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玄幻灵异>

没钱离婚

作者:首初 时间:2018-02-13 09:50 标签:HE  破镜重圆  先婚后爱  强强对抗  赛博朋克  
一对死敌被迫结婚但没钱离婚的故事
最强战力x至高王座

这是一个由人工智能决定人生方向的时代。联邦最知名的一对死敌,纳维军区总指挥官艾德里安·亚特,和最高议院最年轻的列席议员钟晏,被AI判定互为最优婚配对象。
如果拒绝AI给出的最优建议,需要缴纳罚款。
艾德里安:凭什么我出?没钱,滚!
钟晏:我也没钱。
AI:罚金逾期不交,恭喜二位结成伴侣。

作品标签: 破镜重圆 强强对抗 赛博朋克 先婚后爱 HE

第一章 双子星
  晚春,学校里的花都开始谢了。
  艾德里安半倚在走廊的出口拱门边,一手插在校服的兜里,一手心不在焉地滑着浮空显示的个人终端虚拟屏,翻看今天的新闻。
  “再扩张!“蝶”的羽翼即将覆盖纳维星区!九十年来,包括首都星在内的五十二个星区,上百个星球上的联邦公民,都陆续在第二代人工智能“蝶”的引导下,享受着便捷、高效的生活。最高议会今日发布会上公布,纳维星区,这个联邦版图中最偏远的角落,终于也要迎来文明的曙光……”
  艾德里安读到“文明的曙光”几个字,毫不掩饰地嗤了一声,他不耐烦地点开评论:
  “太好了!联邦终于完整了!”
  “纳维星区总算要归蝶管了,听说那里又穷又乱。”
  “唯一还没有被蝶接管的地方,逃犯什么的全往那里跑,没有AI看着,纯靠人类治理,简直是犯罪天堂,能不乱吗?”
  “什么???我是穿越回古地球时期了吗?现在还有地方不在AI的管辖范围???那怎么生活?”
  “没见识就别丢人现眼了,有那么夸张吗?“蝶”也不过诞生九十年而已,九十年前的人没有“蝶”不也照样生活?”
  “九十年前有“茧”啊!两代人工智能加起来已经管理联邦两百多年了好不好!再往前算那是古代了吧!”
  “楼上一看就是首都的,上个世纪“茧”可没有接管整个联邦,只有首都星区而已。”
  “我也第一次知道原来现在联邦还有星区是人工治理的……那怎么工作结婚?”
  “随便工作随便结婚呗,要不你们以为纳维星区为什么落后?”
  “最高议会为了吹嘘妖蛾子,连常识都不要了,蝴蝶翅膀能叫羽翼?”
  “哪来的反AI脑残,没有AI你连垃圾都不是!”
  ……
  ……
  ……
  艾德里安百无聊赖地往下滑了几条,果然都是辱骂。
  当今的联邦,五十三个星区,有人类居住的星球多达百余颗,首都星以及附近的几个发达星区,已经在第二代超级人工智能“蝶”的管理下度过了九十年,第五十二个星区纳入“蝶”的管辖范围内也是三十七年前的事了,纳维星区实在太过遥远,又有复杂的历史遗留问题,这才一直拖到了现在。
  而现在,这个最后的星区终于也要……沦陷了吗。
  艾德里安给那条“妖蛾子”评论点了个赞,关掉了新闻。
  托人工智能的福,如今身为人类并没有什么隐私可言,不管是现实还是网络,一切行为堪称透明。相信过不了多久,各大媒体就要贴出新闻通稿:联邦最高学府双子星之一艾德里安·亚特,点赞攻击“蝶”言论。
  对此,艾德里安相当无所谓。临近毕业,作为这一届即将踏入社会的年轻人中,最受瞩目的两人之一,他的一举一动都有无数人关注,他早就习惯。而身为传统又古老的亚特家族的嫡系长子,却在进入学院后多次坚定地表达自己反对人工智能的立场,站在了自己家族以及最高议会的对立面,这位大少爷虽然还未正式踏足社会,但早就名扬整个联邦。
  有一个教室下课了,一群低年级学生从拱门中鱼贯而出。
  队末的几个女生频频朝艾德里安看过来,围在一起捂嘴偷笑,互相推搡。没一会儿,她们中一个活泼的姑娘过来了,问道:“亚特学长,你来等钟会长吗?”
  艾德里安大大方方地笑道:“对呀。”
  “哇!”
  “好浪漫!”
