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网游竞技>

玩惧吗

作者:艾达米 时间:2020-02-12 09:48 标签:灵异神怪  无限流  恐怖  升级流  
喜欢玩游戏吗?
聂熙:喜欢。

喜欢玩恐怖游戏吗?
聂熙:不……
那让一个BOSS喜欢你。
聂熙:不。
两个?
聂熙:不!

一句话文案
就是一个不断玩恐怖游戏的故事(无限流)。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恐怖 无限流 升级流
搜索关键字:主角:聂熙

第1章
  这是一间久久没有人上来的阁楼,里面昏暗而且杂乱,草草一看,都是些破旧的家具。
  这些破家具当然吸引不了聂熙的注意了,只不过是他知道这栋楼颇有些故事,无聊之下,上来看看有些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
  聂熙姥爷解放前在国外待了很久,还娶了一位身世奇怪的外国夫人,后来他们双双回国定居,就在乡下建了这栋祖宅。
  后来碰到那段特殊时期,聂熙姥爷和姥姥忽然失踪了,只留下他妈寄养在亲戚家,再后来动荡结束了,他妈在城里成了家,村里却又通知她回来接收祖宅。
  当时他妈也挺诧异的,以为这栋突兀的小洋楼早就被烧了,没想到还保留着,外观也挺完整,不过里面的东西大多都没了。
  他妈嫁在城里了,当然也不住这。不过因为早年是村里的亲戚把她带大的,所以偶尔也会回来这环境清幽的别墅小住。既是休假,也是探亲。
  聂熙听他妈说过他在六七岁的时候来过,但是他却没什么记忆了,估计当时年龄太小了。
  无奈长大的聂熙变成了个电子狂,之前一直不想来这网都没有的村里,他爸妈疼他,也都由他了。可惜这次听村里说这里要拆迁了,这栋房子也在范围内,他妈让他过来最后看一眼他姥爷姥姥住的地方,他也没法拒绝了。
  不过当他来了之后,看见这小洋楼也颇感意外。虽然是很久以前建的,但是构造样式依然看起来很雅致清幽,岁月的痕迹给它增添了很多古老深沉的韵味。
  特别是尖顶下那扇阁楼的彩色玻璃小窗,在爬满了树藤的映衬下格外有意趣。
  聂熙几乎第一眼就爱上了这里,又在奇怪这里这么漂亮,自己小时候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在斑斓窗口射入的阳光下翻了一会儿东西,聂熙被灰尘呛的喷嚏连连。最后终于在一个破书架下面看到了一个黑乎乎的铜像。
  “酷……”
  聂熙在牛仔裤上擦了擦手,把那个倒塌的铜像搬了出来。
  铜像雕的是一个栩栩如生的山羊头。看底座的位置,之前似乎是镶嵌在墙上的。
  可以挂在他卧室里。
  聂熙满意的擦了擦山羊头上的灰尘,正准备放在一边继续往下看看。
  “聂熙,下来吃饭了。”
  楼下传来了母亲的呼唤声。
  “哦。来了!”
  聂熙找下去的想法作罢。只好站起身,搬起了那个山羊铜像,准备带下去给他妈看看。
  没想到他刚跑两步,脚下似乎绊到了个什么东西,整个人往前扑了下去。
  “!!!”
  哐当一声巨响,聂熙摔趴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
  “聂熙!你在干什么!”
  楼下也听见了动静,大声问道。
  聂熙怕他妈又骂他冒失,急忙回复没事。
  “没事就快下来。”
  聂熙嗯了一声,这才爬起身。一边目光往前搜索,看铜像是摔在了哪里,结果这一看简直心虚不已。
  铜像上一对尖利的山羊角已经砸破了古旧的阁楼地板,半个身子都掉下去了。
  ……
  还好这楼要被拆迁了,否则他妈会杀了他。
  聂熙摸了一把冷汗,走过去想把铜像捡起来。却发现情况有点奇怪。
  陷下去大半的铜像好像动了一下……
  彩色玻璃窗透出的光线不强,加上刚才聂熙翻动搅动飞扬的灰尘,阁楼的视线算不上好,看错了也是有可能的。
  揉了揉眼睛,聂熙再看那铜像,似乎又没有动了。
  但是那个铜质的羊头露出地板的部分,刚好是一只眼睛,暗沉沉的,带着点反光,似乎带有某种含义盯着聂熙。
  昏暗的室内气氛好像突然变得诡异起来。特别是那些蒙着布的旧家具,似乎可以隐藏很多可怕的东西在后面一样……
  聂熙心里忽然觉得有些发毛。
  “吱!”
  一声尖利的叫声吓了聂熙一个哆嗦,他猛的往发声处一看,只见一只大老鼠从铜像砸开的洞口窜了出来,背上还带着一点血迹,从聂熙脚下飞也似的窜下楼了。
  “切,原来是老鼠。”聂熙不知怎么的松了口气,几步就走到了铜像边上,把它拉了起来。
  与此同时,地板下也露出了一个大坑。
