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耽美

公爵与子爵

作者:匿名青花鱼 时间:2018-08-25 19:21:43 标签:情有独钟 甜文 宫廷侯爵

塔尔公爵在一次征战之后,来到了伯德子爵的领地度假


第一章

“嘿,你听说了吗?公爵阁下就要回来了!”
“公爵阁下?你在说哪一位公爵?”
扇子轻飞的贵妇人嗔怪地敲打了一下闺蜜的肩膀,嬉骂道:“我亲爱的伊莎贝拉,你是在和我装傻吗?当然是最令人尊敬的纳塔尔公爵阁下了!”
“噢,天哪!我得赶紧让乔斯给我准备一身新衣裳才行,那些衣服都过时了!哦对了,还有珠宝!天哪,上次看见的那枚祖母绿戒指我该买下来的!”
 
她们口中的这位纳塔尔公爵此番跨过堪称天堑的比利山脉为帝国征服了伊斯本王国,使这片曾有旧罗马帝国黄金宝库之称的富饶土地臣服为伊斯般那行省,归顺于他所效忠的陛下——利曼帝国的神圣皇帝陛下,继承了正统坎布斯王室血脉的莫洛·木苏曼。
这位仍算得上年轻的皇帝陛下对于他的这位肱股之臣爱逾臂膀。毕竟纳塔尔·伯里曼阁下作为他的表弟,本身不仅拥有一般的王室血脉,还继承了他父亲的伯爵爵位与领地,足以偏安一隅,但仍然愿意用生命为他效忠,不仅支持他这个仅仅是顺位第三继承人的皇子登上了皇位,为他扶起了风雨飘摇的帝国,使他不必再忍受圣殿的剥削压迫,将被分走的权柄全数收归,还继续为帝国开疆扩土,可谓是战功赫赫。
曾有人说过,若是将这位纳塔尔公爵阁下的功劳按照金钱换算,足以买下欧洲半数的土地了。更重要的是,这位公爵阁下还十分年轻,他今年不过三十岁,从十五岁开始为皇帝陛下征战,积累下了庞大的财富和可怖的荣耀,却不必担忧自己没剩下太多的时日来享受他们。
数不清的王都贵女都在期盼着公爵阁下的凯旋。据说皇帝陛下已经有意再为他晋升,而这一次晋升,就将成为王爵!而在利曼帝国,王爵荣誉的赏赐比之别处更为慎重,因为成为王爵,意味着这位爵士将成为皇位的顺位继承人之一!尽管子孙后代无法承袭王爵的爵位,但在整个利曼帝国的历史上,也不过出现过两位王爵,如果此次传闻属实,那么纳塔尔公爵将成为整个利曼帝国最为炙手可热的存在。
整个王都的人们,不论男女老幼都在期盼着凯旋的纳塔尔公爵,平民们期待着能够在街道上远远地瞻仰一番这位堪称帝国战神的公爵阁下,而足够资格参与宴会的男男女女们则纷纷期盼着能够在这位帝国之星的跟前露把脸,最好能给这位公爵阁下留下些好印象,说不定从此便平步青云了呢。
但势必令他们失望的是,这位凯旋的公爵阁下并未返回王都,而是在请示过皇帝陛下之后,就直接往南方的瓦伦郡去了。

瓦伦郡的夏日田园,曾因罗马诗人穆尔西的一句赞颂而传遍了整个欧洲,他称赞这个偏远的小乡村是上帝倾倒的酒杯中垂下的一滴蜂蜜酒液,会令所有人都甘愿在此处长醉不醒,永远酣睡。
而距离穆尔西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两个世纪,争夺掠杀从未停歇,瓦伦郡的夏日湮没在了纷飞的战火之中,成了天使遗落在世间的明珠,蒙上了一层灰雾。在帝国内部,这片土地地处偏远,远够不上富庶,田园虽好,却不足以满足权贵的欲望,实际上,此地只不过是一个小小子爵的领地而已,甚至够不上伯爵的档次。
但对于疲乏的纳塔尔而言,他所需要的就是一个远离王都权力中心的偏远小地方来养神度假,若非担忧太过偏远闭塞的地方无法及时接受皇帝陛下的传唤,他大概会直接躲到海外属地去。
瓦伦郡并未让他失望。
瓦伦郡此地谈不上富庶,却也不贫乏,这里的蓝天是纳塔尔前所未见的清透,四周绵延着起伏的丘陵,阳光透过云层挥洒其上,恍若此处就是奥利匹斯圣山,有众神居住其中。而在路边澄黄的麦田中,有农人在田间忙碌,农妇们也会在丈夫身边帮忙,而他们的孩子则在其中玩耍嬉闹,一派乡村美景。

