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现代耽美>

绿茶婊

作者:糖醋小鱼干 时间:2020-02-02 08:42 标签:NP  狗血  
 不会写简介,就如题吧
  第一人称 - 主受视角 - 三观不正 - 狗血
  NP
  三观严重不正,np渣受

第01章
  事实证明,跟大佬做爱没有想象中的舒服。
  我不能像对待其他人那样颐指气使,还要时刻注意发出的呻吟得尽量隐忍可怜,身体的各种反应也要克制住,以流露出对方想象中的青涩感。
  真累。
  我有点后悔今天出门了。
  虽然平心而论,此刻正用后入姿势激烈贯穿着我的男人英俊非凡,胯下资本也非常可以,弄得我都高潮了好几回。
  但床上也要做作就太为难我了。
  我可不敢在聂家大少爷面前流露出过于放荡的一面,毕竟我还跟他的好友尉昊谈着柏拉图式的恋爱呢。
  “弄疼你了吗?”
  聂文洲状若绅士地低声询问。
  实际上,这人正一边按着我的腰不让我逃跑,一边凶悍无比地捣进最深处快速抽送,用的还是打桩般的力道。
  真是恶劣。
  免费干别人的男朋友,居然还干得这么狠。
  我被逼得不住落泪,闭着眼将脑袋抵在床头不说话,只发出哽咽的细弱哭声。
  也是我倒霉,一进酒吧就撞见了这瘟神。
  我本意是来找在这儿打工的许子航,把跟我闹脾气闹了好几天的那人拐回床上哄哄,所以来之前用了点助兴的东西。
  ……结果被聂文洲抓了个正着。
  我在尉昊面前的人设可是不谙世事的孤傲小少爷,自己用药这事绝不能被聂文洲发现,所以我只能装作误食别人送来的加了料的酒,揉着太阳穴一路跌跌撞撞被这衣冠禽兽扶着走。
  结果就被一路扶到了酒店的床上。
  这个畜生玩意儿。


第02章
  我体能其实算得上不错,但对上聂文洲这种有八块腹肌的只能甘拜下风。
  为避免事情越发不可收拾,我又享受了会儿便干脆利落地闭上眼假装昏了过去,暗自祈祷这位大佬没奸尸的爱好。
  他在我装晕后便顿住了抽送的动作,莫名其妙地将下巴压到我肩上,还凑到我耳边低低笑了声。
  这反应略显奇怪,总之完全不该是被床伴扫了兴后应有的态度。
  但管他呢?
  这人本就是出了名的阴晴不定。
  而且,就算真发现我装晕又如何?
  我心安理得地享受着聂文洲为我做的后续清理,伏在他怀里睡了过去。
  *
  我知道聂文洲做事从不需顾忌什么。
  但我是真没想到这人居然搂着我睡了整整一夜,而没趁我醒来前离开。
  这就有点烦人了。
  我挺享受演戏,但不喜欢在道行太高的人面前演。
  风险太大。
  像尉昊那样单纯又好骗的稀有生物才是我的最爱。
  我酝酿了会儿情绪,故作茫然地缓缓睁开眼。
  口中聂字还没吐出来,这人就抢在我前面开了口,云淡风轻的模样看得我牙痒痒:“我不会告诉尉昊。”
  行吧,装小白莲哭着喊着求这人保密的剧本似乎要提前杀青了。
  我磨了磨牙,惊慌失措地裹着被子往后退,坚持演完全场:“聂……聂总……我们昨晚……”
  “做了第一次爱。”
  他神情慵懒地点了根烟,勾起唇角笑了笑。
  然后这人当着我的面平静从容地翻开菜单,拿起电话开始联系这间套房的私人管家送早餐上来。
  “有什么忌口?”
  聂文洲笑着询问。
  此刻他脸上的表情跟平日里与我聊天时毫无差异,一点都没有睡了不该睡的人的歉疚感。
  我有点头疼地发现这人很难搞。
  用过早饭,聂文洲开车把我送回家。
  我全程都跟只受了惊的小白兔一样蜷在他车后座发抖,无论他说什么都不接话茬,也不把脑袋从他的风衣里露出来。
  实际上盖着衣服在玩手机。
  尉昊昨天给我发了不少消息,我一条都没回。为了安抚生气边缘的对方,我只能答应明天的时间都归他。
  也不知道这满身的吻痕一天时间来不来得及消。我叹了口气,食指轻轻抚摸着脖颈上还在微微发热的印子,然后又给许子航发了条让他过来关爱老弱病残的消息。
  这孩子脾气坏得很,尤其在我面前时像只被踩了尾巴的猫。但照顾起人来倒是非常细致娴熟,大概是把照顾他妹妹的经验复制到了我身上。
  等到了地方,我艰难地扶着腰往别墅门口挪,完全不想搭理聂文洲。
  这人却开了车门,没眼力见地大步朝我走来,伸手亲昵无比地扶住了我的肩:“不请我进去坐坐?”
  我气得想抽他。
  我还没发火,聂文洲的脸色倒是先冷下来了。
  “那是谁?”
  他微微眯起眼,盯着拎了两大袋东西、正在我门口焦急徘徊的那人。
  ……这孩子怎么今天来得这么快?!
  我捂住脸叹了口气,觉得大概率没法在包养关系结束前把许子航哄好了。


