进来的些许光线令额前的碎发散发出温暖的金色光晕,这致使那张脸被光描摹柔化得一片过度的精致与不切实际,几乎如同一个并非真实存在的幻象。
  但血腥味无从忽略。
  棕发的青年就这么躺在木质的地板上,眼睫在面庞上垂落出一片阴影,嘴唇同眼睛一样紧闭着,若非阳光无法对他造成伤害、周围也没有棺材,因失血而变得几乎透明到能看清血管的皮肤能让人联想到吸血鬼。
  他确实有着属于传说中黑夜生物的极优秀容貌,也穿着剪裁得体的昂贵衣服,可他躺在这里,胸口的布料被血液染红,如同一具被抛弃的尸体,甚至连呼吸都无从分辨,他的身上没有显著的生命特征,唯一的信息,就是像弃尸一样被扔在这座与他气质和穿着都极不相符的破旧小屋里。
  可这个人又过于好看,几乎能让人错觉他是活的。
  迪恩和萨姆互相看了一眼,年长的兄弟将手伸到了青年的脸旁,准备查看一下对方的死活,或者确认是否是一个鬼魂。
  “啊啊啊啊啊!”下一秒,他伸出去的手就被仿佛尸体的青年抓住了,迪恩一下甩开抓着自己的手跳了起来。
  他后退了几步,被身后的弟弟扶住了,略微镇定下来以后,地上的青年睁开了琥珀色的眼眸。
  他们会来到这间屋子就是因为里面有什么不科学的案子发生,然而即便是迪恩正被黄热病毒感染而性格大变,现在的情况也根本不能算得上正常,萨姆本能地朝他开了一枪。
  约书亚皱了皱眉,偏头躲过了经过猎魔处理的子弹,站起身来时仿佛他并没有受伤也没有失血过多,可那只骨节分明的手伸进胸口挖出了一颗比萨姆开枪前更早待在他身体里的子弹,脸上没什么痛苦的神色,却在看向站在自己面前的两兄弟时有些疑惑。
  “这里是哪里?”他这么开口,声音有些沙哑,约书亚清了清嗓子,又问道:“你们又是谁?”
  “佛罗里达。”萨姆回答了他的问题,气势并没有多少减弱,“你又是什么?”
  “我?”那个面容精致的青年歪了歪头,向两个兄弟走了一步,但是正处于非正常状态的猎魔人兄长被他的行为吓得又后退了两步,这让约书亚的脸上又浮现了疑惑的表情。
  “我是一个人类。”他这样解释,没有血迹的那只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屋子里不甚明亮的光线让人没法将室内的情况了解得太过详细,因此他又往短发的哥哥那边凑近了一些距离,不解地问道:“我现在看起来很可怕吗?”
  正常来讲,依照人类社会的审美标准,他的长相怎么也不该被归类为恐怖的标准才对。
  他的脸确实不可怕。
  当他这么凑近迪恩的时候,饶是还没有恢复正常的兄长,也一样为这近距离的面庞愣了一下,才又想起来对方刚刚的不科学举动而恢复了恐惧的状态。
  不得不说,这个反应还是有些伤人,毕竟就约书亚的角度来说,他也只是掏了一下子弹而已,应该还没有到达不科学的地步,不过既然没有看起来太过异常的行为,他也没有继续纠结在这件事上,考虑到他接下来还有行程,继续浪费时间是没有道理的。
  因此约书亚只是仿佛理解性地向后退了几步,而后掏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接着重新抬起头看向两兄弟,勾起了一个礼节性的笑容,“抱歉,也许我让你们受惊了,但是我现在赶时间,需要先走了。”
  如果这是在一切正常的情况下,他这么笑起来也许还会让人觉得这是一个温和有礼的人,然而衬着他胸口的血迹和那从容躲过子弹的行为,就怎么看都有点惊悚的意味在里面了。
  但是就他刚刚看到的时间而言,虽说没有错过他的约会,也离和他男友约定的时间有一定距离,可从佛罗里达到纽约的时间怎么也不能算短,再算上他必然需要将身上染血的衣服换一套的时间,就不那么充裕了,他当然需要抓紧时间。
  而且他的礼物也被毁了。
  想到这里,约书亚便有点想皱眉头。对于一名穿越者来说,哥谭是个好地方,因为它混乱,所以要解决在这个世界的身份证明也就变得格外方便,但是也正是因为混乱,让他对这个城市不那么喜欢,毫无秩序,而且现在还把他的礼物毁了,又差点害他约会迟到。
  事实上,他也不是第一次穿越了,即便出现的地点不是在哥谭这样的地方,他也一样能解决身份问题,因此在面对哥谭这样不合逻辑的混乱城市时才那么不喜欢。
  不过现在的当务之急还是回到纽约。
  诚然,假如这段恋爱关系最后以失败告终,他也可以更换下一个对象,但是现在他既然在这段关系里,就应当做好一个恋人应当做到的事情,而约会迟到毕竟是不礼貌的。
  约书亚想离开,却完全不清楚自己的出场方式以猎魔人的角度来说有多么不正常,如果是面对的普通人,也许还能以类似于角色扮演、行为艺术等等理由蒙混过去,可是萨姆和迪恩就是因为附近有不正常的现象而查到这里来的,遇到了看起来不那么正常的约书亚,当然不可能就这么放他离开。
  按理来说,他们现在找的应该是一个鬼魂,迪恩以前也遇到过黄热病毒这样的情况,他们对此还是有一定经验的,可是约书亚的表现却让萨姆不那么确定了。
  只是不论如何,这个看起来容貌极其优秀的青年都不像是正常人类,就算不论一开始仿佛突然死而复活的状态,也没有哪个正常人类能看起来随意一偏头躲过一发子弹。
  被阻拦让约书亚再次皱起了眉,“你将枪口对准我,是想要发起一场战斗吗?”
