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现代耽美>

救药

作者:吸猫成仙 时间:2020-02-25 02:28 标签:甜宠  娱乐圈  年下  HE  
 身软心软美人受被白切黑偏执攻吃干又抹净。
  Tips:1.心机腹黑还有一丢丢变态的攻,通过阴谋手段装可怜,把执念多年的“嫂嫂”搞到手的故事。
  2. 受嘴硬心软身也软的大美人,纠结矫情还忒事儿逼,但挡不住攻对他喜欢。
  3. 攻是真心机腹黑,道德感薄弱,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不是啥好人。
  正经文案:
  秋醒在渣攻结婚时,大闹婚礼,搞得一身狼狈被渣攻弟弟宁锦钺带回家。
  秋醒躲在宁锦钺家里,试图逃避一切自我疗伤。宁锦钺对这个“前嫂嫂”还算体贴,只告诉他唯独不能打开那个房间。
  好奇害死猫,趁着宁锦钺不在,秋醒偷偷拧开了门把手,顿时瞠目结舌,房间里全是他过去的东西,从外衣到内裤,首饰、头发、烟蒂,还有一本日记……
  一切如脱缰的野马,不可遏止地往奇怪的方向狂奔而去。
  秋醒:“宁锦钺,你就是个无可救药的神经病!!”
  宁锦钺:“不是的,你就是我的救药。”
现代 都市 甜宠 年下 娱乐圈 HE

第1章 房间
  秋醒起床时,宁锦钺已经去了公司,近两百平的公寓里,没有其他人,秋醒就懒得穿裤子,光着两条腿和一双赤足,去了客厅。
  一切发生得太过突然,他也没有换洗衣裳,这几天一直借宁锦钺的衣服穿。秋醒一米八二,宁锦钺比他高了四五公分,他的棉质白T有些长,遮住了半个屁股。
  他一边走一边举起手臂拉伸睡得有些僵的后背,把T恤也带了起来。衣边和低腰三角内裤中间,露出一截瘦腰,腹肌线条微显,肚脐下方一纽颜色渐深的黑毛往下延伸,春色无限。可秋醒垂头看着自己那无论如何也练不出块状肌肉的腹部,有点叹气。
  他又扭了扭脖子,看到餐桌上准备好的早餐。
  啧,宁锦钺这小子跟他看起来很不一样嘛,表面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实际还挺体贴。
  秋醒一边吃着宁锦钺为他准备的爱心早餐,一边琢磨接下来该怎么办,丝毫也没注意到天花板上,一个射灯里的监视器摄像头,眼睛一样跟着他的身影移动。
  --
  三天前,娱乐圈里发生了一件大事,宁创传媒新任董事宁锦铭,突然跟一个新蹿红的小花闪婚了,几个月来,传得满城风雨的绯闻终于得到了证实。
  宁锦铭快四十,娶了一个二十出头的女明星,无非就是一个图财一个图色,据说两人还是奉子成婚,婚礼上,新娘都显怀了。
  这场在宁创集团旗下的西斯尔大酒店举行的豪华婚礼,还让一直在二三线半红不黑的秋醒,也“名声大震”了一把。多家媒体娱乐板块上《某过气明星疑被抛弃,大闹金主婚礼》的头条还在,微博上#大闹婚礼#的话题也在热搜上经久不衰。
  他跟宁锦铭倒一直是娱乐八卦的的长青话题,不过事实并不是别人以为的那样,宁锦铭不是他什么金主,是他正牌男友。
  想到这些,秋醒又悲从中来,他跟宁锦铭在一起十多年了,中间也因为宁锦铭多次出轨,吵过闹过,甚至大打出手也是有的,可总的说还是恩爱甜蜜更多。
  年轻时分过好几次手,最终还是没能真的分掉,大家都说他是傍着宁锦铭的身份,是为了钱和名,秋醒心里很清楚,他是真喜欢这个男人。
  秋醒已经三十二岁,宁锦铭也不年轻了。他想的是,两人都到了这岁数,过去的他也不再计较,下辈子就这么过下去。可他做梦也没想到,宁锦铭给他找了一个国外电影,说要把他推到国际舞台上,在他出国拍电影那几个月,他跟他公司新捧的一个女明星搞上了不说,还要跟她结婚,秋醒却是一周前回国才确定这件事。
  之前的绯闻他不是没看到,但是他不敢信,亲口问了宁锦铭,对方也跟他指天指地保证。现在他一想到宁锦铭在那几个月,一边忙着搞大女人的肚子,另一边每天对他嘘寒问暖,秋醒就感觉一阵说不出的恶心。
  他人是不红,但脾气不小,宁锦铭通过这种方式羞辱他,十几年的感情连个说辞都没有。秋醒气不过,搞来两瓶拉菲,自己喝掉一瓶,另一瓶送去了宁锦铭的婚礼晚宴上。看着那个西装革履,意气风发的男人,照着他脑门就来了一下。
  “砰!”酒瓶像礼炮一样轰开,秋醒真诚地表达了他的祝福。
  现场一片混乱,他被保安丢了出去。正当他醉得又哭又笑、一身狼狈、满脸涕泪埋在一簇花丛里呕吐不止时,宁锦铭弟弟宁锦钺,把他从花坛里拉起来,递给他一沓纸巾。
  秋醒接过来胡乱擦了两下,刚抬头准备说声“谢谢”,就脖子往前一伸,喉咙一阵痉挛,吐了宁锦钺满胸膛。宁锦钺皱了皱眉,也没说什么,直接把人塞车里,带回来他家,换了衣服,还让醉得一塌糊涂的秋醒住了一晚。
  秋醒第二天却不想走,他知道这两天满世界都在找他,看他笑话。他甚至不敢开机,知道一开机电话就得被打爆,他心神疲惫,没精力再去应付公关的事。
  他请求宁锦钺让他在这个地方躲几天,宁锦钺点了头。
  他早些年为了跟这小孩搞好关系,费了挺大力,到头来发现宁锦钺原来在宁家并没有什么存在感,现在看来,当初费的力,也不是一点用没有。
  宁锦钺这地方挺好的,房子跟他人一样,装修得很简洁,全是黑白灰的冷色调,但是干净整洁,最主要的是清净。他现在也急需要这么一个无人打扰的地方,好好拾掇自己这一身的疲惫和满心破碎。
  但是宁锦钺让他住下却有一个条件,把他领到一扇门前,指着房门对他说:“这个房间,你不能进去。”
  一个房间而已,不进去就不进去呗。
  但此时,他正站在这扇门外,他的手放在不锈钢房门把手上,看着这扇纹理清晰的木门,宁锦钺让他不要进去的告诫又在他耳边响起。
  这种告诫非但没有起到作用,反而引起了他强烈的好奇心。这房间里,到底放着什么,仅仅不让他进去?因为前两天,保洁来打扫卫生,却可以随便出入。
  这让他更好奇了。
  秋醒轻轻一拧,房门就开了。


