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耽美

皇恩浩荡(28)

作者:白芥子 时间:2018-12-29 20:19:46 标签:生子 宫廷

  初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即使之前有再多的向往和期待,总还是会有不安,尤其是祝云璟这样一无所有跟着自己来边关,他心中的焦虑和茫然即便不说,贺怀翎也一清二楚。
  祝云璟指着自己的肚子:“怎么去?这个麻烦怎么办?”
  贺怀翎笑道:“这么多伺候他的人,还用得着你操心吗?然不成你还想亲自养他?”
  他们从京里带来的除了两个大夫还有四个奶嬷嬷和好些个丫鬟小厮,都是为祝云璟肚子里的这个小祖宗备着的,贺怀翎知道祝云璟不喜这个孩子,但毕竟是自己的亲骨血,或许以后他会喜欢呢?
  祝云璟嘴角微撇:“我才不养。”
  “好,好,你说了是。”
  祝云璟岔开了话题:“你方才见到你那些下属了?都怎么样?”
  “还行吧,两个副总兵有些不睦,其他人看着都还好,再看看吧。”
  “陛下给你的那道密旨,让你查前任总兵被暗杀之事,你打算从哪里下手?”
  “这些不用你操心,你先安心把孩子生下来再说。”
  祝云璟没好气道:“你要是查不出来,陛下一准觉着你无能。”
  贺怀翎失笑:“你这是担心陛下会责怪我?”
  “与我何干?”
  贺怀翎笑着摇了摇头,他真是爱死祝云璟这明明向着他却又口不对心的模样了。不过这事情说起来还当真有一些麻烦,前任总兵死在了总兵府的书房里,被人一剑穿心,现场一点可能的蛛丝马迹都未留下,要查起来确实不容易。
  “雀儿,窗户外头那株枯树我叫人移走,给你种些别的吧?之前庄子上的梅花树、桂花树都不错,或者,我给你种石榴树?”
  祝云璟:“……”
  贺怀翎这都不知道是真不懂还是故意装傻了,先是在别宫里给他送石榴花,现在又说要给他栽石榴树,用得着这么直白吗?
  贺怀翎:“你不喜欢?”
  “……你知道我朝为何会出现能让男子生育的生子药吗?”
  贺怀翎轻笑,目光灼灼,望着祝云璟:“殿下,太祖皇帝与皇后石榴树下定情的故事流传了两百余年,怕是路边的三岁孩童都知道吧,帝后情深,却因为皇后是男子无法孕育,然天佑我大衍,才有了南疆神医研制出的生子药,得以绵延国祚。”
  祝云璟道:“你觉得这个故事很感人吗?”
  贺怀翎反问他:“殿下不觉得吗?”
  祝云璟颇不以为然:“皇后并不想以男子之身承孕,是太祖皇帝逼迫他吃下的生子药,生下孩子后皇后一直郁郁寡欢,太祖皇帝没多久就厌烦了,纳了新人,皇后因此愈加神思忧虑,没几年就崩逝了,太祖皇帝便又后悔了,遣散了后宫,抹去了其他人存在的痕迹,让人以为他只有皇后,一日复一日地思念着皇后,才流传下了那一段不断被世人歌颂的帝后情深的佳话。”
  贺怀翎哑然,祝云璟抬手点了点他的肩膀:“所以,以后别再想着学太祖皇帝搞那些骗人的东西了,懂吗?”
  贺怀翎:“……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怎会随意编排自己的祖宗,这些事情都是宫中老人一代一代口口相传的,但毕竟是宫闱秘闻,到如今知道的人是越来越少了。”
  贺怀翎再次捉住了祝云璟的手:“那殿下且看着吧,我之心,与太祖皇帝不同,与世间任何人都不同,我心之所向,唯君而已。”


