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网游竞技>

死亡回旋[无限]

作者:深海手术刀 时间:2020-05-09 11:13 标签:重生  灵异神怪  无限流  恐怖  
I shall die and die again to know that life is inexhaustible.
  我将死了又死,以明白生是无穷无尽的。
  ——泰戈尔 《飞鸟集》

  【第N+1次事件日志】
  检测到【核心玩家】死亡。
  →重置本世界。
  鬼怪重启中…场景重启中…复活全体玩家…【核心玩家】以外全体玩家记忆清除中…好感度清除中…
  !警告,检测到【玩家X】部分记忆残留。
  再次重置该玩家。
  !警告,【玩家X】记忆回路印刻过深,无法清除。
  删除该玩家。
  !警告,【玩家X】为重要人物,不可删除。
  ……
  跳过该bug,重启新世界。
  ***第N+1次重置完成***
  ***副本重启***
  !警告,【玩家X】已接触【核心玩家】。
  !警告,【玩家X】对【核心玩家】好感度已突破阈值。
  !警告,【玩家X】与【核心玩家】进行了不可描述之行为。
  !警告,以下内容根据相关法规不予显示。

  CP:凌虐感美人受X小奶狗攻。攻偶尔黑化成狂犬。
  【是he,放心!!】
  微博@深海手术刀。更新了忍冬的人设图,快去看!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恐怖 重生 无限流
  搜索关键字:主角:徐忍冬,连乔
  一句话简介:好感度又重置了

  作品简评:
  徐忍冬是个普通的金融分析师,某天下班之后遭遇车祸,当大卡车冲到他面前时,一切突然静止了……一座银灰色的金属电梯出现在他面前。电梯将他送入了奇幻诡谲的恐怖世界,在这里,他遇到了……一把大锤。死亡之后,徐忍冬惊讶地发现自己重生回了电梯内。自此之后,他利用自己死亡读档的能力,破开一个个谜团,体验无数个不同的人生。
  本文是无限流主题的小说,对气氛和心理刻画极其细致,使人产生身临其境之感。文中徐忍冬与队友连乔的情谊在曲折中走向圆满,经历一切后两人都化解了心中的阴霾,纸短情长,令人读之心中温暖,对生命产生了新的领悟。


