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耽美

皇恩浩荡(30)

作者:白芥子 时间:2018-12-29 20:19:46 标签:生子 宫廷

  “可不是嘛,人已经到前院了,就在前头正屋里。”
  祝云璟没有多犹豫,将儿子交给嬷嬷,出了门。
  才走到前院,就听到了贺怀翎那叫姜演的手下的大嗓门,祝云璟止住脚步,本欲转身回去,却听姜演正在说着的是他和贺怀翎的婚事:“我在军中听到人说将军您要成婚了还以为是流言,没想到竟是真的,怎会这般突然,您竟要娶个男妻?”
  贺怀翎道:“是外祖父的安排,怕我一直在这边耽搁了成家,就做主帮我定了门亲事。”
  姜演一拍巴掌:“我想起来了,是不是当年您在景州时就已经口头约定了婚事的那个小公子?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竟是真的成了。”
  贺怀翎:“……”
  姜演早年就是他爹的部下,后来又一直跟着他,对他以前的事情也知道一些,不过既然误会了,他便也不解释,这事当真传开了更方便遮掩祝云璟的身份,反倒好些。
  门外的祝云璟嘴角一撇,转身走了。
  贺怀翎进门时祝云璟正趴在榻边,手里捏着一个小小的拨浪鼓逗弄儿子,元宝的眼珠子随着他的动作吱溜转,手舞足蹈,一看就是个机灵的。
  贺怀翎站在一旁看了一阵,笑着道:“殿下倒是好兴致。”
  祝云璟坐直了身,淡道:“你今日怎么回来了?”
  “明日就是扈阳城最大的集市开市的日子,你之前不是说想去看看吗?去不去?”
  自然是要去的,贺怀翎弯下腰,凑近祝云璟问他:“雀儿,谁又惹你不高兴了?”
  祝云璟淡淡瞥他一眼:“你自己想。”
  转日一大早天未亮,俩人便出了门,贺怀翎叫人备了马车,祝云璟却说想骑马:“坐马车去怕是得到天黑才能到吧,还是骑马吧。”
  “你的身子……”
  “我是生了个孩子,又不是得了绝症,没那么娇弱,”祝云璟利落地翻身上马,帷帽前的黑纱被风吹开了一些,露出他漂亮的面容,“走不走?”
  贺怀翎上马跟上:“走。”
  没有带别的人,只他们两个,紧赶慢赶,在晌午之前,便到达了扈阳城这座边关最大的城池的城门口。
  城门大敞着,进进出出的除了大衍人还有不少北夷打扮的商人,更有那高鼻深目的外邦人亦不在少数,贺怀翎小声与祝云璟道:“在这边关就是这样,哪里的人都有,来扈阳城的都是冲着银子来的。”
  “这里难不成还能有银子捡?”
  “那倒没有,不过也差不离了。”
  进城之后,贺怀翎带着祝云璟直奔城中最繁华热闹的商业街,来之前他已经与人打听过,这里是整个扈阳城的城中心,街名就叫做黄金大街,今日是扈阳城一月一次的集市开市的日子。
  在街角处将马托给一处特地圈出来的马厩,贺怀翎揽着祝云璟,随着人潮走进了熙熙攘攘的街市中。
  街道两边各色铺子林立,中间还有摆摊的小商人,天南海北的商户、马队聚在这里,操着各族的语言连比带划,卖出关内的丝绸、茶叶、瓷器……,买回关外的马匹、牛羊、皮毛……,这样的交易已经在这片土地上进行了近百年,哪怕是几年之前大衍与北夷苍戎国之间战火烧得最旺的时候,这里的贸易往来都没有中止过。
  祝云璟在一处夷人摆的摊子前停下,随手拿起了摊子上的一顶小巧的虎皮毡帽,帽檐上缝进了几片十分艳丽的羽毛,看着很是有趣,摊主用半生不熟的汉话报了个价格,祝云璟没有讨价还价,直接扔了碎银子过去,举起帽子示意贺怀翎看:“给元宝的,好看吗?”
  贺怀翎笑着点头:“你喜欢就行。”
  一路逛下去,祝云璟手里多出了七八样东西,全是买给儿子穿的、用的和玩的,虽然都不值几个钱,但胜在关外的东西看着稀奇。
  正午时分,俩人找了间酒楼进去用午膳,要了间无人打搅的雅间,在靠窗的桌边坐下,贺怀翎给祝云璟倒茶,顺口问他:“你觉得这里如何?”