第36章 喜得麟儿
  到边关的第三日夜里,刚睡下没多久祝云璟的肚子忽然就毫无预兆的疼了起来,他以为又是与往日一样,忍忍就过去了,翻了个身便没有再理。
  小半个时辰后,外头守夜的下人听到呻吟声进来看时,祝云璟已疼得满头大汗、浑身痉挛,有些神志不清了。
  贺怀翎听闻禀报匆匆赶来,两个大夫正在忙碌地做着准备,贺怀翎快步走到床边,见祝云璟缩在床上似是痛苦极了,眉头当即就拧了起来:“这是怎么回事?”
  “要生了,”年长一些经验丰富的老大夫镇定地宽慰他道,“无碍的,孩子很快就能取出来。”
  贺怀翎在床头坐下,将祝云璟抱起一些,让他的上半身倚着自己,仔细地帮他擦拭额头上的冷汗。
  大夫提醒贺怀翎:“须得将镇痛的药给他喂下。”
  “我来。”贺怀翎接过了大夫手中的药碗,轻轻捏着祝云璟的下颌,在他耳边低声喊他的名字,“夕雀,雀儿……”
  好半晌,祝云璟终于有了反应,迷茫的双眼望着贺怀翎,贺怀翎叹道:“别怕,你要生了,把药喝了,孩子马上就能出来。”
  药碗递到嘴边,祝云璟下意识地启唇,皱着眉将这不知是什么味的药汁给喝下了肚。
  “最晚一刻钟就能起效,且再忍忍。”大夫说完,又去了外间继续准备着。
  祝云璟靠着贺怀翎,有气无力地眯着眼睛,药效起得很快,身体逐渐麻木之后连疼痛也跟着一并消失了,贺怀翎低头用嘴唇碰了碰他苍白无血色的侧脸:“还疼吗?”
  祝云璟轻轻摇头,哑声道:“没感觉了。”
  “那就好。”
  见贺怀翎眼圈似乎都红了,祝云璟唇角扬了扬,脸上挤出了一丝笑:“你怎么都要哭了?”
  贺怀翎抱着他的手微微颤抖着:“……没有。”
  祝云璟“啧”了一声:“这么激动吗?你好像比我还紧张。”
  “我就是担心你……抱歉。”
  “道什么歉?是觉得让我给你生孩子对不起我吗?”祝云璟点了点头,“你是挺对不起我的,要真觉得愧疚你给我也生个好了,就当是还我了。”
  贺怀翎:“……”
  很快祝云璟便没了说笑的心情,大夫已经做好了准备进了里间来,衣裳被掀起时他下意识地闭起了眼睛,贺怀翎亦侧过了头,不忍去看。那用烈酒擦过又用火拷过的刀子在祝云璟的腹部缓缓划开了口子,两个大夫一个主刀,另一个打下手,不多时,随着“哇”的一声啼哭,一个皱巴巴浑身是血污的婴孩便被取了出来。
  贺怀翎只瞥了一眼就又将注意力放回了祝云璟身上,祝云璟一直没有睁开眼睛,睫毛却在不停微微颤动着。候了多时的奶嬷嬷将孩子抱去外头清洗,满头大汗的大夫继续缝合起伤口。
  又过了小半个时辰,伤口缝合完毕后再洒上磨成粉状的药,用纱布一圈一圈地缠起,两个大夫同时舒了一口气。
  贺怀翎问他们:“这是什么药?”
  “加快伤口愈合的,亦可防止伤口溃烂出脓,侯爷放心,以后只要每日换一次药,月余这口子便能长好了。”
  “我身上还是一点感觉都没有,”祝云璟终于开了口, 嗓音嘶哑,“药效什么时候会过去?”
  “再过个把时辰,药效过去之后伤口出会有些疼,您说不定还会发热,不过不打紧,再喝几服药就好了。”
  祝云璟疲惫地点了点头,奶嬷嬷抱着清洗干净用襁褓裹着的婴儿上前来与他们道喜:“恭喜侯爷,贺喜侯爷,喜得麟儿!”
  贺怀翎尚未说什么,祝云璟先道:“抱过来一些,给我瞧瞧。”
  那嬷嬷上前一步,将孩子送到他们跟前,喝了奶的小娃娃已经睡着了,小脸皱成一团,既不白嫩也不可爱,奶嬷嬷却笑道:“小公子与侯爷长得十分相像,一看就是父子俩!”
  祝云璟瞅一眼贺怀翎,再瞅一眼嬷嬷手里的奶娃娃:“……”这到底是从哪里看出来的十分相像?
  “他好丑。”祝云璟嫌弃道。
  贺怀翎低笑:“小孩子刚出生就是这样的,长长就好了。”
  祝云璟不信:“这么丑能长好吗?”
  “肯定能,你和我的孩子,不会丑的。”
  祝云璟红了耳根,转开了视线:“我好累,想歇下了。”
  “好。”贺怀翎让奶嬷嬷把孩子带下去,叫人收拾了屋子,给大夫和伺候的人都下了赏钱,打发了他们出去,自己则留了下来陪着祝云璟。
  已经快寅时了,祝云璟哈欠连天,没有心思想太多,很快就睡熟了,贺怀翎给他掖好被子,就在一旁守着。
  镇痛药的药效还在,祝云璟睡得很安稳,贺怀翎的指腹在他的眉间轻轻摩挲了片刻,无声地弯起了唇角。
  再醒来时已是晌午,祝云璟一睁开眼便看到了坐在一旁看书的贺怀翎,他试着动了动身子,牵扯到腹部的口子,疼得轻“嘶”了一声,贺怀翎放下手中的书靠过来按住了他的肩膀:“别动,是不是疼了?”
  祝云璟咬着牙根道:“疼。”
  “药效过了就是这样,大夫方才来给你诊过脉了,没什么问题,你先吃点东西,再喝药。”
  祝云璟下不了床,贺怀翎坐在床边将熬好的清粥一勺一勺喂进他的嘴里,祝云璟却有些心不在焉:“……孩子呢?”
  “一个时辰前吃了奶又睡了。”
  “这么能睡。”
  祝云璟小声嘀咕了一句,贺怀翎轻笑:“你想看他,等他醒了,我叫人抱过来。”
  “……算了。”
  贺怀翎又道:“孩子跟谁姓叫什么名字你想过吗?”
  祝云璟莫名其妙:“你的世子当然跟你姓,名字你取,我怎么知道你们家取名有没有什么规矩。”
  贺怀翎眼中笑意更浓,想了想,道:“那就叫贺启钰吧,贺家他这一辈都是启字辈的,钰字也不错,你觉得如何?”
  “贺启钰?”祝云璟念了两遍,点了头,“行。”
  “那小名呢?殿下你给孩子取个小名吧?”
  祝云璟眼珠子转了转,脱口而出:“元宝。”
  贺怀翎:“……这名字也确实合了钰的意思,那就这样吧。”
  祝云璟轻哼:“你不满意直说啊?”
  “没有,你也是孩子的爹,你取的名字都是好的,元宝很好,”
  “……我看你明明勉强得很。”
  贺怀翎失笑:“真没有,这名字挺有趣的,就这个吧。还有另一件事,你的新身份我已帮你弄好了,祖籍景州,是我外祖父一个世交家的侄孙,那户人家是书香门第,家风很好,也姓谢。”
  祝云璟“嗯”了一声:“不会露馅就成。”
  “就是元宝的世子身份有一些难办,世子是要上奏朝廷请封的,若是你愿意与我成亲,有了侯夫人的身份,元宝这个世子便也顺理成章了,只是年纪得改小一岁,待到明年再请封。”
  祝云璟扬了扬眉:“说来说去你还是想要我做你的侯夫人,那你打算怎么与人解释我出现在这里?”
  “这个好办,就说我外祖父看我年岁也不小了,又来了边关,怕我在这边找不到合意的人,一直拖着不成家,便做主帮我在景州相看了人,我继母也答应了,事情便成了,等再过两个月,天气暖和一点你身体也养好了,我们办场婚礼,以后你出现在人前就不需要有那么多避讳了。”
  “……那你祖父那里呢?”
  “告知他们一声即可,其他的不必他们管。”
  祝云璟轻眯起眼睛:“你老实说,这些事情你都盘算多久了?”
  贺怀翎笑着坦白:“在京里的时候就一直在计划着,雀儿,你便答应吧,你若是不喜欢,我们做对假夫妻就是了,有了这个身份以后你做什么都方便些,也不用再东躲西藏,这样不好吗?而且这里是边关,并不需要你以侯夫人身份去应酬什么,即便有,我也会帮你都推了,你无须担心这个。”Fxsw.org

