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灵异

咬痕

作者:微风几许 时间:2023-01-21 11:12:21 标签:情有独钟 血族

宁秋砚参加了志愿医疗项目,给某身患血液病的大佬做人形血袋。

  关珩,传说中的神秘富豪,深居简出十分低调。他的一张照片流出,因一头长发与阴柔俊美的长相悄悄走红网络。

  宁秋砚发现:

  关珩从不见光,家里常年拉着窗帘,见面总在夜里。

  关珩肤色苍白,性格冷漠怪异,每次要宁秋砚献血前,都要宁秋砚斋戒沐浴。

  那栋房子又冷又暗,不见阳光。

  关珩心跳缓慢,体温冰凉。

  第一次在献血过程中睡着后,宁秋砚醒来发现自己颈侧多了一个咬痕。

  而他,竟然不能自控地,想要对关珩臣服。

  【文里的攻实际并无任何对受来自“思想、行为”的控制,没有精神掌控,平等恋爱。】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血族

  搜索关键字:主角:宁秋砚,关珩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请拥抱我

  立意:追求真爱,越挫越勇

 

第1章

  20XX年的冬天,宁秋砚第一次登岛。

  那天天气很阴沉,风很大。从凌晨两三点起,风声就鬼哭狼嚎的,早上醒来,电视与手机都推送了新闻,说整个北部都将迎来一次大幅度降温,可能会下雪。

  这样的天气不太适合出门,更别提出海了。

  但是宁秋砚没打算失约。

  他整夜没怎么睡觉,清晨五点,就神志清醒地从床上爬起来洗漱,做了顿简单的早餐:一杯热牛奶、一个鸡蛋。

  那时窗外的天还黑着,风也还在继续。

  树影摇晃,灯光明灭,他一个人坐在桌前进食,再一次把手机上的地图打开。

  不记得是第多少次看这个地图了。

  孤零零地显现在一片深蓝色汪洋中的那团土色,标注着两个小字:渡岛。

  渡岛,一座所有权归私人所属的岛屿。

  从地图上看,它离雾桐市陆地边缘的直线距离大约78公里,整座岛的面积不小,有八万亩左右。可它既不是什么风景优美的圣地,和其它已开发小岛的距离也很遥远,被买下后它就淡出了公众视线,是被所有人遗忘的存在。

  六点,宁秋砚出门前关好家中门窗,在桌上留下纸条。

  纸条上写清楚了他的去向以及离开家的原因——是留给警察的,莫名失踪这种的无头案在独居者身上最为常见。

  当然,如果他真的出事,能协助警察破案的人也不是没有,比如他的朋友苏见洲。

  但苏见洲是个忙成狗的实习医生,宁秋砚确信等苏见洲发现他失踪的时候,他的坟头说不定都长草了。

  在拥挤的、充满各种早餐味道的早班公交车上,宁秋砚听了一首歌。

  来自Rogue Valley的《The Wolves and the Ravens》,名字是讲狼和渡鸦,实际上并没有什么关系。

  耳机的右声道坏了,车上很吵,听起来有些不舒服,所以他没有听完,但关闭音乐软件后很久,脑海中都回荡着这首歌的旋律与歌词。

  于是宁秋砚在下一站下了车,折返回家,在柜子里找到了他那已经有了些灰尘的琴盒,背上了吉他。

  途径桌旁他思考几秒,撕掉了桌上那张可笑的纸条。

  他刚才忽略了一个关键信息:从上个月起,除了要钱,应该没有人会为他报案了。

  这次出门遇上了上班高峰期,他花了些时间才重新坐到公交车。

  在终点站换乘大巴也花了比预想中更多的时间,宁秋砚对此呈消极态度,他不太负责任地想,要是到了目的地发现等他的人等不及先走了,那就不算是他失约。

  宁秋砚又消极地买了票。

  从车站到渡岛码头,需要两个小时的路程。

  要去那里,他还得在上车后预先告诉司机,否则司机很有可能直接开过——那地方几乎不会有人停留。

  果然,在听到宁秋砚的要求后,大巴司机露出了奇怪的神情:“这个天气,你去那种地方做什么?”

