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现代耽美>

影帝和豪门恶少官宣了!

作者:闻鲸歌 时间:2019-08-17 11:21 标签:甜文  娱乐圈  豪门世家  欢喜冤家  
  陈之敬,京城远近闻名的纨绔子弟,三十好几不务正业,浪得上天入地,色得坦坦荡荡,人送外号:陈二狗(谁喊谁死)。
  自诩圈内总攻的他,坚持三大泡仔原则:不碰直男,不耍手段,好聚好散。
  然而在遇上斯年后,这三大原则全喂了狗。
  陈总攻趴在床上赌咒发誓:此仇不报非君子,你给老子洗干净等着!
  原直男斯大影帝乖巧正坐:嗯。
  于是,在陈之敬屡战屡败、坚持不懈努力复仇之后——
  斯年V:官宣[心]
  排雷提示:攻受皆有情史,介意勿入。
  食用指南:
  1、武力值不足含泪做受纨绔子弟受X武力值爆表天才咸鱼直男影帝攻
  2、主受,1V1,日更
  3、恋爱小甜饼,事业都喂狗
  4、攻受皆为《重生为王》里的背景人物,没读过前文不影响阅读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欢喜冤家 娱乐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之敬,斯年 ┃ 配角: ┃ 其它:
  =========

第1章 不是姑娘
  “借马场?”
  陈之敬坐在自家马场的茶室里,挑眉看着对面的男人。他难得没有穿马裤,反而穿了一条白色的休闲裤,上身一件黑色丝绸衬衫领口半开,又骚又荡的穿衣风格配上那张颇为俊秀的长相,生动地演绎了什么叫斯文败类。
  坐在他对面的华娱影视小开华学林,双手合十举到头上求爹爹告奶奶地哀求道:“哥!您是我亲哥!全京城的马场,就数哥哥您这最有牌面,您要是不答应,咱家这电影就砸了一半了啊!”
  陈之敬乐了:“影视基地什么排场没有?皇宫还不够你们拍个马场戏啊?”
  华学林哭笑不得:“哥,咱这是现代戏,皇宫再有排场,它不合适啊!”
  陈之敬:“那甬城那个现代影视基地呢?总不至于没有马场吧?”
  “有是有……但是那个马……”华学林嗫嚅道。
  “你丫……”陈之敬心头火起,就想拍桌子骂人,可稍微一动就牵扯到不可言说部位,动作一下子就被私密处传来的痛感给制止了。
  火气没能第一时间发出来,后面再补上不但没气势还显得特别傻,陈之敬只能有些弱气地指着华学林的鼻子骂道:“我就知道你丫没安好心,什么借马场,你真正瞧上的,其实是我家的马吧!”
  “哥、哥!就借一匹来骑一下,其他的咱就拍拍,绝对不动!”见陈之敬还是不松口,华学林哀嚎道,“哥!您是我亲……”
  “行了行了,别嚎了!就一天!马我也只借一匹。”被华学林嚎得头痛,陈之敬终于松口,皱着眉头道。
  “谢谢哥!”华学林的表情立刻拨云见日,高兴得恨不得冲上去亲陈之敬两口。
  敲定剧组来马场的时间,陈之敬一边喝着华学林给泡的功夫茶,一边问道:“你们这要拍的什么电影?对马要求这么高,都找到我头上来了。”
  既然陈之敬已经答应了,华学林就不怕说实话,乐呵呵地沏着茶水道:“惊悚片,马场的镜头不多,主要是找不到适合主角的马。我姐急得不行,最后找到我头上来,那我还不得把事给她解决了?”
  陈之敬喝茶的动作一顿,想了半天才记起来华学林的亲姐姐华书仪长什么样:“我记得你姐……是经纪人对吧?什么时候还管起剧组的事来了?”
