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同人耽美>

大宋第一衙内 下

作者:素衣渡江 时间:2020-02-08 09:59 标签:穿越时空  朝堂之上  古典名著  古代幻想  
  当天晚上审讯杨戬的管家,挖地三尺掘埋在地下的银两。
  第二天,则进行最后的筛选,将杨戬花园内的好石头好花木也都盘点了,择日搬移到艮岳中去。
  像梳篦一样,彻底把杨戬从头捋到了脚。
  赵佶看到呈报上来的清单,连最后一点犹豫和和怜悯也都没了,“原来真的没冤枉他!”
  但心里也高兴,就像失物找回,有种获得意外之财的快乐,最重要的是,置办万博会馆有钱了。
  梁师成暗示道:“杨戬关在开封府大牢内,听候您的发落。”
  赵佶脸色一沉,最简单的是赏给杨戬一杯酒。
  本朝,赐御酒有两种情况,第一,皇帝很喜欢你,赏赐御酒表达对臣子的关系,第二,皇帝很厌恶,赏赐一杯御酒,简单快捷的送臣子上西天,好处是留全尸,一般人还捞不到这待遇。
  但最后,赵佶脑海里浮现每次看到他,都弯腰屈膝的老奴的模样,“罢了,就放归故里吧。”
  梁师成道:“是。”
  就凭杨戬那个沸腾的民怨,身无分文的他纵然被皇帝留一条性命,哪里又有栖身之所?!
  恐怕最后命运,就是今年寒冬时候,在角落里多一具冻死的尸体。
  ——
  高铭腰酸背疼的下了马车,一脸痛苦的往府内走,本想好好回房睡一觉,但却被他爹派人传话给叫到书房去了。
  “爹,有什么话等我睡醒再说不行吗?”高铭打了个哈欠,“我昨天晚上一晚没睡,在杨家挖了一宿窖银。”
  高俅瞪眼,“我要问你的就是这点,官家叫你查抄杨戬的家产,这么大的事,我竟然不知道!你劝说官家抄家杨戬,你也不跟我商量一下。”
  高俅原本很高兴儿子在官家跟前得宠信,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反而担心起来,因为儿子竟然开始怂恿官家攻击其他人。
  “爹,我知道你的意思,你觉得我妖言惑主,进献谗言,坑害其他宠臣,对吗?”高铭反问。
  高俅疑惑的道:“难道不是吗?”难道另有隐情?
  谁知道下一句就听儿子道:“确实是这样的。”
  你小子说话大喘气!高俅气道:“你爹我早晚被你气死,你说说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什么,第一他讨厌杨戬,第二他也是想测试一下鼓惑皇帝的方法,杨戬是最好对付的,所以先拿他开刀。
  如果他连杨戬都对付不了,还怎么对付朱勔乃至蔡京。
  而且他也想测试一下,他对赵佶性格脾性的把握是否精准,他选择的方式对不对。
  赵佶不是傻子,不是觉得你说得是忠义之言,他就会听信的。
  相反他很聪明,如果叫他本人参加科举,写一篇治国理政的文章,他可能写得比谁都漂亮。
  圣人之言,冠冕堂皇的大道理,他能说上一筐都不带重样的,比许多进士出身的臣子都厉害。
  甚至所谓忠臣的逆耳忠言,在他听来毫无新鲜感,都写书本里了,朕比你们读书差吗?
  你懂的,朕不懂吗?烦!
  道理朕都懂,但朕就是不做,朕只想快乐的生活。
  对付这样自私到极点的皇帝,只能顺着他的心思,迂回的达到自己的目的。
  事实证明高铭的对策是对的。
  得先让皇帝觉得办某事他自己有利可图,这件事才能办成。
  但高铭不会把自己的真实想法说出来,他爹也不行,“还能为什么,当然是为了讨好官家,他缺钱,我说杨戬有钱,然后他就看中杨戬这么多年积攒下来的肥膘了。官家不开口,谁动得了杨戬?”
  高俅不喜欢斗争,只想太太平平做他的太尉,提醒儿子,“总之,你掌握分寸,可不要再兴党争!”
  本朝虽然不会砍文臣的脑袋,但流放起来也不是不手软的,一派得势,另一派就跟下饺子似的滚出东京。
  “就一太监,争什么争啊。”高铭安慰道:“您就别担心了。”
  高俅也觉得儿子聪明,能在皇帝跟前站稳脚跟,许多话就不用他再提醒了,“嗯,爹相信你。但你下次要跟爹商量。”
  他发现儿子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有些事情儿子比他还有决策权。
  “嗯,那我回去休息了。”高铭心里清楚,下次他还是不会跟他爹商量。
  高铭眼角都是困出来的泪水,边走边揉,忽然看到前方出现了一个人影,他不用抬头就知道是花荣,甚至还知道他想为什么,率先说道:“嗯,我是刚回来。”
  花荣忍不住笑道:“你怎么知道我想问什么?这么有默契。”
  高铭继续揉眼睛。
  “怎么了?眼睛进风沙了?用不用我给你吹吹?”
  高铭在脑海里想象了下,花荣捧着他的脸给他吹去眼中沙尘的情景,很微妙,于是赶紧道:“没有,我只是困了,不是眼睛进风沙了。”
