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穿越重生>

穿成反派后我渣了龙傲天[穿书]

作者:明韫 时间:2019-10-08 18:56 标签:爽文  仙侠修真  系统  穿越时空  
  叶非折渡劫失败后,穿成一篇文中毫无存在感的炮灰,只有一张脸胜过天下第一美人。
  文里男主自小在吃人的环境下长大,养得一身冷戾性子,不肯相信任何人,奉行利益至上,实力为尊。
  他的任务是从炮灰成为有存在感的重要反派,将男主推上黑化之路。
  于是叶非折一路逆袭,成了少年男主不可触碰的白月光后,欺骗他的感情,背叛他的信任,践踏他的真心,眼看男主黑化在即。
  叶非折不是很慌,毕竟他渡劫前修为天下第一,自认扛得过黑化男主。
  然后他被男主提剑找上了门。
  “叶非折,我愿意拿我所拥有一切,修为、道途、霸业、性命……来换得你留在我身边。”
  ——————
  1.日更,正常情况下每晚九点准时更新。
  2.全文极度放飞,狗血沙雕修罗场慎入,接受合理建议,婉拒写作指导。
  3.有任何不适请直接点叉,不喜欢不必勉强自己,以免双向伤害。
  4.微博:一明韫一,顺便作者专栏求收藏~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仙侠修真 系统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非折、楚佑 ┃ 配角: ┃ 其它:
  ==========

