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网游竞技>

人间试炼游戏 上

作者:弄清风 时间:2020-02-25 02:40 标签:强强  爽文  无限流  奇幻魔幻  
“玩家K27216,唐措,新历2019年4月1日23:05,确认死亡。”
“人间试炼游戏通关失败。”
“生存时长:二十四年零四小时十八分六秒,评级:A,获得初始人物点数:-5。”

如果死亡只是一个开始。
如果生存只是一场游戏。
你准备好了吗?

内容标签: 强强 奇幻魔幻 无限流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唐措 ┃ 配角:靳丞、池焰


第1章 人间试炼游戏
  “玩家K27216,唐措,新历2019年4月1日23:05,确认死亡。”
  “人间试炼游戏通关失败。”
  “生存时长:二十四年零四小时十八分六秒,评级:A,获得初始人物点数:-5。”
  “叮——请收取您的生存评估报告。”
  一片朦胧的白雾中,唐措听着不知从哪里传来的男性播报声,面无表情。他觉得他应该是死了,五分钟前死在大马路上,路边除了一个不省人事的醉汉就是条流浪狗,都在静静等他凉透。可眨眼的功夫他就到了这里,身上的血还在,伤却都不见了,也没有任何随身物品。
  环顾四周,这里除了白雾还是白雾,肉眼能见度只有周身五米。
  “叮——请收取您的生存评估报告。”播报声不像电子音,清澈、干净,一如青春少年。
  作为一个私家侦探,哪怕是三流的,唐措也从不缺乏判断现状的能力,所以他觉得自己可能在做梦,眼前的一切都是濒死幻想。
  而且死人不需要报告。
  “叮——请收取您的生存评估报告。”播报声继续催促,大有唐措不理会就一直报下去的架势。
  唐措干脆坐了下来,因为站着有点累。过了一会儿,播报终于换了内容。
  “玩家K27216,消极求生,警告一次,扣1分。当前人物点数:-6,请立刻收取生存评估报告。”
  话音落下,一本堪比英汉大辞典的书重重砸在唐措面前,浓黑硬壳封面,用金色花体字烫印着唐措的名字和玩家。
  唐措翻开来看了一页后,脸都黑了。只见书里密密麻麻记录着他的生平,某个词条里甚至还写着——
  唐措,七岁,2002年2月27日晚9点于苏州市姑苏区太监弄与恶狗打架。吓到过路行人,扣0.5分。拒打狂犬疫苗,扣5分。
  “啧。”唐措就知道自己跟狗八字不合,但这个傻逼一样的扣分系统到底怎么回事?拒打狂犬疫苗竟然要扣5分,而且他最后还是被摁着打了。
  他直接翻到最后,看到了这破报告对他短暂人生的评语——不服管教、消极懒惰、争做异端且勇于作死,建议珍爱生命,活过二五。
  唐措的脸更黑了,啪的合上书,一眼也不想多看。可就在他合上书的刹那,眼前的景象忽然发生了变化。
  一点金光出现在白雾之中,唐措抬头看清了它的本体——那是一只婴儿拳头大的金铃铛,钟形铃铛。
  铃铛声响,白雾翻涌。
  “叮——”
  “如果生存是一场游戏,你准备好了吗?”
  “请牢记永夜城第一法则:生存即正义。”
  “祝您生存愉快!”
  话音落下,唐措突然感到眼前一黑,紧接着一阵天旋地转。整个过程持续大约五秒,当唐措的视线再次恢复时,他发现自己站在一个圆形广场上面,周围黑压压的全是人,至少数千个。
  这些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距离唐措最近的是一个穿着病号服的瘦弱小姑娘,光头,瞧着也就十一二岁的模样,此刻正蹲在地上,紧紧地把自己的头捂住。
  距离稍远的,还有一个满脸沟壑、头发花白的老头,一个浑身是血不停地确认自己四肢还在不在的神经质中年男人,一个神情不悦的红衣女郎等等。
  广场很大,由一米见方的黑石板铺成,石板表面被打磨得很光滑。现在是晚上,夜色深沉,可广场上却很亮,因为广场正上方漂浮着一个巨大的金铃铛,铃铛里像装着个小太阳,把这里照得亮如白昼。
  铃铛,又是铃铛。唐措莫名觉得这个铃铛跟刚才白雾空间里的铃铛是同一只。
  继续往外看,四十九根黑色石柱环绕广场一周。这些石柱很奇怪,柱身很粗,最起码需要三人合抱,且至少三十米高。石柱的倒影在广场中央汇聚,形成一种巨大的压迫感。
  那是一种仿佛被神明从头顶窥视的感觉,灵魂被压迫在方寸之间,不断缩小、不断匍匐,直至变成一粒尘埃。
  唐措很不喜欢这种感觉。
  周围依旧嘈杂,不断有地方传来崩溃的哭嚎和越来越压抑不住的窃窃私语,像一万只鸭子在耳边疯狂叫喊。
