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古代耽美>

浮生梦

作者:白芥子 时间:2020-03-12 10:15 标签:生子  短篇  宫廷  架空  情投意合  
《皇恩浩荡》、《江山许你》平行时空番外
架空 生子 宫廷 情投意合 HE

第1章
  昭阳十九年,六月,东宫。
  半夜,祝云璟心烦意燥从睡梦中醒来,王九进门给他点灯,祝云璟闭着眼睛靠在床头静坐片刻,哑声吩咐:“给孤倒杯热水来。”
  王九双手捧来热水,尚未送到祝云璟面前,手一抖,杯碗落下,掉在被褥上,杯中茶水全部泼洒出来,空了的杯碗顺着床沿滚下地,哐当一声,四分五裂。
  祝云璟陡然睁开眼,掀开被子,幸好茶水只有温热,被褥又厚实,没有烫着他,饶是这样,肚子里那个东西依旧狠狠踢了他一脚,又闹腾起来。
  “你做什么?!怎么毛手毛脚的!倒杯水都能洒了?!”
  祝云璟出言呵斥,王九手忙脚乱地帮他擦拭,被祝云璟不耐烦地挥开:“你这段时日怎么总是心不在焉地出岔子?你是不是瞒了孤什么事?!”
  王九跪下地,呜咽哭了一阵,哐哐磕头:“奴婢死罪,奴婢对不起殿下。”
  后半夜,祝云璟瞪着眼听罢王九交代的事情,一直到天光微熹,他疲惫地挥了挥手:“罢了,去把东西都收走烧了,这事孤暂且不跟你算账。”
  他实在太困了,肚子里的肉闹腾了一宿,这会儿总算消停了,叫他实在没力气跟王九这个吃里扒外、差点害死他的狗东西计较,交代完事情,躺下 身,没多时又沉沉睡了过去。
  再醒来,昭阳帝已带着太医亲自来了东宫看他,是与他相熟的林太医。
  祝云璟强装镇定,在对方的手指搭上自己脉搏时,抬眼看向对方,林太医拧着眉,眼里有转瞬即逝的惊愕,对上祝云璟暗含杀意的警告目光,心下翻江倒海后,将疑虑尽数压下,在皇帝问起时,帮之隐瞒下去。
  东宫的风波,就这么悄无声息过去了。
  祝云璟称病不起,在审问过王九后,派了亲信去查,很快查到想要借王九之手,害他死无葬身之地的人,是老二祝云珣。
  贺怀翎再来东宫送礼,祝云璟看他的眼神,像似恨不能食其肉啖其骨,贺怀翎心中讪然,前些日子太子殿下对他虽冷淡,但还不至于像现在这般,满眼憎恶,……他好像没做什么又得罪了这位小祖宗的事情吧?
  祝云璟当然恨,他不知道祝云珣谋划的这些事情,贺怀翎有没有份,但无论有没有份,他都不得不防。
  贺怀翎只能装作对他的态度视而不见,厚着脸皮讨好他:“殿下,这酒是江南新送过来的,您之前说喜欢……”
  “不必了,”祝云璟满眼淡漠,眼皮子都不撩,“定远侯将东西拿回去吧,以后别来东宫了,不然事情传出去,惹了闲话可不好。”
  沉默一阵,贺怀翎在他身前蹲下,拉过他一只手,不待祝云璟动气,盯着他的眼睛,沉声问:“殿下,臣又得罪您了吗?”
  祝云璟冷笑:“你做过什么,需要孤提醒你?”
  “臣做过什么?”
  贺怀翎神色坦然,仿佛他当真什么以下犯上的事情都未做过。
  祝云璟冲东宫大门的方向抬了抬下巴:“滚。”
  贺怀翎不动,只目光沉沉地看着他,短暂的僵持后,他轻捏了捏祝云璟的手,起身告退:“殿下不想见臣,臣走就是了,殿下您多保重身体。”
  他今日来,本就是因为听闻祝云璟又病了,担心之下才想来看看他,好在祝云璟面色虽苍白,并未如外头传闻中那般一病不起。
  待贺怀翎的身影远去,祝云璟才捂着肚子倒回榻里,额头渗出冷汗,恨得咬牙切齿。
  贺怀翎在东宫外站了片刻,回想先前祝云璟看向自己时的那个眼神,心头有些微的钝痛,无声一叹。
  下午,祝云瑄来了东宫探望祝云璟。
  回宫之后,祝云瑄几乎每日都会来一趟东宫,但祝云璟一直没让他进门,说怕过了病气给他,今日这小子在东宫外头吵,说定远侯能进来凭什么他不能,祝云璟才终于让他了进门。
  祝云瑄进来时,正碰上林太医来给祝云璟请完平安脉离开,对方与他见了礼,就要走,被祝云瑄叫住。
  “太子哥哥到底生了何病?”
  林太医踌躇道:“殿下,……您还是自个去问太子殿下吧。”
  祝云瑄闻言愈发狐疑:“你不能说?”
  “太子殿下不让老臣说,五殿下,……您就别为难老臣了。”
  祝云瑄轻哼一声,大步进门去。
  见到似乎比前些日子还要精神倦怠消瘦的祝云璟,祝云瑄抬手又要抹眼泪,祝云璟受不了地先打断他:“行了别哭哭啼啼了,孤还没死。”
  祝云瑄将眼泪生生憋回去:“那你告诉我啊?你到底怎么了?”
  祝云璟的神色黯了黯,知道他怀孕之事的人,先前只有一个王九,如今又多了个林太医,再有几个月,待临产时,他会以养病为名去庄子上生产,再在那边长待一段时日。
  他本不想告诉祝云瑄这事,但之前差一点被祝云珣那个畜生使阴招害了,让他不得不更加小心,他在宫里必得有个眼线帮他盯着这边的事情,别的人他信不过,只有祝云瑄……
  “阿瑄,你过来。”
  被祝云璟拉着手抚上他的肚子,祝云瑄感觉到那一处的凸起,里头还似有什么东西在拼命踢被他的手盖住的地方,他错愕地瞪大眼睛,满目不可置信:“这、这是……”
  祝云璟轻出一口气:“孩子。”
  祝云瑄一屁股坐到地上,傻了眼。
  片刻后,祝云瑄跳起来,磨牙切齿:“是哪个畜生做的?!我去剁了他!”
  祝云璟头疼地提醒他:“你声音小些,这东宫里头,也只有王九一人知道这事,别嚷得人尽皆知了。”
  祝云瑄双目通红,眼里又冒出水:“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祝云璟一脸木然道:“这事,就是一个意外。”
  一个时辰后,祝云瑄怒气冲冲地从东宫出来,虽然祝云璟再三交代他不许冲动,但他此刻还是想去定远侯府杀人。
  宫道上,远远有禁卫军开路,拉着宫外的马车进来,祝云瑄认出领头的那个,是皇帝面前的亲信侍卫。
  他见状眉头一皱,只觉得分外怪异,什么人能这么大摇大摆地,从宫外直接坐马车进宫来?且还是他父皇跟前的侍卫亲自领来的?
  祝云瑄站在原地未动,冷冷看着,马车经过他身边时,那侍卫头子过来与他见礼。
  祝云瑄冷声问:“车里是何人?”
  “回五殿下的话,是安乐侯世子,陛下召见,这会儿正在甘霖宫里等着,卑职要赶着送世子去甘霖宫。”
  安乐侯世子?
  祝云瑄心中疑虑更甚,他甚至想了半日才想起安乐侯府是哪家,京中非常不起眼的没落侯府,父皇召见一个侯世子而已,需要这么大张旗鼓地特地派人去接进宫来?
  梁祯盘腿坐在车中,自马车停下起,他就透过朦胧的车窗纸,看到了站在外头的祝云瑄。
  他饶有兴致地打量着这位眼睛红、鼻头也红的漂亮皇子,心中啧啧,没想到那狗皇帝竟也能生出个看着这般漂亮天真的小皇子。
  ……五殿下,梁祯摩挲着手腕上的佛珠,轻眯起眼,原是谢氏女所出的皇子。
  车门推开,梁祯自车上下来,嘴角噙着笑,款款与祝云瑄行了一礼:“见过五殿下。”
  祝云瑄瞪着眼睛望着面前之人,像是没想到这位安乐侯世子,竟是这般丰神俊朗、身长玉立的俏郎君:“你、你叫什么名字?”
  “梁祯。”梁祯笑看着他,轻吐出两个字。
  被他如黑曜石一般的双眼盯着,祝云瑄飘忽开目光,摆了摆手:“父皇召见你,你赶紧去吧。”
  梁祯再次笑:“多谢五殿下。”
  上车之后,梁祯又推开窗,与车外心神不属的祝云瑄道:“五殿下,您的寝宫可是启祥殿?”
  祝云瑄心生警惕,看着他,未有回答。
  梁祯笑着点头:“我知道了,下回去与殿下请安。”
  待到马车远去,祝云瑄依旧站在原地,若有所思,身侧的高安连着喊了他几声,方才回神,祝云瑄低咳一声,吩咐道:“去打听打听,这个安乐侯世子,叫梁祯的,是什么来头。”


