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古代耽美>

哑奴

作者:羌塘 时间:2020-03-12 10:41 标签:甜文  虐文  虐恋情深  
 镇北王权势滔天,万人之上。镇北王好色风流,男女通吃,残暴无比,娶了九个妾室,没一个活下来。
  这次,镇北王看上了知府千金,为了摆脱被镇北王折磨至死的命运,狸猫换太子,府里一名哑奴代替上了花轿。
  哑奴生得谪仙之姿,却天生哑疾,因为长得妖孽,怕引来灾祸,被母亲锁在院子里。
  突然有一天,哑奴被知府赐名沈玉,派人教他怎么伺候人,送到“活阎王”的床上……
  他会成为镇北王第十个胯下冤魂吗?

  残暴亲王渣攻*柔弱哑巴奴受
  有副CP出没。
  虐身甜心文,HE。
  王爷渣攻*哑巴痴情受
  前期虐到肝颤,后期宠到发齁

古代 虐恋情深 王爷渣攻*哑巴痴情受 前期虐到肝颤,后期宠到发齁

第1章 哑奴代嫁
  镇北王府上张灯结彩,锣鼓喧天,爆竹齐鸣,在乐器声中,花轿和四十八抬嫁妆一齐抬进了王府。
  外人只听说,沈知府千金号称大靖朝第一美人,被权势滔天的镇北王看上了,要纳为妾室,沈知府正愁巴结不上镇北王,欢天喜地嫁女。
  从花轿到洞房,沈玉一直忐忑不安,又不敢有多余动作,像是一个木偶被牵引着。
  他怕被识破。
  要是被看破,惹得镇北王发怒,一定会命人杀了他的,不,镇北王不悦,一根手指就能把他撵死。
  传闻,镇北王是最尊贵,大靖朝唯一的七珠外姓亲王。
  传闻,镇北王养着百万雄兵,他在沙场上能以一敌百,所向披靡。
  传闻,镇北王身高八尺,满脸虬髯,眼睛像铜铃,凶神恶煞,长得像地狱修罗场出来的阎王,瞪一眼就能吓得人缴械投降。
  除了威名赫赫,更是凶名在外。
  传闻,镇北王把敌人脑袋砍下来,挖去脑髓,用头颅盛酒喝,祭奠战死的同胞。
  传闻,镇北王阳气盛好色,曾娶过九个妾室侧妃,都不堪忍受他日夜折磨,没一个活下来。
  传闻……
  沈玉怀着赴死的心情,坐在床上,光是想着那些传闻,就已经吓得双腿发抖了。
  他不是知府千金,只不过是府上一个家生子小哑奴。
  小时候府里的人都说他长得好看,很多侍女奴才,喜欢跑去跟他玩,送吃的。
  到了十二岁,走在府里很多人都会侧目盯着他看。
  十三岁,有几个奴才逗他玩,让他脱光衣服,哑奴不知道要干嘛,但是他不喜欢,便拒绝了,几个奴才不高兴,强行要扒光他的衣裳,好在有母亲拼死护着。
  又不过一个月,有两个兵卫来找他,还没说上几句话,两个人就打起来了,还动刀子见血了。
  为此,母亲挨了几十板子。
  哑奴知道,是他做错了事,母亲替他领罚。
  府里流言四起,说他是狐狸精转世,秽乱男女,是勾人魂魄的。从此“妖孽”“下贱”诸如此类的词语就常常传到他耳边。
  后来哑奴就不怎么出门了,母亲把他锁在院子里,不许他见外人。
  哑奴知道母亲是为了他好,怕他又闯祸。
  直到知府小姐靖朝第一美人的名号鹊起,镇北王放话要纳她为妾。
  知府小姐不愿意做第十个镇北王的胯下魂,便想了这么一个狸猫换太子的办法,让他这个哑奴顶替上。
  为此,知府大人请了一个秦淮楼的嬷嬷,教哑奴怎么在床上伺候人,怎么隐藏他是男非女,还赐了个沈玉的名字给他。
  知府说,即便他被镇北王识破也没关系,镇北王出了名的好色,男女通吃,不会忍心杀他的。
  谁知道呢?
  反正是个死,镇北王前九个妾室都受不住他,他很快就要成第十个了。
  知府答应厚待母亲,这就够了。
  房门被猛地推开,沈玉吓得一抖,随着脚步声靠近,他能透过喜帕的烛光,看到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姿,站在他面前。