  “嗨,还不是那个找不到合适马的主角是斯年,”华学林有些忿忿道,“我姐把他当亲儿子一样,生怕他在镜头上不好看,试了几匹马都说丑,吵吵着就找到我这来了。”
  “斯年……”念着这个名字,陈之敬想了一会,脑子里慢慢浮现出一张帅气俊朗的脸庞。
  作为华国如今最当红的明星之一,斯年的大名与那张脸可谓是享誉全国。十八岁被华娱影视挖掘,在一部爱情偶像剧里饰演男三,演技基本没有,却凭着一张脸红遍大江南北。爆红之后,连着演了好几部同类型的电视剧,剧情一部比一部烂,他的演技却肉眼可见的在进步。之后顺利转型进军大银幕,在二十八岁时凭借一部武侠片获得了金马奖最佳男主角奖,加冕影帝桂冠。期间演而优则唱,在如今唱片业普遍不景气的情况下,拥有两张白金唱片,可谓影视歌三栖且都拥有不错的佳绩。
  身高一米八五,腰窄腿长,相貌英挺帅气,曾有导演评价其天生长了一张英雄脸,往镜头面前一戳就是个弘扬正义的人杰,正是陈之敬最喜欢的类型。
  可惜是个直男。当年斯年爆红时,陈之敬就动过小心思,通过华学林抛过橄榄枝,结果被华书仪毫不留情的折断了。之后断断续续从华学林那知道了不少斯年的事,便淡了心思——他陈之敬是浪,但从不招惹直男。
  不过嘛,人都送到面前来了,他近距离看看,认识一下,总是可以的吧?最近一段时间被迫修身养性的陈之敬暗想着。
  到了剧组来马场的这一天,陈之敬早早就起了床,换上了一身骚气十足的白色骑马装。遭受重创的某个部位好了大半,虽然还是不能骑马,但马裤到是能穿了。
  在马厩里溜达着四处巡视,一想到马上就要见着斯年了,陈之敬的心情还有些小激动。由于当年在华书仪面前暴露过对斯年的不轨心思,对方一直把他当贼一样防着,这十几年间,他愣是没和斯年打过照面。
  不过虽然心情很激动,陈之敬其实也并不是想和斯年怎么地,只是想过过眼瘾,用美貌安抚他饱受摧残的身心而已。
  没过多久,剧组便开着大车小车的赶到了,平时地广人稀的马场里,瞬间多了不少人和机器,来来去去地布置着拍摄场地。而在人头攒动的马场里,陈之敬差点把眼睛瞪瞎都没看到斯年在哪。
  终于,憋不住气的马场主一把薅过华学林的脖子,在他耳边恶狠狠地问道:“斯年呢?”
  害怕剧组工作人员不知道轻重,把他这京城一霸的亲哥的马场磕着碰着,跟来压阵的华学林低着头赔笑道:“在路上呢,等场地搭好人应该就到了。”
  呵呵,这是把自己给当成洪水猛兽,准备一到就开拍,拍完就走是吧?陈之敬冷笑两声,松开了摁着华学林脖子的手:“那好。你给我好好守着,地皮破一寸我都唯你是问。”
  说完,也不等华学林回答,陈之敬甩着手就走了,准备找个地好好睡一觉。至于斯年……谁忒么稀罕!
  而此时不被稀罕的斯影帝,正毫无形象地半躺在马场门口停着的房车上,听着经纪人华书仪的碎碎念。
  “拍完就走,别多呆。你也是,没事腿长那么长干嘛?”
  被华书仪一个白眼扫过,斯年默默地把架在茶几上的长腿放了下来。身边跟了他十几年的助理袁江一边玩手机一边笑道:“华姐,您会不会太夸张了,不说这马场主是华少的朋友吗?您怎么说得跟蜘蛛洞一样。”
  华书仪眉眼一竖:“你知道什么!那个陈二狗看起来人模狗样的,实际上烂到家了!十几年前就打过斯年的主意,被我拦了。他把这马场当宝一样,看到门外那块牌子没?非请勿入!能自由出入他这马场的人,十根手指头都数得清,这次这么大方的把马场借给我们,谁知道他安得什么心!”
