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穿越重生>

这个炮灰我罩了![快穿]

作者:三千大梦叙平生 时间:2018-08-30 11:58 标签:快穿  重生  系统  穿书  

【苦大仇深炮灰攻x治愈系真·小天使受】
陆灯不是炮灰,陆灯的使命是拯救炮灰。
在商业博弈中落败的商人,在校园暴力下沉默的少年,被网络暴力逼上绝路的演员,背负着误解走向生命尽头的无名者。
每个世界都只有一个主角,于是命运藏身在角落里,朝无辜者探出冰冷的触角。
有人沉默,有人妥协,有人不甘,有人成全。
总该有个人去抱抱他们。
所以陆灯就去抱了。
然后人家就不撒手了。
  
【陆灯:那个……抱好了吗?QAQ】

阅读提示:
1v1,攻都是一个人

内容标签: 重生 系统 快穿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执光;顾渊 ┃ 配角: ┃ 其它:

作品简评:
vip强推奖章
本文讲述了由于故事中的炮灰命运太过凄惨,身为系统工作人员的主角临危受命,为了拯救炮灰、提升炮灰权益,奔波在各个世界,在剧情线到来之前及时阻拦炮灰必死的命运,将炮灰拖离苦海抱回家,却没想到一抱回家对方就不肯再走,一路互相陪伴、互相保护,共同面对危机和困境,相携前行的故事。这篇小说文风细腻温柔,攻受的形象都干净温暖。两人之间几乎没有狗血和误会的出现,受是沉默的小天使,攻也从不会因为炮灰的身份而自暴自弃,每个故事都带给人以希望和温暖。故事娓娓道来,给人以意料之外的阅读享受。
                                                                              

