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同人耽美>

港口の他(169)

作者:洒节操的高二子 时间:2020-02-10 07:28 标签:爽文  少年漫  文野  综漫  

  而不知是哪来出了差错,横滨市医院内居然有着轰乡和晖的血样记录,来源是一家前身为黑医院的小诊所。
  里包恩顺着查下去才发现,前前代的私人医院在他去世后(或者说重用森鸥外)后便倒闭了,陷入了癫疯状态的前前代没有消去轰乡和晖留在黑医院里的血样。
  后来买下医院的一个老好人便将黑医院未上交、私自存留的记录给了市医院,录入血液匹配和骨髓移植的资料库。
  而现在,黄金之人的继承人拥有彭格列的血脉。
  其实彭格列的历史远远大于黄金之王,但彭格列毕竟只是一个家族,洗白后只是意大利一个[德高望重]的产业罢了,并不能和一个国家相提并论。
  万一被国家怀疑、推测出一个《彭格列野心说》怎么办?
  里包恩还没有从思绪里脱出,那边的弟子就玩出了一个骚操作。
  “既然,既然轰乡桑是被十年火箭炮砸中消失的,那……我们通过十年火箭炮去找他不就好了吗!”
  十年火箭炮的所有者——蓝波,因同样回想起了五岁稚龄被关押的可怕经历,在火箭炮失守后整个人都白纸化了,根本没有阻拦沢田纲吉。
  而这边,棕发少年越想越觉得有道理,和巴利安对战的时候也不敢莽的沢田纲吉,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瞬间,拿起地上的炮筒对自己一砸。
  “等等蠢纲!”因思考慢了半秒的里包恩也来不及阻止。
  然而已经晚了。
  紫色的烟雾散去,中央同样空无一人。
  ……
  “怎么会这样?十代目——”
  狱寺隼人顿时吼得像哭丧一般。