  宁秋砚背着一把吉他和鼓囊囊的帆布包,围巾帽子齐上阵,把自己包裹得很好,只有一双黑葡萄似的眼睛露在外面,看得出年纪还小。

  “做兼职。”他一本正经地说。

  司机皱着眉:“码头有什么兼职?”

  宁秋砚想了想:“回收被风刮上岸的海洋垃圾。”

  司机又问:“你家里人同意吗?”

  家里只有自己一个人,宁秋砚代表自己点头:“非常同意,表示支持。”

  热心的司机大叔没再问,挥挥手:“行吧,到地方叫你!”

  宁秋砚找位置坐了,安安静静看着窗外。

  等到了码头附近,司机把他放下车,还从驾驶座探出脑袋叮嘱他:“小鬼,今天风大浪大,你可千万别私自出海!这码头今年已经淹死好几个了!尸体冲上岸都被泡得不成样子,想想你的亲人朋友!”

  宁秋砚沉默地站在空无一人的柏油路上,看着大巴远去。

  冻得冷硬的路面满是枯叶,一阵阵的风刮得落叶在空中打转,冷风刮到脸上,刀割一般疼。

  他拿出手机,跟着导航走向不太吉利的码头。

  *

  不知道导航是不是出了问题,宁秋砚在一片树林中走了十几分钟。

  在雾桐市生活了十几年,他从未因为任何原因来到过这么远、这么僻静的地方,要不是这一次,恐怕都不能察觉雾桐市实际上有这么大。

  林中落叶堆积得很厚实,人踩在上面深一脚浅一脚,发出吱呀声响。

  脚步声惊动了冬日里隐蔽在林间的鸟,一群群黑影扑腾着飞出了树梢。

  “嘎——”

  空中回荡着鸟类凄厉的叫声。

  如果这事从头到尾只是骗局,那么通常情况下,这种地方最适合作案。

  受害者可能会被绑架,或者是被杀死,在这里,他痛苦的呼喊求助不会被任何人听见。受害者甚至可能在经历非人折磨后被分尸,海里饥饿的鱼类则会负责把尸块啃得干干净净,不留痕迹。

  谁也不会发现世界上有一个人消失了。

  宁秋砚想,要真是那样,他现在算不算是慢性自杀。

  又走了几分钟,传入耳中的沉闷的海浪声变大,海岸线也逐渐清晰。

  海滩上堆积着一些旧船,船身布满各种愤怒的、狂热的涂鸦,经过冬天海风的侵蚀已经模糊不清,能看出都是些中二病的产物。

  从刚才那位司机对他的反应来看,宁秋砚猜测这些船是属于一些非法使用私人码头的年轻人的。

  私人码头管控不如公共码头严格,用不着相关部门签发的出海许可,所以常常有人偷偷地通过私人码头出海。

  看起来渡岛的主人不会管,所以这里比他想象的要乱。

  再走一两百米,透过树林影影绰绰的间隙,宁秋砚看见了一艘与众不同的白色大船。

  白船停泊在码头旁,随着海浪荡漾,船身被保养得闪闪发亮,一看就属于很有钱的人,还是普通人接触不到的那种有钱。

  他松了一口气。

  甲板上只有一个人,约四十几岁年纪。

  那人在风中朝他喊了声:“你就是宁秋砚?”

  问话像接头暗号。

  宁秋砚紧了紧帆布包带子,心跳得有些快:“是。”

  那人一扬下巴:“上船!”

  这么快的吗?

  都不检查身份证或者核对一些别的资料,就直接上船?

  宁秋砚鼻尖冻得通红,有点介意这种随便,他犹豫地问:“今天的风这么大,出海会不会不安全?”

