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穿越重生>

宠夫之种植大王

作者:凡尘片叶 时间:2019-09-21 09:58 标签:生子  种田文  穿越时空  异能  
八级木系异能者殷裴楠从未来穿越到异世,立志用自己的异能带领全家走上致富路。
  却不想,一道圣旨将他前世暗恋的对象、上司左安送到了他面前。
  只是,左安竟成为了一个哥儿?!
  种植、养家、娶上司!没能说出口的爱终于在异世得以实现。
  文案2:八级木系异能者殷裴楠穿越到异世,成了村里有名的窝囊废,家里家徒四壁欠债累累,家中弟妹差点被拉去抵债。
  呵,这算啥?
  殷裴楠拳打赌坊保镖,脚踢极品村民,轻松猎只老虎,还清赌债,镇住了全村人,还把全村人敬而远之的罪臣之子·原上司左安娶回了家。
  然而,当他家的水稻收成是别人的两倍,种啥啥高产,做啥啥赚钱的时候……
  村里人:阿楠,水稻种子卖给我们一点。
  城里人:殷老板,请务必跟我们合作!
  京城皇宫:今年殷氏稻米和瓜果送来了吗?
  小剧场:殷裴楠,“队长,我申请碰触你的腿给你治疗,请批准。”
  左安:“嗯,准了。”
  殷裴楠:“队长,我申请抱一个。”
  “队长,我申请亲一下。”
  “队长,我申请负距离接触一次。”
  左安:“你可以两次。”
  左安以为殷裴楠这小子是个24K金纯直男,后面才知道,他就是一只大尾巴狼,坏得很。
  阅读指南:1、主攻。
  2、古代架空,哥儿世界设定,三种性别:男人、女人、哥儿,有生子。
  3、双穿越、双向暗恋、下克上、甜宠、年下。

  内容标签: 生子 穿越时空 种田文 异能
  搜索关键字:主角:殷裴楠、左安 ┃ 配角:┃ 其它:

第1章
  殷裴楠是被疼醒的,仿佛被谁用石头在脑门上砸了一记狠的,头痛欲裂。他皱眉伸手往脑门上一摸,一阵刺痛,他顿时倒吸口气。
  “嘶……操!”真的受伤了,脑袋上包着一层布,看来自己命大被人救了。
  他低咒一声睁开眼睛坐起来,忽然打了个颤。
  好冷。天气又变化了。
  他裹紧被子,抬眼打量周围,入眼是陌生的屋子,老旧的木床,泥砖墙,草棚顶。周围很安静,看来并没有危险,殷裴楠稍稍放心。
  殷裴楠一看就知道自己不在基地内,只是,C城外居然还有这种土屋?自己以前怎么没发现?这怎么抵御得了那些变异动物的袭击?
  他再低头往被子里一看,发现自己身上穿着一身灰布——短褐?
  怎么回事?救自己的人还是汉服爱好者?
  对了,队长呢?
  “队长?”他叫了一声,环顾四周,不见队长。
  他记得他跟队长保护研究所的一名研究员外出采集最新变异的植物样本,忽然遇到一群变异的野狼,足足有四五十只,每只都两三米高。
  他们在的地方原本是比较安全的区域,被排查过的,不知那群野狼是怎么出现的。两人护着研究员边打斗边一路退到了悬崖边,子弹打完了,异能耗尽了,这群野狼还剩下十余只。
  打斗中,研究员不小心掉下悬崖,队长去拉他,却被一起拖着往下掉。殷裴楠急忙去救,一手拉着队长的脚踝,一手用尽了最后一点异能用树藤把自己吊在一棵树上,可最后那树藤却被野狼咬断,他们三个掉下了山崖……
  那山崖起码有百多米高,他居然没死?可真够命大的。
  殷裴楠心里庆幸不已,想下床去看下周围的情况,可他刚一动,脑袋又一阵刺痛传来。
  下一瞬,脑袋里忽然莫名出现了一大段别人的记忆。纷乱的画面和记忆不断袭来,殷裴楠差点没昏过去。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缓过气来,却又捂着脑袋呆住了。
  刚才的记忆是一个也叫做“殷裴楠”的男孩子的记忆,很完整,从记事起到十八岁止,可是却跟他所知道的现代末日世界完全不同。
  那是一段在一个叫大晖朝的古代的生活记忆,贫苦,辛劳……
  殷裴楠看看自己身上的灰色短褐,又看看这房间里的物品和布局,倒是都跟那个“殷裴楠”记忆里的情形相符。
  这什么情况?
