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耽美

雾里见长阳

作者:三道 时间:2023-01-23 12:18:24 标签:狗血 双向暗恋

不爱我就关起来

    褚越喜静,找个乖巧听话的——这是褚家给褚越找“伴读”的唯一要求。

    在孤儿院长大的宋思阳无疑是最佳人选。

    每个人都告诉宋思阳,不能惹有先心病的褚越生气,因此从17岁那年见到褚越的第一眼起,无论什么时候他都把褚越的感受放在第一位,将褚越的每一句话奉为神旨。

    他陪对方读书,跟对方接吻,甚至做更多亲密的事情。

    所有人都觉得乖巧听话的宋思阳绝对不会忤逆褚越,褚越也是这样认为的。

    直到宋思阳在褚越和利益之间选择了后者。

    多年不曾发病的褚越气急攻心,性命危在旦夕,却迟迟等不到宋思阳来看他一眼。

    四年后,回国的褚越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宋思阳强行带回家关了起来。

   

    tips:

    1、酸甜口,狗血文

    2、超粗双箭头,有地位差

    3、软墙纸,本质是小情侣谈恋爱

    4、病弱冰山 x 小太阳

    ps:是插叙,有长长回忆

    酸甜  HE

   

第1章

   

    今年是宋思阳被褚越藏起来的第四个年头。

    非要细究的话,藏字可能不大准确,用软禁这个词语会更为贴切一些。

    作为当事人之一的宋思阳却半点儿没有久不得自由的萎靡气息,反倒被养得莹润有气色,此时站在院内白茫茫的雪地里,稀薄的冬日飘飘洒洒落在他白里透红的脸颊上,恍惚让人觉得他是一块修炼成人的上等粉玉。

    用来私藏宋思阳的庄园别墅坐落在安静的郊区,大门前是私人花园,春天的时候各色娇贵的花齐放,花团锦簇,极具观赏价值,别墅后有片人工湖,湖边种满法国梧桐,秋日打在毛绒悬铃木上像一粒粒胶质的金珠子。

    但现在是冬天,这些美景都被白雪淹没了。

    雪也有雪的观赏价值。

    深夜破天荒的下了长时间的小雪,一觉醒来院子里就穿了一层薄薄的雪衣。

    宋思阳的娱乐活动不多,褚越临出门前特地嘱咐过负责两人生活起居的陈姨先别把雪扫走,等宋思阳睡醒可以到院子里踩雪脚印玩,他还当宋思阳是十七岁爱打雪仗的少年,仿若十年的时光并未在对方身上留下半分痕迹。

    宋思阳踩了会雪,还不到半小时呢,陈姨就在里头唤道:“思阳,外头冷,先进来暖暖身子,下回再玩,不然小褚知道又得生气了。”

    整个别墅的帮佣都知道宋思阳极度害怕褚越生气。

    宋思阳倒没有多依依不舍非要留在外头受冻,闻言应了声,将脚边捏好的一颗雪球踢到光秃秃的树下去,继而拍拍手进屋。

    屋里暖气开得很足,新风系统二十四小时运转,暖和是暖和,却不会觉得闷。

    别墅帮佣不算多,陈姨常年住家,另有两个轮班的家政阿姨和一个男帮工,此外就是每个星期准时准点都会来打理花园的花匠,温室里的花另有专工照顾——这些都是相对固定的帮工,大家各司其职,这几年相处得很是不错。

    临近年关,除了陈姨,其它帮工都休假了,人一少,几百平的别墅显得有些空荡荡的,不过褚越和宋思阳都不是喜欢热闹的人,就算是只有他们两个人待在一起也不会觉得无聊。

    再过两天陈姨也要休假了,每年二十八到初八这十天的假期,宋思阳会接手她的工作,挑起大梁负责自己和褚越的三餐。

    褚越有先心,常年饮食清淡,宋思阳的饮食都是跟着对方走的,起初刚认识褚越那会吃什么都觉得嘴里没味道,还由衷可怜过褚越不能吃重盐重油的菜肴,后来和褚越分开几年,他能随心所欲吃任何东西,又吃不下重口味的食物了。

    习惯确实能彻头彻尾地改变一个人,宋思阳像是褚越手掌心里的面团,喜好全凭褚越做主。

    褚越很注重饮食,却又矛盾地挑食,内脏不吃,太腥膻的不吃,更让人啼笑皆非的是长得丑的食物也不吃,宋思阳闲来无事会下厨,这时候他才勉为其难地抛却自己挑食的坏毛病,宋思阳做什么他就吃什么。

