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同人耽美>

沉落

作者:初禾 时间:2020-02-05 11:29 标签:狗血  科幻  幻想  
 你胜过霓虹疾雨。
  霓雨有很多个身份——“焦岸”联盟最强大的战士,豹形寄生人,少将沉驰的伴侣。
  更准确的说法是,他既是供沉驰驱使的猛兽,也是供沉驰玩乐的宠物。
  沉驰宠了他很多年,但现在沉驰有了新欢。
  他被逐出军中。
  被抛弃的人都很悲惨,昔日军功赫赫的战士,成了在无人区和臭男人们抢活干的佣兵。

  背景:
  四百年前,地球与平行宇宙N-37行星的物质互换通道建立。
  与取之不尽的资源、高度发达的文明一并输入地球的是未知病毒“跃进X”。
  通道开启的第三年,九成人类感染病毒,大量死亡;第十年,首例寄生手术成功。
  ——被感染的人类唯有将意识剥离躯体,寄生于兽类,方可存活。
  三百多年过去,寄生人成为依附于人类的“低等人”。
  人类、寄生人、变异生物的冲突一触即发,同时,来自平行宇宙的威胁从未减退……

  注意:
  ①披着软科幻外衣的【狗血文】,没有科学根据。
  ②受是寄生人,兽态为豹。
  ②平行宇宙物质交换的概念参考科幻小说《神们自己》。
幻想 科幻 科幻

第1章 霓雨
  太阳落山的时候,夕阳倾斜在黑色的戈壁滩上,砂石熊熊燃烧。
  波浪一般的气流中,三辆轻型装甲车在地平线上疾驰而过。
  打头那辆车的后座右侧,男人一身纯黑色的战术服,左手紧握着一把狙击突击两用步枪。
  在能量枪已经投入使用的今天,发射子弹的步枪成了古董一般的存在,但在一些射术精湛的人手中,它仍旧是足以杀死一切生灵的致命武器。
  男人手上戴着和战术服色泽一致的露指手套,露在外面的一截手指白得过分,在黑色布料的映衬下,像最柔软的奶油。
  男人颈部面部的皮肤和手指一样,也是细腻的白色。
  拥有这般肤色的人,似乎不该出现在这辆剧烈摇晃着的装甲车中,更不该和车上汗气熏天的佣兵们待在一处。
  他在这里,只是因为他也是佣兵。
  在装甲车又一次摇晃时,男人抬起手,扶了下护目镜。
  他的护目镜和别人的不同,是浅淡的玫瑰色。
  这是他周身唯一一抹亮色。
  在基地以及无人区,这副玫瑰色护目镜多次为他引来猎奇的目光,甚至有不少肌肉发达的佣兵朝他吹口哨。
  当然,那些人也许不是被护目镜所吸引,单是因为他这张与佣兵身份格格不入的脸。
  “咱们现在还在赶路,你没必要一直戴着护目镜吧?”坐在一旁的休安转着一把匕首枪,这玩意儿比狙击突击两用步枪还“古老”,一些佣兵将它们带在身上,根本不是为了执行任务时使用,只是当做显摆的工具,就像几百年前的“繁荣时代”,臭屁的男人热衷随身带一把瑞士军刀。
  男人微转过脸,冷冷地看了休安一眼。
  即便透过了玫瑰色的镜片,他的目光也没有因此捎上一丝温度。
  很快,男人就像根本没听懂休安的话一般,将脸转了回去,继续看着外面暗紫色的天地——在戈壁滩上,昼夜几乎在一瞬间完成了交替,夕阳沉默,黑夜像翻卷的黑潮,放肆地吞噬着天地,将刚才还灼烧着的世界变成焦炭一般的色彩。
  “啧。”休安自讨没趣地哼了声,将匕首枪插进枪套中,“不说拉倒。细皮嫩肉还来当佣兵,军妓还差不多。”
  男人又斜过来一眼。
  他的眼尾狭长,半眯着眼睨人的时候,眼神极为深邃,像一把穿透风雪的飞镖。
  休安蓦地一惊,“你……”
  “不会说话就闭嘴。”坐在副驾上的塞瑟在后视镜中不善地看着休安,“这三辆车上的人是个整体,我不希望有人在进入洞穴之前,就闹内讧。如果你对同行者不满,你现在就可以下去。”
  休安脸上的伤痕紧拧起来,却到底是歇了声势。
  男人和塞瑟在后视镜中视线相对,彼此轻轻点了个头。
  装甲车继续飞驰,狂风大作,砂石如子弹一般砸在车身上,那响动就像指甲刮过黑板。
  夜幕中,地平线被起伏的山峦所取代。它们越来越近,像一座升起的屏障。
  “全体准备。”塞瑟偏过头,对肩上的通讯终端道:“十分钟后抵达1023丘陵。”
  “霓雨,老队形,进去之后,你占据制高点。”塞瑟再次看向后视镜,对戴着玫瑰色护目镜的男人道。
  “嗯。”男人不带任何情绪地应了一声。
  他的名字,原来叫做“霓雨”。
  车里所有佣兵都开始做战斗前的准备,霓雨将四个弹匣放入战术背心中,又检查了一遍一把口径7.8mm的手枪。做完这一切之后,他抬起双手,将后脑的黑色皮筋摘下,拢了拢散开的及肩黑发,将它们重新扎成一束。
