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现代耽美>

我要这百万粉丝有何用

作者:宝禾先生 时间:2020-02-10 08:20 标签:甜文  校园  年下  网红  
  岳清人前人后有两副面孔:
  一是N大相声社的菜鸡前辈,二是微博上粉丝百万的情感大V。
  生活日常是白天在相声社摸鱼,晚上在超话里装逼。
  人生原本快乐得一批,直到他遇见了那个让人一眼万年的小学弟。
  撩人的套路他早就烂熟于心:创造话题,拉近距离,没羞没臊厚脸皮。
  奈何医者不仅不能自医,还是个宇宙无敌大怂逼。
  他上线看到有人疯狂私信怎么追到同社团的兄弟,于是代入自己彻夜支招,没想到第二天就被暗恋的学弟堵在了墙角。
  谭畅:学长,我喜欢你……的相声,能不能跟我在一起……搭档?
  岳清本能地反驳:相声?不存在的!你倒不如说喜欢我。
  双双掉马后……
  岳清:???
  谭畅:!!!
  内容标签: 年下 甜文 网红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岳清(受);谭畅(攻)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壁咚
  夕阳斜斜地射在窗棂上,霞光透过玻璃窗子,染红了那已经洗成了灰白色的蓝布窗帘。
  按道理来讲,这个时间社团活动室里应该是没有人的,但当风从窗子吹进来的霎那,分明可以看到斜阳映照在窗帘上面两道交叠在一起的人影。
  岳清背对着墙壁站在窗边,表面看起来一副岁月静好的姿态,实际上内心已经被“卧槽”刷屏了。
  社团活动结束之后,男神把他拉到了窗帘后面,一脸害羞地表示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他说。
  作为在微博上拥有百万粉丝的情感博主,他对这个场景简直再熟悉不过了!
  这明显是要表白的节奏啊!
  古人云:好人有好报。这话果然不假。
  昨天晚上他在微博上看到有人私信求助,问他如何撩到自己喜欢的兄弟,情况几乎跟他一模一样!
  他们都阴差阳错爱上了同社团的兄弟,只不过对方的心上人是温柔学长,他的男神是小学弟。但这并不妨碍他将自己代入其中,彻夜给对方出谋划策,一直嗨聊到了天色破晓。
  他感觉自己的心脏怦怦直跳,手心里全都是汗,紧张的同时又有些小期待。
  然而半个小时过去,他的腿都有些发麻了,站在他面前的谭畅还是一言不发,甚至连姿势都没有改变,这让他恍惚间产生了一种时间静止的错觉。
  这样僵持下去也不是个办法,随便说点什么来缓解尴尬吧。
  “那个……”
  岳清刚刚开口,还什么话都没有来得及说就被谭畅壁咚了。
  两个人的脸都红得厉害,头顶上简直都要冒烟了。
  “学长,你眼睛里有血丝,昨晚熬夜了?”谭畅随口问道。
  “对、对啊,昨天晚上熬夜背法典来着。”岳清有些心虚地说道。
  虽然经常在超话里装逼,但他并不打算让其他人知道自己情感博主的身份,要不然肯定会被拿来砸挂。
  他在现实生活中并不是一个厚脸皮的人,如果被大家笑话绝对会羞到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的!
  “你的眼睛里也有血丝,昨晚也熬夜了吗?”岳清问道。
  谭畅使劲眨了眨眼睛,道:“昨、昨晚啊……跟朋友通宵打了一夜的游戏。”
  说实话,他简直要被自己蠢哭了。
  昨天晚上情感大V彻夜给他支招,明明已经做好了万无一失的准备,为什么见到岳清之后大脑忽然一片空白?
  对了,大V好像说如果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切入正题,就先从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开始聊起。比如聊一聊正在做的事情……
  “学、学长!你知道壁咚有几种姿势吗?”谭畅问道。
  “嘛玩意儿?”岳清一脸懵逼,完全搞不懂对方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谭畅有点紧张,不由自主地用上了相声的腔调:“说出来您可能不信,对于壁咚这件事我可是深有研究。”
  岳清好歹也算是在相声社混了一段时间,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
  他沉默了半晌,试探着接了一句:“此话怎讲?”
  作为临时搭档的捧哏,他到这里也就算是圆满完成了自己的任务。接下来,谭畅一个人硬是从常规的单手壁咚和双手壁咚,一直说到了前段时间火爆网络的劈叉咚,中间都不带喘气儿的。
  岳清就像是一个莫得感情的道具一样,默默地站在那里被对方各种壁咚。
  如果说开始的时候还有几分脸红心跳的感觉,那么到最后就只剩下无力吐槽了。
  这里又没有观众,这家伙到底在表演给谁看啊!
  “虽然有这么多种壁咚,但是我觉得最让人心跳加速的还是这个……”
  谭畅定了定神,小心翼翼地用手肘抵住了墙壁。
  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近极了,甚至能够感受到彼此的气息。
  岳清缓缓闭上了眼睛,就当他以为谭畅终于要告白的时候,对方却忽然后退两步拉开了距离。
  “这、这个嘛……我忽然想起来还有一种壁咚没有展示。”谭畅结结巴巴地说道。
  壁咚不是重点!壁咚之后要做的事情才是重点啊!
  作为一个情感博主,岳清觉得谭畅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反面教材。他甚至都想把对方按在墙上,向他示范一遍壁咚的正确流程。
  然而他也只是想想,现实生活中他就是一个超级大怂逼,完全不敢做出壁咚这样大胆的举动。
  “没事,请继续你的表演吧。”他有气无力地说道。
  “还有一种壁咚在武侠片里很常见,叫做‘锁喉咚’。你看那些武林高手打架的时候总喜欢掐人脖子,然后用锁喉的方式把人怼在墙上……”
  谭畅说到兴起就伸手比划了一下,然而还没碰到岳清就被人喝住了。
  “你们干什么呢!”
  戴林和陈振宇回到社团活动室,看到眼前的一幕简直惊呆了。
  他们不过是去食堂吃了个饭,怎么一转眼的工夫岳清和谭畅就在墙角打起来了?
  一个脸色通红,另一个满头是汗,而且说什么都不肯直视对方的眼睛。
  看样子两个人在动手之前,八成是气急败坏地吵了一架。
  “没、没干什么!”岳清结结巴巴地说道,“我们两个在排练节目。”
  “什么节目用得着上演全武行?”戴林挑了挑眉,问道。
  他是相声社的社长,自然知道岳清的情况。
  这小子虽然天津话说得地道,但是对于相声根本就是一窍不通。
  他刚进相声社的时候,甚至连什么是“说学逗唱”都不知道,完全就是跑来听乐呵的。
  说他在这里听谭畅说单口相声倒还有几分可信度。
  两个人在一起排练节目?听着就像是天方夜谭。
  谭畅不清楚其中的内幕,斩钉截铁道:“我们在排练《大保镖》。”
  《大保镖》是出了名的全武行,也是众所周知的不好演。
  俗话说:文怕《文章会》,武怕《大保镖》。
  岳清这个半吊子若是真的能把《大保镖》给串下来,太阳那是要打西边出来了!
  副社长陈振宇闻言,忍不住笑出声来:“你们俩能演《大保镖》?”
  谭畅误以为这话是在针对自己,不满道:“您别看我瘦,骨头里面全是肉。”
  “骨头里面全是肉?合着您是只大螃蟹成了精啊!怪不得敢在相声社里横着走,都欺负到学长的头上来了。”戴林无奈道,“你别难为岳清了,他真的没办法跟你一起演《大保镖》。”
  “演别的也行!传统曲目我从小就练,捧哏逗哏都可以,实在不行还可以现学!”谭畅急切地说道。
  大V跟他说撩人的第一步就是寻找共同话题。如果他和岳清成了相声搭档,共同话题岂不是一抓一大把?
  “原来你是想跟我一起说相声?”岳清完全没料到会是这种情况,大脑在一瞬间停止了转动,“你为嘛会想跟我一起说相声呢?”
  “因为……喜……”喜欢你啊!
  谭畅觉得脸颊发烫,小声道:“因为喜欢学长的相声,感觉很正统的样子。”
  这小子是在开玩笑吗?
  不能因为他会说天津话,就默认他是个相声的高手啊!
  “不要拿相声当借口,我觉得你还不如直接说喜欢我。”岳清下意识地反驳道。
  谭畅闻言,心脏不由得漏跳了一拍。
  难道……学长已经知道他的心意了?