  花荣轻声叹气,好像在可惜。
  高铭没接茬,往卧房的方向走,花荣就陪他一起走,顺便聊杨戬抄家的事。
  东京城内这几天最热门的话题就是这个了,不知道这事的,都不好去茶楼喝茶。
  “我听外面说,是你对官家死谏,官家才下令关押杨戬,并帮他的家给抄了。”
  高铭心想,花荣这是听了他故意叫时迁散播出去的通告。
  不过,花荣都知道了,说明效果不错。
  “是么,没想到外面的人还会说我好话。”高铭揣着明白装糊涂。
  “外面其实早就不应该用老眼光看你,谁都会变的。”花荣道:“反正现在都说杨戬是你扳倒的,对你称赞不已。”
  敌人的敌人就是自己的朋友,什么时候都适应。
  两人并肩走着。
  这时高俅从书房出来,远远看到儿子和花荣的背影,满意的想,有品行好的朋友引导,品行的确好多了,以前专门垂涎别人的老婆,可自打认识花荣,再没惹过这样的麻烦。
  花荣将高铭送到他院子正屋门口,看到高铭进去了,才转身去忙自己的事了。
  他骑马出了太尉府门,朝街口去了。
  忽然,他看到一辆朝这边驶来的马车,车窗帘子掀起,露出一个有几分面熟的面孔来。
  那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年,一双桃花眼正好奇的瞟来瞟去看周围的街景。
  在哪里见过呢?猛地,花荣想起来了,这不是殷天赐么。
  高铭叔叔的小舅子。
  当初他错把高铭关进大牢,花荣受老都管委托去劝高铭出来,当时作为罪魁祸首的殷天赐就在场,因此见过。
  但显然,殷天赐不记得花荣了,见他瞧自己,还探头问道:“请问,太尉府在这条街上吗?”
  花荣一指前方,“马上就是了。”
  他就见殷天赐长舒一口气,“总算到了!”
  他瞧着殷天赐的车队从自己身旁经过,朝太尉府行去,才骑上马走了。
  这殷天赐来做什么?
  高铭睡到下午才醒来,然后就发现家里多个人:殷天赐。
  他叔叔高廉的小舅子。
  他亲自掌掴教育过的家伙。
  当初高铭去高唐州见他叔叔的时候,他俩有点过节,被高铭教训过,于是今次见面,殷天赐恭恭敬敬的给他行礼作揖,拜了再拜。
  高铭品着茶,“你不是在济州读书么,怎么跑东京来了?”
  “回衙内的话,我在济州读书有点起色,我姐夫就推荐我到国子监,叫我深造。我今天才到东京,不敢拖延,立刻登门拜访太尉和衙内。”殷天赐赔笑道:“我到的时候,在门口遇到了花荣,他说太尉不在府中,但是衙内在,我就一直等您醒来,希望没有搅扰到衙内休息。”
  原来殷天赐来东京读书了,那么今天来,就是来拜码头了。
  殷天赐说着,回头看两个仆人手里托着的锦匣,“这是我姐夫托我带来的,是给太尉和衙内的一点孝敬。”
  高铭轻描淡写道:“叔叔真是的,都是一家人,带什么礼物啊。”给侍从使了个眼色,叫他们端到后面去了。
  殷天赐开始了例行的寒暄,“自从上次分别,我就一直牵挂着衙内,尤其听到消息说,衙内在青州遇害,我不知流了多少眼泪。”
  高铭心想,你可得了吧,我又不是你爹,你替我掉什么眼泪,阻止他继续说下去,“行了,你下去先休息一下,晚上等我爹回来,我给你引荐一下。”
  殷天赐就是来拜码头求罩着的,听说可以见太尉,十分高兴,“多谢衙内,多谢衙内。”
  “不管你在高唐州是个什么德性,但到了东京,你给我老实点,要是你故意找别人的麻烦,别怪我不管你。”
  殷天赐自打被高铭收拾了,就知道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东京里藏龙卧虎,他哪敢造次,连忙道:“衙内吩咐得是,我一定老老实实的读书,绝对你给您惹麻烦。”
  高铭一手端着茶盏,一手摆了摆,吩咐老都管道:“带他下去休息。”
  虽然殷天赐只是高廉的小舅子,但也算高家系的人,所以高俅听说有这么个人,还是见了他,看在弟弟的份上,说了几句好话,又留他吃饭,才叫他走了。
  对初到东京的殷天赐来说,榜上了高家这株大树,心里也有底气了。
  他知道东京的厉害,不是他们小小的高唐州任他为所欲为,所以他知趣的夹起尾巴做人。
  不过,他不欺负人,也不能叫别人欺负吧。
  如今高家是整个东京最吃手可热的家族,不用殷天赐宣扬,他跟高家沾亲带故的消息就传遍了国子监。
  果然没人敢欺负他,他的国子监生活顺风顺水。
  但正因为太顺了,导致很是枯燥无聊,一枯燥就想琢磨点别的,比如寻找一个气味的同伴。
  很快,还真叫他发现了一个,此人就坐在学堂最角落的位置,经常会抱着肩膀打瞌睡。


上一篇:大宋第一衙内 上

下一篇:港口の他

[返回首页]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