第1章 матрёш
  星期五,晚上十点。
  刚加班写完报告的徐忍冬离开了公司大楼。初夏的深夜,星星低沉,夜空中有一股沁人心脾的植物清香。徐忍冬贪婪地嗅了一口这味道,再将胸中浊气缓缓吐出。
  呼……有点累了。
  停车场在对面,红绿灯仍是红色。他揉揉眼睛,站在斑马线前耐心等待。人行红绿灯很快跳成了绿色,他向前踏出一步,眼前的景色忽然一晃,像一滴水落入平静的湖面,整个视野有了一瞬间的模糊。他本能地揉了揉眼,与此同时听到一个锐利的刹车声,周围爆发出尖叫。
  “小心!”“快躲开!”
  有车要撞上来了?!
  危机感如同炸裂一般,瞬间激起肾上腺素。徐忍冬悚然睁眼,本能地后退两步,并且顺着刹车声的来源望去。这一望之下,惊悚感替代了危机感,鸡皮疙瘩一下子起来了。
  ——电梯?
  没错,这个以高速冲向他、又以诡异的急刹车瞬间停在他面前的,正是一间四四方方的电梯。电梯四周空无一物,金属梯身反射着冰冷的银色光芒。电梯门关着,侧面有一个原形的金属按钮,看起来就是一个普通的、随处可见的电梯。
  ——但在马路上差点撞到人的电梯根本不普通好吗!
  徐忍冬脸色一变,因为他发现,异变还不止于此!
  方才尖叫着提醒他小心的是两个站在马路对面的女孩,她们满脸都是惊恐担忧,嘴巴张得大大的,手还指着电梯的方向。然而她们整个人都像凝固了一般,就这么保持着夸张的动作,散发出一种诡异的死气。
  在她们身后,遛弯的老人牵着小狗,抬起的左脚还未放下。马路对面的超市里,店员刚接过客人的钱,几枚硬币从指间滑落,静止地停留在了空中。
  像是被按下了停止键,所有人的时间都静止了。整个世界陷入死寂,徐忍冬一瞬间错觉自己误入了恐怖蜡像馆,面前这些都不是有血有肉的活人,而是冰冷的蜡像。
  在这突如其来的诡异之中,徐忍冬的心跳陡然剧增,呼吸也不由得急促起来。他强迫自己镇定,警惕地打量四周。心中同时闪过一个疑惑:
  为什么我还能动?
  他动了动手指,没有感觉到任何异样。他又走了两步,想去确认周围到底是什么情况,没想到伸脚出去就像踢到了什么似的,发出了砰地轻响。
  徐忍冬再次皱眉,试探性地朝前伸出手,摸到了坚硬如墙壁的触感。然而面前确实什么都没有。
  他顺着这面空气墙四处摸索,终于在两分钟之后意识到,自己是被空气墙完完整整地包围起来了。不,准确地来说,他是被三面空气墙和一面电梯门给困住了。
  诡异感像蛇一样在背后爬行,冷冰冰的,令人毛骨悚然。幸而徐忍冬生性冷静自持,此时虽然恐惧,却并未乱了阵脚。他用力敲打空气墙,只听得闷闷响声,空气墙似乎纹丝不动。他便将目光投向了那个凭空出现的电梯。
  空气墙外时间静止,空气墙内有个电梯。那么留给他的选择只有一个。
  徐忍冬毫不犹豫地按下了电梯按钮。
  “叮。”
  电梯门立刻打开了。里面是同样质地的银灰色金属机身,模模糊糊地倒映着徐忍冬宽肩细腰的身形。他走了进去,感觉狭小的电梯空间里有些憋闷。
  现在这个状况,恐怕叫破喉咙也没人来救。他只能靠自己。
  在他进入之后,电梯门很快关上了,并且发出了低低的电机运行声。这也无法解释,因为从外部看,这部电梯就是一个光秃秃的金属盒子,并没有连接任何线路和缆绳——那么它将去往哪里?
  它将把我带向哪里?
  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四方形的电梯,每一个金属面上都映出自己的身影。徐忍冬莫名觉得胸闷,便松了松领带,将西装外套的扣子一个个解开。
  脱下外套之后,他又习惯性地确认了一下领口。衬衫纽扣仔仔细细地扣到了最上面的一个。
  他将那深蓝色的西装外套稍稍整理,挽在臂弯里。然而很快地,他又将西装外套重新穿上了。
  因为冷。
  电梯里的温度在迅速下降,明显不属于初夏的冷。与此同时,眼前凭空浮现出一行字:матрёшка。
  这是……俄文?
  徐忍冬伸手触摸这行字,发现它似乎只是投影,并没有实体。“叮”,不知何处又响了一声。他感觉电梯停下了,然后,门缓缓地打开。
  眼前是一望无际的白。刺骨的寒风灌进电梯,徐忍冬拉紧西装外套,情不自禁地深吸一口气。
  空气中满是冰雪的味道,无比凛冽,令人清醒。他并不急着出去,而是静静打量着电梯外的场景。
  这是一片森林,沉重的白雪将树枝都压弯了,不时有积雪从树枝掉落,啪地砸在雪地里。地上也是厚厚的积雪,不远处有一排脚印,斜斜地伸向森林深处。
  空中仍然飘着鹅毛大雪,脚印却深而清晰,看来踏出这脚印的人并没有离开多久。
  徐忍冬掏出手机看了看,没有信号,屏幕上显示的时间停留在星期五十点十分——晚上十点十分,然而此时的电梯外,却是暮色沉沉的傍晚。虽然大雪纷飞,但还能看见森林上方那一抹夕阳余晖。
  这里不会真的是俄罗斯吧……
  不,即便是俄罗斯,时差也不对。
  无论如何,不能坐以待毙。
  徐忍冬走出电梯。就在他离开电梯的一瞬,他感到身后一空。回过头时,电梯竟然消失了。就像它凭空出现一样,此时它又突兀地消失了。
  雪地上甚至没有留下丝毫痕迹,只有徐忍冬刚刚踏出的脚印。这一次,徐忍冬并没有太过惊讶,反而有种“果然如此”的心情。
  冰天雪地,非常寒冷。徐忍冬身上仅着夏款西装,根本无法抵御寒冷。但他并未瑟缩,也没有抱紧自己,仍是那副淡定自持的模样,即便在寒风中也不愿失态。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死亡回旋[无限]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