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耽美

皇恩浩荡(13)

作者:白芥子 时间:2018-12-29 20:19:46 标签:生子 宫廷

  管家没有再问,只说起了刚才去送东西的人回来禀报的趣事,说是那淮安侯去东宫请罪,被太子殿下叫人给抬回了府,全京城的人都看到了,儿子被割了舌头自己又成了笑柄,那淮安侯这次怕是面子里子都丢干净了。
  管家说完,忽闻一阵轻笑声,抬眼见贺怀翎眉目间竟都染上了笑意,一时有些意外,就听贺怀翎低声呢喃:“是他做得出来的事情……”
  “就是这样一来,太子殿下更要被人议论过于骄横了。”管家叹道。
  贺怀翎沉默,片刻后轻摇了摇头:“你退下吧。”
  “诺。”


第17章 太子婚事
  卯时刚至,昭阳帝于宣德殿内升御座,随着三声鞭响,朝臣鱼贯而入,分列两边,开始一日的朝会。
  各部官员按部就班地上前奏事,说的都是很琐碎的事情。祝云璟站在皇帝左手最前列的位置,听得心不在焉,这些日子他总是这样睡不醒,这会儿即使站在朝堂之上,依旧神色恹恹,脑子里昏昏沉沉的,上下眼皮子不停地打架,像是随时都能睡过去一般。
  贺怀翎的位置在右侧靠中间的地方,他已经无意识地朝着祝云璟那边望了好几次,即使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侧脸。
  方才祝云璟过来时贺怀翎就注意到他脸色不太好,似乎有很长一段时间了,他都是这样,精神不济、神色憔悴,也不知到底生的什么病。
  已是夏四月,天气渐热,旁的人都换上了薄衫,只祝云璟朝服之内似乎还穿着夹袄,却掩盖不了他身形的消瘦,仿佛风一吹就能倒。
  祝云璟垂着眼睛,奏事官员的声音逐渐被隔绝在意识之外,直到御座上的昭阳帝忽然点到他:“太子,这事你有何看法?”
  祝云璟没有反应,大殿之内安静得针落可闻,昭阳帝的视线落在祝云璟身上,皱眉低咳了一声,再次喊他:“太子。”
  站在祝云璟身后的阁臣轻轻推了一下他的手臂,小声提醒他:“殿下,陛下喊您。”
  祝云璟倏然惊醒,抬眼对上昭阳帝不悦的目光,睡意瞬间便没了,低下了头:“儿臣在。”
  “方才说的江南巡抚上奏请免赋税一事,你有何看法?”
  祝云璟根本没听到之前在议什么,昭阳帝见他神色尴尬,摇了摇头,叫人把奏本拿给他看。祝云璟接过,平复下心绪快速浏览了一遍,是江南巡抚方成鹏上奏说今岁春旱,多地受灾严重,恐岁末收成不佳,请求减免赋税。
  祝云璟舔了舔略显干燥的唇,斟酌着道:“现在才夏初,若是灾情减缓还赶得及再种下去一批粮食,不过收成肯定会受影响就是了,方巡抚的顾虑也不无道理,酌情减免赋税倒是可以,而且春日这场旱灾波及的也不只江南省一地,周边几省亦有不同程度的受影响,可一并予以减免。”
  见昭阳帝似乎并无异议,还颇为赞同,祝云璟便接着道:“方巡抚这回上奏得很及时,值得嘉许,朝廷早一些下圣旨,也好叫受灾地的百姓早一点安下心,不至耽搁了夏粮播种,百姓亦会对陛下和朝廷感恩。”
  “太子所言甚是,”昭阳帝点头,“如此,朕即刻便下旨。”
  祝云璟轻舒了一口气,他其实没考虑太多,还顺口帮那江南巡抚说了两句好话,不过是想到方成鹏似乎风评不错,他父皇对方成鹏之前赈灾时的表现也颇为肯定,明年这方成鹏回京述职后定能高升,他提前示好,或许还能得到一个助力。
  人群之后,贺怀翎微蹙起眉,却是若有所思。
  朝会散了后贺怀翎随着三三两两的朝臣一起走出殿外,便听有人起议论了下个月的宫中选秀。
  “听陛下身边的刘公公的意思,这次后宫应该不会添新人,倒是会定下太子妃的人选,就是不知道谁家会有这样的好福气。”
  “老夫也听说了,这次是要把太子正妃和侧妃一块定下来,陛下似乎已经提前与他看好的几家透了口风,叫人送了画像进宫,说是先让太子殿下过过眼。”
  贺怀翎放慢了脚步,就听身后又有人笑道:“可不是嘛,据说那王阁老的孙女、周尚书的闺女、安乐侯的侄女都把画像送进宫了,就是不知道殿下会看上哪个,说不定就都收了,一正妃两侧妃正好。”
  “可惜吾等家中没有适龄的女儿,不然或许还能送去东宫做个良娣。”
  “林大人您就别说笑了,真有女儿您又舍得送进东宫了?”
