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古代耽美>

夺嫡不如谈恋爱

作者:决珩 时间:2020-03-11 09:02 标签:甜文  重生  强强  宫廷侯爵  
 沈惊鹤望着身后的人挑眉,“怎么我去哪,你都如影随形?”
  梁延洒然一笑,“六皇子仗着天家身份,好生不讲道理。我是去剿海寇的,恰好同路罢了。”
  “我若去瀚州呢?”
  苦思冥想,“沙漠马匪猖獗。”
  “我若去陇西呢?”
  “早闻羌族蠢蠢欲动。”
  “我若……”
  梁延微勾唇角,望进他笑意盈盈的眼睛,“你在京城,我便留护天子;你在辽东,我便策马破狄。小鹤儿,你到哪儿,我非跟去哪。你若想着丢下我一人逍遥自在,还是趁早死了这条心吧。”
  前世孱弱不堪而多智近妖的高门世子沈惊鹤,今生却重生为流落民间的草根皇子。
  碧瓦飞甍雕栏玉,朱红宫墙之内,是笙歌乐舞下的云谲波诡,亦是言笑晏晏间的杀机暗藏。
  只是……眼前这位一脸冷峻的年轻将军,怎么却总是不请自来为他身挡前路满途刀剑相逼?
  “如若你平生所愿即是展翅排云,做一只傲唳九霄的鹤,那就把我当作你手中最锋利的一柄剑,为你破尽前路风霜雷霆。”

  【冷静自持深情将军攻x智谋无双沉稳美人受】
  【梁延x沈惊鹤,1v1,苏爽升级流,HE】

  内容标签: 强强 宫廷侯爵 重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惊鹤,梁延 ┃ 配角:作者微博@决珩珩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一鹤排云上,声闻九重霄。


