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穿越重生>

我靠万人迷延续生命

作者:璃子鸢 时间:2020-02-10 08:31 标签:重生  强强  仙侠修真  系统  
萧慕寻得了个圣母系统,当个医修到处救死扶伤,上云六洲的大佬几乎都被他救了个遍。
他和魔尊谢辞同归于尽的那天,留下无数大佬抱头痛哭——
“呜呜呜,若非你,我恐怕早已命丧黄泉。”
“老祖,弟子已经修成大道,却无法兑换当年的诺言,倾身相护!”
萧慕寻一睁开了眼,没想到竟然重生了。
手里的圣母系统出了故障,莫名变成了万人迷系统。
他终于可以不再当一个圣母了。
为所欲为,指日可待!
然而上天给他开了一个玩笑,
他发现,自己身边所有人都在一个接着一个的重生。
那些被他救下的修真界大佬,全都痛哭流涕的要呵护年幼的他,不让他受一点儿委屈,要弥补当年的过错和遗憾。
更可怕的是,魔尊谢辞也和他一起重生了。
万人迷系统还发挥了作用……

萧慕寻[沉痛]:被迫成了全修真界的白月光怎么办?
《靠实力吃饭的我挂了,重生后,我改行靠脸吃饭》

注意事项:
1.很久没开文了,复健中的第一本,互相体谅。
对ky和人身攻击的抵抗力为婴儿级别(没错我就是个弱鸡)。
合理的建议会努力去改,不接受写作指导。
2.如果不喜欢的话请直接点叉,一定别勉强自己!
3.修真低魔世界观。

内容标签: 强强 仙侠修真 重生 系统
搜索关键字:主角:萧慕寻,谢辞 ┃ 配角:萧出云,顾星河,祝明霄,一系列重生大佬 ┃ 其它:

作品简评
萧慕寻前世为正派领袖,得了个圣母系统,修真界的大佬们都被他救了个遍。他和魔尊谢辞同归于尽重生后,圣母系统出了故障,成了万人迷系统。萧慕寻是萧家的神眷之子,没有他萧家人活不过五十岁,族中也不会单灵根天才倍出,因此萧家爱他如命,宠溺入骨。不仅如此,甚至被萧慕寻救下的大佬们也纷纷重生了,痛哭流涕的争抢着呵护年少的他,弥补当年犯下的过错。萧慕寻[沉痛]:被迫还成了全修真界的白月光怎么办?本文人物塑造鲜明立体,设定新颖,开头从萧家神眷写起,点明主题团宠。在大佬重生后,纷纷帮受打脸。苏点爽点突出,情节有趣,虽然是正剧风,但许多情节的沙雕令人忍俊不禁。攻受感情线围绕真香、追妻火葬场展开,后期高甜,推荐阅读。