    今晚喝五仁乌鸡汤,黑不溜秋的鸡显然不长在褚越胃口的审美点上,陈姨只好去做其它菜,把这道汤留给宋思阳动手。

    宋思阳这些年跟陈姨学了两手,厨艺称不上有多好,好在褚越很是买他的账。

    他站在岛台边,麻溜地给已经拔了毛的鸡洗澡,支起两只滑溜溜的鸡翅膀,已经想象到褚越见到这道汤时紧皱的眉头了。

    陈姨在一旁备菜,跟他想一块儿去了,笑说:“小褚就听你的话,你晚上哄着他多喝点汤,对心脏好。”

    宋思阳歪了下脑袋,嘟囔道:“他也不是都听我的.....”

    “这些年我就没见他听过谁的,也就你能说上两句话,前些天我听老宅那边的人说,小褚又跟褚先生吵起来了.....”陈姨似乎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顿了顿,生硬地错开话题,“待会你上去睡会午觉,汤我给你看着。”

    陈姨是褚越母亲那边的人,褚越年幼丧母,她照顾褚越长大,算是褚越的半个母亲,得以叫对方一声小褚,褚越也比较信任她才让她住在这儿。

    她消息灵通,褚越却不让她在宋思阳面前多说,褚越也是如此,从来不把外面乱七八糟的事情带到家里来。

    宋思阳眨了眨眼睛,一句“他们吵什么呀”咽在喉咙里出不来。

    他其实挺好奇的,印象中褚越已经好长时间不跟家里人吵架了,也可能是吵了他不知道,不过能让陈姨说漏嘴应该不是什么小事,可惜看情形他问了也得不到答案。

    宋思阳定好煲汤的时间,许是冬天,整个人都有点昏昏欲睡的,他打算回房睡个午觉,等他睡醒褚越估计也该回来了。

    走到厨房口,陈姨又叫住他,欲言又止的模样,最终又什么都没说。

    一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架势。

    这些都不在宋思阳关心的范围里,他唯一的职责就是按照褚越的心意乖乖地待在这栋屋子里,至于其他的,褚越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

    床褥是新换过的,柔软温暖,太适合深眠。

    宋思阳睡得很沉,他记得自己明明定了闹钟,竟然一觉睡到天黑,刚迷迷瞪瞪地睁开眼,还没有从醉梦中清醒,有一只大掌落在他的脸颊上轻轻揉搓着。

    带着适中的力度,他被揉得很舒服,轻轻哼了声,看着光影处的朦胧的熟悉身影,是褚越。

    宋思阳依赖地在掌心里蹭了蹭,瓮声瓮气道:“你又关了我的闹钟。”