第2章 美人如妖
  沈玉忍不住去想象,眼前这个驰骋北疆十数载,被称为活阎王的男人,到底长什么样。
  一定是凶神恶煞一样吧。
  听说阎王爷就是那样,黑眼酒糟鼻,一脸的胡须,能把鬼吓坏的那种。
  喜帕被突然掀开。
  沈玉下意识地闭上眼睛。
  他感觉到一根手指抬起自己的下巴,手指遒劲有力,一点都不温柔,还带着一些粗糙,镇北王带兵打仗,手上肯定是握兵器长的茧子。
  手指摩挲了一下他的右脸。
  “呵,大靖朝第一美人,有点意思。”
  声音沉厚得像战鼓,一股酒气混合着男人味道扑面,居然没有沈玉想象中的浑身恶臭味,酒气还有点醉人。
  大概是他娶妾,好歹洗漱净口了一番吧。
  沈玉猜想着,不知道他这是满意还是不满意。
  “你不敢看我?”
  沈玉拢了拢身体,更加忐忑不安。
  镇北王看着眼前的美人,身材瘦削,怕是只有十七八的模样,含苞待放。
  脸上干净得像天山上未经污浊的雪,又像是纯白无暇的羊脂玉,穿戴着嫁衣凤冠霞帔,在烛光下给肤色添了些许红润,浅浅的胭脂增添了独特的性感。
  他的唇虽然闭着,却是微微有些上翘,像是勾引着人品尝,琼鼻小巧玲珑,耳珠晶莹玉润。
  人间哪得几回闻的尤物!
  纵然镇北王见多识广,娶过十个妻妾,寻花问柳也是家常便饭,也为眼前的美人惊叹到了。
  镇北王抚摸着美人的脸,从下巴到嘴唇,到笔尖,到眉角,他能感受到美人在微微颤抖。
  “怕我吃了你?”
  沈玉点了点头,早就听说了镇北王打仗时缺军粮,连敌人的人肉都吃。
  很明显,镇北王的话是另一个意思,只是沈玉误解了,让镇北王以为是故意勾引。
  “哈哈哈!”
  镇北王朗声一笑,挑起沈玉的下巴。
  “睁眼,看着本王。”
  这次的语气是命令,知府大人说过,绝对不能忤逆王爷,沈玉缓缓睁开了眼睛。
  眼前的男子魁梧英武,沈玉站起来恐怕都只能到他胸口。
  镇北王胸膛宽阔,手臂腿脚修长,看起来遒劲有力,浑身充斥着无处发泄的刚猛。他穿着喜袍,不过懒懒散散地披着,露出里面玄色的里衣来。
  原来传说中的活阎王没那么面目憎狞!
  沈玉看到镇北王两条山丘一般的眉骨,浓墨般的剑眉直插云鬓,不怒自威深邃的眼睛,高挺的鼻梁,结合在一起,透着十足的英气。
  他还刮了胡须,沈玉看到了他青色的胡茬,粗犷中带着凛凛威风。
  “一点都不丑……也没那么可怕……”
  镇北王呆住了片刻。
  沈玉闭着眼时,已经是凡间少有的美人,睁开眼时,再次让镇北王惊为天人,桃瓣一般的眼睛,隐含春色,勾人心魄!瞳孔却黝黑灵动,里面住着一整个星夜,这双眼睛能和日月星辰争辉,让昏黄的洞房生光。
  仙子的出尘明媚,鬼魅的妖娆美艳,在同一个人身上结合。
  镇北王下腹升起一股邪火。
  他要把这个美人据为己有!只属于他一人。


第3章 交杯酒,良宵夜
  “本王现在就要了你!”
  一只手直接搂住沈玉的腰肢,轻轻松松把他抱起来,走到床榻边坐下,把他放在自己的腿上。
  他的左手还捞了一壶酒。
  “喝了它。”
  沈玉不会喝酒,小时候有人骗他喝过一点,昏睡了一天。
  沈玉跟镇北王四目相对,贴得太近,镇北王的威严让他不敢忤逆,镇北王就是他的天。
  沈玉拿起酒壶,学人家的样子喝了一小口,烈酒入喉,辣得他直咳嗽,眼泪水都渗出来了,更显得娇艳欲滴。
  镇北王一口将剩下的酒喝了个干净,他仰头喉结上下吞咽的样子,又狂野又爽快,沈玉从没见过身上散发着如此霸气的男人。
  “这是你跟我的交杯酒。”
  交杯酒吗?
  这样的男人,沈玉甘愿为他生为他死,可惜他只是个冒牌货。
  镇北王一个翻滚把沈玉压在身下,他受惊的样子如同一只小鹿,镇北王就喜欢这种征服的快感,他是个猎手,要把这个小美人吃干抹净。
  他俯身下去,猛烈的亲吻,直接盖上沈玉的红唇,没有预兆地,肆意妄为掠夺,撬开贝齿,径直捕捉到了沈玉柔软的舌尖。
  他像是一个野蛮的侵略者,要夺取一切!
  强烈的男人气息和酒气,充斥着口腔,直冲着沈玉的后脑勺,他几乎被一个深吻弄得晕眩。
  “唔……”
  持续了良久的张狂掠夺,让沈玉差点窒息,他呼吸不过来,憋得脸蛋嫣红,在失去意识之际,镇北王才饶过他,离开了他的嘴唇。
  沈玉喘着气,大口呼吸着得之不易的空气。刚刚那一刻,他还以为自己会死。
  沈玉喘息的样子,更刺激了镇北王,他似乎很享受沈玉经受不住的模样,尤其是沈玉颤抖的睫毛仿佛扫在他的心上,镇北王再次俯身下来,这次直接埋在沈玉的肩窝。


第4章 翻江倒海
  沈玉醒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镇北王早就走了。
  沈玉很痛,全身的骨头像是散架了,不,他的左手,因为被镇北王抓在身后,已经扭断了。下身红肿火辣,沈玉想检查一下,刚触碰就针扎一般的疼痛。
  这一晚上,几乎要了他半条命。
  他痛得受不了的时候,只能流泪,可他的痛楚,在镇北王眼里是梨花带雨,只会遭来他更猛烈的折磨。
  后半夜,沈玉都是在晕厥中度过的,他记不太清,每次浑浑噩噩清醒时,镇北王还在他身上耕耘。
  比起身体的疼痛,眼睛的干涩已经微不足道了。
  颤抖着支起身子来,沈玉看到了床褥上灰白的痕迹,他的大腿还是黏腻湿漉漉的。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哑奴

上一篇:浮生梦

下一篇:春色入酒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