  那人看了他一眼,没有理他,径自往船舱走了。

  宁秋砚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权衡下认为没钱比死亡更可怕。

  他不得不向金钱折腰,所以还是上了船。

  船舱里暖和很多,布置得没有想象中那么豪华,看着很是沉稳低调。除了刚才站在甲板上那个男人,还有一个年纪与宁秋砚差不多大的男孩也在船上。

  男孩已经坐了最靠近角落的沙发,身上披着一床毯子,可能是怕冷,全身都遮着严严实实的。

  宁秋砚另找了位置坐下,主动和他打招呼:“你好,我叫宁秋砚。” Fxsw.org

推荐文章

小异形根本吃不饱

黑驴蹄子中古店

不死美人

地球崽崽要自己升级

修仙界网恋

废柴雄虫参加夫夫恋综后

饲主,贴贴!

暗恋对象是猫?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咬痕

恶龙的低语

非酋指南

请你不要看见我

发光体

薄雾[无限]

小行星

玫瑰美人

上一篇:小异形根本吃不饱

下一篇:真少爷是荒村小怪物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看到作者后记,最后几万字作者写的很痛苦,其实我也感觉到了,后面确实没有前面好,但整体还行吧
我看到倒数的那个大剧情也是为受的不成熟和一意孤行生气,但后面也是调理了一下
我唯一觉得微妙的是,受最后为了成长也是有努力一番,但本文结局有点显得受的努力全都是无用功,就给我一种他只要什么都不做,全部教给攻就好了。
匿名 的原帖:
可能这就是已经活了1000多年和只活了20多年的区别吧,作者确实让攻很有时间沉淀的韵味
匿名 的原帖:
但本文的对我的口味的一点就是,双方的剪头很粗,爱意很浓厚,我一直不喜欢那种只有一方很爱或者说是太过理智感情和对象可有可无的文
看到作者后记,最后几万字作者写的很痛苦,其实我也感觉到了,后面确实没有前面好,但整体还行吧
我看到倒数的那个大剧情也是为受的不成熟和一意孤行生气,但后面也是调理了一下
我唯一觉得微妙的是,受最后为了成长也是有努力一番,但本文结局有点显得受的努力全都是无用功,就给我一种他只要什么都不做,全部教给攻就好了。
匿名 的原帖:
可能这就是已经活了1000多年和只活了20多年的区别吧,作者确实让攻很有时间沉淀的韵味
看到作者后记,最后几万字作者写的很痛苦,其实我也感觉到了,后面确实没有前面好,但整体还行吧
我看到倒数的那个大剧情也是为受的不成熟和一意孤行生气,但后面也是调理了一下
我唯一觉得微妙的是,受最后为了成长也是有努力一番,但本文结局有点显得受的努力全都是无用功,就给我一种他只要什么都不做,全部教给攻就好了。
101-102,略了n次,好想看啊
恨不相逢在海棠!
受一点能力都没有,全靠攻救,明知道自己不该做的事情还偏要做,连累别人了就光知道内疚,内疚又一点用都没有,又自私又菜,而且攻受之前,感情可有可无叭,,,不知道攻喜欢受什么
匿名 的原帖:
受一直在给攻制造麻烦
匿名 的原帖:
这个受。。。。真的好令人无语
受一点能力都没有,全靠攻救,明知道自己不该做的事情还偏要做,连累别人了就光知道内疚,内疚又一点用都没有,又自私又菜,而且攻受之前,感情可有可无叭,,,不知道攻喜欢受什么
匿名 的原帖:
受一直在给攻制造麻烦
受一点能力都没有,全靠攻救,明知道自己不该做的事情还偏要做,连累别人了就光知道内疚,内疚又一点用都没有,又自私又菜,而且攻受之前,感情可有可无叭,,,不知道攻喜欢受什么
不是,这个受除了黄金血这个设定还有什么其他的人格魅力吗,感觉每次都要攻去救,怪怪的
看完了,总觉得没什么深情可言 好像谈不谈攻受之间的感情都可以,总感觉受是一个无能且自私的人,攻是一个全能但只会付出的鬼。现在谈起感情来都这样吗?一见钟情|疯狂付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