  女生们的窃窃私语渐渐远去了。艾德里安的心情这才好了一些——她们提到的钟会长,也就是他正在等的人,钟晏。
  联邦最高学府的另一个传奇人物,一个没有背景的平民孤儿,却已让人望尘莫及的高分考入联邦最高学府,入校后的表现也不可谓不亮眼,第二年就出任学生会长,在处理学校各项杂务的同时,还能保持住专业第一的位置,与军事分部的首席艾德里安·亚特,并称为双子星。
  所有人都在猜测,最高学府的双子星,这两个联邦内风头最劲的年轻人,毕业后会去往哪里。
  “会长。”同桌悄悄用触屏笔末端戳了一下钟晏,“你家亚特首席在外面等你呢。”
  钟晏看了一眼还在滔滔不绝的教授,悄声问:“你怎么知道?”
  “我刷学校论坛看见的。发给你看——”
  钟晏调整了一下面前的虚拟屏透明度,遮掩着打开自己的个人终端虚拟屏,点开同桌发过来的校园论坛链接。
  “#双子星 捕捉到一个正在等钟会长的亚特学长:照片.jpg”
  钟晏没有去看评论,而是对着那张照片微微端详了一会儿。
  三年前,他刚刚认识艾德里安的时候,两人都只有十七岁。十七岁的艾德里安穿着崭新的校服,被几个同样出身上流世家的学长学姐簇拥着,眉眼间都是疏离礼貌的笑意,直到钟晏出现,他才眼前一亮,喊道:“钟晏!”
  拜高度发达的现代网络所赐,早在成绩公布时,这一年状元的全身影像早就传遍了联邦的每一个角落,一时之间舆论哗然,人们争相讨论着这位新晋状元的孤儿身份和惊人美貌。
  相比之下,那一年的第二名显得备受冷落。所以这位第二名——艾德里安·亚特——格外地关注这位还没进校就压他一头的状元,这也是为什么他第一眼就认出了来人。
  十七岁的钟晏远没有如今的圆滑,但性格使然,也仍旧镇定,他站在一众富人子弟的注视下,点头道:“你好,亚特先生。”
  “叫我艾德里安吧。”刚才矜贵的大少爷像是变了个人,热情又随和,“我们是一个宿舍的,我带你上去,走。”
  钟晏跟了上去,对一众脸色难看的少爷小姐们轻轻说:“失礼。”
  很长一段时间里,钟晏一直以为艾德里安此举有什么用意,但后来他知道,这不过是艾德里安一贯的大少爷脾气罢了——不喜欢的,立场不同的,他连表面功夫都懒得装,也压根不会在意那些人难堪与否。用他自己的话说:“全学校最好看最牛逼的人做我室友,我为什么要顾着那帮蛀虫的面子?”
  三年过去了。照片上的俊朗青年早已褪去了当年的青涩,他不笑的时候,线条分明的硬朗五官凛然而威严,可他总是笑着的,就如这张被抓拍的照片: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有一片粉红的花瓣落在他的黑发上,他浑然不觉,正低头看自己的终端屏幕;亚特家族的标志,那双罕见的银色眸子半垂着,看不清神色。
  这帖子是在八卦板块,想想也知道评论区都在说什么。三年来校内八卦板块少说也有四分之一的流量是由“双子星”标签贡献的,钟晏根本没有费心去看,关掉了终端屏幕,轻声对同桌道:“别刷论坛了,这教授眼睛特别尖。”
  同桌意犹未尽地关掉虚拟屏,道:“她们说得我都要信了。哎,你们到底是不是——”
  “不是。”钟晏说。
  “久等了!”钟晏微微喘着气,“课题没讲完,教授拖了一会儿……”
  艾德里安接过他的包,背到自己身上,一手揽着他的肩道:“拖一会儿就拖一会儿,你跑什么。”
  钟晏对他笑了一下,“我怕你等。”
  因为一路跑过来的缘故,钟晏一向白皙的脸上带了点红晕,原本他就长得精致俊秀,这么一来更是平白小了几岁,不像是二十岁的青年,倒像是刚入学的十六七岁的新生,艾德里安一时看住了。
  “回去吧。”钟晏扯扯他的衣服,“摄像头过来了。”
  艾德里安回过神,这才看到一对日常巡逻摄像头正巡逻到这里,识别到有学生逗留,它们稳定地从半空中降下到一人高的水平高度,一前一后地靠了过来。
  艾德里安冲着飞过来的小型球状摄像头比了个自拍手势,两人一起笑起来,肩并肩往宿舍区去了。
  “艾德里安·亚特!”