第2章 秘密
  秋醒轻轻拧了拧门把手,房门就开了,这哪是不让人进去的样子,真不想让人进去,谁会把门这么随手关上而不上锁。他通过这么一通自我说服,理直气壮走了进去。
  很普通的房间,南北通透,下午阳光正好斜斜照到这边,整个房间亮堂堂的,徐徐微风从二十八楼开着的窗户里吹进来,白色的纱帘轻轻起伏着。
  仔细一看,又有点不一样,装修风格和这套整体性冷风的房子有些格格不入,以厚重的红木欧式家具为主,看起来相当“复古”。家具倒都是新的,只是款式很过时,起码得是十年前流行的了,这实在很奇怪。
  秋醒看着看着,反倒觉得这房间有些熟悉,好像在哪儿看见过,但一时又想不起来。
  他扫眼一看,眼睛余光瞥到了挂在墙上的一件衣服,就走了过去。这是一件阿玛尼的黑色羊毛大衣,十多年前的限量版。
  他之所以知道得这么清楚,是因为他过去也有一件同款,还是他刚跟宁锦铭在一起时,对方送给他的生日礼物。他当时挺喜欢那件衣服,可没穿多久,就被宁锦铭不小心用烟头在袖子上烫了一个洞。他为此还跟宁锦铭大吵一架,衣服后来就没穿过了。
  秋醒摸了摸衣服,很是柔顺,这也是他喜欢国际大牌的原因。他下意识伸手翻了翻那件挂着的大衣,翻开袖子时,难以置信瞪大眼睛,过了挺久才眨了眨,还拿手指捻着搓了搓。
  袖子上一个洞,洞口周边硬硬的扎手,就是个被烟蒂烫破的。
  秋醒脑子一个激灵,他把衣服取下来试了试,衣服穿在他身上完全合适。他干这行,不得不注意身材,尽管已经三十多了,他体重体态和十年前完全一样。
  这就是他的大衣,过了十几年,为什么还会出现在这里?秋醒感觉自己心一下揪紧,然后剧烈跳动起来,他脱了衣服,顺手拉开了衣柜门……
  双开门衣柜里,整齐挂着囊括了四季的衣服,每个季度只有几样,但从里到外--T恤、衬衣、毛衣、休闲西装、长裤、短裤……一应俱全。拉开下面的抽屉,秋醒忍不住骂了句娘,抽屉里是叠得规规矩矩的内裤和袜子,还有两条款式热辣的丁字裤。
  无一例外,从外衣到贴身衣物,全是他十多年前穿的。这七七八八加起来,得有二三十样,不过他是马大哈惯了,自己丢了那么多衣服,竟然一点没有察觉。
  他能察觉的是那段时间老丢其他东西,秋醒在这间屋子里翻找起来。
  床头柜的雕花抽屉里,是他丢了的百达翡丽手表,这只手表二十几万,是他拿到第一笔片酬给自己的奖励。发现丢了后,他心疼了好久。
  旁边的小丝绒盒里是一枚铂金钻戒,是宁锦铭送他的对戒,宁锦铭知道他弄丢了,还把他臭骂了一顿。
  另一个抽屉里,找出来两条项链、一个手机吊坠、一撮头发,还有一个带着口红印的……烟头。
  口红印的烟头?这秋醒花了点时间才想起来,年轻时玩得开,有次他跟宁锦铭玩女装,他画了妆,涂了红唇,这应该是那根事后烟。
  此时上面的印记已经褪色泛黄,曾经的岁月随着这些旧物呼啸而来,又呼啸而去,留给秋醒一脑子乱七八糟。
  秋醒不敢再找了,他怕找出一些更让他吃惊的东西来,此时他跌坐在书桌前的椅子上,心情很是复杂。
  他终于想起来,这个房间的布局,是十几年前,在宁家那栋老别墅里,宁锦钺二楼的房间。
  他进去过很多次,回想起来,宁锦钺单薄的背影总是朝着房门,坐在窗前的书桌上看着窗外,常常一动不动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他那时候就觉得自己不太了解他,现在,更不了解了。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救药

[返回首页]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