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耽美

皇恩浩荡(46)

作者:白芥子 时间:2018-12-29 20:19:46 标签:生子 宫廷

  但……
  “他早就是已死之人,你现在却来告诉朕,你把他救了出来,他还活着,还要朕接他回来?”
  昭阳帝声音淡淡,听不出什么起伏,祝云瑄藏在宽大衣袖下的手逐渐握紧:“父皇,大哥他是冤枉的啊,您明知道那些事情都不是他做的……”
  “人死不能复生,”昭阳帝冷淡打断他,“他若是回来,你要朕如何与满朝文武,与天下臣民解释?”
  “可……”
  “你以为,定远侯府那个小儿来朕这里告了他祖父一状,就真能把整个侯府都摘出来吗?”
  祝云瑄猛地抬起了头,不可置信地望向昭阳帝,昭阳帝神色依旧平淡:“谢夕雀,他是当真以为朕都不记得了,还是故意的?”
  祝云瑄骤然红了眼眶,身体不可抑制地微微颤抖起来,昭阳帝又道:“去了边关,他倒是比从前出息了,这回茕关守战,做得不错。”
  “父皇……”祝云瑄的眼泪夺眶而出,“为何要这样?”
  西洋钟不断摆动的声响清晰可闻,冗长的沉默后,昭阳帝沉下声音:“朕的儿子还有许多,缺了谁都一样,你是,他,也是。”
  走出御书房,刺目的阳光让祝云瑄有一瞬间的恍惚,他停下脚步,抬眼望向远处掠过天际的飞鸟,久久凝视着那没有尽头的湛蓝天空。
  或许……祝云璟回不来,于他,终究也是一件好事。
  一声轻笑窜入耳际,祝云瑄回神望过去,梁祯站在两步之遥的台阶下,正笑看着他。
  “殿下今日怎这般好兴致,竟站在这御书房外看起了风景?”
  祝云瑄轻眯起眼睛,不作声地盯着面前之人,梁祯的嘴角始终噙着笑,坦然回视着他。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祝云瑄心中默念着,对了,就是从废太子那时起,这个人就是在那个时候出现的,从那时起他就已经取代了祝云璟在皇帝心中的位置……不,或许从一开始那个位置就是给面前这个人的,是祝云璟占了,所以必须得还回去吗?
  废太子、押入冷宫、赐死,这一系列雷厉风行的动作背后不是皇帝昏庸不辨是非,仅仅是,他在为面前之人扫清障碍而已。所以那一次皇帝并未大开杀戒,从一开始,他就没有当真过,却顺水推舟处置了祝云璟,为的只是,给别人腾出位置。
  祝云珣算什么,不过是个被推到风口浪尖处的靶子、自以为是的跳梁小丑罢了。那九皇子又算什么,一个吃奶的娃娃,也不过是皇帝为面前之人准备的傀儡而已。他自己,就更算不得什么了,从来,他就未入过皇帝的眼。
  对祝云璟,皇帝大概还有几分愧疚,只是这份愧疚最多也只容许他以定远侯夫人的身份苟活于世,皇帝可以为他保住定远侯府,却绝不可能再让他回来。
  皇帝的儿子有许多,缺了谁都一样,祝云瑄是如此,祝云璟亦是如此,唯一不能缺的,只有……面前的这一个。
  梁祯上前了一步,立于祝云瑄的面前,一步台阶的距离,他们的视线几乎平齐。祝云瑄没有动,他看到梁祯微微倾身过来,在他耳边低语:“殿下,您怎么红了眼睛?可是陛下欺负您了?”
  祝云瑄的目光缓缓移过去,落在梁祯嘴角的那抹笑意上,顿了顿:“你待如何?”
  轻笑声又一次在耳畔响起:“若真是陛下欺负了您,我帮您去欺负回来,可好?”