“公爵阁下,”罗曼确定已经进入了瓦伦郡所属,出言轻声询问道,“我们此番前来,按理需要拜谒此地的领主,不知阁下有何见解?”
纳塔尔眉头轻皱,他最不耐这些,那些贵族们每次见了他犹如苍蝇见了蛋糕,围绕着他嗡嗡嗡烦人,只求他手指缝里漏些奶油出来,令人十足厌烦。
“不必亲身前往,”罗曼看出了主人的烦躁,及时出声解释道,“您是公爵,还是陛下最仰赖的臣子,同时身上流有坎布斯王室的血脉,对方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子爵罢了,按照规矩,您只需要递交一封能体现您身份的拜谒信即可,若是要会面,也应当由他前来见您。”
纳塔尔挑眉,但也没对此发表什么看法,只是点头应允了罗曼的说法。
他常年待在王都,那地方不是公爵伯爵就是什么皇室子弟,更没有什么领地主人的说法,在这些繁文缛节上他向来不喜欢花太多心思,按照往常一样,全权交给了罗曼来处理,他只想等到了落脚的地点,好好地吃上一份美味的吃食,再睡一个饱足的美觉。
至于什么领地主人,什么子爵,都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
 
落脚点选在了中心城外的一处私人庄园。这是皇帝陛下在他征战之前许诺好的一片土地,专为了他的度假准备,一切仆从都买好了,修饰也与纳塔尔所设想的度假庄园大致附和,皇帝陛下还专门赏赐了他几位厨艺极佳的厨师长和糕点师。
纳塔尔下了马车,踏上瓦伦郡土地的那一刻,总算是长出了口气。
一进屋,他在仆从的服侍下褪下了外套,放下了权杖,坐到餐桌前,男仆按下餐铃,便有姿容姣好恭顺柔软的女仆接二连三地捧上香气腾腾的美食。
其中纳塔尔骗好的新鲜烤羊排选用了优质的羊羔肉,为了照顾他的胃口,细心烹饪了比一般成年男子多出几倍的分量。而深得他心的配餐美酒是从皇帝陛下的私库中取出的,产自里要哈最丰沛的葡萄酒庄园酒窖。
吃饱喝足后,纳塔尔礼貌地亲笔书写了一封拜谒信,密封好后,印上了象征着他身份的鸢尾花长剑印章,交给罗曼送达后,这才回到卧房歇下。
纳塔尔这一觉睡得极好,瓦伦郡的气候宜人,即使是晴空万里的夏季也不会闷热得熏人,时不时有自山上而下的凉风吹拂,散了地面的热气,只要待在没有阳光直射的地方,就不会觉得炎热逼人。
等他睡醒的时候,窗外的云好像仍然是闭眼前的那一朵,未曾移动过。直到洗漱完毕,纳塔尔才得知自己竟然从昨天的下午,一觉睡到了今天的午后。
这是已有十几年从未有过的好眠,一下子就令纳塔尔身心舒畅了起来,以致于罗曼告诉他领地的主人伯德子爵阁下前来拜访的时候,纳塔尔也没有如同在王都应付这些贵族的时候皱起眉,还心情颇好地挑了挑眉,应允了与这位子爵的会面。
而当他在会客室见到了这位子爵先生的时候,他的心情就更明媚了。