  会场里爆发出欢呼声,足以证明被点名的人人气有多高。艾德里安一个跃步跳上了礼台,对于这个庄重的场合来说,这幅做派似乎显得不太稳重。
  但是很快就没有人纠缠他的礼仪问题了。只见他三步并作两步走到礼台中央,甚至没有等他身后的巨大虚拟屏宣布结果,就断然道:“我拒绝人工智能的最优职业建议。罚款账单请发到我账号,谢谢。”
  舞台上的扩音系统让他的声音回荡在这个最高学府的大礼堂里:“朋友们!让我们纳维星区再见!”
  响应声、欢呼声、口哨声和质疑的嘘声交织成一片,艾德里安意气风发地跳下礼台,与自己军部的同学击掌拥抱,然后回身看最后一位上台的学生。
  传奇学生会长,钟晏。
  等到钟晏拒绝人工智能的建议后……艾德里安微笑着注视礼台上的人:刚满二十岁的青年,黑发黑眸,唇红齿白,如画美人不过如此。就快了,再等几秒——
  钟晏看清了虚拟屏上的最优职业建议,他没有看向台下,没有看向任何人,甚至没有像大部分学生那样思考很久。
  “我接受。”
  满场哗然。一半的人在窃窃私语,另一半看向艾德里安。
  艾德里安的笑容被错愕取代了,他直到这时才记起去看那块巨大的虚拟屏,那上面显示着钟晏刚刚接受的职位:首都星,最高议院,议员。
  两百多年来,一手推动了人工智能计划的议院。素有“蝶之内阁”之称的最高议院。
  那个瞬间,怒火焚烧了他的四肢百骸。
  “老大……那,那个计划,还执行吗?”他的死党费恩结结巴巴地问。
  艾德里安满是戾气地瞪了费恩一眼,在满场的议论和注视中,愤然离开了毕业典礼。
  他径直回到宿舍拿上了行李,没有等到毕业典礼结束,更没有等钟晏回来,就这样独自一人离开了学校。
  这一别,在此后漫长的七年岁月里,他们再也没有相见。


第二章 故地重逢
  艾德里安从床上坐起来,头痛欲裂。
  他又梦到了钟晏。站在高高的礼台上,面色如常地吐出“我接受”三个字,击碎了台下的他一切可笑的幻想。
  艾德里安坐在黑暗中平复了一会儿情绪,呼出个人终端看时间。几个荧光数字浮空显示在他手腕上方——才凌晨五点。
  导致他噩梦的罪魁祸首正散落在他床头的小平台上,那是一封拆开的信——不是虚拟信件,是真正的纸张。这玩意现在几乎绝迹了,也许博物馆里还能看到,不过联邦最高学府向来标榜自己的“古老、正统”地位,这种行为艺术也不是第一次了。
  做工考究的信封被人丝毫不解风情地粗暴撕开了,露出的半截信纸上印着仿真墨迹:
  “纳维军区总指挥官 艾德里安·亚特 阁下:
  “转眼已经七年未见了,亲爱的联邦最高学府第九十一届毕业生,愿你离开母校后一切顺利。
  “星辰纵变,智慧永恒。一个世纪以来,联邦最高学府不负校名,一直向联邦各界输送最高精尖的人才,而今,这所联邦内最古老的综合学府,迎来了她的一百周岁生日。我们诚挚地邀请您,我们最优秀的校友,于十二月末回家看看,参加母校的一百周年校庆暨第九十八届毕业典礼。
  “下附具体接洽流程……”
  艾德里安确实已经很多年没有接触母校了。诚然,在最高学府的三年,几乎可以算作他二十七年的人生中最快乐的三年,但那三年有多么快乐,最后一天钟晏给予他的学生时代的句号就有多痛苦。
  他和钟晏在学校里形影不离,人尽皆知,最后的毕业典礼也在联邦里传得沸沸扬扬。进入纳维星区最初的一两年里,总有人试图打探他与钟晏的关系,直到每一个拿他和钟晏开玩笑的人都被他揍进了重症监护室,所有人都明白了这个平时总是笑着的大少爷,究竟对那位学生时代的朋友有着多深的恨意。
  后来艾德里安一路高升,直到今天,再没有人敢在纳维军区总指挥官的面前触他的逆鳞,生怕承受不起这位向来公私不分的指挥官的报复。
  天快要亮了。艾德里安心情糟糕,不想再睡下去,干脆起了床。
  想来在他做噩梦的这几个小时里,他的个人终端里一定堆积了一些待处理事项。艾德里安端着一杯提神饮料,将终端连接到了办公桌前的大虚拟屏上,然后险些一口饮料喷出来。
  “今日头条:钟晏议员正式确认出席最高学府百年校庆!”
