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现代耽美>

山云间

作者:八口小锅 时间:2019-10-08 13:39 标签:HE  甜宠  双向暗恋  神仙爱情  
  温柔宠妻攻(陈云旗) x 羞涩美人受(三三)
  是一个关于爱和成长、人性和社会的朴实故事,酸酸甜甜有笑有泪,温馨剧情向。
  ·
  最亲的外公去世,失散多年的老爹是个酒鬼,相识二十年的好朋友突然表白...生活乱套了,丧得只想远离
  金刚芭比网友在线支招:上山来支教!
  ·
  上山前的陈云旗:
  我不是gay我不是gay我真的不是gay
  我是君子,要有所为有所不为
  我要扶贫帮困,我要仗义执言
  我为人师表,要传道,授业,解惑也
  ·
  上山后的陈云旗:
  人生真美好
  山里饭好香
  三三真可爱
  我好爱三三
  我要把三三带回家,传道,授业,解带宽衣也
  【指南】
  ①超甜x微虐x诱受
  ②算是师生恋
  现代 都市 甜宠 双向暗恋 HE 神仙爱情

第一章 孽缘
  十月底的C市已经进入了冬季。天阴着,雾蒙蒙的,又湿又冷。
  火车缓缓靠站,陈云旗穿着冲锋衣背着登山包下了车。他随着人流走出站厅,来到广场上,在熙攘的人群中深吸了一口气。
  身旁背着大包小包的人不断擦肩而过,嘴里说着的西南地区方言陈云旗一个字都听不懂。
  太疯狂了,他心想。
  他向来是个刻板规矩的人,从没想过自己会一时头脑发热,做出如此疯狂的举动。一路上他内心都充斥着不真实的感觉,直到此刻双脚踏在这座陌生城市的地面上,他才意识到自己已是身在千里之外。
  四天前的晚上,陈云旗收到一条妈妈发来的信息:
  “明天我跟舅舅去给外公上坟。你工作的事怎么样?”
  陈云旗打了“挺好的”几个字准备回复,想了想,又删掉了。
  读完MBA几个月了,因为成绩优秀,有好几家单位通过学校向他发出邀请,可他却全部拒绝了。很多人都以为他要出国,可一直也不见他准备。
  放下手机,他坐在书桌前点了一支烟,一边小心翼翼地抽着,一边登陆了QQ,点开闪动着的头像,弹出与“狐狸小王子”的好友对话,看见几条留言:
  “把你的地址发给我,我给你寄一点山里的核桃。”
  “山里冷了,唯一的女老师也要走了,我好寂寞啊555555。”
  陈云旗看着这两条留言发了一会儿呆,鬼使神差地回复了一句:
  “别寄了,我想过去看看。”
  这条信息刚发送出去没多久,对方很快回复了:
  “好啊!快来快来!”
  陈云旗:“你在线啊,山里不是没电没信号吗?”
  狐狸小王子:“今晚有汽油发电!我充了电现在在房顶上找信号呢!”
  狐狸小王子:“真的来吗?激动!”
  紧接着又是一条:
  “但你要是个女的我就更激动了哈哈!”
  陈云旗忍不住对着电脑笑起来,他喜欢这样活泼开朗的人,相处起来让他觉得轻松。
  大部分时候他总是没什么话可说,可偏偏又爱顾及别人的感受,总想配合别人感兴趣的话题聊,可惜每次结果都是冷场,反而让自己很尴尬无措。
  但跟主动外向的人在一起,尤其是那种别人不回应,也能自顾自的说下去,并不在意对方有没有在认真听的,他就可以毫无顾忌地沉默,毫不内疚地无言以对,甚至连假装在听都不用。
  比如于小松。
  算算时间,等过了春节,于小松也该走了。
  收到Y国名校入学通知的那天,于小松打电话给陈云旗,沉默了很久,才开口问他愿不愿意跟自己一起走。
  “我会不习惯。”陈云旗的语气温和,却毫无商量的余地,“对不起,我不想离外婆太远。”
  “陈云旗!”于小松终于受够了他这幅彬彬有礼却拒人千里的态度,“这个借口我已经听了太多次!从小到大,你去哪,我就去哪。你明明知道我的专业在国外才有更好的环境,可你从来没有为我考虑过一次!”
  他像是蓄积已久后的爆发,越说越大声,满腔的怨愤从电话那一端传来,化作一把伤人的匕首,刀刀往陈云旗心口捅:“你口口声声说为了你外婆,可这些年,你回来看过她几次?给她打过几次电话?你究竟要装孝子贤孙到什么时候?!”
  于小松觉得疲惫极了,任他软硬兼施,电话那边的陈云旗给他的回应永远都是沉默。
  “小旗,生老病死是人之常情,你不该一直陷在悲伤的情绪里,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才能帮你。我累了,我等你太久了...”
  “小松,”陈云旗终于开口。
  于小松站在阳台上,被海风吹得睁不开眼。他看见天空中涌动的云,想象着陈云旗此刻的冷漠表情,带着残存的一点希望听着他说。
  “我对你,真的从没有过非分之想。我们是兄弟,是一辈子的朋友。这么多年,谢谢你的陪伴。你应该去追求你想要的生活,和真正的爱情。”
  一气呵成的拒绝,态度心平气和。
  真美啊,于小松举着手机,还在看着那飘忽不定的云,心里却绞痛得难以言喻。他觉得自己就像是风,一厢情愿地推着陈云旗向前走。可云怎么会属于风呢,他那么拼命,最终却还是把云吹散了。
  一颗心至此沉入海底,冷暖自知。
  “好,我知道了。保重。”
  于小松那么爱陈云旗,从6岁那年在院子里捡到陈云旗的校牌开始,他的前半生就都耗在了这个人身上。