第二章

和王都的贵族勋爵们不同,这位子爵阁下年轻得令人惊讶。
他身材纤细,却不会显得柔弱,纳塔尔猜测这大约和他的生长环境有关,据说生活在乡村的乡绅和小贵族们大多都曾在少年时代有一个爬树的爱好。
他浑身洋溢着新鲜的活力,如同夏日最盛时的扎根在泥土中奋力生长的植株,整个人都透着令人迷醉的生命气息。而他的皮肤又因为骄奢的贵族生活将养得如同牛乳凝结而成的脂膏,和王都的勋贵们引以为傲的苍白蓝血不同,并不是常年不经日晒如同死尸的僵白。饱满的嘴唇微微上扬,两颊透着健康的红晕,点缀在飞扬的双眉下的眼眸是属于鲜嫩植物的翠绿色——据说这样色泽的眼睛,是神赐的宝石,可以看见林间的妖精——发丝是柔软的淡金色,看起来像是东方流传过来的奢侈丝绸,让人想要上手亲自感受一下它的美好。
“尊敬的公爵阁下,日安,我是此地的主人,伯德·里斯本子爵,很高兴您能来到我的属地,希望您能度过一个愉悦的假期。”
按照礼节,他们应当来个贴面礼,但很显然两人都没有这个打算。
纳塔尔是因为不习惯,而伯德子爵,很明显,尽管他的礼仪表现得可谓是无懈可击,但是他太过于年轻了,那双并未见识过太多黑暗的眼睛泄露了他真实的情绪,更何况他还加重了“主人”这个词语。
纳塔尔心想,这难道是在责怪他只是递交了一封拜谒信而非上门拜访,认为这是对他身为此地主人的不敬?
如果真是这样,那他可真是一个骄纵的小少爷,大约是在这片遗落仙境般的土地上生活太久了,被娇惯成了一只尚未离巢的幼鸟,不知天高地厚。
纳塔尔看向一边正瞪着眼的罗曼吩咐道:“罗曼,去为这位……瓦伦郡尊贵的主人奉上一杯,我想,热牛奶?”
伯德感觉自己的头发都要炸起来了,这个人绝对是在嘲讽他!他以他最爱的宝驹发誓!
他硬气地挺起了胸膛,靠着脑子里残余的母亲的叮嘱尽力不在脸上露出被冒犯的愤懑表情来,但他说话不免咬牙切齿了些:“我已经成年了,事实上,我已经到了适婚年龄了。尊贵的阁下。我想按照常规,一杯红酒就好,不需要特地准备热牛奶。”
天知道他有多不想来!自己即使爵位比这位公爵大人足足低了三个等级,但身为领地主人,进入他的属地,按照礼节,理应提前递交拜谒信,在抵达之后也需要上门拜访,即使不亲自前来,至少也要派个行政官吧!但统统没有,他只是在抵达之后递交了一封敷衍至极的拜谒信,这是对他,瓦伦郡的主人,伯德·里斯本的挑衅!可是母亲却拉着他再三要求他去上门拜访,还不放心地反复叮嘱他控制脾气,不要得罪了这位王都来的公爵大人,伯德觉得自己的尊严受到了严重打击,但无奈母亲的命令不可违抗,他只好收拾收拾就真的来拜访了。
少年——不对,按照他的说法,应当是个青年人——翠绿的眼眸燃烧着熊熊怒火,还带着一丝委屈,牙齿时不时愤愤地刮过红艳的下唇,这让偏好男色的公爵大人忍不住握拳在唇边掩饰性地咳嗽了一声。
纳塔尔搓了搓手指,他觉得这位子爵先生恐怕脾气不太好,再继续下去他大概会绷不住爆发了,这并不是什么好事情。
他斟酌着简短解释了一下:“很抱歉,子爵阁下。我从战场回来之后就直奔你的领地了,由于太过疲累,我从抵达之后就一直在睡觉,直到刚刚才睡醒,事实上,如果你来得再早一些,我可甚至能没法与你见面。”
他很少做什么解释,但被这样一个漂亮的青年怒气腾腾地瞪着,让他死寂的良心难得跳动了一下。他想,我真是一个再心软不过的人了,换做别的什么公爵,被这么刺两句瞪两下,此刻大概已经在喊打喊杀了。
唔,长得好看的人总该得到更多的宽容。
此时罗曼已经端着银盘回来了,他低着头恭敬地将红酒杯呈上,又沉默地缩到了角落的阴影里。
伯德在听过解释后脸色好了很多,还流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羞恼。他觉得自己的态度不太友好,但这位……尽管不想承认,不过的的确确比他要尊贵许多的公爵阁下还耐心解释了一番,这理由也并不像是什么借口托词,反倒显得他心胸狭隘、小气过头了。
可伯德绝不会承认他是觉得愧疚了,他顶多是绷着一张小脸收回了自己高昂的下巴,垂下眼语气僵硬地道了个隐晦的歉:“不……不是您的错。皇帝陛下购下这座庄园的时候曾经写信给我知会过,我是知晓您的到来的,只是有点突然。嗯,突然。”
说完,他抿了口手中的红酒,甘醇绵厚的口感令他双眼一亮,两颊也适时泛起红晕。这杯美酒令他彻底遗忘了先前的不愉快,反而是睁着一双亮晶晶的眼兴奋地问道:“这是里要哈产的红酒吗?比我家的甘道尔好喝多了!”Fxsw.org

推荐文章

捡来的小郎君

清平乐

世子无赖

霉生

重生之盛世男妃

重生之仵作相公

将军今天要造反

世子的农家小夫郎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滚你的破镜重圆

我以为可以搞养成,结果翻车了

我有一个表哥

还春

租客

浮雁沉鱼

我要搞臭这个小白脸

上一篇:捡来的小郎君

下一篇:浮华辗转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嘻嘻嘻嘻嘻嘻嘻
好萌( ˃̶̤́ ꒳ ˂̶̤̀ )
真的甜
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
全程姨母笑
啊啊啊啊啊我的少女心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