  祝云璟抿了一口茶水,又望了一眼窗外依旧热闹的大街,中肯道:“确实超出想象,但要说比京城还繁华,便是夸大其词了。”
  “确实,不过一座边境城池,能有这般,也是十分难得了。”
  “后面街上的那一座座宅邸,都是属于那些商人的?”
  贺怀翎顺着祝云璟的视线看过去,他们在酒楼三楼,站得高便看得远,这黄金大街的背面便是一座座规划得十分整齐的宅院,虽不是什么高门大院,看着也着实气派。
  “是吧,据说这里的商人家家户户连碗都是金子做的,家中到处都藏着金子银子,几辈子都用不完。”
  祝云璟挑眉:“在这里做买卖,竟有这般赚钱吗?”
  贺怀翎摇头:“只外头集市上卖的那些东西,赚也是赚的,却不至让他们富可敌国,这里的商人搞了一个商会,与北夷各部之间都有联系,除了卖给他们丝绸、茶叶那些寻常之物,私底下还与他们交易粮食、私盐,更甚至是铁器。”
  祝云璟微微瞪大了眼睛:“他们怎敢?”
  “有什么不敢的,”贺怀翎淡定地喝着茶,“天高皇帝远,这里谁能管得了他们,连这扈阳城的知府也是他们自己人。”
  “……你为何会知道这些?”
  “这些事情在这边知道的人并不少,还有那齐王的妻族林家,我已让人在江南查了他们许久,发现他们与这边的商会亦有勾结,之前的私盐案,他们应当也受到了牵连,不过他们早闻风声不对,弃车保帅保住了根本,卖私盐对他们来说或许只是添头,我怀疑他们真正在做的是炼制铁器,经扈阳商会的手卖与夷人,攫取不义之财。”
  祝云璟冷了神色:“他们好大的胆子!私炼铁器卖与夷人,与通敌叛国又有何异?”
  这么多年来边境一直战火不断,生活在这里的贫苦百姓饱受战乱之苦,夷人在这里肆无忌惮地烧杀抢掠,背后却是有大衍人在助纣为虐,如何能不叫人义愤填膺?
  贺怀翎叹道:“可惜我现在手里还未有确实的证据,为免打草惊蛇,只能暂且按捺着,再看看吧。倒是查了这么许久,我觉着齐王与祝云珣之间兴许并未达成同谋,之前我以为我能在江南迅速查到私盐案的证据是齐王在背后引导,现在想想却未必如此,林家也参与了私盐案,虽然最后侥幸逃过一劫,却也损失颇重,若是一个不小心牵扯出北边这些事情便是大不妙,齐王应当不至于冒着暴露林家的风险做这个,不然他也不会再画蛇添足去刺杀你。”
  祝云璟道:“那是祝云珣自个做的?他一个成天关宫里念书的皇子,哪里来的那么大本事能插手得了江南的事情?”
  贺怀翎轻咳了一声:“他不行,但我祖父和二叔可以……”
  祝云璟:“……”
  是了,贺怀翎派人去江南找证据祝云珣早就知道,贺家人若是之前已经看过那杜知府被拦下的奏疏,自然会在背后帮一把,即便没有贺怀翎,他们也会安排别的人将证据呈到皇帝面前去。
  祝云璟没好气地瞪向贺怀翎:“所以刺杀我的事,你又确定不是你贺家人做的了?”
  “那应该不会,”贺怀翎微微摇头,“他们没那个胆子。”
  “若不是为了祝云珣,齐王又为何要刺杀我?我死了他能有什么好处?皇位怎么轮也轮不到他吧?”
  “不知。”
  祝云璟懒得再说了,点的菜都已上齐,他埋头开始用膳,贺怀翎给他夹菜,放低了声音:“雀儿,我与贺家已经分家了,他们是他们,我是我。”
  “行了,我知道,”祝云璟打断他,“别说这些有的没的。”
  他话说完忽然眉头一拧:“那钱总兵的死是否也与这些事情有关?陈副总不是与这扈阳城的人走得近吗?或许钱总兵发现了他们通敌叛国之事准备上奏朝廷,陈副总便将他灭口了?”
  贺怀翎道:“不无可能。”
  “陛下密旨你查案,你准备从哪里下手?”
  “先去会会那些商会的商人吧。”
  祝云璟不解:“如何会?”
  “听闻明日是商会会长,那位来自晋省的大商人曾近南母亲八十大寿,家中大宴宾客,我们想办法混进去。”
  “没有请帖要怎么混进去?”
  贺怀翎笑道:“去偷一张就是了。”
  祝云璟:“……”
  偷?