第146章 7:3——0:10
  阴沉的天空把云层压的很低, 灰蒙蒙的天像是要塌下来一般。
  阳光很暗,似乎没有几缕光可以透过如此之厚的云层。沢田纲吉整个人靠在一个坚硬的墙壁上, 抬头看看前方、
  这是一条看不到头的小巷, 墙面的阴影洒在地面, 给水泥地分出了明暗的层次感。
  这里……是哪?
  后背传来的冰冷触感唤醒了沢田纲吉的理智。
  怎么回事, 他居然一时冲动直接钻进了蓝波的十年火箭炮?
  那个紫色的火箭筒……
  棕发少年眼睛瞪大, 瞳仁不可控制的颤动起来。
  他缓缓蹲下了身子,身后的墙壁虽然冰冷坚硬,可少年还是牢牢的靠着它。
  仿佛只要一失去这个支撑,他就会直接摔到在地。
  啊啊啊啊!他当时到底哪根神经搭错了竟然有勇气进入十年火箭炮跑到十年后来啊!
  十年后……
  是未知的世界。
  咕噜。
  棕发少年喉结一动,吞下一口唾沫。
  不对不对吧!蓝波和一平都已经到过好几次十年后了。蓝波看上去就是个普通少年模样,
  一平总是在给一个叫做[川平大叔]的人送拉面,是个外卖小妹……?
  虽然蓝波一直称呼他为[年轻的彭格列]就是了……
  如此明显的暗示,就算是初中考试不及格的沢田纲吉也能想明白缘由。
  十年后的蓝波这么称呼的话, 也就是说……十年后的他是真正的[彭格列首领]吗。
  可这也不对啊!
  沢田纲吉抬起自己的手, 看着中指上那一枚雕刻着精美花纹的指环。
  分割成两半的指环合二为一, 那一丝切割的痕迹几乎找不着,起码以沢田纲吉的肉眼是看不清的。
  三个月前, 十年火箭炮打中了轰乡桑,而十年后的轰乡桑……
  那个男人的手上, 就戴着与这一模一样的指环!
  里包恩说这枚指环是彭格列的象征, 只有历代彭格列的BOSS才能戴在手上, 既然它已经被戴到自己的手上了, 那么自己成为彭格列十代目已经是既定事实了, 剩下的就是时间问题了。
  ……能想得通的理由,大概彭格列终于发现未来的自己有多差劲,于是更换了继承人,让轰乡桑成为十代目。
  可是御柱塔的黄金之王又说轰乡桑是他的继承人,他决不会允许轰乡桑去做一个黑手党BOSS的。
  啊啊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想不通啊!
  沢田纲吉崩溃的捂住了脑袋,把头埋进了膝盖里。
  话说他来到十年后多久了……五分钟还没到吗,十年后的空气一点都不新鲜,他想回去了。
  ……
  ……
  ……
  再怎么慢五分钟也绝对过去了吧!
  棕发少年猛然抬头,眼角红红的,委屈的泪水下一秒就要喷涌而出似的。
  已知:
  那次十年前的轰乡桑并没有在五分钟的时间后回来。
  过去了三个月….也就是刚刚,他才看见轰乡桑的身影。
  轰乡桑又一次进了十年火箭炮,十年后的轰乡桑没有出现……
  推测:
  同样进了十年火箭炮的他,可能和轰乡桑一样被困在了这个时空。
  学渣脑袋慢悠悠的运转,最终一步步的接近了真相。
  不行,不能在这里干等着!
  万一和轰乡桑那次那样,要在其他时空待上三个月……他早就饿死了。
  沢田纲吉吸了吸鼻子,从地上站起来,终于把背部脱离了那道墙壁,开始向前走去。
  小巷并不复杂,除了角落的某些地方有点脏以外,其他的布置他还是很熟悉的。
  也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因为从小被别人欺负,沢田纲吉经常被拖进小巷里,导致他对于逃离小巷都有了一种天生的直觉。
  瘦小的少年小心翼翼的走到了这条小巷口,熟练的露出半只脑袋和一个眼睛,打量着前方的路。
  见四下无人,沢田纲吉弓着背,下意识的放轻脚步,像猫一样的小跑到另一个小巷口。
  七拐八拐之后,人群的喧杂声透过空气传来。
  近了,更近了,人们就在前面!
  人类是群居动物,比起一个人呆在空旷地带,还是更多的人聚在一起会比较有安全感。
  沢田纲吉也同样。
  顺利的拐了最后一个弯,褐色的眸子隐隐犯出激动的光彩,已经有几道路过的人影映在了少年的视网膜。
  不管这是哪里,只要找到人问问路的话,就可以回到并盛的家里,妈妈和……一定在家等着他!
  少年几乎是以百米冲刺般的速度跑出巷口,灰色的墙壁在他的视野中倒退,徒留下看不清实质的影子。除了自己大口的喘息声,人们的交谈说话声也听的越来越清楚,男人、女人、孩子、老人……各个年龄段的人们在这道巷口外。
  墙壁不高,却还是阻绝了不少阳光,在巷口之外,依稀有几缕暖阳的影子洒在沥青地面上,沢田纲吉一脚踏出巷口。
  “The shop is a mess!I never bought a bag of such poor quality!”
  【那家店真是遭透了,我从没买过质量这么差的包!】
  一个涂着红唇的高挑女人挽着一个男子,锋利的长眉软化,面色上透露出丝丝的抱怨。
  “So I said you sould go to the flagship store to buy authentic products, not to those □□all commodity markets.”
  【所以我说了你应该去旗舰店买正品,别去那些小商品市场。】
  身上是休闲装、五官深邃立体的男人看向女人,搂住了她的肩,皮鞋踏在路边的人行道上。
  穿着熨烫的一丝不苟的西装高个男人拿着大屏幕的手机放在耳边,语气有些气急败坏:
  “I said that this project should be redone. Don\'t give me anything!”
  【我说了这个项目要重新做!别再给我这些没用的了!】
  学生模样的青少年一蹦一蹦的走在街头,神色却带着丝丝的紧张,口中呢喃着什么。
  “Hey, Linda, are you free to come out for dinner today”
  【嘿,琳达,今晚有空出来吃个晚饭吗?】
  随后又立刻否定了自己,自言自语道:
  “Too direct!it will appear abrupt……”
  【太直接了!会显得突兀……】
  沢田纲吉直接懵逼,连刚刚因急速奔跑淌出的汗水都要流到眼睛里了,而他没有丝毫的察觉,继续干瞪着眼。
  周围的男男女女说的根本不是日语,甚至连长相都不是亚洲人。明显是欧美人的高颧骨凹眼窝,面部看上去都有着阴影。
  以沢田纲吉初二的学渣水平,他勉勉强强能分辨出这是英语,可是说英语的国家多了去了,这到底是哪一个国家呢。
  身处异国他乡语言不通的十四岁少年,觉得老天给他开了一个莫大的玩笑。
  十年后的他跑到外国干什么?
  并盛它不好吗?
  也许是呆在原地太久了,亦或是久违的自卑作祟,沢田纲吉总觉得路过的每一个人都似乎朝他这边看了看。
  有的是隐晦的打量,有些是直接把视线扫过来,甚至有人大胆的走上前来搭话,可他们的英语语速都很快(不过就算再慢也听不懂就是了),棕发少年只能露出尴尬的笑容,不停的重复着“sorry”……
  没办法他只会那么几个英语单词啊!
  沢田纲吉身上空空,手机手表都没有,口袋里那两枚小面值硬币想想也没用。
  棕发少年心情低落的叹了口气,头上的棕毛也耷拉了下来,活像一只待宰的兔子。
  “你好,你是……遇到什么困难了吗?”
  是日语!
  他徒然抬头,仰着脖子望向面前的一位男子。
  男子一头黑发,绛紫色的眼眸和略显瘦削的脸颊突出了他的五官特点,看来他并不是日本人。
  他穿着深色的外套和宽松裤,这个打扮还挺正常。就是在这个大夏天还带着一顶白色的帽子和手套……
  沢田纲吉感受了一下温度,十年前正是夏天,在家里他穿得并不多,仅仅只有一件薄衬衣罢了。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港口の他

上一篇:大宋第一衙内 下

下一篇:传染全世界

[返回首页]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