  鬓边那些稍短的头发无法被扎起来,散着几缕,从背部蔓延上来的纹身因为这个动作而露出些许。
  越靠近荒山,沙尘就越大,碎石震颤,地下仿佛有什么东西正要醒来。
  装甲车停下,霓雨最后一个从车里下来。
  休安手上的模块化能量枪滑动着金属的钝光。
  他回过头,轻蔑地看了霓雨一眼。
  那眼神就像在看一个即将丢命的玩意儿。
  休安是料定了像霓雨这样块头不大的人,来蛹虫洞穴就是送命。
  霓雨不紧不慢地在飞沙走石中行走,他的背上背着一个长条形的黑色布袋,左手拎着古老的两用步枪,护目镜正在显示自身与洞穴的距离,以及周围的污染数值。
  带着尸臭气息的风从前方吹来,那是蛹虫腐烂的味道。
  再过不超过一周的时间,洞穴中的蛹虫将全部腐烂。在它们的腐汁中,会诞生一批又一批纹路精美的蛾子,这些病毒传播力极强的蛾子生命力旺盛,几小时时间就能从巴掌大的幼虫成长为翅宽两米的巨物。
  如果等到那个时候,800公里外的097基地将面临重大危机。
  他们这些佣兵此次的任务,就是消灭洞穴中的蛹虫。
  其实这事对于军方来说很简单,几发贫铀弹过去,问题就解决了,但军方的那些精英们向来不干这种“脏活”。
  也得亏军方不插手,否则佣兵们连卖命赚钱的机会都没有。
  尸臭味更加浓烈,霓雨不经意地皱了下眉。迈入洞穴时,他稍一停步,打量着四周。
  荒山高高隆起,下方却是一个长满了蕨类植物的沟谷,蛹虫发出惨白色的光芒,照亮了谷底。如果忽略弥漫在空气中的恶臭,那闪烁的谷底竟有几分浪漫美感。
  休安等人已经顺着湿淋的坡面,向下方走去。
  霓雨身轻如燕地跳跃,右手攀在一个突出的尖石上,劲窄的身体在空中划过一道凌厉的弧线,瞬间隐没在沟谷之上的黑暗中。
  这是个位置绝佳的制高点。
  霓雨无声地匍匐在岩石上,所有佣兵的身影都在他的眼中。
  仿佛是感觉到了不速之客的临近,谷底的光芒开始涌动,渐渐如一锅煮沸的水。
  密集的“咕隆”声令人头皮发麻,那是幼虫从粘液中挣开翅膀的声响。
  随着“气泡”炸开,几只毒蛾飞了起来,它们的数量越来越多,成网状向最近的佣兵扑去。
  那名佣兵正在布设引爆装置,霓雨在队伍频道中冷静地提醒。
  佣兵立即抛出一个驱散弹,尚未成熟的毒蛾在空中一滞,继而纷纷坠落。
  佣兵没有大型武器,对付大规模的蛹虫只能用近距离设置炸弹的方法,虽然危险,但好在现在蛹虫还不具备高强的攻击性,一旦布置完毕,离开后远程引爆即可。
  能活到现在这个时代,还敢出来找活干的佣兵无人不是九死一生,运气与能力一样不缺,即便是嘴臭的休安,也不是无能之辈。
  布置炸弹的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一阵微乎其微的声响碰触着霓雨的耳膜。他的视线从谷底移开,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三点钟方向,那里漆黑一片,连红外视镜都无法窥探到任何活物。
  但是如果什么都没有,那些极细的响动又是怎么回事?
  按常理,现在还不到蛹虫集体成蛾的时机。
  但在这个已经被病毒侵蚀的世界,任何违背常理的事都有可能发生。
  霓雨低声道:“塞瑟,你们先上来。”
  休安吹了声口哨,“小白脸儿怕了?”
  塞瑟问:“怎么回事?”
  霓雨没有理会休安,“你往你的十点钟方向看,那里有问题,做好撤离准备,我去看看。”
  “霓雨!”
  塞瑟话音未落,霓雨已经如闪电一般蹿了出去。
  洞穴高处全是陡峭的崖壁,他竟然能在上面极速跳跃。
  “没事儿,继续。”休安嗤笑一声,继续将弹药填近下方的苔藓中。
  然而,就在他的手还没有来得及收回来时,谷底突然震颤,“轰”一声巨响,苍白的蛹虫如海啸一般腾起!
  而吞没霓雨的那片阴影中,一对黄色的巨眼倏地睁开!
  “操!那是什么?”休安立即将能量枪端在胸前,一边后退一边紧盯着那双眼睛。
  就在这时,无穷无尽的蛹虫已经蔓延而至,缠住了他的作战靴!
  “是食蛹蛾!跑!”塞瑟一边大喝,一边朝近处的蛹虫开枪。
  光束一接触蛹虫,就开始燃烧,几乎是一瞬间,洞穴里就弥漫起烂肉被烧焦的气味。
  荒山像是活了过来,头颅大的石头从崖壁上轰隆落下,震颤中,怪物终于露出了本来面貌——
  那是一只变异巨蛾,精钢一般的翅膀劈砍着山崖,“巨眼”并非是它的眼睛,而是它翅膀上的两个毒疮!

[返回首页]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