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穿越重生>

大臣们逼我当男后

作者:且拂 时间:2020-03-11 09:35 标签:甜文  穿书  种田文  随身空间  
 焦昀刚拿到法医资格证就穿了,还穿成一个有爹有娘却被生生饿死的小可怜。
  入赘渣爹偏心叔伯家的子嗣,对他不闻不问;病娘卧床不起有心无力,小可怜病了三天都无人问津一命呜呼。
  焦昀握着空间里取之不尽的肉粮,立马说服病秧子娘甩了渣爹和离。
  未曾想,这好日子还没走上正途,一心软收留了比他还可怜死了寡妇娘的小可怜二号。
  算了,多张嘴而已。
  可养着养着,小可怜二号成了书中未来的大暴君。
  焦昀:???说好的比他还可怜呢?
  以前,焦昀最喜欢拿出空间的东西豪气万丈拍在桌子说:过来吃肉。
  后来,某个九五之尊最喜欢拍着龙榻意味深长说:过来,吃、肉。
  CP:人美心善全能坏脾气受X前小可怜后真腹黑伪暴君攻

  内容标签: 随身空间 种田文 甜文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焦昀 ┃ 配角: ┃ 其它:

  vip强推奖章:焦昀穿进一本男主黑化史里一个没名没姓的炮灰,还是亲爹偏心亲娘病重的小可怜。他说服病秧子娘和离后,握着空间里取之不尽的肉粮开始发家致富,并救了死了寡妇娘的聂柏昶,送他入学堂。十年后,焦昀送聂柏昶进京赶考,却不知此时京中那边聂柏昶皇子身份被十七年前构陷白氏一门的歹人知晓,派人前来。本文从主角穿来并不知这是一本书开始展开,救下自己的同时也将书中未来会黑化的男主护在羽翼后,将其救赎,两个主角也在相互陪伴中共同成长。文风轻松愉快,直白易懂,从小处点墨,承前启后将人物鲜明的性格娓娓道来。
  ========

