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现代耽美>

特别案件调查局

作者:程序媛 时间:2020-02-23 11:31 标签:破镜重圆  年上  架空  神仙爱情  推理  灵异  悬疑  
 《史记·秦始皇本纪》:“三十二年,始皇之碣石,使燕人卢生求羡门、高誓。” 张守节 正义:“高誓亦古仙人。”
  刚从警校毕业的聂言被卷入一场离奇的凶杀案中,像是有一双无形的大手要把他推向未知的深渊。为了解开谜团,他不得不成为了特别案件调查局的其中一员。
  你相信这个世界真的有人能够长生不老吗?你相信真的有人可以逆天改命吗?
  天瑞女子大学无头案,野人山六十六具干尸案,中山医院爆炸案,亩桥村人口失踪案,黄河中的铁锁尸,末班灵异公交车,神秘人的信......
  惊险,刺激,悬疑,绝对能给您带来一种不一样的体验!
悬疑 灵异 年上 推理 架空 破镜重圆 神仙爱情

第一章 〔 警校毕业 〕
  午后的阳光总是照的人心头暖暖的,站在搭好的铁架上,他低头看着自己这一身干净整洁的警服,顿时觉得今天的自己特别帅。
  “喂,站在第三排中间的男同学。说你呢,头别低啊!这是最后一次了,站好站好,看着镜头,头别乱动了!”操场中央竖立着一架照相机,照相机旁站着一位穿着黑色夹克的中年男子,中年男子举这个大喇叭,对着正站在架子上准备拍毕业照的学生一顿吼。第三排中间的男同学,不好意思的摆了摆手,站直了身子,抬头挺胸,做了一个自认为十分严肃的表情。
  “好了,准备好了吗?一、二、三......”
  拍好后,中年男人看了看相机,然后对着那些穿着警服的学生们做了一个OK的手势。像是终于解放了一样,不在一脸严肃,嘻嘻哈哈有说有笑的从铁架台子上跳了下来。
  他叫聂言,今年21岁,单身,18届清水市公安大学毕业生。喜欢偏甜的食物,因为甜食可以让他舒缓一直以来压抑的情绪。
  “言言,可以啊哥们,刚才我看好多妹子回头看你,你要出名了!”这时他的后面突然多出了一个人,一把勾住了他的脖子将他拉入怀中。身高优势,坏心眼的揉了揉他今早刚打理过的发型。
  徐海斌,和他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兄弟。清水市徐氏地产的大少爷,可以说是富二代界的话痨先锋。
  “斌子,别闹了。”他推开了徐海斌的手,从他的怀里挣扎出来。理了理自己身上的警服,从口袋里掏出一包软糖,撕开了袋子,自己先吃了几颗,又递向了徐海斌道:
  “吃吗?今天刚买的橙子味软糖。”
  徐海斌也不客气,接过包装袋倒在手心,毫不客气的全部吃完。
  “言言,你这吃糖的毛病要改改,小心蛀牙。”徐海斌手搭在聂言的肩膀上,和他并排走在操场上。
  “那你别伸手啊?”聂言对他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心里反而很开心。
  “嘿嘿,好哥们的糖不吃白不吃。今天算是彻底解放了,晚上有什么想法?”徐海斌对他挤眉弄眼,那表情做的,聂言一下子就猜到了他的意图。这家伙又想去泡吧了,摆了摆手道:
  “今天算了,等下我还要开车去接表妹返校,你知道的,女生要带的行李是有多恐怖。”
  “今天要送苏芸大妹子啊,自从她上了那个什么女子学校后就再也没有见过她。什么时候回来的?我听说她上的那所女校好像是不到学习结束,不允许回家?”徐海斌松开手,有些诧异的看着聂言道。
  “这我就不清楚了,不过听姑姑说她们学校好像出了什么事情。全校停课放假,也是最近才通知要返校。还有那不叫什么女子学校,那叫天瑞女子大学,是咱们市重点。”聂言道。
  “市重点又怎么样,不还是要为生活奔波吗?”徐海斌道。
  “你说的没错。”聂言无奈的笑着道。
  看了看时间,差不多该联系苏芸了。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找到她的号码拨了过去,电话铃声响了几秒钟,就接通了。
  “喂?哪位?”电话那头传来了甜美的声音。
  “是我,聂言。”聂言道。
  “聂言哥!嘿嘿,等你电话等了好久,你怎么才给我打电话啊。”苏芸激动道。
  “刚才在拍毕业照,你东西整理好了吗?等下我开车去接你。”聂言道。
  “早就整理好了,聂言哥我能拜托你一件事吗?”电话那头,苏芸支支吾吾,语速有些焦急。
  “怎么了芸芸?”聂言皱眉道。
  在一旁偷听的徐海斌听出苏芸还像有什么话想说却不敢说的样子,于是凑到聂言的耳边大声道:
  “苏芸大妹子这是出啥事了?有什么事和哥说,在清水市还没有哥办不了的事情。”聂言被徐海斌的声音震的耳朵有些疼,揉了揉耳朵,推开徐海斌,与他保持一段距离后,询问道:
  “什么事情?很严重吗?”
  “嗯嗯嗯,没什么!聂言哥你快来接我吧!我等你!”女生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一下子挂断了电话。