第58章 千里寻夫
  转日一大早,祝云璟就带着管事给他挑的四个家丁准备启程,出门之前嬷嬷把元宝抱了过来,小家伙半个时辰前就醒了,喝了奶正是精力旺盛的时候,见了祝云璟便往他怀里扑,祝云璟将人抱住,亲了他好几口:“你乖,爹爹要离开一段时间,等爹爹找到你父亲就会回来。”
  元宝懵懵懂懂,并不明白他爹在说什么,祝云璟摸了摸他的脸,把他交还给了嬷嬷,元宝的嘴巴张了张,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没有哭,只愣愣看着祝云璟:“阿哒……”
  祝云璟一声轻叹,叫嬷嬷把人抱走,不再犹豫地翻身上了马。
  从茕关到玉真国,不间断地急赶路也要个十余天,这一路上祝云璟领略过大漠孤烟、长河落日,亦领略过千里黄云、北风吹雁,他来这边关一年多,第一次亲眼见到了那些文人骚客反复吟诵咏叹的塞外风光,却无心欣赏,一路快马加鞭,终于在出关后第十二日,到达了玉真国的都城。
  为着低调不引人注目,进城之前祝云璟和带来的手下全部换了夷人的打扮,祝云璟还稍稍易了容,遮去了原本过于出众的容貌,扮作周边其它国家的商人,顺利混进了城中。
  这座塞外城池出乎祝云璟意料的繁华,虽规模远不如大衍的京城,比扈阳城也还要差一些,但市井街巷熙熙攘攘、车水马龙,一座座别具特色的宅邸亦像模像样,比之他们一路过来路过的任何一个城镇都要好上许多。
  这里也有大衍人安插的探子,祝云璟吩咐了三个手下去分头打听消息,只带了剩余一人去了城中最繁华的商业街上转悠。
  这条街上十分的热闹,一间连着一间的商铺,卖什么的都有,祝云璟漫不经心地观察着四周,尽量不招人耳目,他们初来乍到,在这陌生的地界并不敢过于张扬。
  晌午时,祝云璟走进了街边的一间茶楼,没有要雅座,就在一楼的大堂里坐了下来,喝着茶用着点心,不动声色地听着周围的人闲聊热闹。
  夷人的语言祝云璟听得懂一些,且带来的家丁也是特地挑的会夷话的,这些人说的最多的便是才刚刚与大衍打完的那一仗,从这些玉真国普通百姓言辞间的抱怨中可以听出,他们对当权者无故挑衅大衍的行为是十分不满的,都在担忧自身的安危,害怕大衍人会报复回来。
  祝云璟也在暗自思忖着朝廷报复回去,将这一个个狼子野心的小国彻底收拾服帖的可能性有多少,要打仗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兵马、粮草都得调备齐全,由谁去领兵亦是关键,这些这个北夷小国互相勾结,背后还有番邦人支持,要对付起来并不容易。
  前一次他们花了五年时间调动了五十万大军打退了苍戎人,却因未斩草除根,以至于他们在短短两年内又再次挑衅上门,这回也不知朝廷到底是个什么态度,又会如何处置玉真和苍戎这两国,若是依旧大事化小,接受了他们的假意投诚,怕是迟早还会起祸端。
  “你们听说了没有,那去了衍朝的三王爷回来了,据说他这些年在衍朝为我玉真国做了不少事情,汗王甚是满意,这汗位之争,怕是不能太平了。”
  “可不是,二王爷执意要去挑衅衍朝,结果半分好没落到,又被衍朝的那个大将军打退了,狼狈逃了回来,还损失了好几万兵马,在朝中威信一落千丈,汗王也对他颇有微词,这汗位怕是当真要落到三王爷手中了。”
  “也不尽然,二王爷毕竟根基深,三王爷去衍朝好几年,朝中势力怎比得上二王爷,鹿死谁手还未可知。”
  玉真人没有大衍那么多繁文缛节,在茶楼里当众谈论国事都是平常,听着这些玉真人七嘴八舌的议论,祝云璟却很有些意外,他们嘴里说的那个三王爷应当就是那半路逃了回来的假陈博,原来他还是这玉真国的王爷,一国王爷竟蛰伏在大衍边境做细作三四年,也实在是匪夷所思。
  就是不知道他到底偷得了多少有用的情报,祝云璟轻眯起眼睛,想了片刻又微微摇头,罢了,他这次来是为找人,别的事情还是不沾惹了。
  那之后连着好几日,祝云璟都在这座城池里四处转悠,家丁分头去打听消息却无甚收获,祝云璟有些失望,正犹豫着是不是该去下一处,直到这日午后,他转到一处大街上,停在了一间铁器铺门口。
  这间铁器铺规模不大,卖的大部分是自己打的家用之物,兵器也有,但是少,在大衍兵器是禁止民间私下买卖的,玉真人却没有这么多的规矩。祝云璟走进去,一眼就看到了挂在墙上的那柄剑,厚重的乌金色剑柄和剑鞘上有着精雕细琢的繁复纹路,即便没有看到剑出鞘,也知道定是把好剑,与周围那些良莠不齐的寻常之物格格不入。
  祝云璟沉下眸色,那是贺怀翎的剑,剑柄上还挂着贺怀翎走之前他亲手系上去的剑穗,他绝不可能认错。
  身旁的家丁得到祝云璟眼神示意,直接问起了价钱,对方也不含糊,开口就是五十两。
  “这样的剑还有吗?有多少我们都收了。”家丁道。
  那店掌柜的笑眯眯地取了几柄他自认为的好剑递过去:“这些您看如何?”
  祝云璟面无表情,家丁撇嘴道:“很不怎样,比那一柄差远了,那剑是你们自己打的吗?怎么就只有那一柄?”
  “当然是!”店掌柜的义正言辞道,“这铺子里的东西都是我自家打的,如假包换。”
  这话实在没有多少可信度,夷人炼造铁器的技术低下,耗时多产量低,打出来的兵器大多不中用,所以需要偷偷摸摸跟大衍的商人买,贺怀翎这剑本就是上品,根本不是这些夷人能炼得出来的。
  见对方眼里滑过一抹心虚后似又起了疑心,祝云璟示意家丁掏钱将剑买了下来,不再多问,拿起剑便出了门。
  客栈里,祝云璟细细擦拭着手中的剑鞘,幽深瞳仁里像是藏着什么情绪,深不见底。
  亥时时,家丁回来禀报,他们又去会了会那铁器铺的掌柜,威逼之下对方终于承认,剑是他来捡来的,就在离大衍军与玉真人交战的战场不远处的山崖下。
  “他说捡到剑的时候并未看到什么人,只有一柄剑在那里,他看着是把好剑,便捡了回来挂在店中出售,应当不是在撒谎。”
  祝云璟微蹙起眉:“你们可有暴露身份?”
  “并未,那掌柜的已经吓破了胆,知道的都说了,他应该确实没见过侯爷。”
  祝云璟沉下声音:“那我们明日便走,去他说的地方看看。”
  第二日一早,用过早膳他们便动了身,准备出城去。
  行到半路,街上突然戒严,说是三王爷路过,旁的人都要回避让路,祝云璟心道这假陈博好大的架子,又想看看他如今是个什么样,便停了下来,退到了人群之后的街角处。
  四五匹高头骏马匆匆而过,为首的男人一身夷人王公的装扮,骑在一匹高大黑马上,神情倨傲、目光冷冽,身后跟着四五亲兵,十分的威风。
  祝云璟冷眼看着,心下却有些意外,这假陈博的真实相貌竟颇为粗狂,与他假扮的很有几分斯文文人气质的陈博完全不像,那么几年他身边的人竟一个都未认出,这出神入化的易容术当真是了得。
  纵马自祝云璟身边过时,那假陈博的速度放慢了一瞬,目光移向祝云璟。祝云璟的脸上并无半分慌乱之色,他和身边的人都易了容改了相貌,这假陈博不可能认出他来。
  四目对上,假陈博似是挑了挑眉,祝云璟不动声色,直到对方走远,才逐渐沉了眸色。
  身旁的家丁小声提醒他:“少爷,我们还是赶紧走吧。”
  祝云璟不答,一直看着假陈博远去的方向,半晌,才微微勾了勾唇角:“不着急,我们再在这里歇一日。”
  一众家丁都不知他是何用意,但祝云璟坚持他们也说不得什么,就在这条街上找了间客栈住了下来。
  傍晚时,他们正要用膳,楼下院子里忽然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几个家丁立时警觉了起来,拿起了剑护在祝云璟身前。
  房门骤然被人推开,外头有手持兵器的十余人,看打扮与清早跟随那三王爷的私兵一模一样。Fxsw.org