第1章 这个霸总我罩了
  天气明朗,阳光透过叶缝落下来,亮得有些晃眼。
  城市中心的繁华区域,行人脚步匆匆。在不起眼的角落里,投下的光线悄悄交织架构,汇成完整的人形,又迅速填充得真实完整,转眼变得同常人无异。
  凭空出现的少年在街角站定,拎着书包背在背上,摸出眼镜戴好。不着痕迹地融入人群,转进了一家五星级酒店的大门。
  根据系统提供的讯息,他的任务目标正在这里等着他。
  银星石铺就的地面明净得一尘不染,大堂中央悬浮着一座全息星图投影,两侧摆件精致典雅,花木也都是难得的珍品。
  “宿主,这里是加黎洛星最豪华的酒店,我们第一次的任务待遇真好!”
  细致地扫视着大堂的布置,陆灯向前走了几步,脑海里忽然响起欢快的机械音。
  系统是刚领来的,头一次出来执行任务,看什么都新鲜得很。陆灯笑了笑,稍稍整理着颈间系着护身符的红线,叫它的视野更广些:“还不一定,身份介绍下来了吗?”
  严格来说,他其实并不算是真正的宿主,也不是剧情人物,而是系统中专修Bug的工作人员。
  就在十五分钟前,陆灯还在家里埋头复习,准备系统公务员的转正考核。被从堆成山的习题集里解救出来,紧急召回赶到这个世界,是为了来处理一些复杂的突发事件。
  主系统承诺,只要顺利完成任务,就能免试通过考核。在能够摆脱题海的激励下,陆灯毫不犹豫地接下了这次紧急的加班任务。
  由于系统世界最近严打,根据最新发布的《炮灰权益保护法》,当发现炮灰结局过于悲惨时,将会予以高审锁世界处理。但每个世界的剧情线都已经固定,如果没有额外干预,那些被划为炮灰的角色只可能走向已经注定的结局。
  工作人员数量有限,陆灯临危受命,在维持原本剧情走向的同时,还要想办法融入剧情线,把预定会被牺牲的无辜炮灰强行扛回去,改变他们原本的命运。
  已有的角色和剧情都太过局限,为了让他能够充分发挥自己的特长,主系统每次都会为他生成一个原本不存在于世界中的人物,并且顺理成章地接洽进剧情。新人物的一切性格、人设和走向,都完全由他自主决定。
  被高审的世界数据调出困难,人物身份和剧情还在加载中。根据以往的经验,这样条件优越的开局很可能藏着意想不到的转折,现在还不是放松警惕的时候。
  听到他的询问,系统立刻开启了查询模式。
  缓冲的图标才转了两圈,一道西装革履的身影已经迎面快步走来,在陆灯面前站定,上下打量一圈:“陆执光?”
  听到自己在工作时专用的学名,陆灯露出友好的笑容,朝他伸出手:“您好,我——”
  “怎么才到?顾先生已经等你很久了,快跟我来。”
  男人打断了他的话,一把攥住他的手臂,拖着他往贵宾通道走去,声音压得又快又低。
  “我是顾先生的秘书,姓耿。他们和你说明白了吗?你是顾先生拿钱包养的,协议都签好了。只要听话,除了给他们的钱,给你的也不会少……”
  陆灯脚步微顿,动作稍有迟疑。
  根据上级指示,他只要顺着开头融入剧情,想办法在保证主线的前提下拯救目标炮灰的命运。一旦遇到不可抗力时,也可设法代替对方炮灰,只要保护好目标人物,任务就算完成。
  但是上级没指示过,他来卖命的同时,居然还要负责卖身。
  察觉到他的动作,耿秘书半威胁地扫了一眼,拉扯力道骤然增加,把他拖进了一间点缀着绒毯蜡烛香薰的客房。
  咔哒一声,门被直接落了反锁,脚步声匆匆离开。
  屋里的温度有些高,地毯厚实绵软,灯光晦涩柔情,引人遐想的装饰随处可见,蜡烛和香薰泛着朦胧的光晕。
  陆灯:“……”
  系统:“……”
  系统颤颤巍巍拉响了安全威胁的警报。
  被骤然响起的鸣笛声震得头昏眼花,陆灯停下脚步,摸过颈间的护身符转了半圈,把音量降到最低:“不着急,先看看。”
  宿主无论什么时候都不着急,系统忧心忡忡,把包养的定义加红标粗,又翻出特殊情况下紧急脱离世界的教程,全屏放在了首页上。
  只是说了包养,连人设都还没有确定,也不一定就会有危险。
  既然他被派来了这个世界,就说明这个世界有结局过于惨烈的炮灰,只有自己才能帮他改变命运,这件事很重要。
  陆灯不打算这就放弃,却还是看在第一次遇到这么劲爆的设定的份上,打算先预估好撤离的路线,以备不时之需。
  放下肩上的书包,陆灯踩着柔软的地毯走到窗边,单手一撑身形展掠,轻巧地半蹲在了狭窄的外窗沿上。
  酒店在十一层,高度有些高,如果借助排水管道和墙体外沿的装饰,在不动用外挂的前提下大概可以一试。