  那人说完便引来一片笑声,又有人压低声音八卦道:“我还听人说原本太后看好那承恩伯的闺女,毕竟是自家侄孙女,不过那小丫头不争气,先是对那定远侯芳心暗许传得人尽皆知,现在又跟淮安侯世子闹出了丑事,啧啧。”
  赵秀芝与那淮安侯世子的事情也就是前两日才闹出来的,俩人在酒楼里喝醉了躺到了一张床上,众目睽睽之下被人发现,这事已经在京中传遍了。
  并没有人注意到正被他们议论的定远侯就走在前头,贺怀翎目光微沉,听着身后的阵阵笑声,加快了脚步。
  祝云璟被昭阳帝留了下来,跟着去了御书房,昭阳帝见他面色苍白,皱眉问道:“你怎么又病了?太医看过了吗?怎么在朝会上都会走神?”
  祝云璟乖顺地认错:“让父皇担心了,儿臣无事,只是昨晚没睡好,精神有些不济而已,回去歇息一会儿就无事了。”
  “你心里有分寸就行,你是太子,要时时刻刻记着自个的身份,别给人落下了话柄。”昭阳帝语重心长道。
  “儿臣省得。”
  昭阳帝没有再教训他,叫人将东西抱了上来,是一堆卷轴画,昭阳帝抚了抚胡须,笑道:“这里头都是朕给你挑中的合适做太子妃的人选,个个都是好的,你自己拿回东宫去细看看吧,先挑几个你喜欢的。”
  祝云璟垂眸:“谢父皇。”
  王九抱着那堆画像,喜滋滋地跟在祝云璟身后出了御书房:“恭喜殿下,贺喜殿下。”
  祝云璟坐上步辇,淡道:“喜从何来?”
  “殿下您就快要有太子妃了,咱们东宫快要有女主人了,当然值得道喜。”
  祝云璟闭了闭眼睛,心中郁结,他现在这副样子,要如何去宠幸他的太子妃?
  见他这般反应,王九意识到说错了话,默默抽了自己一耳光子,转而说起了或许能让祝云璟高兴的事情:“殿下,奴婢听人说那承恩伯家的大小姐和淮安侯世子无媒苟合,被人捉奸在床,闹得是沸沸扬扬,这下子他们怕是不想嫁也得嫁,不想娶也得娶了。”
  祝云璟冷笑,这事本就是他叫人去办的,淮安侯世子风流,赵秀芝多情,凑成一对也算是天造地设不是?以后若是真成了恩爱夫妻他还办算了件好事,促成了一桩好姻缘。
  昭阳帝的吩咐祝云璟不能当成耳边风,回东宫后便叫人将那些画像都展开了,在他面前排成一排,祝云璟倚在软榻里,目光漫不经心地从那些画像上扫过,画中女子或婀娜多姿,或明媚皓齿,确实个个都不错,他却觉着索然无味。
  王九见祝云璟忽然又发起了呆,小声提醒他:“殿下,您有看中的吗?”
  祝云璟烦躁地挥了挥手:“都收起来吧。”
  “可陛下说……”
  “你给孤随便挑两个回去禀报父皇好了。”
  王九噗通一下跪了下去,哭丧着脸道:“奴婢不敢!”
  这是选太子妃,未来的皇后,哪能他一个下人随便挑两个,借他一百个胆子他都不敢。
  “那就别搁这废话了,先拖着吧。”
  王九只得叫人把画像暂且收起来,将其他人挥退后王九跪到祝云璟脚边,一边给他捏腿,一边小声宽慰他:“殿下您别急,现在指了婚您再拖一拖,把大婚的日子拖到明年就成了,到时候小殿下也出来了太子妃娘娘不会知道的。”
  祝云璟冷冷瞪向他:“你倒是机灵,那你来告诉孤,孤要怎么生?肚子大了又要怎么办?”
  王九一脸讪然:“上回去宫外看大夫的时候奴婢有悄悄问过,只要控制着膳食别让孩子长过大再用布缠一缠,小心一些应当不至于让人看出来……等月份大了天也冷了,多穿些衣裳遮着问题应当不大,生的事您也别担心,先着人去民间找几个本事好的大夫养在庄子上,等到快临盆的时候再过去……”
  祝云璟沉着脸,却没有再训斥王九,虽然王九说的每一个字都让他十分不适,但这或许是眼下唯一的法子,可恨他打不了这个孽种,还得千方百计地将之生下来,每每想到这一层,他就恨不能将贺怀翎抽经剥皮、碎尸万段。
  几日之后,贺怀翎派去景州的亲信手下终于归了京,低调到了他的府上。
  有了明确的目标再要查证便便宜多了,除去那封奏疏和账本,如今贺怀翎手里还拿到了相关利益之人盖了手印的证词,人证物证俱全,只差一个机会呈到御前。
  贺怀翎背着手站在窗前,出神地望着窗外的景致。春日已过,前几日还开得灿烂的迎春花都败了,只余空荡荡的枝头在微风中摆动着。
  一旁来复命的手下见他久久不语,不解问道:“侯爷,您在犹豫什么?”
  片刻后,贺怀翎轻摇了摇头:“没有,这趟出去辛苦你了,你先回去歇着吧。”
  书房里没了旁人,贺怀翎依旧站在窗边没有动。
  他的猜测没有错,江南官场近半数的官员都牵扯进了这张贩卖私盐的利益网中,不是他们胆大包天,是背后有人给他们撑腰,而这个人,是东宫太子。


