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同人耽美>

港口の他(140)

作者:洒节操的高二子 时间:2020-02-10 07:28 标签:爽文  少年漫  文野  综漫  

  可耐不住产屋敷一家顶起了所有鬼杀队的支出,要不是后来的紫藤花花纹世家出手相助,产屋敷怕是早就吃空自家的山了。
  庭院挺大的,至少从轰乡所在的正门往侧边看去,就有百余米长的木墙伫立着,木墙高达三四米,完全围住了宅子的内部,普通人根本翻不进去。
  木头有一定年岁了,外皮的漆有些脱离。
  金发青年抬起手敲了敲,入耳的是清脆的撞击声。
  看来木头的里面坚固如初,并没有被虫蚁蛀烂。
  不过门口空荡荡的,并没有门牌。
  这也是当然的,要是直接把「产屋敷」的大名写在上面,哪个鬼要是看到了肯定会汇报给鬼舞仕无惨。
  正当轰乡还想打量一会外观时,木门吱呀一声的开了。
  一个全身被黑色包裹的人出现在门后,只露出一双犀利的眼睛,他的声音被刻意压低,听不清性别,“跟我来。”
  一直带路的乌鸦一扇翅膀飞进了宅子,“嗷嗷嗷”的叫了起来,仿佛在传达着什么。
  但乌鸦这次没有说人话,轰乡也不懂乌鸦语,所以具体意思就真不知道了。
  青年理了理自己金色纹章的外褂,跨过了门槛,跟在了那名[隐]队员的身后。
  [隐]一看他的模样就知道是他。看来产屋敷家主是知道了他的长相?
  不对,明治天皇把嘉仁的面容藏得严严实实,导致皇太子即使回归了半年,除了主动露面后看到的人外,根本没有外人知晓他的长相。
  画像就更别提了,这是明治天皇的禁忌。
  那么……只能是看乌鸦认人了。
  鬼杀队队员每个人都有一只传信的乌鸦,轰乡一开始是觉得这些乌鸦黑漆漆的都一个样,就跟动物眼里人类其实都长的差不多一样。
  该不会加入[隐]小队的第一步,就是认乌鸦吧。
  前方带路的人莫名一抖。
  跟在他后面的金发青年自然是看清了的,轰乡疑惑道,“裹得这么严实还冷?”
  “……”不是冷的!
  产屋敷耀哉是在里屋,轰乡被引进了一间外宅后,带路的就由[隐]变为了一个黑发的小女孩。
  小女孩穿着华丽的红色和服,嘴角带着标尺量出的笑意,幽黑的瞳孔直直的望着他,“请跟我来,轰乡大人。”
  轰乡:……卧槽这日本娃娃一样的小女孩有点吓人歪!
  小女孩本想接过轰乡的外褂,可被轰乡拒绝了。
  小女孩也不在意,他带着青年从外廊带入内廊,路过一间内室时,轰乡不动声色的瞥了内室的纸门一眼,手上燃起一缕紫色的火焰。
  里面有六个心跳声,呼吸声淡到几不可闻,估计都是所谓的[柱级强者]。
  碧色瞳孔倒映出的芒光一闪而熄,金发青年重新正视起前方的路,而带路的小女孩则什么都没注意到。
  走过这间屋子后,黑发小女孩把轰乡领进了隔壁的茶室,[柱级强者]和轰乡,就隔着一道纸门。
  在金发青年坐下把外衣叠放在身边后,另一位和黑发小女孩长得一模一样的白发小女孩同样穿着红色和服,端着一杯茶出现了,绿色的茶梗浮在氤氲的水面上。
  轰乡略微蹙眉。
  茶梗没有立起来。
  今天的幸运度下降了吗?
  轰乡所在的屋内有无烟炭火,暖和的很。约莫几分钟后,远处走廊传来了微弱的脚步声。
  声响由远及近,却极其缓慢。
  在轰乡的身体彻底暖和起来后,和式的纸门再一次拉开。
  一位上半张脸有着红紫色疤痕的男子由两位白发女童虚牵着,缓缓的坐到了轰乡的对面。
  还没进门时,轰乡就闻到了男子身上浓郁的药味,药材和那封信上的药味相差无几。
  确定,是产屋敷家主了。
  呼吸声乍一听确实悠然绵长,可肺里的空气却在悲鸣。血管里的红细胞也不活跃,怏怏不乐的一走一停,还时不时和白细胞一起开个小差……
  一开始给轰乡上茶的白发小女孩却没有给产屋敷家主上茶,可见对方的身体槽糕到什么地步,也许茶水对他来说都是刺激性的饮品。
  不过轰乡的第一句话却不是任何的询问,他把目光移到了产屋敷耀哉身边的女童身上。女童穿着鲜红的和服,明明是大眼睛笑意却不及眼底,咋一看是有些骇人。
  从他进门来,他已经见到了四个小孩子,除了第一个小孩是黑发外,其他小孩的长相和装扮,那是一模一样。
  金发青年微微向对方探出了身体,这是十分好奇的表现了。
  “你们家的座敷童子……是量产的吗?”