  红衣女郎轻嗤一声,却不发表什么意见,倒是那看起来一只脚已经踏进棺材的老头,过来跟唐措打招呼。
  “小伙子,你是哪儿来的啊?”他问。
  唐措没有立刻回答,余光所及之处,一团白光闪光,留下一个神情呆滞、浑身是水的青年。他这才看向老头,说:“车祸。”
  老头微怔,随即摸了摸额头的皱纹,像是要把它们抚平一般,无奈笑道:“看来你是个明白人,比我们都强多了。我老了,本来也没几天可活,活这么大岁数也算是寿终正寝,可谁知道睁眼就到了这儿呢。”
  说着,他冲唐措伸出三根手指:“大概三个多小时了。”
  他又小心翼翼地指了指其他人:“小姑娘可怜,癌症,没救过来。那个身上都是血的也才来了大概半个小时,到现在还疯着呢,看来也是出了车祸。”
  都是今天刚死的。
  至于那个女郎,老头摇摇头,看来是没搭上话。可就在唐措看过去的时候,女郎却不耐烦地也看了过来,说:“反正都死了,等着阎王爷判呗,该投胎投胎,该下地狱下地狱,有什么好聊的。”
  老头却不怎么赞同,额头的皱纹又像风干树皮堆了起来:“哪家阎王爷这么收人的?从古至今没得这个说法,不合老祖宗的道理啊。你们都听到那个声音了吗?说什么什么游戏——”
  话音未落,却戛然而止,因为老头终于发现了唐措手中的生存评估报告,浑浊的双眼里满是错愕。
  “您这……”他甚至不由自主地用上了尊称。
  女郎也惊到了,她手里也有那么一本报告,可她年轻啊,不到三十年的人生就写了语文书那么厚,这还是她年少叛逆的结果。老头的她也见过,那么一大把岁数也就比她厚一点。
  可眼前这位呢?他年纪比自己还小吧,短短二十几年人生他都干了什么?
  两人都不说话了,一时间理不清思路。突然的寂静让车祸男和病号服小姑娘也都看了过来,于是大家一块儿沉默。
  气氛有点尴尬。
  唐措面无表情,不想辩解只想打人。而就在这时,一个中气十足的清亮嗓音突然插入,把沉默的气氛瞬间蹦碎。
  “妈呀啊啊啊啊啊啊!”这声音不仅来得突然,还特别有活力,就像他的主人——一个穿绿恐龙连体睡衣的大男孩,十六七岁,面色红润,精神抖擞。
  周围人齐刷刷地向他投去注目礼,乌泱泱一片好几十个人。他顿时卡壳了,稚嫩的青春脸庞上像被泼了五色的油彩,惊讶、紧张、害怕、欣喜一一掠过,最终定格为一句。
  “卧槽?”他眨巴眨巴眼。
  老头在揉太阳穴,人老了就是不禁吵,脑壳疼。其余人反应不一,大多数人都把头转了回去,不再投以关注,只有唐措从始至终没有变化。
  恐龙男孩讪笑着摸了摸头,左看看,右看看,瞧着有些无措。老头叹了口气,朝他招招手,他就立刻凑过来。
  “小伙子哪儿来的啊?”
  “包邮区、包邮区的,我昨天刚说要出门旅游,结果就游这儿来了,还挺远是不是?”
  “是……你咋死的啊?”
  “大概是猝死的吧!突然就死了,你看我还穿着睡衣呢,淘宝三十九块九包邮买的,珊瑚绒……哎我这都没来得及送医院呢!”
  “你这也死得挺冤啊。”
  “可不是么!”
  唐措双手抱臂,仿佛听了一段相声。
  老头又给两人互相介绍了一下,都是刚死的人,出门在外多交个朋友总是没错的。而也就这一会儿的功夫,广场上又多了几个人,越来越多的惊慌和嘈杂汇聚在一起,却不知要持续多久。
  死后的世界是什么样子,唐措从来没想过。但让他最在意的不是这个世界的存在,而是播报中的用词。
  播报声中的二十四年零四小时十八分六秒就是他短暂一生的长度,死亡时间、报告书里的生平都对得上,如果永夜城真的存在,那听起来就像是一个死后世界。
  可人间试炼游戏,“游戏”从何而来?
  唐措横死街头,所以游戏通关失败,那他二十四年的人生难道就是一场生存游戏吗?仅限于他,还是针对所有人?
  这短短半个小时的经历太过匪夷所思,饶是唐措也无法判断。而这时的池焰已经把初来的紧张和恐惧抛到脑后,蹲在地上哄起了小姑娘。
  “对了。”他忽然又灵光乍现,伸手抓住自己的睡衣帽子用力撕扯。刺啦一声,还把背后撕了一个口子。
  附近的人都奇怪地看着他,觉得他可能是被吓傻了,脑子不正常。他却还乐呵呵的,把绿色恐龙头往小姑娘面前一递:“哝,给你戴,晚上挺冷的。”
  小姑娘怔住,捂着自己的光头,一时都忘了接。其他人也一样,愣怔过后,什么都没说的撇过了头。他们有的怅然若失,有的面露不忍,有的颓丧,也有人似乎从池焰的举动中得到了一丝安慰。
  一个小小的善举就像黑夜中的萤火,总能让人好过一些。
  时间悄然流逝。
  等待是把生锈的钝刀,不断磋磨着可怜的神经。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