第1章
  叶非折渡劫失败了。
  他身处的孤崖高得近乎与世隔绝,伸手就可碰得到卷了半边天幕的沉沉乌云。
  叶非折半跪在悬崖上,破损红衣和淋漓墨发披了一地,像是乍然跌到了尘埃里的艳色花。
  他握剑的手指蜷得很紧,死死地扣在了剑柄上,鲜血不住地从破损指尖淌下来,在衣摆上染开一片斑驳。
  恰在此时,最后一道雷霆如撕开牢笼的困兽,咆哮而下,照亮了叶非折的面容。
  他面色苍白到了极处,身上的红衣也艳到了极处,两相对比之下,令人怆然生出凄厉之感。
  可美人终究是不世出的美人。
  那一点凄厉之感,在叶非折的五官上化开,也化成了恰到好处的震撼,仿佛是绝世珍宝消逝于世间前最后的惊鸿一瞥。
  临死时,叶非折不可免俗地回想了一遍他的人生。
  他的一生实在是顺风顺水。
  年少即为叶家少主,玄山首徒,后来是修仙界中最年轻的大乘,最后横渡天劫,欲破境飞升。
  叶非折这辈子都过得纵横睥睨,逍遥快活。
  哪怕如此局势,他经脉断裂,灵力枯竭,叶非折仍是昂首对着雷霆,不肯低头半分。
  就像是……
  就像是他心里和天劫梗着一口气,不肯低头认输服软。
  “我想活下去。”
  叶非折嘶哑着声音,最终从喉间拼拼凑凑出了那么几个字。
  他想活下去。
  他有家人朋友,同门手足,都在等着他回来。
  ——
  “楚家家主,这是我们合欢宗用来换取楚家庇护的诚意。”
  叶非折一睁眼,便听到了男人谄媚的说话声。
  他脑中接受着大量的信息。
  叶非折死前强烈的求生欲使他绑定了一个名叫系统的玩意儿,穿越到了另一个世界,等完成任务后,就可回到他自己所属的世界。
  宇宙下三千世界,每个世界的成因来历都各不相同
  叶非折所去的,便是因话本而形成的世界。
  他接受的任务是去成为此方世界主角心中不可取代的存在,然后将他推上命定的黑化之路。
  所以叶非折在这具与他同名同姓的身体里活了过来
  同样的名字与长相,这具身体的原主和叶非折的人生可谓是天差地别。
  叶非折自出生的那一刻就注定是天之骄子,众星捧月。
  原主不一样。
  他并无多少出彩之处,侥幸靠着一张过分夺目的脸,才在合欢宗这个不大不小的宗门里混了个安身之地。
  原主脸长得祸害,为人倒是本分,一直勤勤恳恳修炼,从未惹是生非过。
  然而他生了这副容貌,又无自保之力,祸事迟早会找到他头上。
  合欢宗宗主的亲传弟子骄横跋扈,前段时间争勇斗狠时,失手打伤了一位白家的嫡系子弟。
  白家家主听闻此事后勃然大怒,放话出来说定要合欢宗宗主亲传修为全废,不肯善罢甘休。
  合欢宗在饶州固然地位不算低,却远远比不上白家这等庞然大物。白家家主这话一出,合欢宗满门上下顿时陷入了风雨飘摇之中。
  他们师徒两人焦头烂额,只能求助于在饶州唯一能和白家匹敌的楚家。
  为此,两人向楚家奉上许多天材地宝,以示自己愿意归附楚家的诚意。
  而原主,因着他那张脸,被混杂在合欢宗的礼物中,当作炉鼎一同进献给楚家。
  他不甘心自己被视为物品对待轻贱,又无计可施,只能服毒自杀,死得悄无声息。
  原主的自杀换来叶非折在他身体上重生,眼睛一张一闭的时间,谁也没注意到有异常。
  机缘巧合的是,原主被送去的楚家,恰是叶非折此次任务对象,这方世界主角楚佑所在的楚家。
  楚家家主楚渊对着合欢宗宗主的恳求,嗤笑道:“这些物事在楚家不过寻常,宗主想凭此躲过白家的发难,未免异想天开。”
  楚渊兴味索然地扫过合欢宗宗主呈上来的东西,和他身后低着头看不清脸的红衣年轻人:
  “一堆破铜烂铁,再加上一个呆楞木讷的无能废物,就想换楚家的庇护。世间可没有这样的好事。”
  合欢宗主腆着脸陪笑道:“楚家何等基业?岂是我小小一个合欢宗能比得上的?拿出来的东西家主自然看不过眼。”
  他搓着手,小心翼翼道:“我这个弟子,倒是很有几分姿色,家主要不要看一看?”
  说罢他拼命地向叶非折使眼色,示意在他楚家家主面前好好表现一番。
  叶非折一动不动。
  他视若无睹的模样无疑是激怒了宗主亲传,他朝着叶非折膝弯重重一踹,恶声恶气道:
  ““见了楚家主还敢不跪?不过是长了一张好点的脸,你是以为自己真有多倾倒众生了不起啊?摆出来一副清高模样给谁看呢?”
  托原主吞毒的福,毒药药效仍在,叶非折四肢酸软无法动弹,和废人也没什么区别,被宗主这么一踹,当即直直跪在了地上,膝盖那里一片钻心的疼。
  叶非折的不言不语无疑是给宗主亲传火上浇油,他恨恨骂道:“合欢宗好吃好喝的待你,结果就养出了你那么一头白眼狼?宗门有难的时候就一副活死人腔调?”
  合欢宗宗主也跟着在那愤怒地重重拍案,厉声喝道:“你这副规矩出来见人,真是给我合欢宗丢人现眼!还不说话?跟个死人一样摆脸色给谁看呢?”
  他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说得也不错。
  毕竟合欢宗的叶非折早死在宗主师徒贪得无厌的逼迫下。
  若不是宗主亲传惹出的祸事,原主不会有这一场飞来横祸。
  而看这两个人的嘴脸,好像他们吸干叶非折的骨血天经地义,叶非折甚至还应该跪下来感恩他们。
  叶非折有点想笑。
  他曾经是什么人?
  一剑无敌,天下第一。
  凭一个楚家家主想让他下跪?
  凭两个合欢宗师徒敢踹他下跪?
  叶非折抬了脸。
  他活了那么久,头一次被人摁头逼着去跪拜他人。
  偏偏他初来乍到这具身体,毒药的效用仍侵蚀着他的神魂。
  若是不记下这几个人,不去等着毒药药性过去好好算算这一笔账,叶非折也不配有天下第一的气性了。
  楚渊本来都打算拂袖离开,直到叶非折抬了脸,他猛然一震,险些握不住手中的酒杯。
  这宗主亲传那句“你以为你倾倒众生?”还绕在梁间。
  原主以明死志的伤疤犹且留在叶非折鬓角上,初初结了痂。
  可第一眼望到他时,绝不会注意到他鬓角的伤疤,眼尾的淤血,亦或是长发披散的不整齐模样。
  他神情分明冷清极了,但简简单单一撩眼间活色生香,艳色止不住地从眉眼五官里蹦出来。
  就像绝世的宝剑拂拭去尘埃,神话中的绝色穿过书页,栩栩如生地活到了众人眼前。
  确是倾倒众生。
  楚渊心中暗暗地倒吸一口凉气,向合欢宗主点了点头:“其他的倒也罢了,你们送上的人,论脸勉强还有些可取之处。”
  如此美人,为了他和白家对上,也是值得的。
  甚至只要叶非折修为上去那么一点,依他的相貌,他们楚家都消受不起,用来上供给上宗大能结交人情,倒是一桩好选择。
  合欢宗主挂上如释重负的笑意,恭维道:“家主好眼光。虽说敝宗献上的弟子唯一可取的就是脸,能取悦家主,为合欢宗做点事情,总算不辜负宗门养他一场。”
  宗主亲传终究年纪小,按耐不住性子急吼吼发问道:“家主,那白家那边……”
  他的修为是不是可以就此保住了?
  楚渊沉吟了片刻,答应道:“可以,白家的事,待我亲自与白家家主去说。”
  宗主亲传大喜过望,随机又想起了什么,阴狠狠压低声音向叶非折道:
  “你给我安安心心待在楚家伺候好楚家人知道吗?若是你再敢出个意外,你凡间家人的性命就别想要了!”
  这具身体在凡间还有家人?
  叶非折自顾自想着事情,依旧是懒得施舍给宗主师徒两人一个眼神。
  两方商议得差不多后,楚渊便抬手唤人进来,吩咐他们带叶非折下去:“给我好好看着他!”
  他留着叶非折有用。无论是用来攀附高阶修士,还是用作自己的炉鼎,都不容有失。
  叶非折即使人被拉了下去,合欢宗宗主也一直记得他抬脸时的模样。
  与平常畏畏缩缩,将美色都减了三分的小家子气不一样。
  哪怕是沦落成玩物的境遇,哪怕是脸上带着未消的血瘀伤痕,叶非折依旧如正午之阳,盛极的容颜风姿未有半分瑕疵。
  合欢宗主莫名就心头一凉,咽了口口水和楚渊提议道:
  “家主有所不知,我带来的弟子在宗门时气性便极大,听闻要到楚家来后更是不识抬举,三番四次的寻死觅活——”
  楚渊听到这里,笑容渐淡,哦了一声:“宗主放心再烈的性子在我楚家也该被消磨掉,安静温驯的做个花瓶美人才是本分。等被打断手脚,砍断筋脉的时候他便该知道疼了。”
  宗主亲传见状忙不迭地附和道:“家主高见!左右他叶非折只有一张脸能看,打掉他手脚筋脉也不算什么,反而能让他更听话,更认得清自己生来是个以色侍人的玩意儿。”
  “真是无耻之极!”
  一道愤愤的语声响在叶非折的脑海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