推荐文章

叛儿嬉春

逆水横刀

奉旨拆婚

迎‘男’而上·江湖有喜

和亲公子

林公子药罐子

儿子你还要吗?

一觉醒来怀了崽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金风玉露

暗火

热夏

丹霄万里

焚心[ABO]

你个骗子

温香艳玉

浮生梦

上一篇:叛儿嬉春

下一篇:昔年万里封侯路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我一直以为,太子最后还是会当上皇帝的,毕竟名字叫皇恩浩荡。。。结果啥也没,就俩人谈了恋爱,额。。。对不起,文还不错,就是格局小了点。不是我的菜,看的有点憋屈,文荒可阅。
要看格局格局大的我推荐你去看将进酒
真的好看,甜甜的恋爱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我一直以为,太子最后还是会当上皇帝的,毕竟名字叫皇恩浩荡。。。结果啥也没,就俩人谈了恋爱,额。。。对不起,文还不错,就是格局小了点。不是我的菜,看的有点憋屈,文荒可阅。
我记得太太说过取这个名字是因为受也是个太子,太子下嫁也算是皇恩了
我一直以为,太子最后还是会当上皇帝的,毕竟名字叫皇恩浩荡。。。结果啥也没,就俩人谈了恋爱,额。。。对不起,文还不错,就是格局小了点。不是我的菜,看的有点憋屈,文荒可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