推荐文章

叛儿嬉春

逆水横刀

奉旨拆婚

迎‘男’而上·江湖有喜

和亲公子

林公子药罐子

儿子你还要吗?

一觉醒来怀了崽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金风玉露

暗火

热夏

丹霄万里

焚心[ABO]

你个骗子

温香艳玉

浮生梦

上一篇:叛儿嬉春

下一篇:昔年万里封侯路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我一直以为,太子最后还是会当上皇帝的,毕竟名字叫皇恩浩荡。。。结果啥也没,就俩人谈了恋爱,额。。。对不起,文还不错,就是格局小了点。不是我的菜,看的有点憋屈,文荒可阅。
要看格局格局大的我推荐你去看将进酒
真的好看,甜甜的恋爱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我一直以为,太子最后还是会当上皇帝的,毕竟名字叫皇恩浩荡。。。结果啥也没,就俩人谈了恋爱,额。。。对不起,文还不错,就是格局小了点。不是我的菜,看的有点憋屈,文荒可阅。
我记得太太说过取这个名字是因为受也是个太子,太子下嫁也算是皇恩了
我一直以为,太子最后还是会当上皇帝的,毕竟名字叫皇恩浩荡。。。结果啥也没,就俩人谈了恋爱,额。。。对不起,文还不错,就是格局小了点。不是我的菜,看的有点憋屈,文荒可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