  他顾不上脑袋的疼痛,急忙裹着被子就下了床。出了房门是一间堂屋,正中的供桌上竖着三块牌位,一个香灰炉。屋里一侧摆着一张四方的桌子,另一侧放着一些箩筐簸箕等杂物……
  无一处不跟“殷裴楠”记忆中的相符。
  殷裴楠:“……”他好像变成“殷裴楠”了?
  “阿兄?阿兄你醒了?!”
  殷裴楠还在愣神,忽然堂屋门被推开,一个小男孩梳着两个羊角包发型,站在门槛边看着他。他再抬眼望去,外面白茫茫一片,下雪了,难怪那么冷。
  小男孩只有五六岁的样子,穿着破旧的棉衣,背上背着一小捆干柴,看殷裴楠醒了还高兴地回头跟后面的少女说话。
  “阿姊,阿兄醒了!”
  少女大约十三四岁,担着一担干柴进了院子,听到小男孩的话她抬头望了一眼,果真见到殷裴楠站在堂屋中央,她很是惊喜。
  “阿兄。”少女肉眼可见地松了一口气,飞快地把柴火担到屋檐下放着,抽出尖担,然后回到堂屋里,把尖担往角落一扔,走到殷裴楠面前,关切地问道:“阿兄,你好点没有?头疼不疼?还有没有发热?”
  殷裴楠望着面前的少女和小男孩,是那个“殷裴楠”的妹妹和弟弟。
  殷裴楠震惊地看着两人,嗫嗫嚅嚅张口道:“……好多了。”
  少女见他脸色还是不好,伸手往他额头上一探,皱眉道:“还没退热,你快回去躺着,我去煎药。”
  少女说着就把殷裴楠往房间里推,边推还边叮嘱:“你脑壳伤还没好,别出来吹风。阿弟,你去给阿兄端点热水来,锅里煮的开水应该还热着。”
  “好。”小男孩应声往灶房跑去。
  殷裴楠一时受到的刺激有点儿大,还懵逼着,便默默回到床上躺着,准备好好理理眼前的情况。
  他原本是个程序猿,毕业后进了一家IT企业工作。可刚工作了半年,他所在的世界忽然迎来了末日,气候变得反常,生物大量死亡,动植物陆续变异,一些人类拥有了异能。
  殷裴楠也觉醒了木系异能,在一片混乱的末世生存了下来。可惜他的父母在老家,跟他不在一个城市,后来没能保住性命。他后来到达一处人类的基地,在末世的三年里,他利用自己的异能在基地里过得还可以,直到摔下悬崖。
  自己应该是摔死了。殷裴楠默默想着。
  他伸出左手胳膊,把袖子捞起来一看,小臂上面并没有以前战斗时留下的那条十公分长的伤疤,而手掌心上全是厚厚的茧。显然,这并不是他自己的身体。
  “是穿越了么?那队长呢?”殷裴楠喃喃道。
  “阿兄,你说什么?”小男孩端着半水瓢温开水进来,听到声音以为阿兄跟他说话便问了一句。
  “……没说什么。”殷裴楠坐起身。
  “哦。阿兄,喝水。”小男孩把水瓢递到殷裴楠面前,道:“我试过了,不烫也不冷,正好可以喝。”
  “好,谢谢你。”殷裴楠接过来,轻声道谢,然后把温开水喝了大半。
  他把瓢递回去,见小家伙怪异地看着自己,他不禁问道:“怎么了?”