  陆灯单手扯着精致的雕花窗栏,从护栏间钻出去,探身查看了几处被遮蔽的借力点。
  颈间的护身符被牵扯得掉了出来,在红线的拉扯下晃来晃去,虽然调到了最低音量,他的脑海里还是传来了系统惊恐的呼救声。
  意识到自己的疏忽,陆灯松开手,把护身符往衣领里塞了塞,正要开口,门口忽然传来响动。
  陆灯下意识望过去,反锁的门已经被人从外面打开。
  “小心!”
  开门的是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见到眼前的情形,来人目色骤紧。立即撞上门纵身过去,将几乎挂在窗上的少年扣住肩臂,向后一拖就扯进怀里。
  揽着肩背的手臂力道坚实利落,陆灯松开手,被他单手稳稳抱着,转回半圈放在地上。
  即使穿着以沉闷刻板著称的三件套西装,男人依然显得很年轻,看面相大概不会超过三十岁。精悍力道都蛰伏在看似寻常的板正西装下,眉宇英俊深邃,眼中透出明锐锋芒。
  脑海中传来提示音,面前的人就是他这次的任务对象。加黎洛星的商业巨擘,顾氏集团的当家人,顾渊。
  陆灯站定身形,微仰了头望着面前气势冷峻的男人,思考着自己跳窗户的合理解释。
  不待理出头绪,顾渊已经抬手落在他头顶,俯身按了按,语气居然意外和缓:“他们和你说什么了,是吓唬你了吗?”
  目标人物比百分之八十五的任务对象脾气要好,陆灯抬头迎上对方的注视,眨眨眼睛横下心:“没什么,是屋里太闷了,我想透透气。”
  所以不仅跳上了窗台,还险些从护栏里直接钻出去。
  合情合理。
  “我不会对你做什么,不用害怕。”
  顾渊眉峰微挑,不置可否地关上窗户,揽着少年坐在沙发上,将一块电子光屏递给他。
  “想吃什么可以随便点,半个小时之内叫他们送上来,那之后我会开启智脑屏蔽,就不会再让人进来了。”
  一边说着,他已利落地单手解开西装上的排扣,将领带和外套搭在椅背上,朝浴室走了过去。
  居然已经开始洗澡了。
  留给他们的时间只剩下了半个小时,系统拼命摇着警铃,陆灯的目光却落在了手里的光屏上。托着下颌从上到下浏览过一遍,点了几样看起来就颇具吸引力的菜肴点心。
  五星级酒店的服务十分周到,只过了十余分钟,就有专门的餐车将饭菜点心送了上来。
  加黎洛星以物产丰饶著称,不仅有着独特的矿产,也有极为丰富的天然食物资源,有许多地球上不可见的食材和调味料。送上来的菜肴被烹饪得色香味俱全,几样点心也做得精致可爱,只看一眼就令人食指大动。
  陆灯没吃饭就被派遣过来,正是饿的时候。将饭菜在桌子上依次摆好,细致记录了食材和烹饪的数据,才抄起筷子,慢条斯理地用起了餐。
  第一次开启内存,居然是存了十几道菜谱的系统:……QAQ
  裹了汤汁的肉片鲜嫩可口,简单爆炒的青菜清香四溢,鱼饼炸得金黄酥脆,星米饭晶莹剔透。
  陆灯吃得心满意足,喝了两口加黎洛星特产的蔬果汁,取过餐巾拭净唇畔。
  时间刚好过去了半个小时。
  浴室的水声停了,门被推开,蒸腾的水汽先散了出来。
  陆灯循声回身,顾渊已换了一身家居服,颈间搭着条毛巾,抬手打开光脑屏蔽,缓步走到他面前。
  男人的上衣的领口微微敞开,露出结实强韧的肌肉线条,有几滴水珠从发稍落下来,顺着健康的小麦色肌肤钻进衣领,留下稍深的痕迹。
  系统战战兢兢地摇着小铃铛,提醒着宿主保护自身安全。陆灯想了想,还是决定尊重系统的意见,往口袋里摸了摸,掏出块奶糖递了过去。
  顾渊一怔,停住脚步,深邃目光落在他身上。
  坐在桌前的少年目色澄透,黑曜石似的纯净清亮。五官柔和清秀,身量也尚未长足,看着分明还只是个年纪不大的学生。
  朝自己伸着的那只手平平摊开,掌心躺着颗糖,看样子是要给自己的。
  他已经很久都没碰过这些小孩子吃的东西,想要随口谢绝,迎上那双润泽黑眸里的光芒,抬起的手稍一顿,还是将那颗糖拿了起来。
  眼前的少年似乎一点也不畏惧他,见他拿了糖,眉眼一展,唇角抿开好看的笑意。
  顾渊眉峰微扬,扶着椅背身体前倾,将他罩在双臂的范围之内,声音稍低下来:“你不怕我吗?”
  陆灯将手收回,轻轻摇了摇头。
  在对于危险的预测和感知上,他有着远超常人的直觉,可在顾渊的身上,他没有感觉到需要自己提高警惕的气息。
  现在胆子这么大,也不知道刚刚怎么差点就从窗户跳出去。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