  “扩展阅读:最高议院十二位列席议员中最年轻的一位,传奇议员钟晏的背后:……”
  艾德里安盯着字号夸张的头条标题,目光落在那个反复出现的名字上。他早已经过了一言不合就挥拳打人的年纪,也早习惯了对方的名字和他一样频频见报,但是少见的,钟晏这个名字再次和母校连在一起之后,他还是克制不住地感受到了愤怒。
  这怒火从他心底最深处的压抑良久的岩浆里喷薄而出,缓慢但坚定地淹没了他的理智。
  艾德里安放下茶杯,拨通了自己的副手费恩的通讯。
  费恩显然还在睡梦中,口齿不清地问:“谁啊?”
  “我。”
  “老大?!”费恩瞬间清醒了,紧张道,“怎么了?这个点,出什么事了?”
  “对,有事。你现在联系学校,就说校庆的邀请我答应了。不止我,所有我们纳维军区的,接到了邀请函的人,都答应了。”
  费恩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任谁都知道,在纳维军区,什么“最高学府”、“学校”都是禁词,因为这些都不可避免地会和那一位联系在一起,正因为如此,这一次最高学府百年校庆,他们几个校友谁都没敢提,收到了邀请函也当作没看到。可是现在,凌晨五点,他的顶头上司亲自打电话,要他联系学校……
  “嗯……”费恩很谨慎地确认道,“联系哪个学校?”
  “你说呢?”
  终端里传出的声音很冷静,越是这样,费恩越是觉得惊悚。同事这么多年,他太了解这个老同学了,艾德里安表现得越是平静,后面的爆发就越是惊天动地。
  “你冷静一点,我刚才搜到了新闻——我不觉得在校庆上和最高议院的列席议员打起来是个好主意。”
  “这是个命令,副手先生。”艾德里安冷冷道,挂掉了通讯。
  不,他当然不是去打架的。只是……
  艾德里安坐下来,关掉了新闻窗口。
  他再一次错估了钟晏无情的上限。三年的朝夕相处之后,钟晏可以当着整个学校的面,毫不犹豫地对着人工智能说出“我接受”。而现在,为什么他可以如此坦然地接受母校的邀请?大概在那个人心里,这段过往早就被抛之脑后,所以才如此心安理得,半点不怕触景生情。
  既然如此,他自然不能示弱。
  这是一个没有秘密的时代。
  第二代人工智能“蝶”全面监控着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一切有文明迹象的地方都全天候徘徊着浮空巡逻摄像头,虚拟社区更不用说,完全被蝶的触角覆盖。这个时代安全、便捷、高效,也……
  无趣。
  或许只有一个角落不同。最偏远的星区,以纳维星为主星的纳维星区,当今人类文明中唯一一个人类自治区。十年前,纳维星区是危险、混乱和落后的代名词,而今天,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称它为人类最后一块净土。
  如今的纳维星区与艾德里安·亚特这个名字紧紧联系在一起。
  全联邦都知道,七年前,亚特家族的嫡系大少爷以绝无仅有的破纪录高分从联邦最高学府军事学院毕业,高调拒绝了“蝶”的建议,毅然远赴纳维军区。那一届,除艾德里安自己之外,还有不止一个军部毕业生追随他的脚步,一时间主流媒体纷纷痛批艾德里安害人不浅。
  与之相反的,低调进入最高议院,效忠于“蝶”的钟晏成了当时舆论的宠儿。俊美的容貌,沉稳的作风和无父无母的孤儿背景让他获得了良好的民间口碑,在议院内部也很受青睐,晋升速度简直惊人,仅仅七年,他已经位列十二列席议员,成为了联邦十二个最有权势的人类之一。
  与他的晋升速度成正比的,还有民间舆论风向的转变速度——这些年,虚拟网络上陆陆续续有人匿名爆出种种黑幕,人工智能不再纯粹,而是与少部分位高权重的人类相勾结的阴谋论叫嚣尘上。
  “匿名”这件事在这个时代本身就相当不可思议,有能力办到这件事的绝不是普通公民,如此更是为这些真真假假的传言添上了几分可信度。无论如何,新成长起来的这一代年轻人并不像他们的祖辈那样虔诚地信服人工智能,他们之中有相当多的一部分人希望注重个人隐私,恢复人类自治。如此一来,唯一不受人工智能掣肘的纳维星区似乎成了一个理想之地,更不用说,谁都知道,如今的纳维星区分议院已经名存实亡,现今纳维的无冕之王是纳维军区新上任的年轻总指挥官,一个坚定的人类自治支持者。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