第1章 穿书
  焦昀躺在泛着霉味的土炕上第一百零八次叹气。
  要不是这个身体太虚弱,他现在想去外头狂奔一圈确认这不是做梦。
  他是一个时辰前穿来的,刚接收好小原身的记忆,就等来小原身那渣爹来试探鼻息。
  离他装死过了这么久,按理说那渣爹该带人来了,他等得都有些不耐烦时,悉悉索索的动静才从外头传来。
  “……娘,我刚进去确认过,昀哥儿没气了。可我们这么做,真的好吗?等婉娘醒来发现孩子死了,会不会发现是我们故意关他三天活活饿死的?到时候婉娘还不跟我们拼命?”男人迟疑的声音懦弱又不安,觉得不对,又不敢反抗。
  说话的正是小原身的生父钱老二,另一个,看来是钱孙氏,小原身的祖母。
  钱孙氏啪的一下不知打在哪儿:“你个没出息的,她病的这么重又没吃药还能活?再熬几天就死了,到时候就说是受小杂种的死打击没的,这样一来,焦家可没人了!等焦家那栋青砖大房子和财产归了你,想要什么婆娘没有?!”
  “可婉娘……婉娘她平时还挺孝顺的,昀哥儿也乖……”钱老二有点舍不得焦婉娘。
  当了这么多年夫妻是一,二是焦婉娘貌美,孩子死了还能再生,他入赘后孩子是跟着焦家姓,不算他钱家的种他也不真的伤心。
  钱孙氏哭嚎一下拍着大腿,“孝顺?!要是孝顺会眼看着老婆子一家住土胚房,她放着那栋青砖屋不接爹娘一起过去住?你也瞧见她那病怏怏的,活不过几天,肯定不能生了,这小杂种姓焦!养一个不是钱家的子嗣,还放着这大好的日子,你忍心爹娘吃苦受累,你吃香喝辣?不孝啊!”
  说着,钱孙氏使劲儿锤着钱老二的胸膛。
  钱老二不敢躲,他最怕他娘说他不孝。
  再想到娘说以后让兄弟家子嗣给他养老送终,那……那他就听娘的!
  大不了拿了房子和钱再娶个婆娘!
  可想到一件事,他浑身一哆嗦,“娘……听范兄弟说昨个儿隔壁村一家娶亲,新娘子花轿到的时候无缘无故惨死在轿子里,浑身都是血,昌阳县衙都来人了,还没抓到凶手,不会……查到我们这吧?”
  钱孙氏脸色一变,可都设了局,她不甘心放弃这大好机会,咬咬牙:“怕什么?又不是我们村的,再说,这小杂种是真的冻死的,查也查不到我们!赶紧的!等会儿天亮来人就迟了!”
  焦昀黑脸听完他们怎么甩锅饿死原身的事。
  等脚步声远去,一双眼亮得惊人,知道他们的计划才好见招拆招,想甩锅?想得美!
  天稍亮起时,焦家村村民要去地里,会经过焦昀所待的破房子。
  这是焦家以前的老房子,早就废弃,却离村头很近。
  村民上工前,钱老二去而复返,一进来,也不看土炕上的尸体,把手里篮子一松。
  篮子摔在地上,专门为了演戏放得一碗鸡汤和馒头粥就这么洒了一地,摔得粉碎,声音听得钱老二肉疼。
  他低头盯着食物舔舔嘴,才遗憾转身,出门,朝外喊一声:“出事了!娘,昀哥儿出事了!他、他死了!”
  钱孙氏装作刚到,被老三媳妇搀扶着,一听这,扯着嗓子嚎啕起来:“哎呦,老婆子可怜的乖孙呦,怎么就这么想不开这么歹命,这么小——就没了命!这让老婆子以后可怎么活啊我的金孙呦!”
  钱孙氏这一招哭天抢地,把结伴扛着锄头的焦家村村民吸引来,围着栅栏好奇:“咦,这不是老秀才的亲家吗?怎么跑这里来了?”
  老秀才家老房子不是早就空了?
  老秀才死了儿子后把手头的银钱都花了给闺女招婿,说是招婿,为了不为难女婿,把新房子建在离松郡村村头很近的一处。
  老秀才给两个村子当了多年夫子,两村里正主动批了块地,之后一家都搬了去,这老房子也荒废了。
  可今个儿倒是稀奇,怎么钱家跑着来了?
  焦昀的死当爹的不好提,情绪怕不到位,钱孙氏和钱老汉在外一直维持伪善形象,一直哭天抹泪。
  解释就交给小原身的三婶娘。
  老三媳妇红着眼,表情戚戚楚楚:“昀哥儿那孩子……没了。”
  众人倒吸一口气:什、什么?
  老三媳妇继续解释:“这事说起来都怪我们照顾不周,可想不到,这孩子气性这么大,一时想不开就……”
  村民觉得匪夷所思,“这好端端的,怎么孩子说没就没了?气性大是怎么回事?”
  “哎,说起来这真是……事情是这样的。三天前,昀哥儿和大伯家的大宝二宝在河边玩,小孩子么,闹起来就打起来了,昀哥儿没打过,就气不过要推大宝二宝下水。大宝二宝一躲,结果他自己掉下去了。刚好昀哥儿他娘经过跳下去救他,他娘不会水这不就一病不起。婆母知晓后照顾他娘时念叨两句,昀哥儿一气之下就跑到这里来住,还说我们……不是他的家人……哎,他娘病这么重,这几天我们都在那照顾也没顾上小的,只每日让他爹来送点吃的,可谁知……刚刚来送饭才发现,昀哥儿半夜把衣服被子都脱了扔地上,活活把自己……冻死了。呜呜,这孩子怎么这么想不开!”老三媳妇说到最后是真哭了,吓哭的,一条人命啊。
  这些人故意害死昀哥儿,还反泼脏水,颠倒是非黑白,说这些违心话她心里既恐惧又害怕,却又无奈。
  焦家村村民傻了眼:“快去通知里正!”
  里正到时,老大媳妇也拉着三天前当事人大宝二宝来了,一来两个小的就扑到刚被抬出来的焦昀身上哭嚎。
  却只见声一点泪也没有。
  不过是拉来演戏。
  里正来时就看到这一幕,经过他听了,婉娘病了这事他知道,还让儿媳妇去送了一篮子鸡蛋。
  老秀才在世时帮了焦家村不少,留下一个闺女他们平时都会照顾一二。
  孩子打闹是常有的事,可谁知道竟然死了人。
  里正没忍心过去,只看一眼,就看到不远处小孩手脚耷拉着,头往后垂着,脸色铁青,嘴巴微张,垂下的手指在外人看来硬邦邦的,还蜷着抓着什么,着实可怖却又让人不忍。
  里正大儿子焦大很快出来,压低声音:“瞧着像是这样,里面有这几天送来的粥和食物,昨天瞧着没动,被子衣服扔了一地,那孩子浑身都青了,看来死了有段时间,哎,作孽啊。”
  里正叹息一声,刚要过去送孩子最后一程,大宝二宝哭嚎的声音大了起来,说都是他们的错,他们年纪小不懂事,不该跟堂弟争,要是早知道就让给他了。
  这话是大人教的,他们昨晚上背了一晚上,只需要今天这么边哭边嚎喊出来就能连吃三天鸡蛋,还能一人吃一块点心,他们平时撒泼时都这样哭,得心应手,哭得一脸眼泪。
  里正还有村子里的人听着心里不落忍,本来还好,可这么一哭,心里也难受,低声跟一群人商量怎么办后事。
  如今婉娘还病着,钱老二虽然是钱家的二儿子,却是入了赘的,钱家算是外人,不能办这事,只能他这里正主持了。
  结果还没吩咐完,突然就听到一声尖叫。
  尖叫是本来正哭嚎假道歉真演戏的两个小的发出的。
  众人疑惑看去,见两个小的背对他们,也不哭了,瑟瑟发抖。
  钱老大家的这两个小的,一个叫钱大宝,一个叫钱二宝。
  钱大宝是堂哥,今年九岁,大焦昀一岁,是堂哥。
  钱二宝和焦昀同岁,八岁,小几个月,是堂弟。
  钱二宝正是人憎狗嫌好奇心重的年纪,他假哭的时候太无聊想瞧一眼一向跟他不对付的昀哥儿是不是真死了,他还没瞧过死人模样。
  他就边嚎边张开捂着眼的手指,这一看不要紧,就看脸色铁青张着嘴的焦昀,本来躺的好好的,突然头咔擦一扭,再咔擦一扭,吓得钱二宝一哆嗦,就推了正演戏哭嚎在兴头上的钱大宝。
  钱大宝不高兴看过去,结果,两个小的就对上又是扭头几下咔哧咔哧的昀哥儿,最后面对他们睁着发红的眼,吐着舌头,声音低低幽幽的:“我死不瞑目啊,你们颠倒是非黑白,明明是你们推得我……我死不瞑目做鬼都要找你们啊……你们不说实话……我会缠你们一辈子啊……”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