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同人耽美>

[综]吐槽系黄金之王

作者:木铎屿 时间:2019-10-04 10:46 标签:综漫  少年漫  家教  成长  
  一直以来,人们都告诉纲吉他身为黄金之王,能够透过自己的双眼窥知命运
  而作为实际上能够摁住命运喉咙把命运这种东西摁在地上摩擦的王,纲吉更想知道另一件事:
  他什么时候才能摆脱矮唧唧的身高长到两米一啊摔!
  再、再后退一步,长个一米九也不是不能接受的嘛。
  >*<
  “我是黄金之王。”
  “是命运的窥知者。”
  “是德累斯顿石盘的协助者。”
  ——
  无cp
  阅读须知:荣誉属于原著;非完全考据&大量私设;ooc有之,谢绝ky;小学生文笔;纲吉最可爱不接受反驳;感谢观看;拒绝盗文从我做起。)
  内容标签: 综漫 家教 少年漫 成长
  搜索关键字:主角:纲吉 ┃ 配角:被蛤蜊选中的男人;头上顶着把剑的人们;大声吼出你的书的名字的人们;最古之王和他的基友; ┃ 其它:
  作品简评:
  纲吉,在上一任黄金之王逝世后成为新的王权者,并继承了前者的遗产与氏族,即使在王权者间也是当之无愧被命运钟爱的那个宠儿。然而,在被最古之王教导、结实了诸多友人、经历了王剑坠落的事件之后,纲吉不愿顺从于命运,立下要摁住命运的喉咙将之摁在地上摩擦的宏愿,并撸起袖子准备将这个宏愿实现……本文讲述了男主从懵懂无知到逐渐成长起来,最终成为可靠王者、反抗既定命运的故事。在这一过程中纲吉邂逅了许多友人,一同经历了众多冒险故事,其中笑与泪掺杂。且看在青春与热血之中,被命运宠爱的黄金之王最终如何战胜既定的命运!