第1章
  苏清甫看着眼前瘦削憔悴却仍不减风仪的少年,瞳孔在一瞬间放大,捋须的手一顿。
  像,实在是太像了。
  正堂壁上悬着的墨梅图下静静伫立着一个身影。他的一身缟素落了些八月京城的风尘,神色也难掩疲惫,然而那一丝不苟束好的乌发和淡然望过来的粲若寒星的眼瞳,却又仿佛自能将人的目光全然吸引,使人下意识忽略了他肩上行囊的褴褛。
  若是平日在街上偶然瞧见了这等品貌的少年人,苏清甫少不得要停住步子,拊掌赞一句“谁家公子后生芝兰玉树,秀颖端方”。
  可是对着这张与那人宛如同一模子翻刻出来的脸,和那交由门房转送到自己手上的龙纹玉佩,苏清甫此时除了震惊,却是再也生不出其他别的想法。
  “你,你母亲她……”苏清甫的嘴唇微微翕动着,明知道答案,却仍抱着一线希望渴望听得别的回答。
  眼前人神色有一刹怔忪,他茫然的目光轻擦过白得刺眼的衣摆,双唇轻开合了几次,才略有些生涩地从口中挤出两个字来,“先慈……”
  苏清甫身子晃了两晃,听得这二字,他哪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他看着身姿依旧笔挺如松的少年,面露惭色。
  “若是当年我没有答应你母亲,或许她也不会这么早就……”
  十六年前那个冒雨敲开府门求他隐下真相的温婉女子仍鲜活在回忆中,他恍惚又想起了那张苍白脸上的决绝与凄然,似一宵冷雨后摧折却固执不肯谢去的梨花。
  “当年戚小姐来找我的时候,你还不过是她肚里的小娃娃,谁料一转眼,你就已经长这么大了。”
  眼前面容慈祥的中年文士深陷入了回忆,沈惊鹤偏首望向堂前尽态极妍的西府海棠,目光中是与年轻面庞极不相称的沉静。
  是啊,一转眼,就过了十六年了。
  距离上辈子的生活,算来也已经有十六年了罢。
  海棠花瓣在风中打着旋儿纷飞,他的目光追逐着游移的浅粉,心神不由得飘远。
  那个钟鸣鼎食权倾朝野而藏污纳垢的簪缨世家,那个先天体弱却硬是踩着龌龊血污步步闯出生路的自己,如今想来,却是如一场旧梦般经世遥远。
  上辈子的沈惊鹤,从生下来起就学会了与数不尽的阴谋诡计为伍,从记事起就懂得看穿却不戳穿人人脸上妥帖覆着的面具。他没有死于人心权术,而是因自打娘胎里带来的顽疾英年早逝。
  当闭上双眼堕入无边黑暗之时,他才惊讶地发觉心中最后感到的情绪竟不是不甘,而是平静与释然。
  不曾预料到的再次睁眼,自己已是一名温婉女子怀中牙牙学语的稚童。他虽困惑不解于老天赐给他的第二次生命,但这辈子他既足够幸运,拥有了梦寐以求却从不曾有过的健康体魄,他便会不负这份馈赠努力活下去。
  可是谁又曾料到,兜兜转转,命运的手又再一次将他推回到无尽的深渊崖前。
  “苏大人……”沈惊鹤开口,缺水的嗓子有瞬间的沙哑。他抿嘴轻咳了声,再张口时,又恢复了少年特有的清亮音色,“母……先慈曾说,让我带着这块玉佩来找您,您会带我去见一个人。”
  苏清甫从回忆中抽身,双眼一眨不眨地紧盯着面前少年,“那她可曾提过,要带你去见的那人是谁?”
  是谁?
  自然是……一个让自己守着清苦却平淡的生活安稳一生的愿望变作奢望之人。
  沈惊鹤自嘲一笑,低下眼去,遮去一闪而过的凉意,“自然是去见我的父亲,抑或说……父皇。”
  父亲?他细细地在唇间咀嚼着这两个字,藏起了瞬间涌上心头的抗拒与厌恶。
  他还清楚地记得,上辈子的父亲是如何在仍是稚童的自己面前,生生摔死曾亲手送来的他最钟爱的小狗,任他红着眼眶用哭腔如何哀求,也只是一脸漠然地看着他,皱眉沉声冷语要他记住“善心与偏爱是这个世上最无用的两样东西”。
  于是他的泪水仿佛就此干涸,从此再也没有为谁流过。一夜之间,他成了父亲最优秀的复刻品,如他所愿抛弃了多余的情感与软弱。待到多年后他终于将自己从父亲身上学来的种种手段逐一奉还,他才略有些惶然地发现,直到此时,自己才第一次得到年少时曾无数次希求的一个欣慰笑容。
  苏清甫看着这个浑身都散发出寥落孤寂的少年,心中有些酸涩。他上前两步,温厚的大手轻轻拍抚着少年瘦削的肩。
  “唤我世伯便可,你母亲家当年对我有恩,若不是戚老太爷相助,我恐怕连入学塾读书的资格都无,又岂能成为如今的翰林学士?”他感慨地说道。
  “……你也莫怪陛下,他当年并不知戚小姐乃是官家之女,更不知有了你。那时我随陛下南巡在画舫上认出她的时候,不知有多惊讶。可你母亲偏生是个倔性子,不让我插手便罢了,却既不愿对陛下说出自己的身份,有了你后又不肯对家中解释清。”
  他又叹了口气,“我后来从京城回去,才知道她已被逐出了家门,再去寻时,却是再没有你们母子二人的踪迹了。”
  沈惊鹤默然一瞬,“世伯,我仍想唤她母亲。”
  “改不了口就不要勉强自己。”苏清甫安慰地拍拍他,“一门心思想进皇城的女子不知有多少,唯有戚小姐却偏偏宁愿远走高飞,也不想让你陷进那潭浑水中。等我禀报了陛下领你进了宫,你也要好好保全自己,切莫让她担心,可知道吗?”
  说着又不由望着他喃喃感叹。
  “其实纵没有这块玉佩,单凭着你这张和陛下十几年前毫无二致的脸,也绝不会有人能拦你。”
  ……
  三日后。
  禁宫,紫宸殿内。
  鲛海新贡的龙涎香,半甲盖小的一块便抵得寻常人家十年的吃穿用度,此时却近乎浪费般地成片燃着。纹饰精美的华纹铜兽香炉中,琥珀色的香体跃动着月白荧焰,丝缕幽香升腾弥漫,若有似无地在紫宸殿里氤氲开来。
  一袭色泽明黄、剪裁精细的衣袍披在座上人气宇不凡的身躯上,衣摆掀动之时,隐隐露出其间繁复绣成的五爪金龙,赫然昭示着他尊贵冠绝的身份。
  日光在他的脸上投下了一片晦暗莫辨的阴影,他指尖微屈,不疾不徐地轻叩书案。金丝镶边的乌木雕案发出沉闷的敲击声,一下一下,有规律地响彻因宽敞而显得有些空旷的大殿内。
  笃。
  敲击声停。
  座上人好像这时才回过神来,深邃莫测的眼中是一片涌动着的风云,满怀考量的目光投射过来,在殿下人的身上逡巡。
  “抬起头来。”
  沈惊鹤已在沉默中立了小半个时辰,因长时间站立而有些酸软的双腿和早已饥肠辘辘的胃一炷香前就发出了不满的抗议,但过人的忍耐力仍支撑着他站得笔直。
  他依声略抬了抬头,波澜不惊地望向前方。三日的时间并不够量体裁衣做一身新袍,身上苏府公子年少时的旧衣并不算合身,然而配上拾掇整齐后清俊隽逸的一幅好相貌,竟使得那旧衣无端现出了几分风流意气。
  “方才太医来报,滴血认亲结果已出,你的确是朕的血脉。”
  沈炎章声音不辨喜怒,只用一双深邃的眼仔细审视着座下身姿挺拔的少年。
  宫女动作娴熟地撤下桌上空盏,换上新冲泡的热气腾腾的贡茶,茶盏天青釉面上的纹片宛如宝石冰裂,一看便知绝非凡品。
  金碧辉映的宫中,气氛一时有些冷窒。
  当听得前几日向来老成持重的苏学士满脸凝重地言道自己还有一位流落民间的皇子时,他心中的惊疑与诧异几乎要漫出。
  一块略显眼熟的龙纹玉佩,一位德高望重的见证人,一段模糊记忆中十数年前的萍水之欢,便能如此轻易地让一个不知从何处冒出来的小子得列天家么?
  然而当他真正看到这个自己名义上的小儿子时,他却仿佛突然有些明白,为何素来谨慎的苏学士竟会表现出一反常态的笃定与坚持来。
  其实根本无需滴血认亲,任谁见了沈惊鹤也不会怀疑他们之间的关系——不关乎其他,只是二人长得实在是太为相像,眉峰的挑处,鼻梁的弧度,以及总是微抿的唇瓣,简直宛如同一模子翻版刻出来的一般。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夺嫡不如谈恋爱

上一篇:往不还

下一篇:浮生梦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