  看见地板下的黑漆漆的,聂熙奇怪的多看了两眼。
  地板下面夹层空间似乎很大。
  聂熙想到看过种种古宅奇遇的影片,有点兴奋了。
  他从口袋里拿出手机开了电筒,往地板下照了照,没想到很快照到了边界。
  地板下只有二尺见方的空间。除了灰尘,就是老鼠留下的粪便和不知道什么东西的碎屑。
  不过正中间的一堆碎屑里,似乎有一样昏红的东西反射了手电光。
  聂熙来了兴趣,从旁边找了一个破椅子扶手,伸下去拨了拨,还真露出了一串项链。
  聂熙这下不嫌脏了,立刻把项链捡了起来,另一只手拎着铜像下楼了。
  听见下楼梯的声音,正在乘汤的聂熙妈妈张宁书不满的嘟囔。
  “怎么搞了这么久。”
  “爸,妈你看我找到了什么东西?”
  听见聂熙说话,看电视的聂国章也回了头。
  “你从哪找出来的这个玩意,吓死人了,赶紧丢了。”张宁书嫌弃的指着铜像。
  “可我觉得挺酷的,我挂我卧室里不行吗?”聂熙问。
  “听你妈的吧,这次我们要带回家的东西多了,你这东西看起来挺沉又占地方,我们家车装不下,卖给收废品的吧。”聂国章推了推眼镜说。
  ……
  其实聂熙刚才在阁楼有一瞬间也觉得这羊头挺吓人的,于是也没坚持,把它放在了墙角。
  然后拿着项链去水池那好好洗了洗,然后走到了已经在饭桌上落座的父母边。
  “看看这个,你们想不到我从哪找到的吧!”
  布满灰尘的项链洗干净之后,竟然露出了银色的光彩,而下面一个鸽蛋大小的暗红色吊坠,表面暗沉而光滑。
  “好像是血珀。”聂国章看见儿子手里的东西,有些惊讶。
  张宁书似乎想接过那项链仔细看看,但不知为什么又没有伸手,只是凑近看了看。
  “大概是你姥姥的东西吧,没想到你还能找到一件。”
  “我刚摔了一跤,铜像在地上砸了个老鼠洞,这个就是从地板下老鼠洞里捡的。”聂熙有些得意的说。
  “哟,你运气还挺好。”聂国章敷衍的夸了一声。
  见老爸反应不大,聂熙有点找存在感的问他妈。
  “妈你要不要,这项链好像是银的呢。”
  聂熙对珠宝首饰没什么兴趣,只是对寻宝的过程有兴趣。
  “我不喜欢,这颜色太暗了。血珀也不是特别值钱的宝石。不过这好歹也算个古董吧,而且是你姥姥的遗物,你要自己收着还是我帮你收着。”张宁书说。
  见两人都没什么反应,聂熙一点成就感都没有,他打算留着给同学吹嘘自己的假期探险,把过程编的曲折惊险一点。
  “我自己收着。”聂熙把项链放进了口袋。
  “可别粗心大意弄丢了啊,这是你姥姥唯一的遗物了。”张宁书下意识觉得这样办有点不妥当,可又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刚才会提出让聂熙自己保管的选择。
  不过自从她有记忆起父母就不在身边了,对他们感情也不是特别深,项链她也不是非要不可。
  而且虽说她和母亲只隔着一代,但她没有遗传任何对方的特点,只是更白了些,所以那段时期也没招什么麻烦。
  但是她儿子却是长了一双与众不同的金色眼睛,五官也更立体些,和那张唯一留下的黑白照片上的美丽女人有五六成相似。说不定从遗传上来说,他们更接近些。让他保管姥姥的遗物也不错。
  接下来的日子聂熙跟着父母拜访完了亲戚,又收拾完了该收拾的东西,再也没找到其他特别的东西。全家和这栋漂亮的房子合影留念后,回到了S市。
  回来的时间刚好是聂熙心心念念第六批发售传感头盔的日子,作为一个才刚刚成年的电子发烧友,他对这个价值不菲的电子设备一直可望而不可及,幸而这次他家拿了一大笔拆迁费,他也考到了父母满意的大学,终于给他买了。
  眼看第二天就可以收货,带着明天美梦成真的兴奋,刚到家的聂熙早早睡了。


第2章
  小区内的路灯光线并不是很亮,但还是透过浅蓝色窗帘在聂熙的房间里隐隐约约露出了一条银边。这缕暗淡的光源隐隐绰绰的笼罩了这间不大不小的卧室,几乎可以看清墙角的书架,墙壁上的电视以及散落在地上的游戏手柄和零散的拖鞋。如同每一个闷热的夏夜一样,空调尽职尽责的工作着,散发出均匀的如同叹息声一样的冷风。
  而总是感觉不够凉爽的房间主人,在深蓝色的棉被外露出的一截的小腿,圆润的脚趾似乎终于感到了某种凉意,忍不住蜷缩起来,缩进了被窝。
  但是,那种凉意还是如同引线一般,从小腿蔓延到了全身。让全身都打了一个寒颤。
  与此同时,椅背上牛仔裤的口袋里发出了淡淡的红光。
  床上的人开始辗转反侧。
  “嘿……嘿……嘻嘻嘻……”
  隐隐约约的诡异动静让聂熙从无意识中醒了过来。
  嗯?怎么天就亮了?
  看到窗外昏黄的光线,聂熙揉了揉眼睛起了床。

[返回首页]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