第1章 001
  001
  沢田纲吉从梦境中醒来。
  梦境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已经记不真切,要细细去回想,也只不过是一片空茫。
  他睁大眼睛看着天花板,不知过了多久察觉到自己实在没有困倦之意之后终于起身。
  被褥有些闷湿,想来是因为方才大汗了一场的缘故。
  他将稍微有些厚重的被褥掀开,光着脚走到门边去。
  拉开门这件事对于只有四五岁的他稍微有些困难,三头身的小团子整只趴在门上,稍微费了些气力才将之打开。
  门外没有人。纲吉稍稍探出个头左右看看,犹豫之后方才疑惑地走出房间。
  他的房间与目的地稍微有些远,但这对已经习惯这个距离的小团子没有什么大的问题。
  于是穿着浅棕色兔子睡衣的纲吉团子边走边摔地,终于来到有人的范围。
  ——如果那确实是人的话。
  听见动静的人转过身,隐藏在面具下的双眼在看到揉着眼睛要哭不哭看着自己的纲吉时猛地一缩。
  他克制地向前走了一步,单膝跪在差不多只自己一半高的男孩身前。
  “殿下。”
  他低下头,金色面具下的眼恭顺地垂下。
  纲吉双手背在身后,软趴趴的手指躲在后面相互纠缠着,以期能够稍微掩饰自己的没有底气。
  他想了想,歪着头问道,“能带我去大觉阁下身边吗?”
  **
  沢田纲吉记得那是他最后一次见到国常路大觉。
  几乎可以说是叱咤了一个时代的老人躺在他惯爱的软塌上,目光朝外,神情温和地看着窗外的夜樱。
  明明是自己提出要到老人身边的,但当要跨入房间的时候,纲吉不由瑟缩了一下。
  他身侧的“兔子”带着疑惑地低下头,安静地站在原地等待他的行动。
  于是纲吉便知道,自己不能一直站在原地不动。
  隐藏在衣袖下的手给自己打气一般捏了捏,只有个三五头身的小团子出声,是向来的细细软软。
  但以往总会回过头来招呼自己的老人并没有想以往一样转过头来,也没有作出任何反应。
  纲吉迟疑了一下,稍微加大一些声音。
  但国常路大觉依旧没有回应。
  他身边的兔子轻轻碰了碰他,用一种沢田纲吉从未听过的语气说道。
  “阁下方才还在念着您呢。”
  纲吉眨了眨眼,慢吞吞地站起身,走到国常路大觉身边去。
  后来沢田纲吉想那个时候他大概已经猜到了什么。只不过那时候他还太小,尚且不明白此时诡异的静默的意义。
  他来到国常路大觉身边,想以前一样伸手拉了拉对方。
  “阁下,”他小小声地说着,像是说悄悄话一般贴近对方。
  今天的大觉阁下稍微有些不同。
  沢田纲吉想。
  如果要说的话,大概是体温更低了些吧。
  他抬起头,因为刚醒的缘故看起来略微有些茫然。
  孩童的目光在房间内扫过,略过摆放在边侧的插花略过跪坐在门外的兔子们,最终聚焦于大开的窗户。
  他仰起头,似乎有樱花的花瓣随着夜风吹拂进来。他侧过头,便有守护在一边的兔子侧过头来。
  沢田纲吉并非[非时院]的一员,对于这些隶属于非时院的兔子们却出乎意料地熟悉。
  从两年前因为自己的重病而被委托到非时院治疗至今,他与非时院的成员已经朝夕相处了整整两年。
  因此此时此刻,名为沢田纲吉的幼小孩童能够轻而易举地从看似与平日无二的兔子身上感知到不同于以往的情绪。
  他放置在身边的手抖了抖,抿出一个浅淡的笑。
  “为什么不将窗户关上呢?”他疑惑极了地问道,“医生不是叮嘱说阁下需要少吹风吗。”
  年幼的沢田纲吉慢慢俯下身,拒绝透过兔子那张面具下的眼神得知某个遥远的、被命定好的事实。
  他想了想,将国常路大觉的手拉起来,轻轻放在自己脸边。
  于是他感受到了。
  原本尚存余温的手渐渐变得冰冷,到最后一丝温度也无。
  他好像知道了什么。
  年幼的沢田纲吉想。
  原来这就是[死亡]吗?
  年幼的、对死亡也好命运也要都一无所知的沢田纲吉疑惑地想,重新伸出手试探地碰了碰已经失去呼吸的老者。
  那惯常在他面前如同邻家爷爷一般慈祥的老者对于这触碰毫无反应,以前偶尔他会睁开眼,难得配合孩子地作出一副被惊醒的模样,但现在这个老人只是躺在此处,连呼吸都停顿。
  于是年幼的沢田纲吉知晓了。
  这是死亡。
  **
  但显然,年幼的沢田纲吉还不能全然理解[死亡]的意义。
  他看着兔子们绕过他,将偏头看夜樱的国常路大觉的头放正,其中一名走上前,请他轻轻敲了敲国常路大觉头下的枕头。
  这件事做完之后早有准备的兔子从身边同伴手中拿着的托盘上取下一片三角形的纸,盖在国常路大觉的额头上。
  “这是在干什么呀。”他偷偷拉了拉身边一个兔子的衣角,小小声地询问。
  兔子们从来不会对他敷衍,即使是这个时候也是如此。
  于是原本端正站着的兔子单膝跪在他身前,恭谨地回答,“是[天冠]。”
  “天冠……?”年幼的沢田纲吉歪歪头,想了想才了解对方的意思。
  原来是大觉阁下的帽子。
  他看了眼窗外飞舞的夜樱,但是能够理解兔子们为国常路大觉戴冠的举动。
  后来的沢田纲吉想起这个时候的自己时总会被自己蠢哭,但细细回想,那个时候他尚且能够如此天真到不谙世事的地步,都多亏国常路大觉身前的准备与托付。
  而作为掌控命运的黄金之王,国常路大觉想必早已料到会有这一天,早早将身后一应事宜准备完全。
  其中自然包括了他自己的葬礼。
  也正是因此,当时尚且年幼的他在那样巨大的悲恸与压力之下,才能够依然同以往一般生活。
  **
  身为这个国家背后的操纵者之一,国常路大觉的葬礼定然是繁复而庄重的。
  这已经与死者的意志无关,他的死亡昭示着一轮新的势力的洗礼即将开始。而在此之前,相关者乐于将表面的功夫做得尽善尽美,送行这位叱咤一生的老者。
  倒不如说是送的越远越好。
  因此浩大的葬礼轰轰烈烈地举行,穿着黑色改良术服带着金色兔子面具的黄金氏族抬着巨大的灵车,缓缓步行往下葬之处。
  黑色的号角所至之处连空气都变得哀恸而沉默,偶尔觑见的普通人见到如此声势浩大的□□不由得暗自猜测一番这是哪家的大人物去世,又很快回到自己本来的生活之中。
  在灵车离开之前,纲吉嘱托身边的兔子将自己的面具放在了国常路大觉身边。
  兔子垂首应允,告辞退下换成另一个同样装束的兔子陪侍在他身边。
  整个过程带着奇异的安静,却没有任何人阻止纲吉这无厘头的行为。
  纲吉并没有参与到下葬的过程中去。
  他本就不是黄金氏族的人,甚至连敷衍客人——类似于皇室或者总理大臣一类的人物——的任务都落不到他头上,更遑论其他的工作。
  而被簇拥着的灵车当中,有的也只是国常路大觉身前的衣物,而并非他本人的尸体或骨灰。
  至于真正应在那沉重灵车内的东西,早已遵从他的遗愿被送往德国——被他戏称为第二故乡的地方。
  纲吉并没有跟随前去,在或是政要或是商业巨擘或是其他在各自领域足以被称为巨头的人们弯腰致敬之时,在最后一抔土撒在德国的土地的时候,巨大的痛苦环绕了年幼的纲吉。
  他感受到整个脑袋仿佛被人从中劈开的痛苦,在这样的痛苦之下,连睁开眼对他而言都是一种灾难。
  得知老友死讯而匆匆赶来的白银之王站在年幼的孩童床侧,他垂着眸,浅白色的睫毛在面上投下浅浅的倒影,拥有着漫长生命的白银之王看着这个常常被老友提在嘴边的孩子,淡漠的瞳中有着了然。
  年幼的沢田纲吉躺在榻榻米上,他细细的眉紧紧蹙起,昭示着巨大的痛苦袭击了这个孩子的现状。
  在白银之王辨别不清意蕴的注视之下,闪烁的金光流转在幼童全身,金色的剑在幼童上空浮现,张扬而毫无质疑地昭示着新的王者的诞生。
  但这一切纲吉都不知晓了。
  他模模糊糊地感知着外界,脑海嗡嗡作响,远方的世界近处的人们俱都化作声音涌入他的脑海,将这个只有五岁的孩子几乎撕裂。
  在漫长的、漫长的痛苦过后,纲吉终于能够重新睁开眼。
  [他]依旧躺在软软的床铺中,蜷缩得像个没有安全感的婴儿。
  [他]的身边坐着拥有一头银色长发的青年——是国常路大觉的友人,白银之王威兹曼。在短暂的清晰后男人化作白银色的光点,几乎占据他的整个视线。
  而在威兹曼身后,跪坐着的零零散散的、臂上绑着黑纱的兔子门也都化作金色的光点。


作者其他作品

[综]吐槽系黄金之王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