  小家伙眨眨眼,有点儿不好意思地小声问道:“阿兄,你为什么跟我说谢谢?”
  “……”殷裴楠一时无言,他就是习惯性地道谢。他皱眉,想起来这具身体的原身跟家人相处时确实并没有那么“客气”,更自然随意一些。
  他抬起手,摸了摸小家伙的头,说道:“没事。”
  这具身体也叫“殷裴楠”,现年十八岁,有一母一妹一弟。在那份记忆中,他跟自己原本的身体长得有八|九分相像。
  这身体的父亲是个酒鬼加赌徒,在五年前喝醉酒不小心掉下河里淹死了,可他生前欠了赌坊近百两银子,留下一屁股债。
  这五年原身他们孤儿寡母累死累活地干活,再加东凑西借陆续还了四十两银子,可还有六十两银子再也凑不出来了。
  前两天,赌坊的人来追债,说是得了指示,无论如何今年要把债全收齐。他们拿不出钱,赌坊的人便要把他弟弟妹妹抓去卖了抵债。
  “殷裴楠”从小被赌鬼父亲打大的,生性胆小,说好听点是老实,难听点就是懦弱。可那天看到赌坊的人抢弟弟妹妹去卖,他不知怎地忽地就生出了胆子,他抄起一把柴刀就冲着那些人砍,要救弟弟妹妹。
  可那些人是赌坊专门养着的打手,哪里是他能对付得了的,没几下他就被那些人制服,一脚踹倒了。
  他倒下去的时候脑袋正好磕到了石头上,顿时流了一脑门的血,晕过去了。那些人见他晕倒,周围又赶来了许多的村民,他们不想把事情闹大,便放话十天后再来。
  想来原本的“殷裴楠”撞了头后其实就死了,所以自己才在这具身体里活了过来。
  殷裴楠在心里叹了口气,心情有些复杂。
  这个世界的人类有三种性别,男人、女人和哥儿。哥儿在外形上看起来跟男人一样,不过一般的哥儿都比男人的身形要小一圈,身形也柔韧很多,而且他们可以生育,通常以眉间的一颗红痣作为区别。
  眼前的小男孩叫殷家宁,是原身的弟弟,今年六岁。他就是个小哥儿,眉心一颗红痣很鲜艳,衬着一张天真无邪的脸蛋,跟菩萨跟前的小童子似的。之前的少女叫殷水珠,十四岁,是原身的妹妹。
  宁哥儿觉得阿兄醒来后好像有点儿不一样了,但他又说不出来到底哪儿不一样。
  他挠挠脑袋,接过水瓢,看着殷裴楠脑袋上的布条,上面还有干涸的血迹。之前阿兄血流满面的模样又在他眼前闪过,他心慌又心疼地问道:“阿兄,你脑袋疼不疼?”
  殷裴楠见小家伙眼眶中蓄着泪花,估计是前两天被吓到了。
  尽管脑袋还疼得厉害,殷裴楠还是轻轻摇摇头,安慰道:“没事,阿兄好多了。”
  “真的吗?”小家伙眼泪啪嗒就掉了下来,呜咽着说道:“阿兄,你前天流了好多血,还一直发高烧,昏迷了两天,我好怕你不醒了呜……”
  殷裴楠最看不得人哭,特别小家伙还是因为心疼他。他心里一软,伸手给小家伙抹了把泪,又摸摸他的头,安慰他道:“阿兄没事了,你看阿兄不是醒了吗?阿兄过两天就好了,不哭了,嗯?”
  从原身的记忆中,殷裴楠知道,原身虽然胆小,但也是真心疼弟弟妹妹的,不然平常那么胆小连话都不敢大声说的人怎么有勇气拿柴刀砍人。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