第一章
  慌乱之中,萧慕寻被人推了一把。
  “快逃,别被吃掉——”
  霜白的月光映照着那人毫无血色的脸,他的嘴唇嗫嚅,萧慕寻认清了那两个字。
  别死。
  细雪纷纷而下,落入红梅枝头,似胭脂淬血。
  萧慕寻脑子空白一片,还未反应过来,身体趔趄向前。
  而后方出笼的妖兽,碾碎了雪原中几株孤零零的红梅,很快便将方才说话的人啃食得丝毫不剩。
  地面只剩下肉块和破碎的布料,一股腥臭扑面而来。
  萧慕寻心脏揪紧,骤然间拔腿朝前跑去。
  他竟重生在被人抓走的那个夜晚!
  不能被吃掉!
  和吃尽苦头的上一世不同,如此刻入骨子里的记忆,他自然知晓逃跑的路线。
  眼前的景色一变再变,已完全明朗了起来,前方只有空旷的平原。
  “跑啊,快跑!”
  背后不断传来痛苦的哀鸣之音,黑夜之中不知有多少人丧命。
  所视之处,皆是地狱。
  萧慕寻身体本就孱弱,跑了不知多久。天渐渐亮开,他已没了力气,跌倒在冰冷的大雪之中。
  萧慕寻意识模糊,原以为自己的命也要交代在这里的时候,一个人影走到了他的面前。
  “只剩他一人了,唯有他没有成为妖兽的吃食。”
  “看来他就是胜者,带回嵇家吧。”
  拿活人来喂食妖兽?
  萧慕寻嘴唇泛白,假意装睡。
  上一世的他昏死了过去,自然没听到这两人的对话。
  在没摸清情况之前,决不可睁开眼。
  ……
  嵇家,苍溪台。
  白雪落入高台碧瓦上,亭阁四面大开,临山崖而建,悬挂在外的红纱随风飞舞,里面燃烧着浓郁的息宁香。
  苍溪台内灯火通明,嵇家今日款待贵客,正选了这处地方。
  “家主将宴席选在苍溪台,也是别出心裁。”
  嵇文斌高举碧玉盏,笑得别有深意:“苍溪台位于嵇家最高处,可纵观整个嵇家,来款待齐公子自然最好。”
  如今嵇家衰败,族中连个撑门面的三灵根都拿不出来,后继者中,天赋最好的孩子不过才五灵根。
  齐家今日来试探,可不能被他们看破。
  “家主,猎苑的那位散修求见。”
  宴席的笙乐靡音继而骤停,气氛忽而凝滞。
  嵇文斌皱眉:“他为何而来?”
  “说是猎苑发现了好东西。”
  听了奴仆的话,嵇文斌眼神微亮。
  他压抑着自己的兴奋,只是浑身散发的轻松自在,仍然遮掩不住。
  正愁找不出法子欺瞒齐家,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只有瞒住了族中无仙缘的继承人,嵇家的日子才长久。
  “快请进来。”
  齐家公子轻笑道:“听闻嵇家所建的猎苑极为特别,所饲养的妖兽并不会吃掉有仙缘的人?”
  “齐公子所知甚详。”
  “那人运气可真好,不过是一奴隶罢了。”
  嵇家每年买下那么多奴隶喂食妖兽,都不见得出了个有仙缘的。
  偏他来嵇家探查时,出了这样一个人。
  不一会儿,一个男人便随奴仆走了进来。
  嵇文斌望向了他:“可是妖兽辨别出有灵根之人了?去验灵石测出是几灵根了吗?”
  “家主,他并无灵根。”
  嵇文斌不悦的皱眉:“那你为何带来此处?是想污了我的眼,还是想污了齐公子的眼?”
  “虽说并无灵根,但他……”话到嘴边,男人改了口,“值得献上。”
  “哼,你虽是投靠嵇家的散修,不受嵇家管束,可你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竟敢擅做主张?”
  男人跪倒在地,他当时将萧慕寻捉来的时候,可没发觉萧慕寻这般特别。
  等洗净他的脸后,他便知道——
  只要献上萧慕寻,自己就能在嵇家获得一席之地!
  嵇文斌动了怒,身边齐家那人还看着,真是让他空欢喜一场。
  齐家公子似是松了口气,等着看笑话:“不妨看看,若是看不出什么特别的,将这两人一同杀了便是。”
  嵇文斌身体僵硬,越发不悦了。
  “既然你都带来了,便看看吧。”嵇文斌语气讥讽,高高抬着下巴,“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值得你这样忤逆。”
  男人走了过去,他的身后跟着一个偌大的木车,只是被黑布所罩。男人用手捏住黑布的一角,轻轻一扯,里面的东西便呈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那是一只笼中之鸟,像被人圈养的金丝雀。
  月色朦胧,展现在众人面前的是一张苍白而妖娆的脸,薄唇沾染了嫣色,艳如红梅淬血。
  他似乎还在沉睡,一身暗红的华丽外衫,全身只露出一双玉白精致的脚来,连脚趾也像沾染了淡粉。脚踝处缠绕着冰蓝色的细链,在月色的反射下,宛若一根琴弦。
  风吹动婆娑树影,红梅花瓣也飒飒而下,落在白雪淤泥之间。
  四周静悄悄的,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嵇文斌还能听清那止不住的抽气声。
  “这就是你进献的人?”
  “这样的美人,就该锁入笼中,束之高阁,为家主所有。”
  嵇文斌看直了眼,忽而明白为何那散修要带他进嵇家本家。
  世间少有。
  嵇文斌心脏跳动极快,根本舍不得把目光挪开。
  可眼前,还得和齐家这人周旋才行。
  “安排一个屋子,让暗刃守着他!”
  “是。”
  奴仆推着东西送到了暖阁里,笼中的萧慕寻其实已经醒了。
  黑布被挪开,外面的霜花便不断吹入其中,落入他墨色的鬓边,渐渐融化开来。
  萧慕寻身子骨不好,冻得嘴唇泛白,也不敢睁开眼。
  他还未彻底掌控局面,不宜轻举妄动。
  等到了暖阁之中,奴仆朝熏笼丢入银丝炭,才缓缓退了出去。
  “谢辞,你可得好生照看,家主极中意这美人。”
  “别让他看到你的脸,便在暗处监视吧。”
  当屋子彻底关闭,笼中的人才缓缓睁开了眼。
  虽是暖阁,屋内却才刚刚烧起炭火,仍有些冷意。
  萧慕寻冷得轻颤,眉头微微蹙起。
  此时外面的声音渐渐小了几分,门被推开,霜花也随风吹拂了进来,他就这样和刚进来的谢辞正打了个照面。
  谢辞愣神一秒,立即便隐在暗处。
  萧慕寻:“……”
  用得着这么视他如蛇蝎吗?
  都被发现了,还藏什么藏?
  萧慕寻头疼万分,装睡了这么久,才理清了自己的思绪。
  他大约是重生了。
  可记忆还停留在之前,他刚刚才和魔尊谢辞同归于尽了。
  一想到这事儿,萧慕寻便一肚子火。
  他身体奇差,走一步吐一口血的那种,而号称圣母系统的狗东西告诉他,只要他安安分分当一个圣母普照众生,他就能活下去。
  上一世的萧慕寻,命可全都系在这上面!
  他记得自己最后的任务,是杀死魔尊谢辞。
  那个人怎是那么容易杀掉的?就算他拼尽全力也只能和谢辞打成平手。
  萧慕寻是个惜命的性子,又最贪图人世繁华,怎么会真的舍得和谢辞同归于尽?
  毕竟,他可不是真的圣母。

[返回首页]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