  他不知道他们之间是不是孽缘,那时候他看着校牌上陈云旗的照片,就期待着能认识这个同学。他把校牌藏在枕头下面,无数遍地看,看照片里男孩白净文气的脸,单薄的眼皮,朱红的嘴唇,没有一丝笑容,却好看得惊人。
  直到有一天,他惊讶地发现,这个同学居然就住在自己的对门。
  因为捡到校牌这个契机,邻里间有了往来,他从大人的交谈中得知,陈云旗的父母离异了,他妈妈从国企内退下海经商,忙得没精力照顾他,把他留在郊区的外公外婆家,到了适学的年纪这才接回身边来。
  陈云旗话很少,于小松每次去找他,他都在看书。他没有读过幼儿园和学前班,却已经认识很多拼音和汉字,还知道很多于小松不懂的百科知识,于小松总是天马行空地向他问东问西,陈云旗都愿意耐心地讲给他听。
  每天早晨,陈云旗都会早早来于小松家,于小松磨磨蹭蹭吃早饭,收拾书包的时候,陈云旗就坐在沙发上安安静静地等。陈云旗的家里总是没有人,他几乎每天都在于小松家吃饭,写作业,到睡觉时间再回去。
  于小松的爷爷每天都会骑着一辆二八自行车接送他们上下学,后来,他们都长高了,长大了,爷爷载不动他们了,两个人就改坐公交车。
  再后来,陈云旗要比于小松高出一个头了,他们升同一所初中,高中,几乎形影不离。陈云旗的学习成绩很优异,不偏科,待人接物也十分得体,老师们都喜欢他,即便他不爱说话,也很少参与集体活动。他没有其他要好的同学,于小松是他唯一的朋友。
  小学之后他们便没有再同班过,但每天还是会一起出门,一起回家。北方的冬天昼短夜长,清晨出门的时候天还漆黑,路灯把他们留在积雪上的脚印照得格外清晰。等车的时候于小松用围巾把脸围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两只眼睛,睫毛上落满了雪花,他问陈云旗,等毕业了,要不要一起出国留学。
  陈云旗便说,外婆年纪大了,他舍不得走得太远。
  直到收到大学录取通知,陈云旗才知道于小松还是像从前一样,跟他填了一样的志愿。
  那天于小松顺势向他表白了。陈云旗,这么多年,我一直喜欢你。十八岁了,我们自由了,我不想再跟你做邻居,做同学,做兄弟。我想跟你谈恋爱。
  陈云旗很诧异,他没有喜欢的女孩子,也没动过心,他很清楚自己只是没这个心思,却从没留意到,于小松也和他一样,从小到大没在他面前提过哪个女同学。于小松对他好,黏他,他都习惯了。这猝不及防的赤/裸表白,让陈云旗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他尽量委婉地对于小松表态,自己并不是同性恋,没有办法接受于小松的感情。他笃定于小松只是接触的人太少了,甚至对此感到内疚——这些年,是他们的形影不离,导致了今天的局面。
  于小松不肯妥协,他也笃定陈云旗只是没有看清楚自己的内心。他一定也是喜欢自己,依恋着自己的,不然这么多年,他为什么没有交过女朋友。倒追他的女孩那么多,他从未动过心。每一个属于情侣的节日,他都是跟于小松渡过。于小松送他礼物,有些甚至是带着明显暧昧意味的礼物,他都照单全收,于小松不信他一点都没有感觉到自己的心意。
  于是他开始乐此不疲地追求陈云旗,费尽心思,花样百出,闹得学校人尽皆知——设计学院的于小松又给金融系的校草送玫瑰花了,设计学院的于小松又又给金融系的陈云旗点歌了,设计学院的于小松又又又给金融系的陈云旗画画表白了。
  就这么从大一追到研究生毕业,再加上青梅竹马的那些年,于小松觉得,就算是封冻千年的冰霜,也该被捂化了吧。可陈云旗不为所动,像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冰山王子。他碍于于小松的面子,从不在公众场合拒绝表态,只在私底下好声好气地让于小松下次别再这么做了。
  相识二十余年,能做的不能做的,该做的不该做的,他都做尽了。挂掉电话,于小松对自己说,该放手了。
  上大学以后,陈云旗没有太多时间和机会像从前那样跟于小松待在一起了。虽然他们从小一起学画、学琴,但两人性格还是截然不同,感兴趣的专业也不一样。
  陈云旗不习惯住校,从大一开始就独自住在外面。他这间公寓就在学校马路对面,是妈妈专门为他买的。大学四年于小松隔三差五就会跑来留宿,等一毕业,他就自作主张搬了过来,读研那一年,干脆也不专心学习了,像个小主妇一样在家研究厨艺,打扫卫生,照顾陈云旗的起居。
  三个月前,于小松要陪父母去海边度假,临走前他给陈云旗下了最后通牒:今年春节前他会联系学校,买好机票等陈云旗一起去Y国。哪怕陈云旗毫无准备也没关系,以他的成绩和他妈妈的实力,想把他安排进任何学校都非常容易。
  对不起。陈云旗看着于小松落在家里的衣物,想象着于小松对他失望透顶的神情,除了翻来覆去的对不起,他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好。可这句对不起,于小松大概早就听腻了。
  于小松离开后,陈云旗大部分时间都闭门不出,把冰箱里的食物耗尽,电话调成静音,睡醒了就挪到客厅的沙发上看影碟,直到眼睛酸涩疲惫。偶尔会上网跟狐狸小王子聊聊天。


作者其他作品

山云间

[返回首页]