第120章 7:3——3:7
  中间的一层纸门仅能遮挡视线, 轰乡连隔壁六名[柱级强者]的呼吸都听得见,对面的[柱级强者]自然能听见产屋敷耀哉和轰乡的对话。
  其实产屋敷耀哉一开始根本没有请[柱]到隔壁旁听的意思, 有这等时间浪费,不如趁着新年好好休息一番、调养调养自己的身体,就算是锻炼、出去玩也比在这里呆着强。
  与轰乡的谈话,产屋敷耀哉本打算一人接待就可以了。
  不死川实弥传话后,产屋敷耀哉得到的情报是:一个皇室血脉的人类, 拥有与[血鬼术]同等类型的[神术],且打算退治鬼。
  先不说那个人的打算,光是人类拥有“血鬼术”一般的异能力, 就值得鬼杀队当家重视了。
  可本打算马上就与轰乡和晖联系的鬼杀队当家,被音柱和岩柱阻止了。
  身为忍者的宇髄天元自然是多疑,不会放过蛛丝马迹。
  「主公大人还是多考虑一番为好,千百年来什么人拥有过[神术]?不要是什么鬼用血鬼术假扮的吧。」
  身材高大的忍者跪在产屋敷耀哉面前, 衷心的建议道。
  一边的岩柱悲鸣屿行冥也赞同:「一切还请谨慎为上。」
  在自己“孩子”(队员)的要求下,产屋敷耀哉便把与轰乡和晖的谈话拖到了四个月后的柱合会议期间,也是鬼杀队防守最为严密的时刻。
  隔壁[柱]们的存在就是他们对主公大人的保护。
  音柱和岩柱是知情者, 花柱也有一些耳闻。而水柱则完全不知情,新任的风柱和炎柱也同样。所以在场的六名[柱]中, 有一半是真的把休息室当成了休息室。
  音柱要求安静后,风柱和炎柱便不再向水柱提问了。
  反正也问不出什么来。
  闲来无事的少年人们,把目光放到了休息室的其他地方。
  不死川实弥盯着侍从准备好的茶点, 少见的疑惑了。
  可能是伤疤的原因, 没有人能从中看出不解的神采。
  也可能是根本没人注意他的神色。
  白发刺猬头剑士望着盘里两块圆圆的饼, 沉默。
  三个萩饼,他吃掉了两个,怎么还有两个?
  3-2≠2啊。
  疑惑着疑惑着,连隔壁的拉门声都没有撤回他的心神,连身边的[柱]们忽然紧绷了起来都没有注意到。
  和被萩饼勾走了魂的不死川实弥不同,富冈义勇和炼狱杏寿郎两位不知情的人,也在察觉到周围肃穆气氛时不自觉集中了呼吸。
  产屋敷耀哉没有隐藏自己的脚步声,一步一步慢慢吞吞,还有两名幼童指引着他。这下休息室的所有柱都知道鬼杀队当家在隔壁了。
  正当隔壁的声响归于零,产屋敷耀哉坐下后。
  一个隐藏着和好奇和兴味的男声透过纸门传了过来:
  「你们家的座敷童子……是量产的吗?」
  柱们:“……”
  疾病已经蔓延到了眼部,使得产屋敷耀哉的视力已经大不如从前。
  任何事物他只能看到一团模糊的影子,轮廓和形状已经看不真切。
  屋内的光亮很充足。此时,他见到一块闪耀的金色缓缓向他靠近。
  年轻病重的男子嘴角勾起一丝弧度,声音却有着让人如沐春风般的美好体验:“确实,我的‘孩子们’总是会给我带来好运。”
  产屋敷耀哉自然是明白轰乡所说的[座敷童子]指的是谁,那是他的儿女,辉利哉、天香和雏衣。
  在这寒冷的冬季,他依稀能看到一团火红牵引着他。
  天音今天给他们穿了红色的和服,怪不得会被轰乡和晖认为是座敷童子。
  但这句话,落在隔壁的柱们耳中,就又是不一样的味道了。
  产屋敷耀哉是一个博爱的人,他知道每一个鬼杀队的队员的名字和长相,并把他们称为自己的“孩子”,包括那些柱级队员。
  他每日都会为去世的队员们扫墓,今日也不例外,新年寒天,病弱的黑发男子拂去了牺牲队员墓碑上的雪,在外室呆了两个小时才回到室内。
  寒气入体,产屋敷耀哉在室内待了一会,喝下汤药后又匆匆赶来与轰乡和晖面谈。
  金发青年将矮桌上的茶一饮而尽,对方一出现他就看出了产屋敷家主的身体状况,炼狱杏寿郎和不死川实弥讲得都是真的,这位当家身体确实很不好。
  久坐都不太行。
  轰乡喝完茶后一叹气,“茶喝完了,我们来进入正题吧。”
  快点谈好然后上床躺下吧您。
  产屋敷耀哉微微颔首,对青年的焦急没什么反应。
  隔壁的音柱心里给这位不懂礼仪的谈话者骂了个狗血淋头:见到主公大人招呼都不打一个,还如此无礼,一点都不华丽。
  花柱蝴蝶香奈惠则是微微笑着,温和而优雅。
  “我手下有一千名使用呼吸法的剑士。”
  直接一个雷扔下去。
  纵使鬼杀队全队,猎鬼者也不过数百人,远远达不到千。
  金发青年慢悠悠的补了后一句,“当然,大多数还没有出师。”
  隔壁不死川实弥差点捏爆手里的萩饼:那你说出来个屁啊!
  产屋敷耀哉神色平静,嘴角笑意不变,“原来如此,怪不得最近许多培育师们都来信说换住址了。”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港口の他

上一篇:大宋第一衙内 下

下一篇:传染全世界

[返回首页]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