第2章 在一起
  “谭畅同志,有些事情不能光看表面现象。”陈振宇一本正经道,“你说想跟岳清同志在一起,可你真的了解他吗?你都没跟他在一起试过,怎么知道他活儿好不好,尺寸行不行。”
  在相声术语里,“活儿”指的是相声段子,“尺寸”说的是表演的节奏。
  岳清虽然能听懂这些行话,但还是不由自主地脑补了一些十八禁的东西,脸红得就像是刚蒸熟的螃蟹一样。
  戴林见他这副模样,只当他是不好意思让学弟知道自己不会说相声的事情,劝道:“男人的嘴,骗人的鬼。他现在不清楚情况,自然愿意就和你。到时候一搭伙发现满不是那么回事,这家伙肯定要怪你骗他,你说怎么办?”
  话音未落,只见谭畅像是自带慢动作一样缓缓倒在了地上,紧紧抱住戴林的腿,抽噎着说道:“社长,我是真心想跟学长在一起,您就成全了我们吧!”
  不知为何,岳清总觉得这个场景有些熟悉。
  这不就是过去那些老电影里穷小子要娶地主家女儿的套路吗?
  “谭畅同志,不要再执迷不悟了,我们也是为了你好啊!岳清同志他……”
  陈振宇话说到一半,似乎不忍心再继续说下去,重重地叹了口气。

[返回首页]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