  袁江小声嘀咕道:“嫌弃马不好看的是您,华少好不容易找到合适的了,您又怕人惦记斯年……”
  华书仪:“嘀咕什么呢!”
  “没!我是说,就算他打斯年的主意也没用,斯年又不喜欢男的,他总不能不顾您和华少的面子强抢民男吧?”说完,见华书仪还瞪着自己,袁江急忙搬救兵,“你说是吧斯年?”
  被助理拉下水的斯年瞄了一眼目露哀求的助理,又看看有些暴躁的经纪人,慢吞吞地开口道:“……陈二狗?”
  “噗!”华书仪一个没憋住,噗呲一下乐了,“马场主的外号,小孩子认字认不全,把陈之敬认成了陈二狗。为了这,陈之敬没少打架,但也把这个外号闹得人尽皆知,不过没几个人敢当着他的面这么叫他。”
  说完陈年八卦,华书仪那口憋得她有些暴躁的气也出了不少,终于从老母鸡的状态里挣脱出来,语气和缓了不少:“话说回来,陈之敬是渣,但确实也不是个死缠烂打的,不然我也拦不住,小江这点说得到没错。只是这人是京城有名的纨绔,整天不务正业招猫逗狗的,偏偏长得人模狗样,有一副骗人的好皮相,还是少来往得好……”
  说着,人已中年有点爱唠叨的华书仪看向斯年,准备重点叮嘱几句让自家的乖孩子远离坏小孩,却发现眼前的人明显已经走神,三魂七魄至少有一大半早已离体。
  向来乖得有些古板的斯年居然会当人面做这么不礼貌的事,华书仪惊讶的同时皱起了眉,抬手拍醒人,有些担心地问道:“你这是怎么了?最近动不动就发呆,遇见什么事了吗?”
  被惊醒的斯年看着担忧的经纪人,又看看因好奇放下手机的助理,确实因为某件事而愁了好几天的他,沉吟了一会后,有些犹豫地说道:“确实有事……在等补拍镜头的那几天发生了一件事……”
  “什么事?”华书仪嘴里不动声色地问着,心却悄悄提了起来。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找到合适的马,不好安排通告,她便给斯年放了假。谁知道素来洁身自好、严于律己的斯年会出事?
  “我去了间酒吧……”斯年神色挣扎地缓慢说道。
  酒吧!难道是被认出来了?可是明星去酒吧也不是什么大事,虽然斯年从来没去过……最近圈里也风平浪静的……难道是酒驾?!
  瞄到经纪人和助理二脸震惊的样子,斯年不自在地清了清喉咙,艰难地继续道:“在那…我认识了一个人……”
  这话一出,华书仪和袁江齐齐松了口气。什么啊,原来是恋爱了吗?还以为圈里难得的模范乖宝宝斯年迟来的叛逆期到了呢!只要不是违法乱纪,谈恋爱不是很正常吗?以前又不是没谈过。
  华书仪带着劫后余生的笑容道:“是圈外人吗?没关系,公司一向没有禁止你恋爱,现在也不像以前,明星一恋爱粉丝就要死要活的。只是圈外人的话,为了人姑娘好,还是先保密,看看粉丝的反应再说吧。”
  “咳,”斯年不自在地咳了一声,有些尴尬地在沙发上挪了挪,摆出正襟危坐的姿势才低声道,“……不是姑娘。”
  “……啥?”


第2章 卧槽
  有人借酒消愁,也有人借酒装疯,可无论那种情况,只要是喝过酒并且喝醉过的人都知道——除非是喝断片儿,否则酒后的言行哪怕再奇葩,第二天酒醒后都是有记忆的。这些记忆可能模糊且并不完整,但借口喝醉了什么都不记得了的话,也就骗骗小孩罢了。


上一篇:你怎么又撩我

下一篇:捡星星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