第2章
  关于安乐侯世子梁祯这个人,不需要祝云瑄多打听,不几日有关他的事情就已传得满城风雨。
  传闻中昭阳帝心爱之人生下的私生子,无论真假,至少从梁祯这人出现起,皇帝种种出格举动就已证明,那些传言并非空穴来风。
  过了两日,午后听到门外车马喧嚣声响,正午睡的祝云瑄烦不胜烦,叫了人出去看:“外头在做什么?怎么这般大的动静?”
  没多时下人回来回报,说是隔壁在搬宫,陛下给那位梁世子赐了座宫殿,就在他们启祥殿旁。
  祝云瑄没好气:“赐宫殿,他还住进宫里来了?高安,你带人去隔壁看看,父皇都给他赐了什么好东西,远远瞧一眼就行,别叫人发现了。”
  高安领命而去,很快又回来回报,说外头帮忙搬宫的宫人太多,都堵着了,他们瞧不见。
  祝云瑄闻言愈发不痛快,眼珠子一转,起身更衣,亲自出了门。
  隔壁果真热闹非凡,到处都是人,祝云瑄远远瞅着,梁祯就站在人群中,神情倨傲,端的是一副大爷的姿态。
  祝云瑄没有走近,绕道去了隔壁宫殿的另一侧围墙,抬头目视片刻,这宫墙足有两人高,他随手指了个腿脚灵活的小太监:“你爬上去,算了,我自己来……”
  踩着墙边的一棵矮树,祝云瑄敏捷地翻上墙头,借着墙内墙外的翠枝遮掩,朝里头看。
  正院里已摊开摆了几十箱的东西,还不停有新的箱子送进来,昭阳帝身边的大太监一脸谄媚的笑,正与梁祯说着这些都是陛下开私库亲自挑的好东西,尽是送给他的。


上一篇:夺嫡不如谈恋爱

下一篇:没有了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