  一开始他只当对方的开枪是被吓到的下意识行为,也就没有将那一枪放在心上,可是现在这个人阻拦了他的去路,又把枪口对准他,这么看来,倒恐怕不是被吓到的反应了。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萨姆这么问,丝毫没有要把枪移开的意思。
  这多少让约书亚感到有些不快,他现在毕竟要赶时间,不想和陌生人纠缠,因此他上前了一步,在萨姆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把枪从对方的手里夺了过来,然后又再重复了一遍先前的答案,“我是一个人类,只是比普通人类更加优异而已。现在,先生,我有一场约会要赶,希望你不要妨碍我,可以吗?”
  这个回答让萨姆想到了和鬼怪不同的存在,“你是变种人?”
  “不,但在某些方面也差不多。”一再的问题让约书亚有些不耐烦,对方已经没有武器,而另一个男人似乎也不具备威胁,他开始思考起自己就这么离开应当也没有问题,合理推算这两个人的武力值不需要在意,那么就算是杀人灭口也是可行的。
  得到了这个回答的萨姆像是突然放下了警惕心,倒不是说变种人里面就没有危险的家伙了,只是看这个人不耐烦的模样,大概也没有要和他们为敌的意思,因此在意识到这一点以后,他便感觉有些尴尬。
  “咳,抱歉,我们是猎魔人,不小心把你当成鬼魂或者恶魔了。”如果是普通人,萨姆倒不太会解释他们的身份,因为反正也没人相信,但是既然对方是变种人,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很明显的丢脸了。
  萨姆突然改变的态度让约书亚打消了杀人灭口的想法,对于猎魔人他是有所听闻的,而看这个人现在的表现,应当不会再对他造成任何威胁,亲自动手杀人毕竟是件麻烦事,还有要处理尸体等问题,所以他最后只是点点头,把枪还给了对方。
  在和这对兄弟告别以后,约书亚很快坐上了飞往纽约的飞机,但估计是他换衣服花费了一些时间,当他上了飞机以后,很快就发现这对兄弟也乘坐了这架飞机。
  萨姆明显也对此感到意外,并且仍然有些尴尬,在约书亚离开以后,他们又彻底检查了当时的屋子,最后得出线索应当往纽约去,而迪恩所中的病毒毕竟是有时限的,考虑到需要尽快解决这件事,才坐上了这趟飞机,不过误会解除了,即使再次遇见了误会对象,一路上也算得上和平。
  不和平的是飞机突发恐怖袭击。
  如果只是普通的袭击也就算了,哪怕论体术比约书亚要差,温彻斯特兄弟们也是能够和非自然生物搏斗的人们,对付歹徒还是有一战之力的,更何况约书亚的体术又不错,要解决起来并不十分困难。
  困难的是飞行员也死了。
  这一天无疑是充满波折的。棕色短发的青年看着窗外晃荡的天空眨了眨眼,起身往驾驶舱走去。
  “等等,约书亚你会开飞机吗?”有着翠绿眼眸的猎魔人兄长拦住了他,虽然仍然被害怕所控制,但在解决了恐怖袭击以后,他的恐惧也比事情突发时要好多了。
  “不会。”面容精致的青年这么回答,脸上挂着仿佛安抚人心的微笑,没有了衣服的血迹以后,他看起来倒是真的很是温和了,吐出的话语却让迪恩无法真的被安抚而放下心来。
  他说:“但是我开过飞船,所以不用担心。”
  作者有话要说:  约书亚:杀人灭口是可行的
  萨姆:尴尬,不小心向友军开了火,没有怪我开枪还态度这么好,约书亚真是一个好人
  迪恩: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第2章
  约书亚说开过飞船是真的,比普通人类要更优异也是真的,因此他超越常人的大脑足够将飞船驾驶与飞机驾驶相比较,在短时间内成功掌握了飞机的驾驶技巧,整个过程里除了一开始的飞机有些颠簸外,一路上都十分顺利,甚至是比预计的时间要更早地到达了目的机场。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