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穿越重生>

回到大魔王小时候

作者:甜腻小米粥 时间:2020-01-30 11:04 标签:重生  校园  
 乔嘉诺做梦都没想到,最后不顾性命的冲进地牢救他的人,会是靳储。
  他死前最后一眼看到的人,也是靳储……
  靳储搂着他,向来冷漠淡然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崩溃的情绪,哭得像个孩子。
  再睁开眼,乔嘉诺回到了九八年的夏天。
  他九岁,靳储十岁。
  谁能想到在二十年后会成为阴鸷、暴戾、冷血无情的大魔王的靳储,在这个时候还是个敏感、孤僻、不善言辞的私生子。
  乔嘉诺心想。
  这辈子,他就对靳储好一点,再好一点。
  至少不再袖手旁观彼此的人生。
  -
  靳储从小生活在黑暗里,见不着一丝阳光。
  他以为这就是他的人生,如同过街老鼠,顶着私生子的名头,独自躲在阴暗角落,疯狂滋生出细菌一般可怕的仇恨。
  直到——
  那个人的出现。
  就像是一抹光,逐渐渗透他周身的黑暗。
  说他自私自利也好,恩将仇报也罢,他只想独占那抹光,揣在自己的口袋里,不给任何人瞧见。
  内容标签: 重生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乔嘉诺、靳储 ┃ 配角:《穿成暴君的男宠》预收求收藏qaq ┃ 其它:

第1章 重生
  九月份的天气依然闷热。
  老旧的三叶风扇挂在教室天花板的中央,以不快不慢的速度旋转着,发出哐叽哐叽的声音,扇出来的风都是热烘烘的。
  乔嘉诺一动不动的趴在课桌上。
  他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但是他能感觉到自己已经热出满头的汗,汗水湿哒哒的黏在他的手臂和抵着的额头之间,格外难受。
  “乔嘉诺,快醒醒。”耳边响起一道小心翼翼的声音,那个人还伸手轻轻推了两下他的肩膀,“别睡了,廉晋华都过去了。”
  廉晋华?
  廉晋华是谁?
  好熟悉的名字……
  乔嘉诺用他那迟钝的大脑想了半天,才想起来廉晋华是他儿时的一个伙伴,因为他们一起住在大杂院里,所以关系还不错,小时候经常结伴跑去爬山游泳捉泥鳅,可惜长大后圈子不同,也就慢慢没了联系。
  他和廉晋华快二十年没见面了,廉晋华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乔嘉诺正疑惑着,那个人又在他耳边说道:“乔嘉诺,你再不醒来,我就走了哦,要是我们还不去的话,廉晋华肯定要生气了。”
  他们要去哪里?
  廉晋华在等着他们?
  乔嘉诺越想越莫名其妙,猛地抬起头,习惯了黑暗的眼睛突然间要面对大片明亮的光线,以至于他眼角立刻涌出一些泪水。
  他本能的闭上眼。
  僵硬半晌,等到他觉得自己能够适应之后,才缓缓睁开眼。
  被泪水模糊的视线逐渐变得清晰起来,他看到了一间面积不算大的教室,以及摆放得整整齐齐的桌椅,还有最前方被擦得干干净净的黑板,黑板最右边用白色粉笔写着周二的课表。
  这个时间点,教室里没有人,只有天花板上卖力旋转着的风扇发出唯一的噪音。
  热风从乔嘉诺脸上拂过,吹干了他脸颊和额头上浸出的汗水,他呆愣许久,机械的转过头,对上一张紧张兮兮看着他的稚嫩面孔。
  “你终于醒了,我喊得嘴巴都干了。”“稚嫩面孔”嘟起嘴巴,小声催促,“我们快走吧。”
  乔嘉诺目光怔怔望了对方足足半分钟,才张了张嘴巴:“你是吴翼?”
  吴翼被乔嘉诺陌生的目光看得一头雾水,下意识反问:“你不认识我了吗?”
  乔嘉诺脸色一变:“你不是……”不是早就死于车祸了吗?
  吴翼歪了歪脑袋:“不是什么?”
  乔嘉诺看着吴翼那张显然不超过十岁的脸,一下子所有想说的话都卡在喉管里,一个字也吐不出来。
  这是怎么回事?
  吴翼变小了。
  还有他们现在所处的环境……
  乔嘉诺甩了甩脑袋,前一秒还异常混沌的大脑在这一刻竟然清醒了一瞬,紧接着他脑海里便浮现出一个令人震惊的猜测。
  难道是……
  他重生了?
  乔嘉诺赶紧低头看了眼自己的双手,很小,和小孩子的手无异,他的身体也变小了,坐在小板凳上时,他的双脚踩不到地面。
  还有他身上穿着的衣服,浅蓝色的儿童套装,短袖短裤,左边胸口挂了个毛茸茸的熊猫小布偶——这是他念小学时穿的衣服。
  最关键的是——他本来已经死了。
  他被靳储冒着生命危险从谭斐然家的地牢里救出来之后,就大病一场,整日躺在床上,吊着一口气,后来死在靳储怀里。
  他亲眼目睹靳储脸上出现了崩溃的情绪,抱着他哭得像个孩子似的。
  然后只过了瞬间,他来到了这里。
  吴翼等了半天,都没有等来乔嘉诺的下文,便没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起身扯着乔嘉诺的胳膊道:“快点快点啦,廉晋华生起气来很恐怖的。”
  乔嘉诺还沉浸在自己重生的震惊当中,再加上他的脑袋隐隐泛着疼痛,迟钝的意识好像已经塞不下更多东西,只得愣愣的被吴翼拖出了教室。
  吴翼脸上有着急色,迈开了两条小短腿,几乎是小跑着往厕所的方向走,乔嘉诺被他扯得踉踉跄跄跟在后面。
  快走到厕所门口的时候,乔嘉诺忽然问道:“对了,现在是几几年?”
  吴翼转过头,眼神奇怪的看了乔嘉诺一眼:“现在是1998年9月27日,星期二,你不记得我就算了,连时间也忘记了吗?”
  乔嘉诺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心中却陷入沉思。
  1998年的夏天。
  他才九岁,念小学四年级。
  对了!
  他记得靳储就是在这个夏天被他妈从帝都带回来的,靳储在家里过了一个暑假,直到小学开学后,他外婆才四处托关系把他塞进乔嘉诺所在的这个班级
  不过今年的靳储已经满十岁了。
  如果乔嘉诺没有记错的话,现在靳储已经来到了班上,并且跟着大家一起上了几天课。
  回忆到这里,乔嘉诺冷不丁想起什么,他抬头看了眼前方的厕所,秀气的眉头骤然紧蹙。
  -
  吴翼很怕廉晋华。
  廉晋华的爸爸是警察,妈妈是居委会的工作人员,家里住着大杂院里修得最好的那栋楼,从小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混世魔王。
  也就乔嘉诺那种双职工家庭出来的孩子能被廉晋华当成朋友,像吴翼这种父母外出打工、从小只能跟着爷爷奶奶住的留守儿童,向来不敢招惹廉晋华。
  踏进厕所后,吴翼那张表情战战兢兢的脸上立马挤满讨好的笑容,他拉着乔嘉诺往里走,小声说了句:“我们来了。”
  很快,有个咋咋呼呼的声音不耐烦的说道:“怎么现在才来?我们等你们老半天了。”
  吴翼低着头:“对不起。”
  那个人没再说什么,而是把头转向了另一边。
  乔嘉诺没有做声,跟着吴翼走到厕所里面,这才看清楚那两个人的相貌。
  果然是廉晋华。
  他穿着小时候经常穿的黄色背心短裤,长得虎头虎脑,才九岁就比同龄人高出了半个脑袋,露在外面的胳膊和腿上全是结实的肉,光看外形就知道这个小孩很熊。
  站在廉晋华旁边的是也住在大杂院里的葛杭,相比较廉晋华那跟胖虎一样雄壮的体型,面黄肌瘦的葛杭宛若一只小鸡仔似的,看着消瘦又可怜。
  廉晋华和葛杭背对着他们,似乎正在来回推搡着一个人,嘴里发出孩子才有的最为恶劣、也最为直接的笑声。
  “我妈说他就是个野孩子,是他妈在外面和野男人生下来的,那个野男人不要他了,他妈才把他带回来。”廉晋华说。
  “哈哈哈哈哈哈哈!”葛杭仰着脑袋,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我妈也是这么说的,我妈还说他妈是个疯子,连工作都没有,靠他外婆养。”
  “喂!”廉晋华收住了笑声,语气立即变得凶神恶煞起来,“只要你说出你爸是谁,我们就放了你。”
  葛杭跟着凶巴巴的附和:“你说话啊!”
  说完,他伸手狠狠推了那个人一把。
  那个人被推得踉跄,猛地撞到旁边的墙壁上,又引来廉晋华和葛杭的哈哈大笑。
  刚才那个人被廉晋华和葛杭挡住了,站在吴翼后面的乔嘉诺没有看清楚那个人是谁,这会儿探出脑袋,那张在记忆中格外熟悉的脸便硬生生闯入了他的视线内。
  是靳储!
  十岁的靳储!
  这时的靳储个子很矮,大腿还没有廉晋华的一条胳膊粗,看起来跟七八岁的孩子没什么区别,他的头发很黑很长,有点遮住了眼睛,皮肤是没有温度的冷白色,他的表情接近麻木,即便此时被廉晋华和葛杭欺负,也没有丝毫痛苦和愤怒。
  乔嘉诺僵在原地,无声的睁圆眼睛。
  靳储冷然的目光从他脸上扫过,没有片刻停留,又垂下,回到了地板上,他默默抱紧双臂,一声不吭的站在墙角。
  饶是廉晋华和葛杭欺负了靳储好几次,也深知靳储是什么性子,这会儿没有得到他的回应,还是会生气。
  “你是哑巴吗?我们在问你话呢,你听见没有?”廉晋华愤怒的挥舞着拳头,脸上横肉随着他说话的动作抖来抖去,“快说,生下你的那个野男人是谁?”
  葛杭嚷嚷道:“你不说的话,廉晋华就要揍你了。”
  廉晋华说:“对,我要揍人的!”
  靳储仿佛没有听到他们的声音,垂眉顺眼,纹丝不动,犹如一个失去了控制力的提线木偶,他的下巴削尖,削薄的嘴唇有些泛青。
  虽然他表面上看起来无动于衷,但是从乔嘉诺的角度看去,正好能够看到靳储抱着双臂的手不断收拢,青白的指甲几乎嵌进肉里,他却仿佛感觉不到任何痛感一样。

[返回首页]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