第39章 有辱斯文
  扈阳城很大,能逛的地方并不只有那一条商业街,祝云璟和贺怀翎在大街小巷转了一整日,傍晚过后才找了间客栈歇下。
  这几日集市开市,城中的客栈几乎都爆满,他们好不容易才找到间尚算干净的,上房也只剩下最后一间。
  “您二位就挤一挤吧,我们这上房很宽敞,够您二位一块睡了,都这个点了,出了我们这的门,可就很难再找到第二家还有空房的了。”
  店掌柜的笑眯眯地与他们提议,贺怀翎转头用眼神询问祝云璟,祝云璟可有可无地“嗯”了一声,便算是答应了。又不是没睡过,从京城来这边关的一路上,他都是与贺怀翎一间房,早已习惯了。
  用过晚膳,贺怀翎安插在这扈阳城的眼线过来与他禀报事情,祝云璟在里间看书,分了一点心思听外头的动静,来人正在与贺怀翎说打听来的明日那曾家寿宴的情形。
  两刻钟后,禀报事情的人离开,贺怀翎进了里间来,祝云璟随口道:“难怪你对这扈阳城的事情这么清楚,原来早就安排了人在这里头盯梢。”
  “也没有多久,扈阳城毕竟是茕关这边最总要的城池,这里夷人又多,确实得谨慎点,”贺怀翎说着又摇了摇头,“不过他们也只能打听点面上的消息,再仔细些的,便难了。”
  祝云璟点头,若把柄真有那么好抓,前任的钱总兵也不会死在任上了。
  贺怀翎在祝云璟身旁坐下,贴近他小声道:“雀儿,我带你去做点有趣的事,去吗?”
  “做什么?”
  “做贼。”
  祝云璟原以为贺怀翎白日说的偷请帖只是句玩笑话,不曾想他却当了真,且还准备亲自动手。半个时辰后,当他们一身夜行衣站在某户商家宅院的外墙根下时,祝云璟犹觉得不可思议,又见贺怀翎跃跃欲试就要翻墙,他压着声音似笑非笑:“没想到侯爷原喜欢做梁上君子,连这种事情都要亲力亲为。”
  贺怀翎伸手捏了捏他的下巴:“我是怕你无聊,带你出来逗个乐子而已。”
  祝云璟轻嗤了一声,没再说什么,动作利落地随着贺怀翎一起翻身进了院子里头。
  这栋宅子不算大,只有三进的院子,贺怀翎小声告诉祝云璟:“这户人家的男主人是两个月前到的扈阳城,刚加入商会没多久,相熟的人不多,我们若是假扮成他混进去,会便利许多。”
  戌时已至,院中各处的烛火都已经熄了,贺怀翎领着祝云璟从容地将手中点燃了的烟从每一间屋子的窗口塞进去:“这迷烟能让他们昏睡十二个时辰,到明日这个时候才会醒,足够我们行事了。”
  祝云璟淡定道:“侯爷果然是做贼的老手。”
  贺怀翎笑了笑,也不争辩,继续往前走,最后只剩下一间主人家的正房还亮着灯,俩人走到窗边,贴近去看,却听里头模模糊糊传出些叫人面红耳赤的暧昧声响。Fxsw.org

推荐文章

叛儿嬉春

逆水横刀

奉旨拆婚

迎‘男’而上·江湖有喜

和亲公子

林公子药罐子

儿子你还要吗?

一觉醒来怀了崽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金风玉露

暗火

热夏

丹霄万里

焚心[ABO]

你个骗子

温香艳玉

浮生梦

上一篇:叛儿嬉春

下一篇:昔年万里封侯路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我一直以为,太子最后还是会当上皇帝的,毕竟名字叫皇恩浩荡。。。结果啥也没,就俩人谈了恋爱,额。。。对不起,文还不错,就是格局小了点。不是我的菜,看的有点憋屈,文荒可阅。
要看格局格局大的我推荐你去看将进酒
真的好看,甜甜的恋爱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我一直以为,太子最后还是会当上皇帝的,毕竟名字叫皇恩浩荡。。。结果啥也没,就俩人谈了恋爱,额。。。对不起,文还不错,就是格局小了点。不是我的菜,看的有点憋屈,文荒可阅。
我记得太太说过取这个名字是因为受也是个太子,太子下嫁也算是皇恩了
我一直以为,太子最后还是会当上皇帝的,毕竟名字叫皇恩浩荡。。。结果啥也没,就俩人谈了恋爱,额。。。对不起,文还不错,就是格局小了点。不是我的菜,看的有点憋屈,文荒可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