第03章
  越是这种时刻,就越要表现得淡定沉稳。
  我顿住脚步拨开聂文洲扶在我腰上的大手,给许子航编了个半真半假的身份:“我资助这孩子上了大学,所以他不定期会来登门感谢。”
  聂文洲似笑非笑地嗯了声,如有实质的视线投向我:“原来是这样。”
  “这孩子怕生,改日我再邀请聂总你进来坐坐。”我瞥了眼许子航的方位,确认他没看到我俩后松了口气。
  聂文洲垂眸思考了几秒,忽然笑着扬起被我拨开的那只手,朝我颈间伸来:“……改日?”
  他嗓音本就低沉而富有磁性,此刻尾音上扬着重突出“日”这个字后,话里暧昧的意味简直昭然若揭。
  哟,跟我开黄腔呢?你还嫩点。
  我心底毫无波澜,敬业地秉持着纯洁的人设,紧张而窘迫地往远离这人的方向退了步,压根没接这茬:“聂总你先回去吧……昨晚的事我需要时间来平静一下。”
  “昨晚怎么了?”
  稍显冰冷的少年音忽然响起。
  我一回头,就看到许子航不知什么时间已经站在了我身后。这孩子此刻薄唇紧抿,面若冰霜地盯着我的脖子看。
  哦……大概留了挺明显的吻痕。
  我伸手摸了摸还有点火辣辣的颈侧,稍微有一点点心虚地往许子航那边迈了步,非常自然地接过他左手拎着的东西开始胡扯:“小航最近学习怎么样?要不要我请老师帮忙辅导?”
  “全科满绩。”交接袋子时,许子航面无表情地用指尖挠了下我的手心,温热的触感弄得我有点心猿意马,“生活上倒是有不少困惑,希望您能亲自指点一下。最好是单独辅导,不要有乱七八糟的人。”
  我有一回见有人敢在聂文洲面前这么说话,眼神里不由得带上了几分敬意。
  真是无知者无畏,勇气可嘉。
  幸好聂文洲没动怒。
  他弯下腰凑到我耳边,用极低的音量笑着道:“宝贝儿,是我昨晚不够卖力,才让你今天还有力气辅导别人吗?”
  那声带着撩人热意的宝贝儿被递进耳廓里,令我小腹往下的部位麻了一片,呼吸也有点不稳。
  不行了,小白莲的人设再加愧疚自责的事后反应根本对付不了这没脸没皮的家伙。
  我是真不想跟这位大佬搞点什么事,一时半会儿却又想不出新的人设,只能装作吓了一跳的模样,动作僵硬地用力推开对方。
  等下半身的热度降下去了,我才垂下眼,惊慌失措地连连道歉:“抱歉聂总,我……现在不太能接受……您离我太近。”
  眼神要无辜,肢体要僵硬,表情要楚楚可怜。才能把过于直白的拒绝感弱化,给聂文洲一个台阶下。
  但聪明如他,不会读不懂我的意思。
  简单来说就是一个字——
  滚。
  我的耐心已经快告罄了。
  毕竟我可不想跟聂文洲发展什么。
  这人掌控欲太强,嗅觉也比尉昊敏锐得多。要是真确立了某种关系,那么没胆子跟聂文洲提结束的我就再无逍遥日子可过了。
  再说了,只是昨晚你情我愿地滚了次床单而已。他现在这副要把我划归为他的所有物的态度……未免有些烦人。
  这人终于读出了我的坚决。
  他勾起唇角笑了笑,转身走向座驾:“那你好好休息,我今天先不打扰你了。”
  我心满意足地挥手告别,然后转过身,弯着眉眼看向气得越来越厉害的许子航。
  这孩子黑着脸不说话。
  我把还在闹别扭的他拉回别墅里关上门,将人压在玄关处用力亲了口。
  许子航冷哼一声扭过头,耳朵悄悄红了。
  这孩子总是这样外冷内热可爱得不行,而且床下床上都还算听话,做事也特别知道分寸。
  ……除非吃醋生闷气。
  上回我在酒吧里勾搭混血帅哥时被他撞了个正着,结果连着三四天都无视我的消息,直到今天我骗他说自己生病了才匆匆赶来。
  我得寸进尺地又亲了他好几下,放软声音撒娇:“小航……我真的可讨厌刚刚那人了。幸好你在我身边……”
  “您昨晚没怎么休息吧,吻痕多得都遮不住。”他木着脸推开我,看起来还是有点生气,“我买了食材现在去给您做粥,您先上去睡觉。”
  我笑着伸出舌尖,沿着唇线缓缓舔了圈自己的下嘴唇,然后满眼无辜地在他面前跪了下来:“可我……想先喝点别的。”
  许子航的脸又红了。
  年轻人真是精力旺盛。
  我吞不下整根东西,跪在他胯间被快速抽送着的东西噎得眼泪都出来了,这小崽子还没流露出要结束的意思。

[返回首页]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