    褚越已经到家有段时间了,换了家居服,还抽空处理了两个文件,宋思阳才睡饱到自然醒。

    宋思阳慢腾腾起身,室内都是内嵌灯,褚越怕他刚睡醒不习惯光亮,只开了最外围的一圈暖光,视线受限,他将内围的灯也开了,人转醒了点,借着光看清了褚越的五官。

    实在是太过出众的一张脸,没有一处不是悉心打磨过的的,无论看多少次宋思阳都无法阻止从心口处蔓延的微微战栗感。

    褚越没什么表情,他向来如此,年少时就爱冷着脸,而今就更是鲜少流露出真实情绪,再加上惜字如金,看起来不大好相处,像座无懈可击的冰山。

    宋思阳跟褚越认识十年,虽然期间有几年是分开的,但只要褚越不真的生气,他还敢大着胆子逗褚越。

    比如现在他就整个人往对方怀里钻,用刚睡醒有点鼻音的声音对褚越说:“我炖了乌鸡汤。” Fxsw.org

推荐文章

心机美人撩错豪门大佬

我在恋综里装0

我破产了,我装的

视帝十五岁

胜今朝

网恋毒舌导演翻车后

四月病

小太阳团宠在偷偷恋爱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雾里见长阳

他是一个透明人

不为人知

替身的职业道德修养

我被亲弟弟强制爱了

赝品

深潭

上一篇:心机美人撩错豪门大佬

下一篇:没教养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直到宋思阳在褚越和利益之间选择了后者。




你管着叫小太阳
匿名 的原帖:
无关这篇文但是我们太阳系都是围着太阳转的
怎么说,虽然他俩的爱情或许很甜,但是看囚禁片段我还是觉得头皮发麻,尤其是疯狂强调攻认为自己没做错的时候
匿名 的原帖:
对不起姐妹误点了踩
匿名 的原帖:
帮你点回来了不用谢
孤儿真的好可怜啊(叹气)
怎么说,虽然他俩的爱情或许很甜,但是看囚禁片段我还是觉得头皮发麻,尤其是疯狂强调攻认为自己没做错的时候
匿名 的原帖:
对不起姐妹误点了踩
有时候真的觉得很不公平。人们好像默认情感中更加怯懦,更加不会表达的那一方付出的更少。哎
有没有姐妹讲讲病弱攻香在哪?因为get不到这种,所以很多文都没得看或者看不进去,感觉错过了很多好文,需要拓宽一下XP
看完了,褚越真的病病的,但是,我是bt,我喜欢!!!
怎么说,虽然他俩的爱情或许很甜,但是看囚禁片段我还是觉得头皮发麻,尤其是疯狂强调攻认为自己没做错的时候
真的很好看 快下水 看小太阳到鼎华的日子  有点像我小时候从新疆到浙江的感觉 阿弥陀佛 我记得印象最深的就是 我当时已经二年级下册了 然后转过来还要再上二年级 我拿的新疆二年级教材的书 到那边有人看见了 就说为什么拿一年级的书过来 还有桌布 我在新疆从来都没有听说过桌布这种 然后就看过去大家桌子上都是蓝色的桌布 就你没有 老师没说但我真的也很,,
匿名 的原帖:
还有很难过 我妈妈有白血病 但她已经快好了的 我没有尺子那一套 然后第二天忘记说没带过去  时的班主任就说 xx我知道你妈妈有病 也不至于一套尺子都拿不出来吧当时真的很难过现在也很难过 第一个就是很难过为什么要说出来第二个就是为什么她知道 为什么我妈要整的全世界都知道她有病我现在也不明
匿名 的原帖:
抱抱你,“为什么我妈要整的全世界都知道她有病”,因为在现实又无奈的真实世界里,成年人也活得很辛苦,有时候公布病情,会带来一些同情和理解,在教育这一块,一些学校也给家长安排了很多负担,你妈妈也许想着提前跟老师说好,家长身体不好心力能力有限,别事后对家长苛责。另外生病的人再怎么表现,内心也有脆弱的时候,
匿名 的原帖:
也不一定是用哭诉的方式表达,她也想外界能反馈一些善意和便利优待,身体病快好了,不意味着心理也恢复健康了,在暗夜里独自哭泣,白天又装出不在乎的样子,只能是中二少年的美好幻想,绝大部分人的病苦情绪还是很脆弱,需要和外界交互的,少年人轻抛生死,还不动生命的贵重,病痛的脆弱,就算不能理解她也不要怨恨她,就像
匿名 的原帖:
生长在你鼻头的痘痘一样,也许会没面子会尴尬会觉得丢脸,但这是你生命的一部分,你不可能改变她,只能接受她,和她共存这一段痛苦时光
真的很好看 快下水 看小太阳到鼎华的日子  有点像我小时候从新疆到浙江的感觉 阿弥陀佛 我记得印象最深的就是 我当时已经二年级下册了 然后转过来还要再上二年级 我拿的新疆二年级教材的书 到那边有人看见了 就说为什么拿一年级的书过来 还有桌布 我在新疆从来都没有听说过桌布这种 然后就看过去大家桌子上都是蓝色的桌布 就你没有 老师没说但我真的也很,,
匿名 的原帖:
还有很难过 我妈妈有白血病 但她已经快好了的 我没有尺子那一套 然后第二天忘记说没带过去  时的班主任就说 xx我知道你妈妈有病 也不至于一套尺子都拿不出来吧当时真的很难过现在也很难过 第一个就是很难过为什么要说出来第二个就是为什么她知道 为什么我妈要整的全世界都知道她有病我现在也不明
匿名 的原帖:
抱抱你,“为什么我妈要整的全世界都知道她有病”,因为在现实又无奈的真实世界里,成年人也活得很辛苦,有时候公布病情,会带来一些同情和理解,在教育这一块,一些学校也给家长安排了很多负担,你妈妈也许想着提前跟老师说好,家长身体不好心力能力有限,别事后对家长苛责。另外生病的人再怎么表现,内心也有脆弱的时候,
匿名 的原帖:
也不一定是用哭诉的方式表达,她也想外界能反馈一些善意和便利优待,身体病快好了,不意味着心理也恢复健康了,在暗夜里独自哭泣,白天又装出不在乎的样子,只能是中二少年的美好幻想,绝大部分人的病苦情绪还是很脆弱,需要和外界交互的,少年人轻抛生死,还不动生命的贵重,病痛的脆弱,就算不能理解她也不要怨恨她,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