  徐海斌笑嘻嘻的,丝毫不介意聂言的推搡,屁颠屁颠跑了过来道:“咱大妹子好像有点不对劲啊,哥们陪你一起去看看如何,反正下午没事。”
  拿着手机,不知道为什么,就在刚刚听到苏芸声音的时候,他的左眼皮猛地跳动了一下,突然有一种奇怪的预感,挠的他心里非常舒服。徐海斌看着聂言在那里发愣,一巴掌拍在了他的后背上。
  “你拍我做什么?”聂言一个踉跄,一下子清醒了过来,那种不舒服道感觉也没了,回头望这徐海斌,有些生气道。
  “别发呆了,不就是接表妹么~我给司机发个短信,让他不要来接了。你今天好像是开车来的?要不要试试我的车技。”徐海斌一边说着,一边低头发着短信。
  “算了,我记得你科目三考了一年,还是我来开吧!”聂言无奈的笑了笑。
  ...................................................................................................................................................................................................
  聂言的车是一辆四人座的黑色帕萨特,这辆车是他考上公安大学,姑姑送她的礼物。聂言的父亲是一名缉毒警察,母亲是一名家庭主妇。在聂言五岁的时候,发生了一场重大交通事故,聂言被他的妈妈护在怀里只是受了些轻伤,但是这场交通事故却带走了他的父母的生命。小小的聂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被路人从车里抱了出来,没跑多远,几辆车就发生了连环爆炸。
  五岁的聂言最后被父亲的孪生妹妹收养,也就是苏芸的妈妈。姑姑把他当亲生儿子一样养大成人,所以他的童年并没有因为少了父母而感到难过。
  但是,随着他的年纪越大,思维也越来越成熟,他发现那场事故没有想象中的简单。
  “言言,我可以在你车里抽烟吗?”坐在副驾驶的徐海斌,一手撑着脑袋,一手在自己裤子口袋里找烟和打火机。
  “不可以,等会苏芸要坐上来,你想让她闻这一车的烟味?”聂言专心致志的开着车子,直接拒绝道。
  “切,小爷我不抽了还不成么。”嘴上说着不抽,但是还是掏出了一包香烟,拿出一根,在鼻子上闻了闻,然后含在嘴巴里,也不点上。
  过了两个红绿灯,终于来到了小区门口。这所小区名叫仁和家园,也是聂言长大的地方,不过在聂言读大学的时候,就自己在外面租了一套公寓住。开进小区,熟门熟路的来到了A单元83弄。
  楼道口,站着一位身穿着鹅黄色连衣裙的少女。少女长得十分甜美,长长的头发,稍微有些自然卷。少女的身边,排满了大大小小的行李箱。看到有车靠近,还是熟悉的车牌,少女开心的迎了上去。
  “聂言哥,还有......徐海斌你来干什么!”当少女看到副驾驶上坐着的徐海斌后微微皱眉道。
  徐海斌按下车窗,把嘴里叼着的烟放在耳朵后面,伸头看着少女道:“好久不见啊,苏芸大妹子,长得到是越老越水灵了。”
  “你!我不和流氓说话!”苏芸转过身不去理会徐海斌,看着聂言从车上下来,跑了过去。
  “哥,你怎么把他带过来了。”苏芸气鼓鼓的道。
  “多一个人帮你搬行李不好吗?你看看你读个书像搬家一样。”聂言无奈的看着那大大小小的行李箱,打开了后车厢,拉着刚从车里出来徐海斌,一起去搬行李。徐海斌现在终于明白了之前聂言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了,确实很恐怖。
  “我说大小姐,就上个大学,你带那么多东西干什么。就算是住校,你这带的也太夸张了吧!”徐海斌抱怨道。
  “要你管,臭流氓,哼!”苏芸对徐海斌做了一个鬼脸,不再理会他。
  过了几分钟,终于把最后一个箱子搬到了后备箱里。行李箱实在是太多了,居然把后备箱塞得严丝合缝。三人上了车,徐海斌本来还想坐在副驾驶的位子,但是看到苏芸那恶狠狠的眼神,自觉的坐到了后面,嘴巴还在那嘀咕道:“小爷我不和女斗”。
  车子开出小区,聂言手握方向盘,看了一眼苏芸,又转了回来看向了前方道:“芸芸,之前电话里你说要拜托我一件事情,怎么了?”
  苏芸撇眼看着后视镜装模作样玩手机的徐海斌,叹了一口气道:
  “也没什么,哥你不是警校毕业的吗?我们学校最近出了个事,挺严重的......我想让你帮忙找个人。”
  “找人?到底出了什么事情?”聂言道。
  “最近学校里很多人失踪了,本来我也不那么在意,但是......但是我的好闺蜜孙彤不见了!我到处找她都找不到,她的家人也联系不上她,所以我想请哥哥帮帮忙!”苏芸道。
  “会不会是小姑娘失恋了,跑出去散散心了?”坐在后排的徐海斌道。
  “不可能!因为.....”苏芸好像想到了什么,瞪大了双眼,不敢说下去。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特别案件调查局

上一篇:影帝顶流嗑cp后掉马了

下一篇:臣服Ⅱ

[返回首页]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