第18章 当众弹劾
  昭阳十九年,夏五月丙子,宣德殿。
  原是平平无奇的一日早朝,大殿之内,众朝臣昏昏欲睡,奏无可奏,昭阳帝已经生了退朝的心思,正欲开口,都察院右佥都御史郑司文忽然出列,朗声道:“臣有事启奏。”
  昭阳帝颇为意外:“何事?”
  “臣要弹劾江南巡抚方成鹏、盐运使廖炳丰等人与商勾结、贩卖私盐、牟取暴利、诬陷忠良、欺君罔上!大理寺少卿刘礼谦、刑部郎中邓保收取贿赂、徇私包庇、渎职枉法!”
  语惊四座,众朝臣精神为之一振,连原本已经开始打瞌睡的祝云璟都瞬间清醒了过来,下意识地拧起了眉。
  昭阳帝沉了脸色,大殿内响起了交头接耳的窃窃私语声,旁的人不好说,但这江南巡抚方成鹏可是出了名的清官、好官,之前江南多地春旱,他四处奔走、亲下田埂,想尽办法为缓解旱情,后又及时上奏朝廷请免赋税,说动富户给贫农送粮种、农具,抢种夏粮,得百姓所赠万人伞,昭阳帝还亲自下了圣旨予以褒奖。如今却说,这方成鹏其实是个欺世盗名、欺君罔上的逆臣?
  唯一在朝堂上且被点名了的大理寺少卿刘礼谦已经出了列,跪倒地上,嘴里喊着冤,听着却似乎没有多少底气。
  “臣有证据!”郑司文斗志昂扬,将手中东西呈上,“这是前景州知府杜庭仲生前所书奏疏,杜庭仲因查得方成鹏等人贩卖私盐之事上奏朝廷,却反遭诬陷,被冠以谋反之名连坐满门,刘礼谦和邓保身为查案钦差,不思彻查真相,却收受贿赂、草率结案、诬陷忠良,还请陛下明察!”
  满堂哗然,那刘礼谦的额上已经滑下了冷汗,昭阳帝阴着脸接过那份奏疏,越看面色越难看,翻阅完账本和那些证词后皇帝脸上已是乌云密布,盛怒之下将手中东西甩了下去,账本正砸在祝云璟脚边。祝云璟顺手拾了起来,快速翻阅了一遍,也着实心惊。
  这里头记录的东西太详实了,由不得人不信,牵连之广,更是叫人瞠目结舌。Fxsw.org

推荐文章

叛儿嬉春

逆水横刀

奉旨拆婚

迎‘男’而上·江湖有喜

和亲公子

林公子药罐子

儿子你还要吗?

一觉醒来怀了崽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金风玉露

暗火

热夏

丹霄万里

焚心[ABO]

你个骗子

温香艳玉

浮生梦

上一篇:叛儿嬉春

下一篇:昔年万里封侯路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我一直以为,太子最后还是会当上皇帝的,毕竟名字叫皇恩浩荡。。。结果啥也没,就俩人谈了恋爱,额。。。对不起,文还不错,就是格局小了点。不是我的菜,看的有点憋屈,文荒可阅。
要看格局格局大的我推荐你去看将进酒
真的好看,甜甜的恋爱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我一直以为,太子最后还是会当上皇帝的,毕竟名字叫皇恩浩荡。。。结果啥也没,就俩人谈了恋爱,额。。。对不起,文还不错,就是格局小了点。不是我的菜,看的有点憋屈,文荒可阅。
我记得太太说过取这个名字是因为受也是个太子,太子下嫁也算是皇恩了
我一直以为,太子最后还是会当上皇帝的,毕竟名字叫皇恩浩荡。。。结果啥也没,就俩人谈了恋爱,额。。。对不起,文还不错,就是格局小了点。不是我的菜,看的有点憋屈,文荒可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